第七章 指桑骂槐

文/字大
本章字数:4292 清末文抄公txt下载

没几天,在华东地区传统江湖势力天地会的出动之下,这个上海周围几个县的戏班子也都纷纷开始上映了一部叫做《白毛女》的戏剧。而这个戏剧可真是绝了,居然各种剧本都有,有上海地区本土的沪剧,还有很多黄梅戏等等,总之各种戏剧也都被改编了出来。而陈顶天也都终于认识到这个古代的黑.道势力有多么强大,古代的这些会党势力比起后世的那些所谓道上人物,简直强大了不只是一点半点。后世那些道上的人一旦政府严打,那他们也都是死无葬身之地的。可是这个古代的会党,势力甚至是根深蒂固,甚至敢和官府正面对抗,势力强大了很多。

上次,如果不是天地会被趁虚而入了,那也许周秀英也都不会被追捕。不过,这次天地会虽然不会公开的造反,可是把陈顶天这个《白毛女》的剧本给写出来了之后,在短时间之内请了很多剧本专家进行改编,然后弄到了这个整个的上海地区附近到处演出,这样也是可以做到的。所以,整个上海地区,各种剧本都是在出演这个《白毛女》,甚至那个“喜儿”和“余世仁”的形象,也都深入人心。

这个剧本把那个“余世仁”和他儿子“余知县”的形象弄得深入人心,这样让很多百姓也都在鼓掌欢快。

“好,杀得好,这种欺压百姓的汉奸,就是应该被杀了!”

当戏剧里面的那个“余世仁”和他儿子“余知县”要被处死的时候,无数百姓也都纷纷的鼓掌,好像非常的高兴。不过,旁边那个青浦知县余龙光,却脸色漆黑。

“混蛋,谁给这个剧本出演的,混蛋,混蛋!”余龙光破口大骂。

余龙光的师爷马上说:“知县大人,这个是天地会在背后搞鬼。自从我们前段时间趁虚而入,就差这么一点点,就把那个周立春的女儿周秀英给抓住了。如果我们抓住了周秀英这个女人,那我们完全可以要挟周立春替我们办事,让他不要和官府作对。可是,那个周秀英居然跑到了租界里面,并且还是被人给挡住了。本来嘛,那里租界没有什么人,我们哪怕稍微越界一下,也都没人知道。可是根据班头说了,那次被那个反贼陈顶天给拦住了。虽然班头可以在那里杀人,可是他担心给大人您添麻烦,所以没有敢乱来!”

余龙光破口大骂:“这个家伙真是一个猪.头三,他哪怕当场杀了,那又如何?周围没有人,谁知道是他动的手。”

“知县大人,话不能这么说,班头也是为了您啊!毕竟那里是洋人的地盘,我们如果贸然进去,甚至是杀人了,那到时候可是很坏的。本来也就是一个天地会的破事,可是如果牵扯到洋人,那事情可就大了。所以,他也算是为大人避免危险,为了一个天地会的人,不至于冒险啊!”师爷也都替班头开脱。

不过余龙光看着那个刚刚退场的《白毛女》的演员,马上也都是一阵牙疼。这个《白毛女》怎么看怎么像是讽刺他,这样他爹余世仁,压迫杨白劳,然后逼迫喜儿做那个小老婆。而且余世仁的儿子也都是一个知县,这样不是在故意指桑骂槐吗?在这个上海附近的地界,如果谁不知道这个是在暗示骂这个余龙光,那也都是傻子了。所以绝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一点,他们都知道这个余世仁和余知县,其实也就是在暗示这个余龙光。

可是大家虽然心里面知道,可是却没有明着说出来。这个余龙光横征暴敛,早就引起了很多百姓的愤恨,可是大家敢怒不敢言。现在有人居然写了这个《白毛女》在故意骂他,这样让很多百姓感觉像是夏天吃了一个冰淇淋一样舒服。这样的骂人,骂人不带脏字的,让人敢非常舒服。

“马上给我下令,禁止这个所谓《白毛女》在我们青浦县之内演出,马上全部禁止。谁敢继续出演,谁敢去观看,那一律严惩不贷!”余龙光怒道。

可是师爷赶紧说:“知县大人,不可啊!”

“怎么不可?难道你看不出来,这个所谓的《白毛女》,不就是在骂我吗?他正是在指桑骂槐,是在故意的!”余龙光怒道。

不过师爷赶紧说:“知县大人,话虽然如此,可是他并没有直接指名道姓的说是大人您啊!如果您这么急急忙忙的去下令禁止,那不是在明摆着告诉他们,您不打自招了吗?”

“你——哼——”余龙光终于也都是无可奈何。

虽然陈顶天故意写了这个《白毛女》骂他,可是他却也都不敢直接说。人家只是说那个“余世仁”和“余知县”,并没有直接指名道姓的说他余龙光。更没有说什么是什么地方的知县,这样如果余龙光直接禁止这个《白毛女》,那岂不是不打自招了吗?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就好比姓秦的知县也都不在少数,可是难道就能够因此禁止和秦桧有关的戏剧在本地出演了吗?这个也不可能,如果这样做那岂不是说明你心虚?

所以这个余龙光也都是愤恨无比,这个明明是陈顶天故意写本子骂他,可是他却没有办法。禁止反而不敢,因为如果一旦禁止了,那这样岂不是在说明他心虚,所以也就不打自招了吗?

“混蛋,这帮臭文人,臭.老九,我一定要找机会收拾他!”余龙光骂道。

那个师爷也都是牙疼无比,这个余龙光居然连“臭文人”“臭.老九”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可想而知内心有多么的窝火。不过这个岂不是连自己也都骂了进去吗?要知道这个余龙光,也是三甲进士出身,是文人中的文人,文人中的精英,他这么骂不是连自己也都给骂了进去吗?

余龙光看着这个到处出演的《白毛女》,心里面也都窝火无比,简直是恼火了。

在上海,陈顶天听着那个天地会的人过来汇报,说明了余龙光的窝火样子,也都是露出笑容了。

“陈公子,这个余龙光气得砸了好几个杯子,气得都已经快要爆炸了。不过他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结果。他甚至想要禁止这个《白毛女》出演也都不敢,我们可真的是太好笑了。这次附近几个百姓在我们天地会暗中推波助澜之下,他们也都明白了这个余世仁和余知县,其实是讽刺余龙光的。这个余龙光以后,可是要遗臭万年了!这个剧本,大家也都纷纷说好,太好看了。这个剧本实在是太好看了,百姓也都非常喜欢。甚至,百姓花费看了看的剧本赏钱等等的,我也都给陈公子你送来了。”

陈顶天看了看这笔款子,居然不下八百两银子,也都露出了一副财迷的样子。这个写本子居然那么赚钱,人家送来了这个分红?陈顶天没有想到居然分红还不少,这才不过是七八天,居然都有八百两银子了,太有钱了吧。

而那个天地会的人送完了银子,马上也就离开了。陈顶天对着这些白银也都露出了笑容,显然是非常高兴,自己写本子居然的分红了。这个写剧本得分红,这样在后世是非常常见的事情。一些编剧的电影得分红的,虽然不多,可是也并不会缺乏例子。有些知名编剧,甚至可以直接索取票房分红,这样也不是不可能的。

“陈公子,这个恐怕是天地会想要适当报答公子您了!本来其实这个本子别人拿去也就拿去了,根本不会给公子您一文钱的。不过这个他直接给了您,那说明是天地会跟各大戏班强行要的红利,然后再次给了陈公子您。所以这个其实是天地会强行索取的,这个多半是天地会希望能够和陈公子你处理好关系了。”傅善祥说道。

陈顶天突然意识到这个清末时期的中国是没有所谓的知识产权的说法的,这个时期的中国别说是文学的版权,哪怕是科学发明的专利也都没有得到保护。所以别人拿着这个本子去改编,也就可以了,是不用给原作者任何分红的。可是自己还是得到了分红,这样说明是天地会在威胁那些戏班子,然后让他们拿出一部分红利给了陈顶天。

从此以后,陈顶天也许也就和这个天地会扯上关系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居然和天地会的会党扯上关系了?”陈顶天吐槽。

不过傅善祥再次说:“公子,还有一个事情,你也要小心。那也就是这个本子虽然是写元末明初的,可是这个元朝和当今大清朝廷,颇有几分相似。而您这么光明正大的褒奖这个喜儿的未婚夫,还有那个汉奸什么的,恐怕会有指桑骂槐的嫌疑。我大清的文字狱可是……”

陈顶天这才注意到,清朝可是少数民族的政权,对于民族这个方面可是非常敏感的。自己如此弄这个元朝末年,虽然把故事背景挪到了元朝,可是?反而正好中了这个明朝驱逐元朝的时候。这样元朝和清朝都是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政权,而清朝对于这个少数民族的题材是非常敏感的。再加上清朝的文字狱可是出了名的可怕,甚至动辄杀头株连九族等等,几乎都是一次株连上万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个《白毛女》的剧本明显也都是在故意说是明朝驱逐元朝,这样很可能会被满清政府误以为是指桑骂槐。这个指桑骂槐,不但是只是讽刺余龙光,更是在讽刺满清和元朝一样,迟早要被驱逐出去的。

虽然陈顶天其实本来也都没有想到这一点,架不住那帮满清的官僚还有贵族们胡思乱想,这样也都是说不定的。人家胡思乱想,也是很有可能的,毕竟满清文字狱是出了名的疯狂,不是一般的疯狂。往往只言片语,也都被他们用来曲解和各种利用,趁机用来株连各种人物。他们为了控制民间的思想,可是无所不用其极了,达到了严酷的地步。

“哼,到时候,大不了我脚底抹油也就一走了之,满清还能去西洋人的国家去抓我?哼!”陈顶天不屑的说道。

陈顶天已经做好了打算,自己现在是在外国的租界里面,满清不敢轻易的进来抓不自己。如果真的要对自己下手,那自己可以趁机跑到外国,这样陈顶天也就不信了,到了外国自己无法生活。以自己的能力,在西方也都是一等一的顶级人才,有钱也都雇用不到那种,所以他不怕自己去到了西方就会饿死。人才在哪都是受欢迎的,君不见后世哪怕是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对于外国的人才入籍也都是大开绿灯?所以,人才走到了哪里也都是人才,是饿不死的。

满清如果不抓他,那还是愿意在上海租界里面过日子。虽然租界是租界,可是好歹名义上也是中国的领土,外国人只是“租借”而已,也不算是彻底的外国。可是如果满清真的逼他太甚,那他也都脚底抹油走了,不会留在这里继续等死的。

“接下来,看我了再次写一个本子,好好黑一黑这个满清。真是把我当做了反贼,要杀我?那也就被怪我写文章骂你,让你看看我们文人杀人不见血的本事。从心理上搞垮他,从名誉上搞臭他,看我不好好黑一黑这个满清,我也就不舒服!”陈顶天阴险的说道。

陈顶天对于满清,是没有任何好感的。再加上自己穿越之后,差点因为没有辫子被这些家伙给杀了,他当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既然有黑满清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不然,那真是多么对不起自己记下来的那么的多文学作品?如果不黑死他,那自己这个高级翻译专家还用混吗?作为一个文人,写文章黑别人,不就是最擅长的事情?何况,陈顶天的材料,真的不用太多,后世有太多材料可以让他剽窃抄袭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章 写剧本黑人 返回《清末文抄公》目录 下一章:第八章 精神原子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