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自作自受

文/字大
本章字数:4296 清末文抄公txt下载

不管是洪秀全还是杨秀清,甚至是冯云山,都对于陈顶天在这里和卞三娘吵闹置之不理,因为这个吵闹有助于他们避免冲突。只有把这个情况彻底歪楼,歪楼了之后才能保证避免过早的生正面冲突。不然杨秀清和洪秀全之间可能都要提前爆内战,这样对于整个太平天国也都不是好事。所以,目前他们也都坐看陈顶天跟卞三娘在这里吵闹。

而卞三娘也都被这个陈顶天给气得面红耳赤,直接开始对着陈顶天大骂。

“混蛋,陈顶天,我给你没完!既然你说我嫁不出去,那我也就嫁给你!”卞三娘怒骂道。

现场大家都是一副见了鬼一样,卞三娘这话,立马让大家也都嘴巴能塞进去一个鸡蛋,这样卞三娘居然如此气糊涂了?

“我去,这个女人,气糊涂了吧?”陈顶天心里惊呼。

陈顶天感觉万分无语,这个女人难道是气糊涂了,居然说出了这种话?陈顶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报复方法”,自己骂她嫁不出去,对方居然就为了“报复”自己,然后说出了要嫁给自己的话,这样不是气糊涂了吗?

那个卞三娘突然挣脱了身边的人,然后走到了陈顶天身边,拔出了身边的佩刀,指着陈顶天怒道:“你不是说我没有人愿意娶吗?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要娶我,不然我跟你没完。信不信,我杀了你!”

陈顶天差点吐血,这样自己可真的是自作自受了,这个简直是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刚才陈顶天还讽刺她嫁不出去,结果现在自己自作自受,然后对方居然拿着刀来逼着自己娶她,这样不带这么坑爹的啊!

陈顶天还是第一次听说,一个女人拿着刀来逼迫一个男人来娶自己的。这种事情在后世也都几乎没有听说过啊,何况是古代?陈顶天哪怕号称翻译过很多甚至剧本,可是古今中外都是男人通过各种威胁手段逼迫女人嫁给他或者是嫁给那个男人有利益往来的男人。

而陈顶天还是第一次听说一个女人,拿着刀来逼迫自己娶她,这样真的是无语了。

“难怪有人说,作者写要考虑合理性,不能够太过离谱。可是有些时候,现实情况比起还要离谱啊!现实世界的人,不用考虑合理性,直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用在乎别人的感受,所以现实情况不用考虑合理性,直接想怎么做也就怎么做啊!”陈顶天心里苦笑。

这个还真的是如此,作为一个翻译,他见过的很多现实情况,其实比起都要离谱。因为是给读者看的,要有合理性,不能够太离谱了。可是现实却不同,现实是给自己看的,简直是想怎么样也就怎么样,不用考虑合理性了。

这个卞三娘居然一个女人,拿着刀逼迫自己娶她,这个简直是太奇葩了,哪怕是家也都编不出来啊!

“杨兄,杨兄……”陈顶天对着杨秀清,用眼神说道。

可是杨秀清捂嘴偷笑,却没有理会陈顶天的意思。而周围的太平天国高层,也都一个个差点笑得嘴巴都裂到了后槽牙,这一出剧本太有意思了。他们也都没有想到剧情居然会朝着这个情况展,卞三娘居然逼迫陈顶天娶她了,这样剧情简直是太奇葩。

不过大家也都在好笑,这个陈顶天居然自作自受,把卞三娘给激怒了,让她说出了这种话。不过大家却不会因此羡慕陈顶天,因为卞三娘可是一个母老虎,一个惊人的母老虎啊!这么一个母老虎,谁敢娶回家啊!

所以大家也都替陈顶天默哀,居然把这个母老虎给惹急了,说出了这种话。

“陈顶天,你到底娶不娶我?”卞三娘拿着刀逼迫陈顶天问道。

陈顶天继续用哀求的目光看着这个杨秀清,可是杨秀清却看着天花板,故意没有看到陈顶天这个目光。

“哈哈哈哈,太好了,如果这个卞三娘嫁给了陈顶天,那也就是可以把这个臭女人给踢走,那我也就不用担心了。”杨秀清想道。

杨秀清这个心里也是有着蔫坏的主意,那也就是希望尽快的把这个卞三娘给踢走,反正不管是如何,踢走也就对了。这个卞三娘其实是太平天国里面“最不会做人”的家伙,这个卞三娘一副母老虎的样子,动辄喊打喊杀,把很多太平军里面的人都给得罪了。

而因为这个卞三娘太不会做人,所以她虽然很漂亮,可却无法融入任何一个群体。甚至在女营里面,这个卞三娘也是跟洪宣娇冯玉娘他们非常合不来,因为卞三娘的脾气太臭,让洪宣娇和冯玉娘也都接受不了。

当然,卞三娘因为不合群,所以不得不跟着洪秀全了。而洪秀全目前被杨秀清给架空了,他目前也是巴不得有人来投靠,所以洪秀全对于卞三娘那可是来者不拒,直接接受了卞三娘。而洪秀全也是希望利卞三娘这个暴脾气,来一定程度上制约杨秀清。

所以卞三娘是洪秀全制约杨秀清的一个重要工具,通过这个脾气非常暴躁的卞三娘,直接代替洪秀全来说话。如果洪秀全来直接和杨秀清面对面,那也就是意味着要摊牌了。可是由卞三娘这个女人,不管是身份地位都是比较中等的,让卞三娘代替洪秀全说话,这样不但可以进可攻退可守,不用担心直接和杨秀清撕破脸,也都可以处于一个非常合适的位置。如果卞三娘把杨秀清给骂倒了,那洪秀全可以趁机主动出击。而如果卞三娘不是杨秀清的对手,那洪秀全可以退可守,难道杨秀清还能为难一个女人吗?

所以卞三娘是洪秀全的重要喉舌,代替洪秀全说话的喉舌。杨秀清也是希望卞三娘嫁给了陈顶天,这样卞三娘以后也就无法给洪秀全做喉舌了,那卞三娘以后一旦成了陈顶天的女人,那她注定无法成为洪秀全的喉舌,因为出嫁从夫,这个是古代的伦理。一旦卞三娘成为了陈顶天的女人,那她很大程度上没有资格代表洪秀全说话。

杨秀清心里的溿也是打得叮当响,有了自己的主意。干脆既然这个卞三娘如此说了,那其实也就是将错就错,干脆把这个卞三娘嫁给陈顶天,这样一切好办了。

杨秀清马上用眼神示意,立刻有一个人出来说话了。

“陈先生,既然卞三娘将军对您一见钟情,不如您也就娶了她吧!你看如何,干脆您也就娶了这个卞三娘,然后我们两家从此通好,不是很好吗?”有人说。

“对对对,陈先生,你干脆娶了这个卞三娘将军好了,以后我们和天地会也就是一家人了,我们双一起合作,一起对抗满清!"

“没错,就是应该如此。如果卞三娘将军嫁给了陈先生,那我们以后也就是一家人了!”“没错,就是理应如此!”

……

结果一连串的人,都纷纷赞同把这个卞三娘嫁给了陈顶天,因为这个大家都怕这个卞三娘啊!在场的各位太平天国的高层,也多是希望尽快的把这个卞三娘扔出去。在这个太平天国里面,卞三娘可是一个烫手山芋,都没有人愿意接受。本来以卞三娘的身份和容貌,应该是很多人愿意娶的。可是架不住她脾气太臭,这样让他们也都敬谢不敏。

让这样的女人进入了家门,那自己家可是鸡犬不宁了。要说目前这个卞三娘身份非常尴尬,要说她的身份,也是非常高了。如果在太平天国内部,有资格娶她的也就是至少是侯爵以上的男人。不过在太平天国里面,身为侯爵以上,哪一个不是功臣,想要什么美女,女营里面都有很多。女营里面各种女人,温柔的太多,用不着这个脾气暴躁动辄喊打喊杀的卞三娘啊!

所以卞三娘非常悲催,成了一个“剩女”了。她看得上的男人看不上她,而看得上她的男人她看不上。而现在卞三娘居然说出了这种话,让那些太平天国内部,不管是哪一个派系的人,都顿时眼前一亮。既然内部没有人愿意娶这个卞三娘,那把她外嫁出去,也是一个办法啊!这样不但可以废物利用的嫁给陈顶天,加强太平军和天地会之间的联系。这样也可以把这个卞三娘尽快送走,避免了大家一个心病,毕竟一个脾气暴躁的女人在身边,那可是非常麻烦的。

“你们……”卞三娘突然也都冷静了下来,她这才现自己居然冲动之下说错话了。

卞三娘也都知道后糊了,刚才一时气急,结果说出了这种话,反而没有想都这帮天国的损友不但不帮助他,反而希望顺势促成这个事情,让卞三娘趁机嫁给陈顶天,这样一切大家都一了百了了。

卞三娘这次终于知道错了,他知道自己错的离谱,居然刚才顺势说出了这种话,让她非常的捉鸡了。刚才是他逼迫陈顶天娶她的,可是现在大家居然都来赞同了,那些太平天国的人巴不得把卞三娘给嫁出去,这样对于大家都有好处。

“喂喂喂,你们这个也太……”陈顶天赶紧想要反驳,因为他也不希望娶这个脾气暴躁的女人,不然自己可就危险了。

不过杨秀清赶紧走了过来,一副亲切的说:“陈老弟,这个可是多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啊!看看这位卞三娘将军,还是非常漂亮的。你看她居然对你一见钟情,那可是我们两家的好事啊!这样以后你娶了卞三娘,不就是我们天国和天地会联姻了吗?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加深合作,互相信任啊!”

“这个也算是一见钟情?”陈顶天翻白眼。

这个明明是卞三娘气急了这才脱口而出的,可是在杨秀清这里居然成了一见钟情,真的是令人郁闷无比。

“当然,陈老弟风度翩翩,如何不让卞三娘将军动心了?所以,我在这里做主,把卞三娘将军嫁给陈老弟您了。以后,我们天国和天地会,也就是秦晋之好,一起合作了!”杨秀清奸诈的说。

杨秀清不等陈顶天反驳拒绝,立马说:“长妹,石町兰,赶紧准备去订婚,先把婚事给定下来。还有,大家赶紧去准备,这个关系到了我们天国和天地会的关系,你们一定不要草率了!所以,尽快定下来,把婚事定下来啊!”

那些太平军的人也都赶紧过来帮忙,一副非常配合的样子。不管是太平军哪一个派系,都巴不得把卞三娘这个母老虎给送走。现在既然有一个送走卞三娘的机会,并且还是能“废物利用”的和天地会处理好关系,这样不是很好吗?大家都不会因此反对,反而在这个破事上面,大家都是一条心的,认为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卞三娘送走,然后大家都可以轻松了很多。

“陈老弟,你也就放心,我会帮你做的妥妥当当的!这次,你也就和我卞三娘将军订婚了,以后我们也就是一家人了。”杨秀清说道。

“我去……我这个是自作自受了!”陈顶天心里骂道。

现场完全没有陈顶天反驳的机会,因为目前大家也都是非常热心的帮助卞三娘订婚,这些男性高层有希望把卞三娘这个母老虎给送走。现在终于有机会送走了,他们当然不想错过了。

最后这次会议,彻底歪楼了,歪楼到了没边了。本来是商谈太平天国未来战争方向的,可是现在居然也都成了陈顶天还有卞三娘的订婚礼,甚至成了天地会和太平天国加强合作的重要商议联姻。

因为陈顶天的乱入,这次歪楼也够歪了。

“该死的,我这个是在自作自受,居然被迫娶了这个母老虎,以后日子可难过了!这个卞三娘虽然漂亮,可是却如此母老虎,让我如何受得了啊?”陈顶天心里苦笑。(。)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乱入歪楼 返回《清末文抄公》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在外而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