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问题很多

文/字大
本章字数:4289 清末文抄公txt下载

陈顶天看到了这个女营开始逐步解散,部署在江宁的女营部队已经开始分批回去。om至于别的地方的女兵还要慢一些,因为命令的传达不可能那么快。而这个时候陈顶天在石町兰的陪同之下,负责在江宁附近到处看看。陈顶天也都希望到这个基层农村去看看这个情况,尤其是自己既然要抄袭资本论,可是也不能够完全直接照抄。资本论毕竟是在西方工业化社会的产物,自己只能怪抄袭大纲,可是却绝对不能直接把内容都给抄袭出来了。

不过其实只要明白了剥削的本质,明白了这个资本剥削的过程,那弄明白地主剥削的过程和成本也不是什么难题。陈顶天开始在石町兰的陪同之下,走到了太平军治下的农村。不过当陈顶天跟着石町兰来到了农村之后,很快被当地的太平军官员出来迎接了。

“陈先生,石小姐,我是这里师帅赵天!”一个太平军的官员说道。

旁边的石町兰主动解释说:“我们天国采用按照周朝的军制,对于百姓采用了五户为伍,五伍为卒,五卒为旅,五旅为师等等的方法。我们天国这些也是兵农合一,每一户都必须要有一个人当兵,这个是我们的特色。这样我们可以有足够的兵马,保证军队。”

陈顶天感觉这个太平天国的官太多了,这个太平天国的官员简直是太臃肿了,比起宋朝还要臃肿太多。因为这个太平军的官职居然直接详细到了五户人家为一个伍,都设立了一个伍长。也就是说最基层的干部是二十五个人来养活一个所谓的官。当然,这个还是最基层的,可是到了中高层,官员远不只是这些了。因为高层的衙门里面不只是一个人,还有自己的分工,包括管理刑罚,管理粮食的部门。也就是说这个太平天国几乎是不到十个人就要供养一个脱产人员了。

“这么多官啊?”陈顶天说。

光是最基层的两司马,那也都是可怕了。要知道陈顶天在后世也都有所看过一些网络上的言论,很多人非常热衷于说一个叫做“官民比”的词,不过这个其实完全是一个垃圾。陈顶天经常在外国跑,那些外国佬也是有不少人的人的。那些外国人的各种财政拨款人员也是不少的,美国佬财政供养人员达到了十五比一。当然,虽然名义上是财政供养,可是并不代表真的是“脱产”。因为医生给病人看病,那也是在创造价值,在创造他应有的价值。

各种服务型的单位,这些也是在创造自己的价值,甚至很多是自负盈亏的。这样的人其实并不能够彻底的算是“官”,只有那些不创造任何价值,不能够创造任何的价值的人,才能够算是“官”。医院,教育各种研究机构的人等等能够创造价值的行业,哪怕是有一部分政府补贴,那也不能够算是“官”,因为他们很多是自负盈亏了。甚至把国企的人算是“官”,那也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国企也是在创造价值,创造了价值那也就是自己养活自己,并不是国家拨款彻底养活。om

可是看这个太平天国的情况,这个太平天国的情况明显不太妙,明显是到处都有问题。

“你们的伍长参加劳作的吗?”陈顶天问。

那个师帅赵天回答:“不参加,既然都是官,那为什么还要参加劳作?反正有圣库,那我们不着急!”

陈顶天也都明白了太平天国的机构臃肿多么严重,几乎是这个太平天国的百姓几乎十户人供养一个官员,那几乎是所谓的官民比例也就是二十比一左右。当然这个表面上看和后世差不多,可是这个也要看情况的。清末可是农业化社会,这个农业化的社会的生产能力明显不足,甚至这么多“官”来管理吗?根本用不着,清末时期的农业化社会生产简单,社会问题也都相对简单得多,用不着那么复杂的官僚体系来管理。

至于再过一百多年之后,那个社会明显是工业化社会,社会问题复杂很多。至于一边多年之后行业也都非常的复杂,涉及到农业工业服务业甚至很多行业,清末也就是农业,行业简单。行业如此简单,再加上农业管理的复杂性其实很低,并没有多少复杂的。可是却需要二十个人左右来供养一个脱产人员,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陈顶天跟石町兰走了进去,很快发现了那些百姓在进行礼拜,让陈顶天也都皱眉。

“你们都要进行礼拜吗?”陈顶天问。

“当然,我们都要信奉上帝,所以我们天天礼拜!”那个师帅赵天说。

石町兰马上问:“不是也就是要求每逢礼拜日也就才礼拜吗?你们怎么天天礼拜?”

赵天回答:“我们当然要天天礼拜了,这样不然如何体现我们对于天国的忠诚,对于上帝的信奉呢?”

“你们一次礼拜要多久?”陈顶天问。

赵天回答:“我们一次礼拜至少要一个时辰?”

“怎么那么久?天天礼拜也就算了,怎么还要一个时辰?”石町兰再次问。

赵天回答:“如果不多花时间,那我们如何能够表达对于上帝的尊敬?何况,我看一个时辰还不够,别的家伙听说都要提高到一个半时辰,我也要考虑是否要增加呢!原先听说有人每天延长礼拜时间,那也都得到了重用,升职了。”

陈顶天骂道:“乱弹琴!”

石町兰也都脸色发黑,这个简直是胡来!陈顶天知道这个是宗教体系在作祟,虽然高层杨秀清能够压得住那个洪秀全,可是在这个基层宗教的影响力却出奇的庞大。很多师以下的基层官员也都是教徒出身。再加上太平天国以宗教立国,重视宗教远远多过其他的。结果这种繁琐而且无意义的宗教行为却被那些家伙放到了第一个档次,这样其实也就是相当于很疯狂了。

这个太平天国不但官员众多,再加上各种官官僚腐化严重。可是这个却把宗教放到了第一位,甚至把这个宗教放到了第一位的行列,然后必然会造成了这种形式主义的作风。陈顶天去过不少国家,其实也不是没有去过那些宗教势力万分庞大的国家。那些宗教势力庞大的国家,那里往往“形式主义”特别严重。为了符合所谓的“教义”,限制很多很多,有利于宗教的那是排列在第一位的。至于那些不利于宗教的,可是却有利于国家发展的,那必然会排在非常后面。

这个也就是宗教体系控制之下的国家,各种没有任何意义,对于生产和社会进步没有任何意义的宗教却弄得万分隆重。那些真正有做实际事务的,反而被列为最后面。这个思维,真的是奇葩无比,太可怕了了。

“这个太平天国的形式主义居然如此严重,而且形式主义也都用错了地方,思维也都错了!”陈顶天想。

虽然很多人抨击后世官员形式主义,认为他们去弄那些经济发展数据美化,甚至各种的发展形式主义。可是后世的“形式主义”和太平天国的形式主义有着本质的不同。后世官员的形式主义是冒充政绩,冒充发展,可是虽然他“冒充发展”,可是却可以说明他们的思维还是正常的思维,还是一个正常的思维。因为后世的思维也就是发展了才能升官,创造了经济价值和百姓富裕才是升官的基础。哪怕他在数据掺水,那其实也是在证明整体社会思想没有问题。

可是这个太平天国却明显宗教影响重要过百姓民生发展,宁可先提拔那些宗教的,也不愿意提拔那些发展生产好的。凡是对于宗教有利的都提升到第一位,至于那些对于宗教没有好处的,那也都是要列为后面哪怕他对于民生有再多好处也都不行。

陈顶天带着石町兰走到了这个村子里面,也就是一个大一些的村子。那些百姓正在集中进行所谓的“礼拜”,陈顶天明显看得出来这帮家伙明显非常的无奈,这些百姓明显也都不喜欢这合格情况。

“这帮百姓,看这个表情明显和我当年上学时候,被老师抓去听那些鸡汤文一样的情况差不多!”陈顶天心里吐槽。

这些百姓明显完全不懂得所谓宗教是什么,中国一直以来没有信教的传统。虽然别看每一个人都说什么上天保佑,可是这个并非是信神。中国本质上并不信教,中国人进行信教不过是希望这个宗教保佑他获得什么。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其实很浅的,中国几乎没有多少狂信徒,甚至包括在太平天国里面。至于这些百姓明显是被“摆拍”了,是做样子给别人看的。

陈顶天走到了其中一个所谓礼拜的信徒那里,然后说:“你信教吗?”

“我信我信!”他赶紧说。

陈顶天问:“那上帝名叫什么?”

“上帝的名讳,我不敢说!”

陈顶天接着问:“我让你说,连上帝的名讳都不懂,那你如何表明你信教?”

“叫叫叫”

陈顶天果然知道了,这个家伙根根本不信教。这些太平天国基层的百姓其实根本不信教的,指望他们能信教,那其实简直是天方夜谭。这样的情况其实不只是这些,还有很多例子,这些也都是非常直接可以证明这个太平军其实根本完全是乱弹琴。所以说陈顶天肯定,宗教国家是发展不起来的。刚开始也许能依靠宗教暂时团结人心,可是一旦到了后期,那后果不堪设想。宗教本质上是一种封建迷信,甚至连哲学都算不上。宗教的本质并不反.动派,可是一旦把宗教.政治化,把政治给宗.教化,那后果不堪设想了。

本来是两个没有关系的东西,愣是被拉在了一起,这样能不出问题吗?太平天国的问题太多,甚至不如那些普通的起义军。太平天国内部问题太多,这样也许是后来太平天国衰百埋下了祸根。这样的祸根不是那么容易清理的,刚开始依靠宗教团结人心,到了中后期后果不堪设想。

“旁门左道毕竟是旁门左道,也许刚开始能快速崛起,可是到了中后期,那他不利的一面必然会展现出来。靠着封建迷信来统治的国家,那最后必然会依赖上封建迷信来维护权威,所以必然会排斥科学。排斥科学的后果,那最后反而也就是更加的落后。”陈顶天想。

那些依靠迷信来建立权威的宗教的政权,那他们为了维护统治权,必然是会反科学的。当年西方不也是烧死了布鲁诺等等很多科学家了,这个其实也是为了维护所谓宗教的权威罢了。所以那些一旦掌握了政权的宗教,那必然会反科学,因为他们依靠宗教统治,必然也都会因为依赖上宗教,依靠上欺骗和迷信。

对于一个政权来说依靠宗教也就是旁门左道,旁门左道永远是走不远的。虽然也许很多仙侠喜欢加入魔道,可是国家不同于仙侠,打天下可是堂堂正正的行为,治理天下也是以靠真正的政治手段,容不得半点的旁门左道。

“看来,必须要尽快废除这些所谓基层宗教影响,不然这个宗教影响越来越庞大,对于杨秀清所掌握的政治权力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一旦接下来这些以靠着宗教上位的人走上了越来越高层的岗位,那他们会成为拥护洪秀全的人,反而会削弱杨秀清的势力。我必须要支持杨秀清来破坏这个宗教影响,不然接下来他们肯定会出问题的。只有把他们都给打击下去,这样才能够保证接下来发展的正常。”陈顶天想。

“你们解散吧,不用在这里做礼拜,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陈顶天说。

那些百姓听到了解散,然后立马赶紧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感谢东王,感谢陈先生 返回《清末文抄公》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情报组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