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官逼民反(三)

文/字大
本章字数:4240 清末文抄公txt下载

陈顶天没有想到,这个嘉定县的造反,居然是天地会在后面插手,这样难怪几个穷酸秀才能够弄出如此大势了。这样事实上这个不过是那些天地会在背后暗中支持,那几个穷酸秀才不过是马甲而已。可是这个马甲,也就是那几个穷酸秀才,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的马甲,还是认为自己多么的民心,然后起来造反呢!

那几个穷酸秀才明显是一时出于愤怒,所以不得不杀死满清的官员,然后起义造反了。不过却陷入了别人的利用当中,天地会披着他们那层马甲来进行做事,这样他们其实手下的骨干分子也都是天地会的人,天地会只是利用了他们自己马甲来进行造反。

“秀英小姐,你们为什么不直接起来造反呢?你们何必要披着这层马甲来造反?”陈顶天问道。

周秀英听了“马甲”这个词,顿时一愣,不过很快也都明白了,说:“你是说我们为什么要披着这层外衣来造反是吗?其实很简单,我们天地会从当年大明灭亡之后,国姓爷郑成功手下一些人自己成立了这个留在大陆的组织,本来是作为潜伏的,为将来国姓爷反攻积累实力,打探消息。可是国姓爷后代不争气,割据台湾失败之后,我们也都失去了组织。再加上本来天地会就松散,没有强力的组织,各地会首宁为鸡头不为牛后,所以就分裂了。后来天地会经过了分裂很多次之后,变得乱七八糟。有些变成了现在的洪门,有些也就是我们华东天地会,甚至福建小刀会,上海也有一部分小刀会。总之各种名称都有,很多都已经忘记了当年国姓爷的驱逐鞑虏的理想了。”

“当然,我们也都没有放弃,虽然有不少人已经放弃了驱逐鞑虏的理想,可是我们这一代的天地会一直没有放弃。而洪门也都没有放弃,所以我们一直在寻找机会反清,驱逐鞑虏。可是,我们一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我们过去很多次尝试,都失败了,没有合适的机会。”

陈顶天摸了摸下巴,他当然知道这个洪门和天地会那些各种会党乱七八糟的关系。甚至这些会党在数十年之后的清末民初,也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的。这个影响力不可谓不大,当然这种会党良莠不齐。有些人是充满了崇高理想,是由社会精英组成的,这些人后来还组建了一个政党,叫做致公党。致公党都是后世新中国一个重要的民主党派之一,在知识分子里面颇有影响力,可是追根溯源他们当年其实也是一群这种属于黑.道的人。

当然,这个天地会一系列的各种会党,有崇高理想的人,可是那些混混更多。很多都是打算捞一票就走,然后甚至各种思想混杂,根本无法统一思想。甚至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反清驱逐鞑虏的理想,不过也有些人是******,革命的时候拥护革命,希望能够获得权力地位等等。总之这种家伙良莠不齐,虽然在后来数十年的清末民初时期有着巨大影响力。这种会党势力在研究中国那段历史的时候,是根本无法绕过的。

在这些会党里面,也还是有一部分人希望能驱逐鞑虏,不过精神主旨和过去的郑成功反清复明是不同了。这个时代的那部分反清的人,也许只是希望驱逐鞑虏,可是对于明朝已经没有感情了。因为明朝早就已经灭亡了那么多年,是不可能有什么感情了。不过,驱逐鞑虏的精神也都还是流传了下来。

“按照原来的历史,目前这个华东天地会的首领周立春是会起来造反的,不过最后周立春出师未捷身先死。他女儿周秀英也都困守上海,最后突围的时候战死。也就是这个萝莉,虽然这个萝莉看起来暴力了一些,手里面拿着一个大刀,可是还是蛮可爱的。让她就这么死了,明显有些可惜了。”陈顶天想。

陈顶天接着问:“你们既然要造反,那为什么不主动公开的造反呢?”

周秀英说:“我们目前还在观望,看看是不是机会!过去我们天地会主动造反,结果成了朝廷的打压对象。可是我们后来终于缩头起来了,不过并不代表我们放弃了驱逐鞑虏的想法。我们只是背后支持一些人,披上了别的人的名号,这样不直接和朝廷撕破脸。毕竟我们现在想着驱逐鞑虏的人不多,太多人已经忘记了亡国之痛了,所以我们造反的时候,他们不但不会支持,反而是在帮助清军打我们。”

“而且如果我们继续以天地会的名号来造反,那这样很容易造成和朝廷的直接冲突。要知道其实我们天地会内部,也是有不少人不支持继续反清驱逐鞑虏了,我们不敢保证我们如果直接竖起旗号,那我们手里面的弟兄有多少人愿意死心塌地都跟着我们反清。所以在人心不齐的情况下,而且我们不知道清廷是否足够虚弱,所以我们不适合直接起来。我们故意让别人去起来,这样可以保证我们不直接和清廷撕破脸,这样我们也都可以试探一下清廷的具体实力。我们不能够一次把我们的底牌全部出出去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再怎么样,也都比清廷弱很多,一旦我们直接拿着天地会的名号造反,那恐怕就等于是和清廷撕破脸了。所以我们也就用别的外衣来试探一下,如果清廷实力还是非常强劲,那我们也都只能继续潜伏了。所以,我们和清廷关系复杂,只要我们不直接竖起反旗,那清廷还是允许我们生存。因为清廷也都知道,我们存在是必然的,哪怕消灭了我们也会有别的人在做这种会党。所以与其消灭我们,不如留着我们。可是条件也就是我们不能够直接竖起反旗。”

陈顶天听了之后,感觉这个还是有那么几分道理。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个时代满清的势力还是不俗的,一个普通的黑.道帮派,看起来声势浩大,可是真正和国家机器面对作战,那肯定是不行的。这个时代普通百姓已经是承认了满清的统治,甚至已经在********方面认可了满清,这样他们造反也都很难获得支持。

虽然他们天地会看起来接近万人,可是那又如何?他们一万个人,死一个也就少一个,而且这里面还不敢保证全都是死心塌地跟着他们造反的人。可是清廷不同,清廷可以动用的人力资源不下最少是三个亿,各种物力资源更是无以伦比的。所以如果天地会贸然起来造反,那陈顶天确实不看好。

造反是一个技术活,不是一个凭借着一腔热血也就可以上去的。也许你一腔热血能换来别人赞赏一下,可有用吗?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如果你不能够胜利,那你永远都是“叛贼”。

所以既然目前暂时不具备条件,那还是选择潜伏为好,不然一腔热血冲动都造反,没有计划,没有任何的纲领,没有任何的准备。人力物力后勤物资,军队各种事情的准备工作,你就贸然起来造反,那是非常危险的。

周秀英接着说:“这次多亏了陈先生你,如果没有陈先生你,我们也都没有这个机会。这次拿几个穷酸秀才居然自己起来了,我们在暗中帮助,这样我们如果可以成功,那我们接着天地会也都会紧随其后扯起旗号反清。这次如果不是陈先生你用那本《官场现形记》而引发了轰动,清廷那些贪官污吏也都不会如此残酷的盘剥百姓,也都不会给我们机会。所以我父亲也都赞叹,陈先生你的一支笔,比起过去十万大军都好啊!”

“哪里哪里,不敢当不敢当啊!”陈顶天谦虚的说道。

“这次,如果嘉定县的****能做大,那我们也都可以马上跟着造反了。到时候,驱逐鞑虏,恢复中华,那我们真的是太好了!”周秀英粉红色的小脸激动的说道。

“可惜了,这次嘉定县的起义,多半成功不了!”陈顶天感慨说道。

听了陈顶天这么说,周秀英马上问:“怎么会?你怎么知道这次不会成功?”

“周小姐,我认为这个不会成功的。你看看那几个穷酸秀才在嘉定县做了什么?他们起来了之后,也就是在嘉定县里面打转,既没有主动出击,也都没有发布什么自己的纲领。甚至瞎搞了半天,连一个讨伐清朝的檄文都没有弄出来。檄文没有也就罢了,他们在这几天根本不知道在干什么,全靠你们天地会在维持秩序,不然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

“而且,他们哪怕要造反,也要弄出一个吸引人的口号啊!当年朱元璋口号是驱逐鞑虏恢复天下,而李自成的手段也就是闯王来了不纳粮,甚至分田地。可是你看看这帮白痴,居然连一个口号都没有弄出来,既不分田,也不开仓放粮,甚至连一个檄文都没有弄出来,这种人不是造反的料子。”

“这次你们小心,一定要小心,争取尽快脱身。这种人扶持他是没有前途的,现在他们也许一时热血冲动,也都后悔了。你们尽快把你们的骨干人员抽走,避免受到损失了。尽快转移,把骨干人员都转移,到时候清廷的大军来了,你们想要转移也都不行了。”

陈顶天赶紧劝说这个周秀英把天地会的骨干抽走,这样避免损失。要知道凡是造反,能成大事的造反,都是有着自己的纲领,有着自己的政治理念的。当年刘邦造反,他的口号和政治理念也就是废除秦朝的严刑酷法,这样争取了那些被秦朝严刑酷法弄得惨兮兮的六国遗民的支持。而朱元璋造反,用的也就是驱逐鞑虏的口号。哪怕李自成和洪秀全他们这些人,不也是讲究一个均贫富吗?

没有一个口号,没有一个政治纲领,没有一个吸引人才的纲领,那如何能够获得天下?虽然造反看起来简单,可是背后的并不简单。陈顶天看过的世界各国的革命造反的各种书籍,没有纲领的起义军,最后往往都是要被消灭的。不是被别的起义军吞并,就是被朝廷给消灭。只有那些有着自己纲领,有着自己理念的人,才能够吸引到足够的志同道合的人才,甚至能够让那些获利者跟着自己。

可是陈顶天看着这个嘉定的那几个穷秀才,根本没有什么纲领,这样如何能够吸引到人才,如何能够然那些获利者跟着自己呢?

陈顶天赶紧说:“这帮穷酸秀才,他们之前出身都是地主阶级,所以他们的思维还是地主阶级的思维。所以他们造反了之后,无法理直气壮地喊出均贫富分田地的口号,他们还是把自己当做了地主阶级,自然还是想要占领土地,他们不会喊出均贫富的旗号,自然无法获得百姓的支持。你看看那他们百姓是不是非常冷漠?如果喊出分田地均贫富,那说不定短短时间之内都可以扩充都数万人。可是这帮蠢货,明显虽然是无产了,可是思维还是把自己当做了哪些地主,无法喊出均贫富分田地的口号。更可怕的是,他们这几天居然来回打转,一个檄文,一个出城征讨别的城市的想法都没有。这种人,是烂泥巴糊不上墙的家伙。所以这帮人死定了,你们赶紧把你们的人抽出来,目前并非是马上造反的最好时机。过一两年之后,我敢保证,一两年之后,有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到时候你们起来反清是最好的时候。目前这个地方,不管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具备,你们不要主动出来送死,明白了吗?”

“你去跟你父亲周立春说,尽快把骨干人员抽走,避免损失。我想,用不了多久,满清朝廷的打击也都要犹如疾风骤雨一样的过来了,这样后果不堪设想。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具备,所以千万别做傻事。”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七章 官逼民反(二) 返回《清末文抄公》目录 下一章:第十九章 官逼民反(四)(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