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墨家大能

文/骷髅精灵
本章字数:11774 斗战狂潮txt下载

现在血魔族缺的却并不是头脑发热的区区一胜,如果到了这份儿上,血魔族还将地球视为一个可以碾压蹂躏的对手,那血魔老祖觉得这就已经不是骄傲,而是智商的问题了。

输一场的时候可能还觉得丢人,觉得戈隆死的不值,可接连输了两场……反倒是让血魔老祖放开了心态。

全力以赴,只要干掉地球,没什么好丢人、也没有什么算损失的!

“老祖。”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传到了血魔老祖的耳中:“这一场,交给我。”

杀神夜魂!

这确实是一个能让血魔老祖安心的名字,甚至比起戈隆和卡洛斯都还要更让他安心!

“不要给你的对手任何机会。”血魔老祖冷冷的传音道:“不要轻视地球人的古怪能力。”

“放心。”

“奈皮尔!奈皮尔!”

“小丑!神奇的小丑!”

而直到此时,看台四周那宛若龙卷爆发般的呼声才姗姗来迟。

这一切来得太过让人意外了,也太过让人惊喜,惊喜的简直是不敢置信。

二比零,有谁会在开战前想象过地球能拥有这梦幻般的开局?就算是地球人自己恐怕也没有想到过吧。

“果然,神域里最不能招惹的就是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什么小丑、女人、萝莉,只要是敢跳出怕了……”天狼少年心有余悸。

“地球难道还要赢?”

“没看到吗?他们天尊班的王重和那个冥王木子都还没有出场呢,而且剩下那帮人也是一个比一个古怪,我看说不定还真有赢的可能!”

“我、我、我要发财了?!”一个捏着赌票的家伙声音在颤抖着,他这票本来是喝多了买错的,当时气得差点撕了,现在却是紧紧的拽在手心里。

“地球……有点可怕啊。”

“抛开王重和木子不谈,这新出来的两个,也都是越阶而战!何况这地球三系法则亲和,天赋爆棚,星盟,这是要变天了啊!”

“这一战,还真是不好说了。”

“地球现在掌握两胜的主动,完全可以放掉对方血魔老祖之类最强的点!”

“那个王重和木子的实力应该不用怀疑,只要他们剩下的人中,还有一两个拥有着类似艾俄洛斯或是这个小丑的能力,那通过战术,没准儿还真能……”

看台上终于是缓缓的恢复了正常,嗡嗡声大作,所有人都开始在心里产生了奇怪的想法。

地球,会赢?

要放在几天前,这简直就是蠢货白痴才会相信的事儿,但现在却似乎已经有了那么一丝的可能。

一场本该毫无悬念的战事却出现了不可预估的部分,这让许多人都为之兴奋起来,虽说地界参赌的不少,但除了像地球那种孤注一掷的以及一些职业赌徒外,其他大多都是小赌怡情,买个乐子,能赢固然是好,可如果输了,那也关系不大,反倒是可以亲眼见证一场奇迹的诞生,这显然更能让他们兴奋起来。

卡洛斯的尸体是被他弟弟抱下去的,隆·卡洛斯,一个看起来无比暴虐的家伙,一脸的杀虐之气,和看台上那嬉皮笑脸的小丑成了鲜明的对比。只是,现在根本就没人在意隆的想法和表情,所有人都被血魔族即将出场的第三人吸引住了。

杀神,夜魂!

血魔族的休息通道缓缓打开了,一个佝偻的身躯出现在了通道口中,那双浑浊而黯淡无光的眸子,却让人感觉隐藏着一种致命的危险。

“杀了地球人!”

“夜魂大人,请用最残忍的方式让地球人死!”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戈隆和乔卡洛斯浪得虚名,是我血魔族之耻!”

“夜魂大人杀神无敌,必让那些肮脏卑劣的地球人好看!”

沉寂了许久的血魔族看台,在夜魂上场的时候终于爆发出来了。

原以为轻易就可碾压的弱者,竟然接连干掉了他们两员大将!主位上那些存在们还有眼光看出地球的一些可怕之处,可看台上的普通血魔族以及血魔族的拥趸们却是没这样的眼力了。他们只感觉输的莫名其妙!号称接近王级的金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被几个实丹干掉?

奇耻大辱!绝对是血魔族足以载入史册的奇耻大辱!

他们无法接受自己族中的强者如此轻易落败,而且还是败在区区六级文明、区区两个实丹手里!

不止是血魔族,连同其他观战者此时也都有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感觉。

说真的,那种前一秒还说某人十分强大,结果人家一输,立刻就讲别人贬低得一文不值的人,一向都是为人所不耻的,看台四周这些观众都是五级以上的文明,自认为高人一等,不会有这种土包子的想法,但此时此刻,他们还是忍不住这样想了。

不怪大家觉得戈隆和卡洛斯弱啊,面对两个实丹竟然还连输两场,这……这你让人怎么想?

“没想到啊,戈隆和卡洛斯……”

“有些看不懂了,那个艾俄洛斯和小丑固然一定很强,但不得不说,戈隆和卡洛斯确实是有失水准,再怎么也不该输在实丹手中啊。”

“这两人名气虽大,但崛起时间太短,戈隆更是数十年前因闯天和潮汐才闻名天下,而且还在闯潮汐时受了重伤,想来怕是实力未曾恢复巅峰吧。”

“夜魂的威名远在戈隆和卡洛斯之上,在地界纵横足足一个纪元,他出手,这一场必然稳了。”

“不错,地球人也不可能每个都这么强,说到底,他们只是一堆实丹。等夜魂稳住这一场,占据主动,血魔族仍旧还可以从容以对。”

“地球会派谁出战呢?不会让王重或者那个冥王木子和夜魂硬怼吧?”

“有可能会先放一场,毕竟是血魔族排名前三的高手!”

四周的嗡嗡之声不绝,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地球的通道口处……

休息室中,王重的目光深邃。

开战前的种种猜测、种种想法事实上都冒着巨大的风险,毕竟王重对身边这帮兄弟的实力并不是真正朝夕相处的那种了解,纯粹是凭借他对地球人秘密的发现,再结合自己打探到的各人情报,以此来推测大家的修行进度和实力。

预测中,地球是有能力和血魔族一战的,但一切都要建立在自己的猜想正确的情况下,直到开战前,王重都不确定这种预测到底有几成准确,而直到现在,艾俄洛斯甚至是奈皮尔都接连证实了自己的推测,他的心才算是彻底稳了下来。

地球赢得了一个梦幻般的开局,但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较量!

“王重王重!”朱利安的语气比起之前已经是‘灵性’了许多,不再那么高傲,之前她对这帮所谓‘土著’的了解,都是源自于弗拉基米尔的记忆,那个弱小的地球自然是不被朱利安放在眼里。但现在,地球的实力显然已经出乎她的想象,畏而敬之,语气自然就谦虚了不少:“放掉这一场吧?这个夜魂看起来很强啊……”

放这一场?王重不是没有想过,夜魂毕竟是血魔族排名前三的高手,甚至极可能是血魔老祖下的第一高手,让格莱上场直接认输,保存地球的主战力,这并不失为一个良策。

怼掉夜魂,但代价却是地球将失去现在掌控的主动权,下一场谁上?毕竟地球能打的就那么几个,剩下的人里满打满算,仅只有自己、木子和弗拉基米尔三个人有足够一战之力,格莱虽同样是实丹,但他并未领悟自己的灵魂本质,没有自己的术,这样的实丹是完全不够资格和血魔族对垒的。

至于其他墨问、墨星辰亦或是朱利安就更难了,他们三个仅仅只是虚丹,墨问和墨星辰的强大在于他们所掌控的势力,而朱利安则就完全是过来凑数的了。

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木子和弗拉基米尔一场都不容有失,若是放掉夜魂,下一场谁上?面对其他金丹,弗拉基米尔或者木子都有一拼之力,但若是被对方血魔老祖怼上,那地球就将几乎失去所有胜机。

没办法,哪怕一切顺利,地球也是举步维艰,每一步都是在赌,可战之人太少了。

王重略一沉吟,还没等他开口,却听旁边墨问淡淡的开口:“这一战,我来。”

“对对对!我也觉得应该先放一场!”朱利安接连点头,一个虚丹,主动请战血魔族的第二高手,这显然是打算放弃了。

这个和尚是好人啊!朱利安瞬间就改变了对和尚的态度,怎么看怎么顺眼。她就怕王重派弗拉基米尔上,虽然她对她的‘弗’很有信心,但让弗拉基米尔去稳稳的收一个普通金丹多好?干嘛要冒生命危险呢?

王重看向墨问,有一些意外。

墨问的气息给人的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就宛若无根的浮萍,这是标准的虚丹境界。让一个虚丹去面对夜魂……墨问很可能连喊出投降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对方气机锁定、直接斩杀!

怼将也不是这样怼的,王重可不打算让身边这帮兄弟的任何一个去送死,相比起来,格莱就要有把握得多,毕竟在冥王身边熏陶多年,别的不敢说,对金丹强者的威压可是很适应的,而且他的真身很有意思,凝聚血遁无敌,保命的能力在地球人中可以说是第一!就算自己和木子恐怕都有所不如,更不是墨问所能比拟。

见王重迟疑,墨问却已经先笑了起来:“王重,你对地球的过去知道多少?”

“……能猜测一些,但知道的不多。”墨问突然提起地球的过去,倒是让王重有些意外,无论是艾俄洛斯或是奈皮尔,亦或是弗拉基米尔等人,甚至包括自己和木子,所有人都是因为修行境界已经到了金丹门坎,才能看到隐藏在地球人身上的天赋潜力秘密,可墨问仅仅只是一个虚丹啊……而且,墨问提到的是地球的过去,而不是地球人的天赋秘密。

“从哪里知道的?”墨问又问。

王重知道他必有所指,认真说道:“对地球人天赋的了解中去猜测,冥王提示过一些,以及在一个记忆世界中的奇闻异见。”

现在的王重很了解地球人的天赋,但要说到地球人的起源,他是真的了解不多,大多都是推测,而且更多的还是有关自己身世的推测,而并非涵盖整个地球。

“镜面世界乃是第五维度现实的投射,在那里有一个地方,和你所说的记忆世界或许有共通之处,但一定更完整。在那里能看到地球远古时的众神之战,能看到地球人一脉真正的起源……”墨问的声音沉稳而有力,富有磁性,听起来极其悦耳,即便是朱利安这么挑剔的人,都觉得他说话的声音好听极了。

什么???

不止是王重,连同旁边的其他所有人,表情都不由自主的严肃了起来。

大家进入星盟的时间都已经不短了,该知道的都知道,所以越是了解地球人身上的天赋秘密,就越是对地球的起源好奇,因为整个星盟无数种族,包括大家所知道的星盟历史,都没有出现过拥有地球人这样恐怖天赋的文明,地球的来历一定非凡,若是能了解真正起源,那不但是一解心中所惑,也能对所有人追寻未来的道路有极大的帮助。

可墨问却并没有继续深谈下去,毕竟他所看到的那段历史太过漫长了,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说清,甚至很多事情都非言语所能描述。他的一切都是从那里得到的,等地球今天迈过这一劫,以王重和机械族的关系,大家自然会有机会去亲眼见证、亲身体会,那比自己用言语来描述要准确得多。

“血魔族和镜面世界的许多人都有仇,原本我是想要对付那个罪魁祸首的,可现在看到你,我改变了想法。”墨问只是微微一笑,双手合十:“你是地球人命中注定的唯一领袖,就把他留给你吧,我相信这也是你所想要的。”

众人都是一凛,罪魁祸首,那自然就是指血魔老祖了。镜面世界都是被流放之人,其中不乏有大量的高手,能将这些高手放逐到镜面世界去,特别是那些金丹级的罪犯,那可绝不是区区一些小麻烦、小罪名所能定性的。背后必然有高等文明,而血魔族在星盟一向横行霸道,又极其好战、到处惹事征伐,被他们亲手送去镜面世界的高手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墨问作为镜面世界反抗军的领袖,和血魔族有仇自在情理之中。

但是,他竟然有与血魔老祖一战的想法?而且听他的口气,竟然还有战而胜之的把握?就算是王重都无法想象,凭借虚丹之身,墨问究竟是如何有这样的把握!所有人都看走眼了吗?要知道,就算是特训后的木子和冥王组合,也自认为没有面对血魔老祖的把握!那可是真正的王级,和戈隆那种近似王级虽然只有一线之隔,实战中体现出来的实力却绝对是天差地远!

“我并非虚丹,也非实丹,当然,也不是你们所说的金丹。”墨问一边说,身影已经在屋中虚化,既不是空间瞬移、也不是什么非人的速度,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真的渐渐在屋中隐没了,只留下一个微笑声:“佛渡有缘,我看,这夜魂也是个有缘人。”

………………

一双赤脚,悄然无声的走出了通道,许多人只是感觉到似乎有个人从那里出来,然后就看到一个光头和尚已经站到了竞技场中,与夜魂遥遥相对,一脸的寂静安然。

原本就喧哗声四起的现场再次爆发出一阵更加汹涌的喧闹声,显然并没人在意这个地球人究竟是如何走出来的,或许自己刚才是有点分神了,这只是个虚丹而已,他身上那虚无的气息,就算是感知再弱的人都能轻易的嗅得出来。

“地球人出来了,是那个虚丹!”

“果然还是要放这一场。”

“狡猾的地球人!让你们那个姓王的上啊,或者上你们那个冥王啊!孬种!”

“夜魂大人,不要让他死得太痛快了!将他千刀万剐、灵魂碎尸!”

一个虚丹而已,胜负根本就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虐杀!

血魔族的看台上顿时就是一片山呼海啸之声,压抑了足足两场,地球的那些怪牌终于是打完了,虽说现在夜魂大人被对方用战术怼掉显得有些吃亏,但这并没有什么,血魔族最不差的就是高手,重要的是气势!血魔族现在急需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甚至是虐杀来平复大家那躁动憋屈的心情,虐杀谁,都一样!

血魔族的无数族人都是疯狂躁动的,可夜魂的脸上却在此时出现了一丝凝重,只有直面着这个虚丹,才能发现这家伙身上的那份儿不同寻常。

他的金丹气息可是由始至终都覆盖着全场的,现场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却是积蓄的威压凝缩,从这个虚丹出场的那一瞬间起,他就已经处于自己的威压胁迫中。若是正常情况,一个出来怼将的虚丹面对这样的威压,直接就会跪服到地上任由自己蹂躏,连开口投降都不可能做到。可那个光头和尚不但轻松自如的走了出来,而且一脸如常,竟似完全不受自己的威压压制,特别是那飘逸的移动,三两步间,宛若缩土成寸,有大道法则伴随,居然给了夜魂一种飘然天外、世外高人的感觉!

他不是虚丹!

夜魂的瞳孔微微一凝。

毕竟是纵横地界整整两个纪元的绝顶高手,见多识广,他想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念头,甚至是想到了曾经见过的一些相当可怕的人,他们超越在地界一切文明之上,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

轰!

一股金丹气息猛然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灵力提升,身为堂堂金丹、血魔族排名前三的高手,面对这个所有人眼中的‘虚丹’,他此刻竟有一种本能的恐惧感,绝对不能让这个和尚出手!

金丹强者的爆发何其恐怖、何其迅疾,可还没等他此时的灵力爆发到极致,一个淡淡的笑声却已经在场中响起。

“佛渡有缘,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轰!

淡淡的声音扩散,在四周那些观众耳朵里不由的显得有些可笑,还放下屠刀,这货是神棍吗?

可刚刚才提聚起力量的夜魂却是浑身一震,整个人的动作都为之僵住,仿佛被定了身一般。

那淡淡的声音听在耳朵里感觉轻微若蚊喃,可却直如细针般刺破他一切的心理防线,宛若洪钟大吕一样在他心中猛然震响!将他震慑,让他全身无力、甚至是感觉到畏惧!

天地在这一瞬间都在夜魂的眼中黯淡了下来,变得毫无光泽、漆黑一片,紧跟着,一个个曾经被他所杀死的那些面孔出现在这黑暗的世界中,仿佛无边无际!

幻象?

不全是,夜魂很清楚,眼前这一切虽皆是虚幻,但却并非幻象,因为本质不同,画面是虚幻的,但这些亡魂却是真实的,驱使他们的并非是什么幻术之力,这从哪些亡魂的眼睛就能看出来,他们的目光并不呆板单调,而是有着各自的灵魂,让夜魂几乎能通过他们的眼睛就记起他们每一个人、记起自己杀掉他们的每一个瞬间,这绝非幻术所能达到的境界果幻术能达到这样的层次,那就已经不再是虚幻了,而即是真实!就像第五维度,本身就并非纯物质世界,而是一种精神灵魂的层面世界,存在即是合理、存在即是真实!

这是一种领域,是对方的规则世界。

这个地球人绝非普通的虚丹,而更像是传说中的……天人!夜魂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一点,他对那些神秘天人的力量了解也并不多,但夜魂的表情却在瞬间就已经变得狠厉起来,他能感觉到四周那些亡魂对自己的深深怨念,他们疯狂的爬过来想要撕咬自己的血肉、撕咬自己的灵魂,要破除这地球人的术,至少得先解决这周围的危机。

面对这些死者,他的心中并无畏惧,生前尚且是自己手下亡魂,死后又能做什么?

“滚开!”他一声爆喝,轻易便驱散了四周不停朝他围着爬过来的亡魂,金丹大能的灵力震散,周围足有数以万计的亡魂直接被震得消散于虚无。

可才只是数万而已,四周立刻就有更多的亡魂填充进了这空缺里,十万、百万、千万!

“我,夜魂!杀神无敌!尔等生前便被我斩杀,那边再斩一次又有何妨!”

“杀!”

四周的亡魂源源不断,且开始不停的变强!一开始时还只是一些普通亡魂,满满的,有生前是虚丹的亡魂、有实丹的、甚至还有金丹的!

他杀的人太多了,身负杀神之名,手上的人命何止千万?随便屠戮一个文明便能轻易过亿,高手也是不计其数,更有不少曾经足以能和他夜魂分庭抗礼的大能者!

这些人分散时或许能被夜魂轻易各个击破,乃是他毕生的战绩和荣耀,但若是汇合在一起……

他疯狂的杀戮,可四周的亡魂却越杀越多,越杀越强!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在不断的遭受攻击,在不断的受损,他的杀戮速度在飞快的变慢,直到有足足三四十个金丹大能将他包围起来,有数十个金丹大能齐齐向他发起攻击。

“不是你等死,就是我亡!看谁撑到最后!”夜魂疯狂怒吼,实力竟再次飙升,与那几十个金丹大能对攻。

可人力终有尽时,他的防御终于还是被攻破了,动作在变慢,力量在减弱。

四周密密麻麻的亡魂早已等待多时,一个个饥渴无比的一拥而上。

夜魂并不畏惧,杀过太多的人,他对死亡并不恐惧,而且即便在这‘幻象’中经历了长达数年不停的杀戮,他仍旧是没有忘记本心,他知道自己还沉浸在那个和尚的思维控制中,他倒要看看那地球人能将这这种思维之术玩弄到何等样的地步!

自己能纵横地界两个纪元,保命能力岂同一般,自己有分身之能,即便主意识被毁灭,可只要肉身尚存,分身的神识便会取主意识而代之,只是会变得虚弱而已。而当主神识破灭,对方必然以为自己已死,那就是这个地球人最大意放松的时候,对方肉身毕竟不强,即便是弱化版的自己也足能有瞬间终结他的能力!

只可惜,这念头注定是要落空了。

他发现自己竟然‘死不了’!这竟是一个不死的世界,每每当四周那些亡魂将他撕咬到即将破灭的瞬间,总有一股力量将他重新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夜魂一向认为自己并不畏惧死亡,也并不畏惧被撕咬的痛苦,他本身就是个极其狠厉嗜血的人,他觉得自己完全能忍受这些恐惧和痛苦。可他显然低估这一切,一次不怕两次不怕,可三次四次,甚至是十次百次呢?

主意识不破灭,分身无法激活,便无法从这个世界脱离。

一年、两年、十年!他已经死过了三百多次,每次要经历上十天的凌迟之苦,永无至今,堂堂金丹大能,也会开始畏惧这种撕咬的痛苦,但他仍旧还在咬牙忍着,他知道这是那个地球人的把戏,这是一种意志的较量。无论对方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一点,可自己显然已经身陷入了对方的领域和规则中,既然自己无从破除,那要想脱困,就要依着对方的规则来,他就必须忍耐到底,哪怕是要在这领域世界中受苦百年千年!

可就在他这种念头冒出来时,一个无情的规则声却直接在他脑中回荡,将他的所有希望都击得粉碎。

“阿鼻地狱!受刑五百六十七亿八千八百万!”

这是领域世界的规则之声,夜魂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明白了这个领域世界的规则,也瞬间就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他杀过五百六十七亿八千八百万人,就要死上五百六十七亿八千八百万次!

是的,这是一个极限,是规则的极限,只要他忍受过五百多亿次的死亡之苦,他就能从这个领域世界中脱身而出。但现在,他经历了足足十年的痛苦,也不过才只死了三百多次而已!

五百多亿次?那是什么概念?那得上亿年,十万个纪元!恐怕自万族开辟神域地界,存在至今都还没有这么长的时间!这哪是什么希望,这分明就是无期!

夜魂愤怒,这样的领域规则简直就是无解、简直就是破坏天道常理!他也绝望,上十万个纪元,数百亿次的死亡,他根本连想都无法想象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漫长和痛苦。

他开始疯狂的反抗,疯狂的寻找着这个领域世界规则的破绽、或是寻找着一切可以破解的方法,但显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等待他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死亡,疯狂的反抗只是让他自己死亡的时间变得更长,因为这个世界是不死不灭的,他能重生,那些被他杀掉的亡魂也能不断的重生,永远都杀不完杀不尽。

十年、百年,他疯狂而愤怒。

可两百年,三百年,他开始绝望,开始畏惧。

直到上千年,他也不过才只是死了三万多次,连刑期的一个最小的零头都还差着一大截!

金丹大能也是人,即便超脱了寿元的桎梏,可只要没有闯过天河潮汐,只要没有迈过金丹那道坎成为真正的超脱者,那就仍旧还没脱离凡人的范畴,仍旧还是凡人的思维、仍旧还会有凡人的七情六欲。

夜魂惊恐了,战栗了,开始痛哭流涕,他开始咒骂着那个创造了这领域世界的地球人,那是曾经的他最不屑的弱者的行为!

直到,他终于慢慢的变得麻木起来,痛哭着一动不动的任由那些亡魂将他撕咬至死。

他开始忏悔、开始哭述,甚至是祈求那些亡魂的原谅,可并没有任何卵用,撕咬依旧、死亡延续……

痛苦和恐惧并不仅仅只是来自撕咬和死亡,还有孤独,这些亡魂只知道不停的杀戮,不停的折磨他、摧毁他,从没有任何一个亡魂和他说过一句话,整个世界有的只有冰冷,除了杀戮声,还是杀戮声。夜魂的忏悔声也在不停的跌落底线,他甚至开始对曾经那些被他视为低贱的生命忏悔,原因不过只是因为别人和他说话时,他没有吭声也没有回应,他后悔极了,他现在简直太渴望能听到有人的声音了。

而也就在此时,他看到了一道祥和的光芒在这世界的空中闪耀起来,打破了这世界那一成不变的杀戮主题。而与此同时,一个熟悉而又曾经让他震撼的声音响起。

“佛渡有缘,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佛渡有缘,佛渡有缘……

那宛若大道梵音般的佛号在这片世界中不停的回响,这声音在此之前曾让夜魂为之警惕和厌恶,可在此时此刻,他心中涌起的的却是无限的感激和渴望,为之顶礼膜拜、五体投地!

领域的世界内数万年,现实中不过只是弹指一挥间。

竞技场上所有人都是看的目瞪口呆,只感觉刚才杀神夜魂的气势刚刚升起,随即便消散于无形,被定格在那里。

那个地球人的嘴唇不停启合,吟唱的佛号宛若绵绵不尽般不停的回荡,而夜魂则站在原处一动不动,有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不停的滑落。

他的脸上先是无限的狰狞、随即又化为恐惧,最后化为无限的虔诚,所有这一切也不过只是发生在短短几秒钟内。

夜魂那无神的眼珠开始变得渐渐明亮起来,而看台上的血魔老祖却是腾的一下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别人看不懂,难道他也看不懂吗?

那是领域力量,真正的言出法随!

别说虚丹,就算是真正最顶级的王级金丹,包括此时正坐在主位上的这些伟大存在们,都不是人人能达到这样的境界。

而且,那个地球人用来催动他领域力量的能量奇怪极了,并非天地灵力,而是……是信仰之力?!

星盟有无数文明专门从事从各边缘世界、低等文明世界收集信仰之力的工作,而所收集来的信仰统统都是变卖给星盟的,外面没人知道星盟收集这些信仰来做什么,但血魔老祖知道啊!身为星盟最高层的核心圈子,包括坐在此时竞技场主位的那些王级金丹们都知道,这些信仰之力,是为天界四族收集的,也是天界四族交给星盟管理者最重要的任务!

神的领域,这也是天界让地界完全不敢反抗的根源,传说只有到了天界才能涉及,为什么……

区区一个地球人,竟然可以直接汲取……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可血魔老祖的想法早已与夜魂无关了,他甚至早都已经忘了血魔族,忘记了自己血魔族的身份。

无论是谁,如果将他在这永无止境的痛苦中沉沦的话,那唯一的结果都是忏悔一切重新做人。

当夜魂虔诚的跪下时,四周的亡魂退散了,一轮金日猛的从这黑暗中升起,夺目的佛光普照一切,将那无尽的亡魂瞬间度化。

所有的亡魂都目光祥和、失去了之前的戾气和怨愤,然后在佛光的净化中化为虚无。

夜魂也一样,他虔诚的跪着,泪流满面,却又面带祥和的欣喜,他诚心的忏悔着自己所造下的一切杀孽,然后和那些被净化的亡魂一样,从那领域世界中缓缓消散。

那熟悉的竞技场出现在了他的感知中,看台上那些呆若木鸡的血魔族人、乃至血魔老祖那杀人般的眼神,尽都呈现在夜魂的脑海里。

但此夜魂早已非彼夜魂,他的脑中不再有杀戮之念,更不再有身为血魔族的所谓‘责任’,甚至以自己为血魔族人为耻。

他虔诚无比的对着墨问跪了下去,五体投地、顶礼膜拜。

墨问淡淡的看着他,抬起右脚:“可愿受戒?”

夜魂立刻就像条狗一样跪着爬了过去,将墨问的赤脚捧起,然后顶到自己的头上,将整张脸都埋到了地上:“我佛慈悲!愿虔诚皈依,伴我佛左右,终生不离!”

“…………”

“…………”

整个世界在这瞬间都安静下来了,偌大的竞技场上,鸦雀无声!

这、这就输了?

血魔族人们、那些拥趸们,张大的嘴巴早已完全合不拢、瞪大的眼珠都已经快要爆掉了。

他们可无法看到夜魂经历的那一切,更不知道墨问的那几句佛号到底有何威力,在他们眼里,仿佛只是墨问随口说了一句话,夜魂就跪了,背叛血魔族成为了敌人的忠实跟班……就像是中了什么迷心术法、失了神智。

坦白说,迷心术在地界并不罕见,效果与眼前这一幕也算类似,但众所周知,这就是种下三滥的玩意儿,能控制虚丹已属不易,能控制实丹就足以称得上是这方面的大师了。金丹,而且还是像夜魂这种成名已久、甚至身负杀神之名的、近乎王级的金丹,这、这哪是什么意外,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荒诞神话!

“…………”血魔老祖第一次有些失态了,竟说不出话来。

第一战的戈隆战败,但他的对手艾俄洛斯早就已经在角斗场极负盛名,且他是在战斗中突然突破的,算是一个意外。而第二战的小丑,虽说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名气,但血魔老祖曾听闻过这个来自地下世界杀手的名声,而且最后时刻那小丑明明已经显示出了诡异的金丹实力,卡洛斯也可以说是败得不冤。

但这个墨问是什么鬼?血魔族的情报里是打探过他的,镜面世界的佛陀,拥有净化之力可以抵抗镜面世界的意志干扰,因此成为叛军领袖,说白了,这就是个功能性的辅助修行者啊,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几秒时间内就将堂堂血魔族第二高手、杀神夜魂给摆弄到这样的地步?就算说是使用信仰之力,可他的信仰之力是哪来的?整个星盟收集信仰之力耗费了多少人力财力?区区地球根本就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佛渡有缘,功德无量!”

冷不丁的,血魔老祖已然听到了有一众人的声音,在低声念诵、虔诚无比。

是坐在主位旁边的那些镜面世界‘囚徒’!此时他们全都已经站了起来,双手合十,对着下方的墨问礼拜,虔诚无比。

血魔老祖瞬间就明白了,这就是那个地球人信仰之力的来源……镜面世界的叛乱军!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好吗)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章 碾压了 返回《斗战狂潮》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零二章 血河图(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