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官场现形记(二)

文/字大
本章字数:4342 清末文抄公txt下载

“混蛋,马上下令,命令三班衙役,全部出动,去把这个所谓的《官场现形记》都给我收走。谁敢私藏,那一律严惩不贷!”青浦知县余龙光怒号道。

很快,青浦县的各路衙役也都到处去搜捕,然后开始在整个县城到处搜查,凡是搜查到了官场现形记的书籍,一律进行没收。并且禁止各种印书馆印刷,如果敢继续印刷,那也都查封了印书馆。那些衙役到街上到处搜查那些各种版本的官场现形记,不过很多其实早就不是陈顶天所编纂和委托印刷的那种版本了。甚至很多印书馆也都自己开始排版了很多新式的版本,所以各种版本五花八门。而这个时代盗版起来毫无压力,那些各种印书馆什么书好卖也都印刷什么。

结果,短短不过是几天,虽然天地会的原版正版不过是五千本而已,可是那些盗版的却绝对是他的十倍以上。在这个古代,读书人读书不就是为了当官吗?当他们看到了这个《官场现形记》是教你如何当官的,那也都会花钱买一本,何况也不贵。所以,这个几乎是青浦县,甚至上海华东地区的各种读书人手里面是人手一本。这样的官府的衙役去到处搜查,根本无法能够搜查干净。

“知县大人,我们类似了,我们这几天一共才不过是搜出来了一千多本,暗中还不知道有多少本呢!甚至,大人你看,现在不光是有大本的了,还有各种小本的东西。你看这个,小到了可以直接收入衣袖里面,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搜查啊!如果我们去搜查暗想读书人的衣袖,那我们可真的是有辱斯文,我们里外不是人啊!”那些衙役苦笑道。

余龙光看着这个“口袋版”的《官场现形记》,顿时感觉牙疼不已。这帮印书馆一个个都是聪明的很,作为商人哪里不知道如何经营?余龙光下令搜查,甚至别的周围的几个县城的知县也都下令搜查这个官场现形记,不让他们继续看书。

可是那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作风发挥到了极致,那些印书馆的商人们纷纷推出了“口袋版”的书籍,这种书籍非常小,可以直接收入口袋或者是衣袖里面。这样那些衙役捕快,他们在满清时期可是不敢得罪那些读书人的。他们也许干搜查读书人的家,可是却不敢对他们进行搜身,这些读书人可是有很多特权的,他们这些衙役捕快根本不敢轻易得罪。

所以,这样可就尴尬了。不敢搜身,意味着这些口袋版的《官场现形记》无法搜出来,额款式这种口袋版还是在不断扩散,这样他们无法刹住这股流传的风气。

“这个可是怎么办?难道,就让这个陈顶天的这个书在到处流传?如果这样,那我们朝廷的脸面也都丢光了。这个陈顶天,真是岂有此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叛逆。他居然敢写这等书籍,那真是岂有此理。他居然敢如此抹黑污蔑我大清朝廷,真是其罪当诛!哼,如果不是他躲在租界里面,我早就下令把他拉来斩首了!”余龙光怒气冲冲的说道。

旁边的师爷大气也都不敢喘一下,虽然这个余龙光说是陈顶天污蔑抹黑满清朝廷,可是他们在场的人都是这个满清朝廷里面的人,哪里能不知道这个满清朝廷是怎么样的。这个满清朝廷,和这个官场现形记里面的那个朝廷,几乎其实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甚至,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有时候,现实远比来的更离奇。这些官场里面的黑暗,甚至不是《官场现形记》里面就能够全部概括的,这个官场现形记也许只是写出来了极少部分而已。

可是这样却让那些满清的贪官污吏一个个芒刺在背,感觉一根针深深的刺入了他们心里面,让他们痛不欲生。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不得不下令禁止这个官场现形记流传传播。甚至使劲污蔑这个官场现形记,认为这个官场现形记是在污蔑抹黑大清朝廷。可是,作为内行人,他们非常清楚这个官场现形记说的都是真的,真是还是有很多疏漏了。

这个官场现形记,让他们感觉被打脸了,甚至是痛彻心扉。这个《官场现形记》,可是开了好大一个地图炮,直接打击到了整个满清的官僚集体。这一个闷棍,简直是比起直接打他们**还让他们痛苦。如果只是用拳头打他们,哪怕是用刀砍了他们,他们也许不过时皮肉之痛,很快可以恢复。可是这个《官场现形记》,就像是一边尖刀狠狠的刺入了他们心脏,让他们痛不欲生,这样才是他们如此痛恨这个官场现形记的原因。

他们有一种自己做的丑事和那些肮脏见不得人的事情,突然曝光在了太阳底下的感觉。而这个“太阳”,他们也都不知道是什么,而这个当他们出到了外面的时候,无数百姓也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这些衙门里面的人。让他们感觉火辣辣的紧张,好像自己的那些行为暴露在了大家面前的感觉。

甚至有些人,在午夜梦回的时候,都会被吓得惊醒。足以现实这官场现形记对于那些心里发虚的贪官污吏来说,那是多么一颗巨大的炸弹。甚至,这个像是用一把把小刀在割他们的身体,让他们更无法安稳睡觉了。他们甚至感觉那些百姓看他们的目光,就好像是一个个射向他们身体的箭矢,他们好像非常的害怕。所以,如果这个官场现形记继续流传,那他们一日不的安稳睡觉了。

“禁止,禁止,全部禁止。如果谁敢继续传播这个官场现形记,全部抓起来,抓起来!”青浦知县余龙光怒号道。

周围的几个县城的知县,同样做出了类似的命令,总之他们心里非常的心虚,不得不下达了这种命令。

“好啊!你居然敢私藏**,真是岂有此理。来人,给我抓起来!”那些衙役对着一个文人说道。

可是,那些衙役看了看旁边的人,说:“你们既然一起来这里喝酒,说明你们是一伙的,你们一定是知道了他私藏**,所以你们也要一起受罚。全部给我抓起来!”

整个华东地区,都被这个《官场现形记》给弄得鸡飞狗跳的,很多读书人也都纷纷被抓了起来,而理由是私藏**。当然,这帮衙役和贪官污吏,可也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们趁机以此为由,大肆牵连无辜,然后把那些无辜的百姓也都抓了进去。结果造成了华东地区的监狱人满为患,各种人物纷纷被抓了进去。

“差爷,你说我们如何能够放了我们家公子,我们家公子也是无辜的!他并不知道同窗有这本**啊!差爷,你如何才肯放了我们家公子?”一个仆人说道。

那个衙役呵呵笑道,伸出了五个手指,说:“五百两银子,我替你搞定这个事情!”

“五百两?”那个仆人被吓了一跳。

“告诉你,这个可是私藏**啊!要是在康熙爷和乾隆爷那会,可是要掉脑袋的啊!甚至,这次说不定朝廷要再次掀起一次文字狱,那样到时候我想帮忙,也都未必能帮得上了。所以,趁现在,赶紧把你们家公子从这里面摘出来,这样到时候避免被卷入什么文字狱当中啊!”

那个仆人听了“文字狱”三个字,顿时差点被吓得瘫倒在地。要知道中国自古以来有文字狱,可是文字狱最疯狂的,莫过于清朝。别的时代的文字狱,有时会根本不会杀人,哪怕杀人,也都不会轻易株连。哪怕株连,也都只是株连亲属。可是满清的文字狱,株连起来可是毫无道理的,甚至碰过这本书都要被杀,甚至杀全家。

当年康熙是时候的明史案以来的各种文字狱,可是株连无数,加起来数万人都掉了脑袋啊!还有各种的案件,各种的文字狱可是令人恐怖的存在。目前虽然最近这些年已经没有什么太多文字狱了,可是当年文字狱的恐怖,让无数人也都害怕到了骨子里。这次这个《官场现形记》传播之广泛,甚至是直接像是一把尖刀一样刺入了这个满清官场里面,影响力甚至比起当年的各种文字狱更可怕。

要知道当年的文字狱,也只是威胁清朝的少数民族统治。可是这次的《官场现形记》,那可是牵扯了整个满清官僚体系,让人不得不感觉这个背后的可怕。

“老爷,我听人说了,这次事情非常大了,说不定当年的文字狱,可是要再次重现了。这次他要价五百两,其实并不多了。如果这个还好尽快的把公子摘出来,那如果能躲过这次文字狱,那也许还不可怕!老爷,必须要尽快啊!到时候,如果让朝廷真正发动了文字狱,那个时候株连无数,那可是要……”

那个老爷听了这话,顿时惊恐万分。显然他对于文字狱也是万分害怕的,当的文字狱的恐怖可是在江南一代为之震惊。虽然他没有经历过,可是当年文字狱的恐怖可是一代代的传说了下来。现在如果要再次开一次文字狱,那可真的是太可怕了。到时候,自己儿子被卷了进去,说不定自己也要被牵连,自己家族也都要被牵连。

谁知道满清的文字狱牵连到什么地步才是一个头,到时候说不定数万人的人头都要落地。所以,这个老爷马上做出了决定。

“五百两,我出得起,赶紧去让把公子从这个事情里面摘出来,赶紧的,快!”老爷说道。

那个老爷让仆人拿着五百两银子,去找那个衙役,希望尽快把这个事情摘出来,避免到时候文字狱牵连到自己。可是,当那个仆人找到了衙役的时候,那个衙役却突然变卦了。

“不好意思,五百两,那是上午的价格。你们杨家身价不菲,杨公子的价格不得上千啊?那个不如你们家的刘家,为了让刘公子出来,也都愿意花费八百两,你们杨家那么有钱,一千两不过分吧?”那个衙役眼睛里面都是孔方兄地说道。

“你你你你……”那个仆人气得发抖。

“好了,一千两,少一个子都不行!告诉你们,说不定未来行情还是要上涨的,今天必须要凑齐一千两银子。说不定,明天行情既不是这个行情了,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要多少钱了。所以,必须要尽快了!”

显然,这个借助清查这个《官场现形记》的**的时候,各种衙门里面的官员,师爷,捕快等等都趁着这个时候上下其手,从中捞钱。甚至不惜扩大抓捕范围,然后大肆对那些人进行敲诈勒索。而那些人都害怕被牵连进入这个文字狱里面,所以不得不花费大价钱希望把这个自己家人摘出来。

可是这样更是助长了那些贪官污吏的胃口,让他们胃口一天三变,早上五百两,下午一千两。说不定,第二天也就变成了两千两了。

当那个老爷听到了居然变成了以千里的时候,顿时脸色发白,双手都颤抖了。

“混蛋,这帮贪官污吏,贪官污吏!果然不愧是《官场现形记》啊,这次我终于见到了,终于见到了,这个果然是活脱脱的官场现形记啊!这个大清的官场,果然比起这个《官场现形记》里面更黑暗,更加的无可救药了。果然是官场现形记,我终于看到了真正的‘官场现形记’了!这帮贪官污吏,我终于认识到了他们的真面目了。这个大清官场,可真的是无可救药了。这个大清,果然是亡国之征兆啊!”那个老爷绝望的说道。

显然,有类似想法的人,还是非常不少的。这次各地衙门上演的可真的是一次活脱脱的“官场现形记”,真的比起那些书里面的更荒唐荒谬,更加的可怕。两下一对比,简直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并且生活当中的事实,反而比里面的情节更可怕,更加的荒谬。这次,无数人都真真正正的见到了一次“官场现形记”,甚至比《官场现形记》里面的情况更加可怕,更加的无可救药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章官场现形记(一) 返回《清末文抄公》目录 下一章:第十一章 官场现形记(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