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战神艾俄洛斯

文/骷髅精灵
本章字数:11759 斗战狂潮txt下载

那卫兵诧异的举着手,都已经忘了他自己想要说的下半句话,却见艾俄洛斯突然睁开双眼来,冲他笑了笑:“出场了。”

就像是在回应艾俄洛斯的声音。

轰隆隆~~

紧闭的大门被拉开了,喧嚣的声浪宛若狂风巨浪般扑面而来,让几个卫兵都忍不住微微顿了顿刚提起的脚步。

但那巨大的声浪却并非是如同以前那些角斗场一样为艾俄洛斯欢呼的,而是几乎压倒性的在呼唤着他对手的名字。

“戈隆!戈隆!戈隆!”

“血魔族必胜,五比零!”

“戈隆先生,拍烂他的脑浆,不要给他留全尸!高等文明的威严,必须用鲜血才能洗净!”

面对上魔兽戈隆,就算是往届天门天尊班最强的实丹,也不敢说自己能与之一战吧!毕竟,戈隆曾经也是天才中的天才,迈入金丹境后更是已经接近王级的境界,加上那强悍的肉身,就算是天贝督主这种恐怖存在,或许能赢他,但都几乎无法杀掉他。这已是那种真正可以纵横地界、无视诸多星盟规则的层次了,秒杀一个实丹还不是手到擒来?

现场此时完全是一面倒的山呼海啸之声,艾俄洛斯甚至都能感觉到那些呐喊声震得整个地面都在微微颤抖。

很多强者或许对生死决杀早就习以为常,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就会习惯站到聚光灯下去战斗,哪怕同样的无规则、同样的以生死相搏,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看台四周那些聒噪的观众总是会让许多人心生不耐和厌烦,他们总是能有各种各样白痴般的声音去影响和干扰你,不是内心极其强大者、不是对这种竞技舞台十分熟悉者,还真没那么容易驾驭这样的战场,何况还是在完全一面倒的嘘声中。

可这是艾俄洛斯。

非但本身就内心强大,何况角斗场的经历让他早就适应了这一切,甚至可以说,这聒噪的现场才是他现在最熟悉的舞台。而赌上整个地球的背景、赌上兄弟的信任,当然,还有扎力罗晃的全部身价,这些都是让他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

角斗场之王!

他大步走了出去。

“戈隆!戈隆!戈隆!”

对面戈隆也在欢呼声中缓缓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对手,那个叫艾俄洛斯的地球实丹已经先他一步站在了竞技场的另一端。

这竞技场巨大无比,光是南北端的长度便足足有三公里,可这点距离对于一个金丹强者的视线来说,却就和面对面没有什么区别,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的鼻毛。

老祖安排他第一个出场,想要对付的本是那个收复了冥王的地球人,对那个地球人,戈隆还是有一点兴趣的,毕竟背着冥王的名号,虽然只是个实丹,但也算是有实力与自己一战了,可没想到出来的却是这个艾俄洛斯……

听说之前只是一个角斗场的奴隶,后来得到了泰坦一族的雷电秘法,让他在角斗场中不可一世,创下两百场不败的记录。

这应该算是血魔族最了解的对手了,血魔族想要在如今的星盟中更进一步,那泰坦就是他们必须超越甚至是踩下去的对手,他们的雷电秘法,戈隆甚至比许多泰坦人还要更加了解,只是,一个地球人练泰坦的雷电秘术,会有怎么样的变化呢?

泰坦秘法,戈隆笑了起来,似乎……也还不赖,当然,这种不赖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无论是那个冥王木子还是天门王重,亦或是眼前这个艾俄洛斯,他们出现在这里的意义,只是为了倒下而已。

“听说,你学习的是泰坦一族的雷电秘法。”戈隆背负着双手,居然开口了:“希望你能让我看到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好值回你的出场费吗?”艾俄洛斯淡淡的反问。

戈隆微微一怔,随即笑了起来,哈哈大笑:“你付得起我的出场费?”

“当然付得起。”艾俄洛斯也笑了起来:“用你的人头。”

两人简简单单的几句对话,却是在这喧嚣的竞技场中清晰可闻,原本就已经无比热闹的竞技场顿时就沸腾起来了。

他们听到了什么?那个角斗场出身的实丹斗士,竟然想要取金丹戈隆的人头?

抛开其他一切不谈,要知道,就算是那些主席位上高高在上的王级金丹,他们或许有击败戈隆的能力,但却恐怕没几个敢夸口说能摘下戈隆的人头!那可是在天河潮汐的冲袭下都活下来的真正猛男,在地界堪称可以随意纵横的角色,这个地球人要是真能击败他,早就已经名扬天下了,还会只是一个角斗场的角斗士?

可还不等看台上那些观众们爆发出更大的嘲讽声时,艾俄洛斯已经动了。

文明战没有规则,也没有所谓的主持人,这是两个文明生死的碰撞,当参战者进入竞技场范围内时,战斗就已经开始,刚才多说那几句都已经属于多余的范畴了!

没有花哨,角斗场的第一个战斗信条就是简单实用,速度与力量、攻击与防御,拳拳到肉的近身格杀才是一切战斗的本能。

大多数人才刚刚意识到艾俄洛斯从原地消失的瞬间,一片尘嚣已经从戈隆站立的位置处激荡弥漫,紧跟着才是姗姗来迟的音爆声以及轰鸣声,然后大多数人才从大屏幕上发现了刚才那冲刺的余光和残影。

无数正准备嘲讽的看客都是瞠目结舌。

快,太快了!快到让看台上那近百万虚丹、实丹都完全反应不过来的地步!如果此时站在台下的是自己,只怕连防御的意识都还没有升起就已经被这攻击直接轰成了渣!根本就不用怀疑这攻击的威力,能将速度在瞬间加速到这样的地步,无论是加速本身还是这地球人的爆发力量,都已经是地界绝大多数实丹完全无法望其项背了。别说他们,就算是个普通金丹,遇到了恐怕也得头疼吧?

可就是如此迅疾无匹的闪电一拳,却被一根手指轻轻的挡住了……

喧嚣的现场几乎是随着这开场一击的瞬间就已经安静了下来。

只见戈隆的左手背负着,右手也只是食指伸出,宛若顶住一个三岁小孩的小手般,将那古铜色的拳头轻轻按在身前,一脸的云淡风轻。

不出意外,对方的拳头中带有雷电的力量,这是泰坦的招牌,对雷电的掌控感也还不错,对于一个非泰坦一族的外人来说,能修行雷电到这样的程度已然是相当的不可思议。

但也仅此而已,对雷电秘法的理解并没有超出泰坦人的范畴,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灵力基础也只是标准的实丹,虽说给人相当扎实的感觉,但灵力值的上限顶多也就在四百万到五百万之间,至于肉身,更是无法和天生神力的泰坦相比。

不堪一击。

即便刚才那一击他还有所保留也是一样。

“你让我失望了地球人,你是在给我挠痒痒吗?这可取不了我的人头。”

他淡淡的笑着,原本他就没有打算给对方一个痛快,他想看看地球人修行泰坦的雷电秘法有什么变化,现在更是多了一个理由,这地球小子嘴太欠,他要彻底的摧毁他,不但摧毁他的身体,还要摧毁他的灵魂和意志,让他下辈子即便转世都只能做个废人!

艾俄洛斯的嘴角却只是微微翘起。

“闪电!”

刚才的雷电之力只是蕴含在拳意中,可此时,一股股缭绕的电芒却已经在艾俄洛斯的拳头上缠绕生出,乃至攀延着他的整条左臂,噼啪作响。

艾俄洛斯此时的眉发胡须就如同过电般根根竖起,所有的雷电灵力顷刻间在他拳头上汇聚成了一个球状,宛若一条带电的手臂。

啪!

凝聚着闪电的拳头将戈隆的手指微微弹开,紧跟着就脱手而出,化为一颗雷电球在近在咫尺的距离间直轰戈隆的正脸。

这攻击位置太近了,何况纯粹闪电的攻击何其迅速?那是真正光的速度,比之刚才艾俄洛斯的拳头不知要快了几百几千倍,

这才是真正的闪电!

就算是强如戈隆也无法做到瞬闪,脸上被那闪电球结结实实的轰中,虽说有护身灵气轻易便将那闪电之力抵消掉,但强劲的冲击以及雷电中蕴带的麻痹效果仍旧是让他全身微微一僵。

“闪电拳!”

“这地球人,竟能将闪电拳练到这样的程度?竟能如此轻易的操控实形雷电?”

看台上那些普通观众大多数是懵逼的,主席位上的诸多大佬们却是有些惊讶了,当然,让他们惊讶的并不是艾俄洛斯的实力,而是另一件很不寻常的事儿。

“如果我没记错,那个王重在天门所展现的能力是冰、火二系元素亲和吧?”泰坦族长卡洛斯不太确定的看向天贝督主。

艾尔莎督主的脸上也有着诧异,此时点了点头,能修行泰坦一族的雷电秘法并不奇怪,很多种族都可以,但要说修行到和泰坦一样的、对雷电的掌控程度,那就非得要自身拥有相当强大的雷电元素亲和力才行。

王重的冰火二系天赋在天门人尽皆知,可现在,同样身为地球人的艾俄洛斯却又掌握了雷电天赋?这地球人到底是……

元素是法则的一种,众所周知,第五维度有十一种法则,空间、秩序、混乱、命运、光明以及黑暗,这六大至高法则乃是组成天界的要素,由天界四族所掌控。

而看似很lo很低级的五行,金木水火土,则是组成地界的要素,是整个地界一切万物的构成基础。每一个文明或者说每一个生灵都是万物的一部分,都是由五行构成,因此自然而然就会有所谓元素亲和的说法。

但在地界星盟,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可以拥有三系以上的元素天赋、或者说法则天赋!这是一个铁律,一个星盟万族无数族群都从来没有打破过的铁律。

强大如天贝族,她们只能亲和水元素或者土元素,也可以说她们拥有水法则和土法则的天赋;强大如火魔族,他们只能亲和金法则和火法则;而泰坦,则是木与火,雷电元素便是木系法则的一个分支。这已经是整个最顶尖文明的天赋了,而其他一些弱一点的七级文明,以至下面更加弱小的六级及其以下文明,大多数都是只能亲和单独的一系五行元素法则。比如海皇星,整个海皇星漫长历史上,所有出身于那里的种族,都只亲和水法则。现在的星盟,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一个文明居然可以同时亲和三系元素法则的!这是现在地界一切文明的极限!

因此甚至曾经在历史上有过那么一段时期,人们完全是以元素亲和力来划分文明等阶,能拥有六大至高法则亲和的,毫无争议,那便是九级以上的文明,而只拥有下五行法则天赋的,那便是八级及以下文明。据说当初星盟十分鼎盛时,曾有过同时亲和三系甚至四系元素法则的八级文明,但现在早都已经成为了传说,难道这地球竟然……

旁人或许关注的是战斗本身,但主席位上的众多大佬却只一瞬间便已联想到了这一点,看得到彼此的眼中都存在着惊讶和诧异,唯有血魔老祖的眼中是闪耀着亮眼的光芒。

地球人的天赋越强,他就越开心!他现在甚至都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开始对地球的本土研究了。

场中的戈隆显然也是和他们老祖一样的想法,在艾俄洛斯的闪电拳下吃了一个小小暗亏,可他的脸上却是不怒反喜。

“好一个三系亲和,地球还真是不凡。”他爽朗的声音在场中响起:“只用一根手指头对付你还真是有点失礼了,单以你们地球人所拥有的天赋,也足以值得我为你们出手。”

“就稍微认真一点吧!”

轰!

竞技场上,戈隆的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道血色的红光,没有别的变化,对付一个实丹还用不着他现真身,仅仅只是基础灵力的宣泄,已然宛若刮起一阵台风般,强劲的冲力将地球实丹那‘单薄’的身躯直接冲飞了出去。

紧跟着便是红光一闪!

轰轰轰………

不同于艾俄洛斯那种纯粹只追求速度和实用的杀人技法,戈隆的出拳有着一种暴力的美学,仿佛契合了某种法则和大道,看他的出拳简直就是赏心悦目,宛若一道道天边的流星,能带给你足够的想象和震撼,却又悄无声息,眨眼间便已划破长空,将那暴力美留存在你的大脑记忆力。

速度在这融合了大道法则的完美拳路面前竟都失去了意义,让人完全无法可躲,而金丹的力量毕竟和实丹完全不同,那完全是质与量的双层飞跃。

艾俄洛斯胸口那强健的肌肉宛若橡皮泥般凹了进去,瞬间就出现了三个深深凹陷的拳印,恐怖的冲击将他宛若一发炮弹般冲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透明的场边护罩上,碰撞出剧烈的轰鸣声。

可下一秒,本该受伤的艾俄洛斯却从那撞击的壁障上消失无踪。

一团比刚才那闪电球更加激荡的电流在戈隆的身后疯狂凝聚,紧跟着人影闪现,宛若跟随电流的涌动从那汇聚的闪电中冲了出来,携带着闪电之势直袭向戈隆的后背。

戈隆连头都没回,背后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反手一抓,强大的灵力带着血气弥漫在他的五指间,竟不偏不倚的刚好将那人影抓在手中、捏住咽喉!

啪!

整个人影瞬间被他恐怖的五指之力直接捏得爆碎,但却并没有那种捏破血肉之躯的感觉。

闪电分身?

戈隆能感觉到一波更加剧烈的电流已经在头顶处汇聚成型了。

他抬起头。

只见头顶上空竟已有一个辐射了数百米范围的巨大闪电链,无数的雷电元素在那里疯狂云集,一道道白亮的闪电龙蛇电舞、蜿蜒盘绕,非但将艾俄洛斯包裹在空中,竟还在他身上不停的塑型凝聚,化为一间闪电般的铠甲!

塑造天赋?灵力武装?

被雷鸣所遮蔽的天空,由闪电所组成的铠甲!

不,不止是塑造天赋和灵力武装。

只听那劈啪作响的电流声响遍全场,被他所操控的闪电链竟然越来越大,足足覆盖数百米方圆,宛若一片恐怖的雷区,让即便远隔在数里外、还隔着坚实符文防护罩的看台上的观众,都仿佛自己正直面着那惶惶雷电天威,让人心悸。

这是已经彻底勾动天地元素了,要知道,神域地界的元素和法则最难掌控的,因为完整、因为强大,不是你想调用就能调用得了,就算是极其擅长操控雷电的泰坦一族,要做到这样的程度大多都要等到他们凝结金丹以后,实丹?还是一个非泰坦的外族?难道在地界,还有比泰坦更擅长掌控雷电的种族吗?或者说,这个地球人已经是金丹了?可他却明明只有实丹的气息!

别说那些虚丹实丹,就算是看台上稍弱一点的金丹,此时都完全能感觉到惊惧和震撼,这样的力量竟然属于一个实丹境的强者,地球人都是些什么怪物?

喧嚣的现场竟然在这瞬间变得安静了不少。

只见此时艾俄洛斯的双眼中,瞳孔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闪耀的电芒,紧跟着,一个沉闷的怒吼声在场中猛然震响。

“杀!”

弥漫整个空中的电流剧烈暴躁,被那雷神般的身影牵动,将整个半空数百米方圆的闪电链都拉扯了起来,形成一个尖锐的矛头,顺着那雷神的冲势狠狠的刺向下方的戈隆。

雷霆万钧,仿若天地一击,势不可挡!

轰!

恐怖的闪电枪牵动天地,就像将天地都化为一柄巨锤般狠狠的砸下!

轰~~~

恐怖的巨响声直接让看台上无数人都脸色巨变,感觉连自己的耳膜都已经快要被生生震破掉,而与此同时,一圈巨大的气浪从两人接触的交碰处荡开,冲卷的气浪只一瞬间便已卷袭拍打到数百米外的防护罩上,将整个透明防护罩冲击得泛起一阵阵蓝光,现场上百万看客更是能隐隐感觉到脚下的大地都在震动。

只见戈隆脚下的大地已经生生凹陷了进去,形成一个十数米方圆、小半米深的凹面,宛若大片地面都为之一沉,这可是仙王竞技场,是专供那些强大金丹强者的文明战所用,这地面何其坚硬,居然被如此轻易打得凹陷,可想刚才那一击的力量有多大。

但就是如此沉重的力量,却仍旧没有让戈隆那背负着的右手抽出来。

他只是左臂提起横档,就仿佛是一块铁疙瘩似的,别说弯腰了,甚至就连他刚才站定的脚印都没有移动分毫!

“力气是够了。”他的声音仍旧满带着那嘲讽的调侃之意:“可惜运用得太蠢了点,这么直直的就砸下来,你是棒槌吗?”

艾俄洛斯并没有应声,雷电总是能使人亢奋,涌动的电流粒子是所有元素粒子中最活跃也最暴躁的,当闪电遮蔽了他的双眼时,也正是他的战意达到最高峰的时候,不至于失去理智,但此时此刻的他,只想战斗!

艾俄洛斯的重拳才只是刚刚落下,整个人已经闪电般挪移,遵循着闪电的习性,就像那些划破夜空的雷电一样,蜿蜒交错、无有定态。

闪电不可捕捉却又纵横千里,就像艾俄洛斯的拳路,进击间透着一股子大开大合的磅礴大气,在灵力武装的加持下,他的速度奇快,几乎已快与真正闪电的速度持平,场中只看到那白色闪耀的光芒来回交错,只是眨眼间已在空中留下宛若无数银丝般的美丽轨迹,宛若星环一般环绕满场。

但这完美的轨迹注定是只有少数人才能欣赏到了,因为更可怕的是他每一拳都伴随着晴天霹雳般的轰鸣声!

轰轰轰轰轰~~~

大地在震颤,整个竞技场都在轰鸣,那竞技场的防护罩虽然具有一定的隔音能力,但为了观战效果却并非是完全的隔绝声音,能透出大概三四成的音量,但就只是这三四成的音量,看台四周至少有四五成的人都已经受不了,被那一道道嘹亮的、就在眼前炸响的惊雷所震慑,他们的耳膜在发出尖锐的声音,疼得钻心,一个个尖叫着捂住自己的耳朵,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疯掉。

太强了!就算是一些见过金丹强者战斗的人,那种震撼仿佛也不过如此,无论速度、力量,这个地球人都不在普通金丹之下!

戈隆似乎被压制住了,他仍旧还站在原位置处,面对艾俄洛斯闪电般的攻击,已经完全陷入了纯粹的防御中。

艾俄洛斯的状态正佳,眼中的电芒已然炙白得宛若两颗小太阳,爆射出银光。

闪电百杀!

不止是恐怖的拳头,整片空中的闪电链都在这瞬间被他完全调动了起来,化为数以百计的巨大闪电球,朝着戈隆一股脑的轰下去。

管他是什么接近王级的金丹、管他是什么闯过天河潮汐的强者,在这惶惶雷电之威下,都将被轰成肉糜!

“吼!”艾俄洛斯爆吼出声,整个人已经近乎癫狂。

“杀杀杀!”

轰轰轰轰!!

漫天的雷球混合着艾俄洛斯的疯狂,瞬间就已经将戈隆整个人都彻底淹没,狂卷激荡的气浪以及被溅起的尘土,瞬间就让大半个竞技场都陷入一片乱舞的尘嚣中。

“能、能赢?”

“加油!艾俄洛斯加油!”

“角斗场的生死搏杀才是王道,那些高高在上的高等文明,早就已经忘记战斗的精髓了!”

“战神!战神!战神!”

有少部分艾俄洛斯的支持者已经兴奋起来了,他们甚至在这一刻都忘记了戈隆的身份和实力,因为他们在角斗场见过太多次艾俄洛斯这样的状态了,每一次都是面对比他境界更高、实力更强的对手,他们都曾将艾俄洛斯逼入过绝境,可只要让艾俄洛斯打发了性,让他进入雷电武装的狂暴状态中,那任何一切对手都会被他撕成碎片,从来没有例外!没看到吗?那个戈隆根本就跟不上艾俄洛斯的速度,早就已经只能防守,没有还手的余地了!

“就这样?”

一个冰冷的笑声却在此时盖过了那满场震耳的雷鸣,从那漫天的尘嚣中传开,淡淡的语气却具有一种无形的穿透,让满场上百万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是戈隆的声音,没有任何一丁点在战斗的兴奋,简直是冰冷得让人发指,就宛若一盆凉水般直接浇透到每一个艾俄洛斯的支持者身上,将那本已经被艾俄洛斯调动起来的氛围瞬间扑灭了下去。

紧跟着下一秒,一道血光冲天而起,将那满场的尘嚣连同无数电流统统冲散。

刚才被那尘嚣遮蔽了双眼的观众们此时才发现戈隆竟然仍旧没有挪动过半步,他的双脚仍旧还牢牢的印在之前的脚印上,连一丝一毫的移动痕迹都没有,甚至他仍旧还是背负着双手,只是那冲天而起的血气宛若血色的火焰般熊熊燃烧。

紧跟着他左手微微一探,将那宛若闪电般急窜的光芒直接抓停!

“抓到你了。”他淡淡的笑着,就像只是抓到了一只小鸡。

满场的雷光电流在这瞬间为之一荡,随即艾俄洛斯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里,只见他的脖子被戈隆单手箍住,轻轻松松的吊在空中,他的双手按在戈隆的左臂上想要撼动对方的控制,但却宛若蚍蜉撼树、毫无作用。

然后他的整个身子迅速躬起,反过来借着对方手臂的支撑,双腿朝前狠狠蹬去,可这蓄积全身力量一蹬,还没触碰到对方的身体就已经被戈隆的护身灵气直接抵挡住。

‘砰’

宛若发出一声闷响,紧跟着就是刺耳的骨裂声。

咔咔咔!

白骨都从艾俄洛斯的膝盖处戳了出来!

震耳的雷鸣声消失了,场中的混乱也不见了,有的只是一个断了腿、还被人箍住脖子吊在半空中的地球人。

原来不是戈隆无法还手,而是他根本就连还手的必要都没有!仅仅只是护身灵气都已经足以震断对方的四肢!

现场瞬间就是一片死寂,打得花哨好看不一定就代表很强,这原本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差距,太大了!

“这就是你们的信心?这就是你们的底牌?”朱利安看的都要疯了,先前听那个王重、还有这一大帮子地球人说什么地球很特殊、甚至能必胜的时候,她差点真的就信了!

自己……还真的是傻白甜啊!这帮地球人完全就是一群大忽悠好吗?他们完全就不知道那些高等文明的可怕!高等文明的金丹,还是接近王级的程度,那是你们平时在地界接触到的那些金丹所能比的吗?

这些血魔族,太恐怖了,这样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对抗得了,如果弗拉基米尔真能为地球做一点什么,朱利安不会阻止的,她会陪着他去闯生死、去闯轮回,生死与共,可如果只是纯粹的去送死呢?就为了这帮不要脸的大忽悠?

不行,不能让弗拉基米尔上去,绝对不能!哪怕是死也要拦住他!

她忍不住就紧紧的拽住弗拉基米尔的手,可还没等她开口,弗拉基米尔似乎就已经预知到了她的想法。

“看下去,还没有结束。”

朱利安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那些地球人蠢也就罢了,可是,连弗拉基米尔也蠢到完全看不出外面那两人的差距吗?说蚍蜉撼树都感觉有些不足以形容,那简直就是蝼蚁比之与浩日,别说比较了,在浩日那刺眼的光芒下,你根本都发现不了地上那蝼蚁的存在!

可弗拉基米尔的表情却不像是在开玩笑,甚至,这满屋子的地球人也是一个个面色严肃,却又还带着一种期待般的看向场中,就像是一种盲目的信仰。

“你们……”朱利安忍不住想要发火,可却又感觉有些泄气:“你们都疯了!”

“布、谷布、谷!都、都疯了!”冰鸟的牙关都在打颤,它能感受到主人的恐惧,甚至仿佛能预见到自己的未来,生平第一次连说话都结巴了。

“脆弱的文明。”场中的戈隆却只是淡笑着摇了摇头。

原以为地球敢摆出这样迎战的姿态,多少会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但现在看来,这些人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金丹和金丹之间的差距要远比许多人想象中还更大得多,毫不夸张的说,在戈隆的眼里,那些刚晋级的金丹,和地界的那些实丹甚至是虚丹几乎都没有太大的区别,都可以一起用‘蝼蚁’二字归纳到同一个范畴内。

金丹是什么?仅仅只是丹道的质变和量变吗?那只是一个强行区别实丹和金丹的标准而已,事实真正决定金丹强弱的,是对法则领悟的境界!

金丹对普通人来说或许意味着的是自身肉身、灵魂、以及灵力灵海的质变和量变。但在真正顶尖高手的眼里,这些统统都不值一提,金丹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修行和领悟法则的门坎,而在这种法则的领悟和运用面前,丹道或者说肉身所提供的那点灵力根本就是渣渣。

所以,如果说刚刚晋级的金丹拥有了参悟法则的资格,他们的战斗力可以概括为一,那自己就是一千,甚至是一万!自己随时都可以调用天地之力,那是自身灵力强度的无穷倍!只要愿意,自己还能封禁对方汲取天地之力,甚至是改变范围内的法则规则,那才是高手之间真正涉及法则的较量。

连那种普通的金丹在自己面前都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就更不要说还只停留在实丹境的小小地球人了,他们连领悟法则的资格都还没有,看似在调用天地之力,却只能调用那么一丁点,而且还要受法则层次和肉身的限制,完全是如同邯郸学步般的可笑。和自己这种无比接近王级的金丹之间的差距,大到他们根本就看不懂的地步,竟然也妄想对抗?

“让我来教教你,”戈隆单手吊着艾俄洛斯的脖子,微笑着说道:“什么是掌控天地之力。”

他只是微一扬手,四周那些残余跳动的雷鸣电芒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封禁。”他淡淡的说,紧跟着他居然松开了捏住艾俄洛斯的五指,可一股无形的力量却代替了他的手掌,仍旧紧紧箍住艾俄洛斯的脖子将他吊在半空中。

“这是掌控。”

随即,他松开左手微微一翻,五指下压。

轰!

那无形的力量按住艾俄洛斯,直接就将他整个人砸进了土里,大片地面都被砸得凹陷出一个坑,艾俄洛斯的整张脸被死死的贴在地面上。

然后,戈隆的手指轻轻一弹,前方立刻便宛若犁地一般,按着艾俄洛斯的半边脸擦着地面往前面狠狠的犁了出去,竟将这坚硬无比的竞技场地面生生犁出一条数十米长沟痕来!

艾俄洛斯?!

全场的目光都仿佛在这瞬间被定格了,所有的眼神都泛着红,或许其中是有担心艾俄洛斯的,但更多的,还是被这仅仅只是号称接近王级的金丹大能的力量所震慑,所有人的眼睛都死死的盯住那被犁出沟痕般的地面,看向那个瘫软的身影。

许多人都听到了在那‘犁地’过程中‘咔咔咔’不断裂响的骨裂声,只见此时他全身的骨头都仿佛被捏得变了形,双手双腿软趴趴的连肘关节和膝盖都已经看不到了,就如同是几截软绵绵的棉花糖。

而戈隆的声音也在此时才姗姗来迟的响起:“这是碾压!”

啪嗒……

无形的力量消散掉了,艾俄洛斯的身子直接就瘫软在地上。

看得出来他还没有断气,甚至还没有放弃,他软绵绵的身子还在努力的蠕动挣扎着,但这种挣扎显然毫无意义,就算是再怎么对艾俄洛斯迷恋盲目的人都已经明白,他大势已去。

实丹和金丹之间的差距本就大的逆天,何况是这金丹中的超级强者?

“挑战血魔族。”戈隆的微笑声淡淡的回荡全场:“你们地球真的够资格吗?”

“戈隆……”

“戈隆!戈隆!戈隆!”

支持戈隆的人本就很多,买血魔族胜的人更多,何况,这个地球人之前还弄出那么大的噪音,弄得大家耳膜子疼!

现场在短暂的安静之后,很快就爆发出了疯狂的狂欢,而在血魔族的阵营中,十几个他们的附属文明加上血魔族本身,此时更是震天价的欢呼。胜利是理所当然,但赢得如此痛快,用如此碾压的方式,仿佛才终于是让他们在这‘耻辱’的文明战中感受到了身为血魔族一员的那种荣耀感。

强大!无敌!

马东的手掌已经快被他自己的指甲给掐破了,不止是他,在他身边的艾蜜莉尔等人、包括王战峰夫妇以及元老会的几位长者,此时也都是有些脸色发白。

他们对这种层次的力量并不了解,但至少,在曾经的地球,艾俄洛斯可是货真价实的第一高手,也是王重在这次文明战中最倚重、最信任也是最重要的战力。如果艾俄洛斯能和对方打得旗鼓相当,那即便输掉,众人也都还会对王重的判断保持信心,但现在……

差距太大了,大到简直是让人不忍目睹的地步!不是艾俄洛斯弱,而是对手太强。

王重的判断绝对有误,他或许是因为冥王事件时和一些金丹交过手,就将地界的这些金丹都给小瞧了,骄傲总是容易冲昏人类的头脑,王重这次,绝对是做一个错误的决定。

“我们走!”朱利安的全身都在颤抖,她想把弗拉基米尔拉走。

血魔族的这些家伙太残忍了,明明强大到可以轻易结束战斗,却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折磨,文明战是没有失去战斗力后由裁判来阻止一说的,要么你死在竞技场上,要么你亲口投降,可看看现在的艾俄洛斯、看看他刚才遭受的那一切,他的嘴都已经在和地面的摩擦中变成块破抹布了,只怕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他的四肢也被对方完全弄的碎断,就算是想做个手势投降都不可能!这是要虐杀艾俄洛斯啊,那个可怜的地球人……朱利安简直无法想象如果弗拉基米尔也经受这一切,她会不会看得疯掉。

可显然,朱利安根本就拉不动弗拉基米尔。

弗拉基米尔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眼神里竟然还有着如同先前那盲目信心般的光芒。

“站起来!”他轻轻开口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六章 地球杂牌军 返回《斗战狂潮》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八章 不死本源(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