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异性相吸

文/字大
本章字数:4208 清末文抄公txt下载

当陈顶天离开了镇江在所谓的天京城里面,而在镇江这里的几个女人也都感觉颇有些寂寞。因为这几个女人之间好像也都没有什么好谈的,他们几个女人能商谈的话题,好像也就是男人了。不过在这里,大家也都唯一能作为话题的男人,也就是刚刚好几天的陈顶天。尤其是这里没有别的男人,他们这些所谓的镇江警备区的军官也都是女人,都是从女营里面抽调的。至于文官系统,目前的官员还没有被派来,所以这几个女人周围除了女人之外,还是女人,愣是没有一个男人。

“墨卿妹妹,这个陈顶天陈先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你和周秀英小姐都嫁给他?看你也不是什么一般人,怎么就甘愿嫁给他了呢?”冯玉娘问。

几个女人在这里还是比较郁闷的,自然要聊天。不过几个女人固然好聊天,可是聊天的内容也是以男人为主了。目前洪宣娇刚成婚还没有圆房,萧朝贵也就被打死。而当冯玉娘成婚之后当天玩上还没有圆房,自己丈夫也都因为有急事离开,结果几天之后就传来了被同行杀死的事情。结果这一过去也就是十几年,真正有过成婚经验的,也就是墨卿了。事实上另外两个女人还是没有真正的经验,自然非常好奇。

墨卿马上咬牙骂道:“哼,这个混蛋,是一个卑鄙无耻的混蛋!”

听到了这话,冯玉娘和洪宣娇立马问:“墨卿妹妹,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宣娇和冯玉娘业都感觉非常的好奇,既然这样墨卿是陈顶天的女人,那为什么会骂陈顶天是一个混蛋?这里面绝对有故事,而女人都是非常八卦的,非常喜欢这些事情,包括这个冯玉娘和洪宣娇。所以现在听到了这话,也都感觉非常的奇怪,到底这里面有什么样子的故事,让这两个女人也都非常的好奇。

可是墨卿却不好说出来,因为这个他总不好说当时自己是被人下了药,然后主动的去跟陈顶天求欢吧?这话说出来,她的名声也不好听啊!现在想起来当时课真的是丢人丢大了,虽然是因为药物的作用,可是一个女人居然主动向男人求欢,让墨卿这个古代女人也都非常的不好意思再次说起。所以这样墨卿脸色一般通红,可是却不好直接说。可是冯玉娘和洪宣娇更是感觉这里面有故事,有着非常重要的故事。

墨卿一边脸红,一边羞涩,可是却明显难以启齿,这样让她们更是好奇。说到底,洪宣娇和冯玉娘都是两个未经人事的女人,虽然目前已经二十七岁了,可是却并没有真正的和男人有过。尤其是她们都没有任何恋爱经历,她们之前的婚事都是被指派的。而且她们两个女人都是同病相怜,都是因为刚刚成婚不久,甚至都没有圆房,丈夫也就死了。现在她们非常好奇到底男女成婚之后的生活,是如何的。

“墨卿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冯玉娘问。

墨卿不说话了,只是说:“他就是一个混蛋,一个文坛败类!”

而这个时候,陈顶天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说:“墨卿,你这个背后骂你的夫君,这个可不是什么好的行为啊!墨卿,你这个可是什么罪名?”

听到了这个声音,墨卿冷哼了一下,显然没有理会陈顶天。可是心里却感觉有几分潜在的高兴。不光是墨卿,就连洪宣娇和冯玉娘心里也都有几分潜在高兴,至于为什么冯玉娘和洪宣娇也都是有些奇怪。

“天啊!难道是我喜欢上他了?”冯玉娘和洪宣娇也都同时想道。

陈顶天回来了之后,看到了墨卿故作生气的样子,还是非常可爱的。至于洪宣娇和冯玉娘也都对自己露出了笑容,让陈顶天感觉非常满意。其实陈顶天是故意的,是故意离开几天,让冯玉娘和洪宣娇故意看不到他,这样让她们特意回忆起来自己。

陈顶天知道一个道理,那也就是异性相吸,同性相斥。其实这个是一种生物学上面的问题,陈顶天自从现了这个所谓的镇江警备区的镇江军的军官都是从那个所谓的女营里面抽调的,而且都是女人,这样让陈顶天立刻知道自己机会来了。在这个所谓镇江警备区的司令部里面,只有陈顶天一个男人,这样等于是陈顶天是这里面的唯一的男人。而在这个司令部里面,不论如何陈顶天也都是“唯一”的。

其实这个也就是一种“物以稀为贵”,当时冯玉娘和洪宣娇在太平天国那里的时候,“男人”这种东西太多,所以反而让他们感觉没有什么“稀奇”的。可是当换了一个环境,离开了太平天国那个男人扎堆,而这里却都是女人的情况下,那陈顶天这个“男人”就立马显得物以稀为贵了。在这种生物学影响之下,人类都会向往着和异**流的思维。这个是生物学的,并非是单纯心理学。陈顶天也都翻译过不少外国的科学研究著作论文,他曾经看到过一个研究,关于人类的爱情其实并非是精神因素,甚至其实生物学因素占据了绝大部分。

绝大部分动物都会向往着跟异性接触,这个是生物繁衍的最基本需求。甚至包括人类的所谓“爱情”,虽然人类的感情比起动物高尚很多,可是却还是依然没有摆脱生物繁衍的需求。爱情本质上也是一种为了生物繁衍的本质需求。当然人类和动物最大的区别也就是在于人类可以一定程度上的控制自己的生物**,能通过精神和高级智慧来控制自己的**,甚至人类可以自己根据自己的需求来选择配偶。

当然,这个是建立在并非是所谓逼迫或者政治联姻的条件之下的,这个不属于生物学范畴。如果抛开各种人类政治因素的联姻,那人类和动物的最大区别也就是在于人类有智慧,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选择配偶,人类的智慧能够很大程度上驾驭生理**。

过去冯玉娘和洪宣娇在太平天国那里,见过的“男人”很多,反而有一种“不稀罕”的思维。反而让她们是“有选择”的,因为能经常和异**流,所以反而生物学上的**得到了很大的削减,并不会如此着急。

可是现在在这个都是一群女人的环境中,这样居然没有一个异性,让他们无法和异**流,反而让陈顶天这个唯一的异性显得万分珍贵了。在这个相对特殊的环境之下,陈顶天这个唯一的男性可以说是“物以稀为贵”,成了彻底的稀罕物。

这个是陈顶天故意的,他故意离开几天,这样让这几个女人突然感觉自己身边唯一的男人离开了,从生理到心理的需求都无法得到满足。当然这个生理需求并不一定是滚床单,同样有可能是和异**流和接触的**,并非是彻底的滚床单。

这个生物学的异性相吸,是人类生存繁衍的潜意识,并非是什么能说控制也就控制得了的。任何生物都会有生存和繁衍的需要,人类也都是如此,并非是说禁欲就能轻易禁欲的。之前这个冯玉娘和洪宣娇能够见过的男人不少,没有那么“珍惜”。现在男人只有陈顶天一个,这样就显得珍惜了。物以稀为贵,再加上异性相吸,何况陈顶天也不是什么丑陋的人,反而是一个小鲜肉,这样当然能吸引异性了。

“洪宣娇小姐,冯玉娘小姐,你们想我了没有?”陈顶天故意问。

洪宣娇和冯玉娘脸色突然一阵羞涩,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一样。因为她们当然不好说之前开始想念这个陈顶天,当然这个并非是纯粹的爱情,而是一种生物学上面的吸引。尤其是在周围只有唯一的一个男人的情况下,那自然唯一想念的目标了。不过她们当然不会主动承认,所以她们很快也都一副故作冷淡的样子。

“陈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有关系吗?”洪宣娇故意冷淡反问。

陈顶天听了这话,立刻知道这个洪宣娇多半是故意的,通过这种故作冷静来掩饰一些什么。很多人心虚犯罪的时候,也就会故意故作冷静,好像想要掩饰一些什么。不过陈顶天却非常清楚,这种生物学上的需求,这种生物学上的异性相吸,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如果是在太平天国的天京,她们能够见到的男人很多,自然是不会如此“急需”。可是在这个环境之下,都是女人,想要见到一个男人都不容易,所以陈顶天成了她们唯一的选择。

就好比很多剩女,是因为可选择的太多,最后反而不好选择,最后耽误了下来。选择太多最后反而会不好选择,过去洪宣娇和冯玉娘见过的男人太多,环境因素之下让她们两个女人也都不会优着急着选择。可是在这个环境改变了,周围都是女人,那唯一的男人自然是成了相对“唯一”的选择。虽然并不是镇江城里面没有男人,可是洪宣娇和冯玉娘也都不可能随便上街去跟别的男人接触吧?所以在生活和接触的圈子里面,陈顶天也就是成了相对“唯一”的异性,让她们不得不从潜意识里面“选择”陈顶天了。

“陈先生,我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你如此对我们说,是想要调戏我们?”冯玉娘再次强调问。

陈顶天两手一摊,说:“我有吗?好像是你们神经过敏了吧?按说只有自己心里如此想象,那才会感觉别人要把你如何。就好比这个世界上有些人非常敏感,认为比人看不起自己,可是事实上他自己缺乏自信,所以才会感觉别人都在看不起自己。同理,正因为有些人心里其实对于另一个男人有好感,所以这才整天感觉那个男人好像对于自己有意,想要调戏自己一样。所以就是有些人,神经过敏罢了!”

洪宣娇和冯玉娘对视了一眼,陈顶天说这话明显是故意的。不过洪宣娇和冯玉娘好像也都感觉颇有几分道理,因为如果不是自己心里如此想,那如何会感觉陈顶天想要调戏她们?洪宣娇和冯玉娘再次现了一个令人惊恐的事实,难道是自己对于陈顶天有好感了?为什么之前那么多男人,也都没有让他们有好感,可是陈顶天这里居然那么快也就有了好感,这个不科学啊!

不过其实洪宣娇和冯玉娘不知道,这个才是最符合科学的,因为在太平天国那里可以供他们“挑选”的男人太多,反而让她们有太多选择,不会那么容易产生好感。可是在这里只有一个男人的情况之下,没有选择,那不论是什么情况,有“逼迫”她们对于陈顶天有好感。这种生物学方面的吸引,很多时候会影响心理。而生理很容易影响心理,这样让她们才会如此快的对陈顶天有好感。再加上陈顶天故意离开一段时间,她们在这个全是女人的情况下,自然会下意识的回忆那个“唯一”的男人。

当然,能够达成这个条件,也是非常巧合的。因为现实情况是不可能有这么巧合的条件,一群女人当中只有你一个男人,所以是一个巧合,一个几乎不可复制的巧合。

“两位美女,我们接下来谈谈别的吧,尤其是关于我们接下来如何处理我们这个镇江警备区的事情。这个镇江警备区,我们应该如何进行整编,尤其是我们一起负责镇江城的日常事务,那我们应该怎么划分权力?尤其是我们镇江这里水路达,那我们如果不利用一下,那我们如何能够对得起我们的如此达的水运,我们当然要利用一下这个达的水路运输了。”陈顶天说。

(。)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在外而安 返回《清末文抄公》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二章 赚些嫁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