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乱入歪楼

文/字大
本章字数:4319 清末文抄公txt下载

陈顶天走了进去之后,马上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而大家也都认识这个陈顶天,因为陈顶天可是天国的“国宾”,是天国的贵客。这个虽然是杨秀清所“封”的,可是大家却并没有因此否认。因为陈顶天明面上的身份是浙江天地会领周秀英的丈夫,那既然是周秀英的丈夫,那也就是意味着其实和周秀英地位平等了,那作为贵客也是应该的。所以光是凭借周秀英丈夫的身份,那也都足以在太平天国这里地位然的贵客。如果把陈顶天怎么样了,那谁知道周秀英会怎么想?

“各位,你们所说要北伐还是西征,其实这个我也东王早就有了讨论。所谓北伐和西征,完全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只有西征一个选择!”陈顶天说。

杨秀清听到了陈顶天出来说话,也都暂时放弃了这个所谓装神弄鬼的做法。而陈顶天之所以及时站出来,也是希望能制止这个杨秀清继续采用装神弄鬼的手段,因为这种装神弄鬼的手段不长久的。陈顶天也是希望这个太平天国能逐步去除这种装神弄鬼的手段,不然一个宗教实力顽固的政权,是不可能有长久展的。虽然也许能靠着宗教凝聚人心,可是代价也是很大的,各种科学无法得到有效展,凡是宗教的必然绝大部分都是“反科学”的东西,非常反对科学推广,因为科学推广会毁灭他们所谓的神圣。可是国家展民族展,就是必须要展科学。

而陈顶天也不希望这个太平军内部的宗教越来越严重,所以自然要想要阻止。依靠宗教不是长久之道,所以陈顶天不得不声援杨秀清,这种“天父下凡”的手段能少用还是尽可能的少用,副作用很大的。

“你是谁?”卞三娘问道。

陈顶天回答:“卞三娘,看你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傻子,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判断?居然北伐,这种蠢事你也做得出来?你当打天下,是过家家吗?你以为打天下,就像是你们女人争宠那么简单吗?真是头长见识短……”

“你混蛋,我要杀了你!”卞三娘愤怒的指着陈顶天。

卞三娘也就是这么一个火爆脾气,直接开始拔刀了。

可是身边的人马上有人阻止了,因为绝对不能够让陈顶天在这里出事,一旦陈顶天出事了那等于是必然和周秀英翻脸。尤其是目前大家还是团结一致共同对抗满清的,太平军可不能够在这个时候树敌。如果杀了陈顶天,甚至陈顶天哪怕掉了一根汗毛,本来没有打算和太平军敌对的天地会也要跟太平军翻脸了,那样才是悲剧。到时候太平军不但要面对满清的压力,甚至东边的天地会也会因此翻脸,压力很大的!

天地会也是有数万精锐的,如果单纯论精锐,那天地会不亚于太平军。而太平军有太多水货了,事实上单纯论精锐,他们的实力是差不多的,这种势力还是不要交恶为好。

卞三娘被摁住了,不过脸色还是看着陈顶天,一阵愤怒的样子。

“卞三娘将军,你脾气如此暴躁,完全不像是一个女人!像是一个泼妇!”陈顶天再次说道。

“王八蛋,我跟你没有完!”卞三娘怒道。

卞三娘再次想要冲上来,可是立刻再次被人拉着了。

“呀,生气了?你这样生气,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一个女人,打仗也就打仗了,你这样脾气暴躁,动辄喊打喊杀的,哪里有什么女人味?虽然洪宣娇和冯玉娘两位将军也是战场上的女将,可是她们比你有女人味。她们也许还能嫁的出去,可是你这么一个脾气暴躁动辄喊打喊杀的女人,这辈子注定嫁不出去了,一个老处.女!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被人喜欢,到现在都还是独身一人吗?看你这么漂亮,本来其实也是应该有不少男人想要娶你的。可是你这么脾气暴躁,哪一个男人能受得了?你这么动辄喊打喊杀的,这样的女人白送都不要。不!甚至哪怕倒贴嫁妆都不要,反正我是不会收了你这种脾气暴躁动辄喊打喊杀的女人的!”

卞三娘脸色变得愤怒无比,脸色都通红了,这样显然是卞三娘已经到了愤怒的边缘。要知道卞三娘在太平军内部是一个著名女将,可是她也是脾气最不好的那个。洪宣娇这个女人是太平军的圣女,大局观和气度都是非常不错的,而洪宣娇虽然武艺是有一些,可是洪宣娇拥有的是“气度”,一种真正掌握局势的气度。毕竟洪宣娇可是太平天国前身拜上帝会的创始人之一,多年以来形成的气度已经是很高端,很是沉稳的气度了。一般的事情已经不会让洪宣娇生气了,因为多年的涵养已经很高了。

而冯玉娘多年的征战,在加入太平军之前也都征战了十年,心态已经非常稳定。虽然冯玉娘武艺高强,是太平军里面武艺非常优秀的将领,可是武艺高强的同时却不会暴躁冲动,还是非常沉稳的。

至于这个卞三娘,脾气暴躁无比,动辄喊打喊杀。她带着数千健妇加入了太平军,成为了女兵。而这个卞三娘虽然武艺也不错,不过却比起冯玉娘低了一些。不过在太平军内部的人都知道,宁可得罪冯玉娘,也不要得罪卞三娘。

冯玉娘武艺虽然高,可是却不会太过于暴躁,还是冷静的,哪怕得罪了冯玉娘,冯玉娘教训你的时候多半也都会手下留情,不会贸然的杀戮。可是这个卞三娘不同,卞三娘可是会杀人的啊!有过一个没有见过卞三娘的家伙调戏了她,卞三娘直接当场把他给杀了。本来这种杀戮同袍不管是在哪一个军队,都是非常严重的罪名,不过在天王洪秀全的保护之下,没有事情生。之后大家也都知道了,宁可得罪洪宣娇和冯玉娘,也别得罪卞三娘。洪宣娇和冯玉娘气度好,涵养好,哪怕教训你的时候也都不会轻易杀戮。可是这个卞三娘脾气很差,非常暴躁,稍微得罪他可是他要杀人的啊!

“怎么?我说得没错吧,你这样是在没有成亲吧?你这个女人,哪里有人敢娶啊!”陈顶天再次说。

而在场的人都无语,这个陈顶天真的是直接攻击到了卞三娘的软肋了。这个卞三娘真的是没有人敢娶回家,因为这种女人脾气如此暴躁,谁敢娶回家,这个不是自己自找吗?

所以虽然卞三娘非常漂亮,却没有人敢娶回家。要说在这个太平天国里面,觊觎洪宣娇这个还是姑娘身子的寡妇的人不少。甚至觊觎冯玉娘这个十年之前也就守寡的女将也不少,可是就是没有人敢对卞三娘动脑筋。因为卞三娘的脾气太差,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心脏,那千万不要娶回家。这个女人动辄就喊打喊杀甚至抽刀子威胁人,哪一个男人受得了啊!哪怕再大肚量的男人,也都很难接受这个女人了。因为谁知道自己那一句话说错,那也就被自己的老婆一刀砍了,那不悲催吗?

听到了这话,卞三娘更是怒火冲天。在古代,骂一个女人嫁不出去,那可是一个天大的侮辱了。也许骂一个男人娶不到老婆并不一定是什么绝对的侮辱,因为男人娶不到老婆也许有很多种原因,也许是因为贫穷,或者是别的各种原因,总之男人娶不到老婆未必是因为个人原因。

可是如果是女人嫁不出去,那绝对是莫大的侮辱。因为在古代,嫁不出去的女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在古代只有嫌女人少,可是绝对没有嫌弃女人多的。为什么会如此,因为古代的医疗条件不太好,婴儿夭折很多。而且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所以往往作为大家族只有依靠多纳妾来多延续香火,争取尽可能的提高比例。所以在古代那些大家族妻妾成群,并不一定是因为为了喜欢女人。而对于普通人家,有些还真的娶不上老婆的男人。

所以在古代,只要女人愿意嫁,那绝大部分都是能够嫁出去的。哪怕长相普通,只要不是丑得不可救药,那还是可以嫁出去的。所以在古代骂女人嫁不出去,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侮辱,这样让卞三娘也都彻底怒了。

“嘿嘿,这次可是有意思了!”杨秀清心里奸笑想到。

目前的局势已经变了,刚才大家还是在讨论这个关于北伐还是西征,杨秀清当然知道北伐是不可能成功的,只有西征一条路。可是他无法说服这个卞三娘,结果差点被迫使用了那个所谓的天父附体。不过现在陈顶天进来了,居然把局势搅乱了。

因为陈顶天的“乱入”,让这个太平天国的会议彻底“歪楼”。而杨秀清也都非常庆幸,如果继续让这个局势展下去,他说不定真的要被迫和洪秀全摊牌了。因为卞三娘这个脾气暴躁的女人,居然一开口也就是“篡位”两个字,让杨秀清和洪秀全也都彻底尴尬了起来。

不管是杨秀清还是洪秀全,其实都没一准备好跟对方来摊牌,如果贸然摊牌,那这样对于双都不好。杨秀清和洪秀全都不希望在这个时候互相摊牌,一旦被迫摊牌,刚刚立足未稳的太平天国恐怕就要面临一次内战,这样都不是杨秀清和洪秀全都希望看到的。

可是卞三娘这个口无遮拦的女人,居然把局面给弄到了这个尴尬的地步。甚至石达开想要和稀泥,可是也都无法和稀泥了。因为太平军兵力不足,无法能同时开战两条战线的作战,所以必须要二选一。可是二选一,必然会把矛盾彻底激化,这样让杨秀清和洪秀全两人都非常尴尬。

万幸的是这个时候陈顶天过来了,陈顶天居然在这里乱入了进来,并且还是胡搅蛮缠的。陈顶天直接在这里对着卞三娘人身攻击,而这种人身攻击不涉及到太平天国的政务方针,所以不会产生巨大的后果。

可是陈顶天这么做,却反而把本来好好的北伐和西征之间的冲突,彻底转变成为了大家都在看戏的结果。在场的不少人,包括杨秀清和洪秀全也都擦了擦脑袋的冷汗,刚才差点也就被迫摊牌了。如果这次杨秀清和洪秀全摊牌,太平军爆了内战,那对于太平军可是一个灾难性的后果。杨秀清代表了世俗权力,而洪秀全代表了宗教领袖,一旦这两个人开始内战,那太平军的内部思想而都会彻底崩溃解体,那对于太平军不但是物质上和身体上的打击,更是一个精神上的土崩瓦解,这样对于双都没没有好处。

所以陈顶天在这里“乱入”,洪秀全和杨秀清,甚至是所有太平军别的高层居然都没有阻止,因为他们巴不得这个陈顶天继续“乱入”下去,让这个会议彻底“歪楼”。只要这个会议“歪楼”了,那大家也都不会去多计较刚才那个口无遮拦的卞三娘的话。

“我们还是经不起一次内战,所以让他吵吧,把刚才那个事情糊弄过去。”杨秀清想。

而洪秀全也都是在想:“让他胡搅一下也好,刚才也是吓得我一身冷汗,如果这个卞三娘真的逼迫杨秀清立马造反,那我也是好不到哪里去。还没有到摊牌的时候,这个时候让这个姓陈的家伙来胡搅蛮缠一下,也不是不行!”

在两大巨头的默认之下,这个会议彻底歪楼了,变成了陈顶天和卞三娘这一对男女之间的冲突。陈顶天对于这个卞三娘人身攻击,而卞三娘也是不甘示弱,直接进行反击,双都是在大吵大闹,互不相让。

当然,其实陈顶天本来的想法,也是希望避免杨秀清过多的使用宗教,他其实也不希望太平天国那么容易覆灭。某种意义上来说,杨秀清和陈顶天的思想接近,算是半个同志。所以陈顶天也不希望杨秀清依赖上这种神棍行为,这样对于未来没有任何好处。结果陈顶天这次乱入,居然大家都有着各自的想法,成功的避免了杨秀清和洪秀全之间的过早爆的剧烈冲突。(。)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北伐?西征? 返回《清末文抄公》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九章 自作自受(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