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官逼民反(一)

文/字大
本章字数:4318 清末文抄公txt下载

吴健彰去英国租界去索取抓捕陈顶天的情况未果,这个让负责清理这个《官场现形记》的陆建瀛非常窝火。可是陆建瀛有不敢太过分了,因为陆建瀛知道满清对于洋人可是非常畏惧的,他们不敢得罪洋人。可是他也都知道,如果陈顶天这个“正主”没有被抓捕起来严惩,那对于这次清理《官场现形记》的效果也都去了大半。

因为《官场现形记》的作者是陈顶天,如果陈顶天这个作者堂而皇之的逍遥法外,那这样对于满清打击那些知识分子的效果简直是大打折扣了。就好比所谓一些案件一样,只是把那些小喽啰判刑了,可是主犯却逍遥法外,这样对于这个案件来说其实是大打折扣的。惩罚罪犯其实是为了遏制犯罪,可是主犯堂而皇之的逍遥法外,只是把一些喽啰给判刑了,这样其实什么用处都没有。所以陈顶天没有被抓住,那这样让陆建瀛也都非常郁闷。

“传令下去,凡是敢收藏这个《官场现形记》的,全部严加惩治,并且全家都要抓起来严加惩治。既然抓不住陈顶天,那我们也就用铁血手段镇压,这样看谁还敢私藏这个《官场现形记》。”陆建瀛说道。

显然,这个陆建瀛抓不住陈顶天,也就要用普通百姓来撒气了。既然无法抓住陈顶天,那也就故意用这种在株连的办法,然后可以起到警戒的作用。

而那些衙役捕快师爷甚至各种底层官吏听了这个消息,更是令人激动无比。这个是获得了广泛株连的“尚方宝剑”,完全可以让他们毫无顾忌的牵连无辜,然后敲诈勒索。这个是上头有意要通过株连来进行震慑,因为这个陆建瀛抓不住陈顶天,那自然希望通过这种制造“白色.恐怖”的手段来进行威慑。可是对于那些中低层官吏来说正是一个大捞特捞的好机会,所以他们也都感觉非常的发达了。

嘉定县,每天都有人被抓。当然,其实绝大部分都是冤枉的。也许有人查到了一个《官场现形记》,不但收藏的那个人要被抓起来,周围的街坊邻居,什么各种亲朋好友也都要被抓起来。

甚至有些更可恶的,也就是那些满清官吏随便用一本《官场现形记》扔到了那些别人家里面,然后之后故意装模作样的来搜查。最后搜查到了之,马上开始大肆抓人。

所以,短短三天之内,嘉定县里面也都人心惶惶,被抓了不下三百多人。甚至这个株连范围还是在扩大当中,那些衙役也都对于那些被抓的敲骨吸髓,甚至不把最后一个铜板榨出来,也都誓不罢休。

“滚出去吧!”几个衙役把好几个人给扔了出来。

这几个人身上受伤不浅,不过也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要害。而这几个人,明显是几个读书人,他们之前以为你这个《官场现形记》被抓了,然后现在因为被敲骨吸髓,实在是没有油水了,也都给扔出来自身自灭了。

“刘兄,我们家没有了,我们家所有产业也都卖了。他们为了救我,把所有产业都给卖了,甚至是贱卖啊!卖到的价格,还不到过去的一成啊!”一个文人哭道。

那个刘兄也都哭道:“是啊!我们家也是如此,我们家全都卖了,现在我们身无分文,哪怕出来了之后,怎么活啊!”

“没法活了!”

这里四五个读书人,他们家里面本来也都是一些地主出身,可是现在因这个《官场现形记》的缘故,被那些满清官僚给抓捕,然后进行敲骨吸髓的敲诈勒索。他们家为了不被株连,不惜把所有产业也都卖了。最后,实在是没有油水可以敲诈了,这才把他们放了出来。这四五个读书人出来了之后,家没有了,土地没有了,甚至有些连姐姐妹妹都被迫卖给了别人,就是为了换取不被这个文字狱株连的后果。

“我没有脸面活了,我母亲,我母亲为了救我,居然……娘啊,你怎么想不开就去了呢?”有人跪下哭道。

显然,这个在这个丑恶的时代,在这帮贪官污吏都逼迫之下,真的是什么人性都没有了。一个母亲为了救自己儿子,也许做出了那种不符合这个时代伦理道德的事情。可是这样却让他儿子没有活着的勇气了,因为如果别的人听到了他,那一定会指指点点。甚至,他母亲在他出来之后,也都自寻短见为了保证名节。

如果是别的时候,周围接读书人也许会看不起他,更会看不起他母亲。可是现在,大家的境地都是差不多的,所以他们也都感同身受。在这一刻,他们这些文人一个个也都爆发出了强烈的愤慨。

“刘兄,这个可真的是官逼民反啊!官场现形记,果然是一出活生生的官场现形记啊!这个真的是官逼民反,逼迫我们造反啊!”一个看起来比较瘦弱的文人怒道。

那个刘兄还是有些紧张,说:“慎言,慎言啊!”

可是另一个读书人却笑得非常凄惨,说:“慎言?我们都这个境地了,还慎言?我去他姥姥!”

最后,一个读书人马上说:“我们不如反了吧?”

“造反?”

听了这话,大家顿时一愣。

“对,我们到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家没有了,亲人没有了,我们还有什么?我们也就是烂命一条,跟这帮贪官污吏拼了!”

本来这话,在这些读书人眼里面,那可是大逆不道的话。可是在这一刻,旁边几个读书人居然没有反驳,至少没有马上反驳。因为他们都是那些满清贪官污吏手下的受害者,他们现在家没有了,财富没有了,他们也就是一条烂命了。所以现在这帮读书人,都是穷疯了,已经是一无所有。

而他们经历了这次事情,也都彻底看清了满清的腐朽统治,看清了满清封建腐朽的本质。所以他们现在别的没有,就是烂命一条,那就和他们拼了。

而别的读书人也多是如此,因为这些读书人平日里面其实非常的“老实”,可是老实并不代表没有火气。无数历史的经验可以证明,往往老实人发火,那才是最可怕的。老实人就好比是弹簧,也许他平日里面不发火,可是一旦真的逼迫到了他发火,那可是直接要拼命了。

这些读书人平日里面虽然看起来软弱可欺,可是往往真的把读书人逼迫到了要发火的情况,那可真的是最可怕的。

果然,别的文人听到了造反,居然没有反对,马上那个老刘也都想了想,说:“这个世道,真的是官逼民反,居然为了一个《官场现形记》也都把我们株连了进去,我们现在别的没有,也就是烂命一条。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拼了。拼死一个算一个,我们跟他们拼了!”

“好,跟他们拼了!”周围几个被弄得惨兮兮的读书人也都愤怒了。

很快,几个读书人也都不顾什么了,一起转头反而回到了衙门,根本不顾什么了。门口那两个衙役看着那几个读书人冲了过来,显然没有想到他们要干什么,还是非常得意耀武扬威的走了过去。

“干什么?你们还想过来找死吗?臭乞丐!”那两个衙役不屑的说道。

“跟我杀!”

四五个读书人分别朝着那两个衙役面前冲了过去,这个不过是几米的距离,哪怕是文人也都是一瞬间也都到了。更重要的是那些衙役也都根本没有想到,这些软弱可欺的读书人居然会突然拼命了。在他们眼里,这些读书人都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都是非常软弱的。可是现在居然要来拼命了,真的是毫无准备啊!

很快,在老刘的指挥之下,另外四个读书人分别把衙役给拉着了,两个人按照之前他们商讨好的方案,一个人负责用手臂勒死这个衙役,另一个负责扰乱这个衙役挣扎的手。这样两人一组,虽然他们是文人,可是在有辛酸无心,并且事先制定了好计划之后,也都成功的把这两个并不算太强壮的衙役给杀了。

这四个读书成功的杀死了两个衙役,这样在陈顶天的”杀人”数字上,再次成功的+2。

四个读书人倒也是有几分水平,居然制定好了计划,把衙役身上的衣服给换了,然后故意两个衙役压着三个被抓捕的读书人,然后走进了县衙。当然,这种情况并不陌生,这几天也都有。很多衙役也都故意牵连,所以抓捕了很多人。

那五个读书人在老刘的领导之下,成功的通过衙役的衣服还有腰牌混入而县衙,然后他们还是有几分的水平,直接来到了县衙牢房。

“杀!”

两个读书人用刚刚缴获的衙役的刀,杀了两个监狱的狱卒,再次缴获了两把刀,还有一些钥匙。

很快,这个伪装好的读书人,也都在终于露出了身份。

“各位嘉定的父老乡亲,我们本来都是良善百姓,可是被这帮贪官污吏借此机会杀戮敲诈勒索。甚至如果我们拿不出钱来,那我们也都要被杀死。我们现在很多人都家没有了,财富产业也都没有了,我们一无所有了。我们难道就甘心这么下去吗?我们的家人,我们的财产,我们所有东西都被这个贪官污吏给抢走了。我们现在一无所有,只有烂命一条。你们是愿意跟着我一起去反了他娘的,然后还是愿意在这里等着被这帮贪官污吏敲骨吸髓,最后生不如死?到时候,大家家没有了,妻子老婆女儿甚至母亲,也都要被那些贪官污吏给玷污。那个时候,我们堂堂男儿,有什么颜面可以苟活在这个世界上?到时候,我们堂堂男儿,有什么颜面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我们反了他娘的。你们谁愿意跟着我反了他娘的,给我站出来。是爷们的,给我站出来!谁愿意跟着我反了他娘的,我马上放了他!”那个老刘拿着从狱卒手里面抢过来的钥匙,大声喊道。

果然,受不了满清这种敲骨吸髓的人,也是不少了。

“我愿意,我反了他娘到了!我也就是一个杀猪的,居然被他们污蔑我有这个**。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我怎么可能是收藏**呢?这帮贪官污吏把我抓起来,真是岂有此理。跟他们拼了!”一个屠夫也都喊道。

很快,有了第一个,也就有了第二个。很多人都是被无辜牵连,甚至是被栽赃陷害的。所以他们也都对于这个满清开始绝望,对于麦清绝望了,他们也都不甘心就这么被满清这帮贪官污吏敲骨吸髓,然后被欺压致死。最后甚至被一个个的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的家人,自己的老婆姐妹甚至母亲,都要被那些贪官污吏侮辱。那个时候,自己一个男人,自己一个身为人子,身为兄弟,身为父亲,身为丈夫的男人居然保护不了自己的母亲,姐妹,老婆和女儿,这样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

所以,他们也都选择了造反。反正他们别的没有,也就是烂命一条,有什么好在意的?在这种不过是烂命一条的情况下,杀了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想法顿时突然出现。

这帮本来是良民,甚至是封建统治核心的读书人,也都纷纷对于满清开始绝望,甚至变得疯狂了。这个时候,他们也都纷纷选择了出来造反,因为他们对于这个满清政府已经开始绝望了。

“冲啊!”

那些从监狱里面出来的数百名被满清抓起来的人,纷纷开始冲了出来,到处追杀那些满清的官府的人。嘉定县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成为了那些起义者的天下。那些起义的队伍从数百人,快速扩充成为了数千人,开始到处追杀那些满清官吏。

很快,整个江苏,都被这个嘉定县的起义给弄得震惊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五章 我好怕怕哦 返回《清末文抄公》目录 下一章:第十七章 官逼民反(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