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血河图

文/骷髅精灵
本章字数:11310 斗战狂潮txt下载

信仰之力这玩意,信众越强,力量就越大,镜面世界的叛军人数虽然不多,但却全都是精英啊,动辄实丹起步,金丹大能都有近十位,汇聚在一起这是何其强大的力量?完全能相当于一个六级文明数以亿万计的信众加在一起的力量了。而汲取之道,更是整个地界最高端的能力,没有之一。

可是,虚丹,区区虚丹怎么可能拥有规则领域世界!那一声声佛号可不是场边那些观众感受中荒诞般的可笑,而是将夜魂在一瞬间就拉扯进了他的规则领域中,在那里,他就是神!

“他不是虚丹。”里昂**官的声音十分平静,似乎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任何事可以让这位机械族的智者先驱感觉到意外。

“是消散的佛道文明……”天贝督主终于也看出来了,有些动容,她是知道地球很特殊,可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当初建立神域后消失的二十八个九级文明之一,竟然还有遗脉存世,他修的不是丹道,那是……舍利子?”

神域地界现如今所有文明,修行的都是同一种体系,虚丹实丹金丹,所谓的丹道,内外兼修、强化自身。但事实上,早在神域建立之初,修行之道是远远不仅只有内丹一种大道的。

那是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佛家、冥族、魔族、仙道等等太多太多,有很多文明修行的压根就不是丹法。

比如佛家,他们并不看重肉身皮囊,甚至视皮囊肉身如无物,只专修精神灵魂,寻求精神层面的超脱,因此他们并不结丹,而是用神念凝聚舍利子,专注于神识灵魂的修行和培养。因此他们的舍利子并没有实质的存在,给人的气息就是虚无缥缈的,不知道的人往往将他们误以为是丹道中的虚丹境,但实际上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而也正因为修行灵魂,佛家的人都极具智慧,参悟规则大道的速度比任何文明都更快,也极其擅长领域规则的战斗方式。可别小看这所谓的规则领域,以为有很多限制,实际上哪怕是在当初百家争鸣的时代,佛家只靠这一种手段,也是照样数一数二的强势,实力和势力都足以在星盟当初三十几个九级文明中排进前三,现在的天界四族都是当初佛家屁股后面的跟班而已。

只可惜,这一文明在创建神域天地两界时付出太多,牺牲也太多,最后硕果仅存的几位无上存在,也和其他那些强大文明的幸存者一样,最终迈向不可知的天河终端寻求他们所追寻的东西,而后消失无踪,这一脉的修行方式也因此早就已经断绝了不知多少个纪元,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重现,而且还是出现在一个刚刚踏足星盟的地球人身上,这地球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众多大佬级存在们都有种恍然之感,也是心中感慨,原以为只是看一场普通的文明战,可没想到竟然接连牵连出这么多东西。三系亲和的超级八级文明潜力,现在更出了个佛家的佛陀,地球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东西?这个墨问是佛家,那个叫墨星辰的、说他妹妹的女子也有着和他相近的气质,难道也是?她展现出来的虚丹境,难道也是一个如同这墨问般的存在?那简直就是……

“他的舍利子到什么境界了?”

“不知……佛家传世的记载太少了,都只是古籍中的寥寥数语,提到过舍利子,却不知具体表现。不过这墨问能如此轻易几秒内就降服夜魂,想来他至少也是相对金丹的层次吧。”

“相对于金丹,按照古籍佛家的说法,那应该已是罗汉境了。”

“地球竟然出了个佛家罗汉……”

“血影老儿,看到没有,他还有个妹妹,也等着和你们血魔族交手!哈哈,哈哈哈哈!”泰坦族长都快笑翻了,血魔族的不幸简直就是他最大的快乐:“我真是同情你!你们血魔族,这是要亡啊!”

若说之前泰坦族长说这话,其他大佬们或许还觉得只是开个玩笑,毕竟即便是支持地球的天贝督主,也从没有相信地球真能在文明战中战而胜之。可现在,却没有任何一人觉得卡洛斯族长这话有夸张的成分。

这是佛家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九级文明的传承,何等厉害?看看那些镜面世界投诚于他的一串金丹,本以为只是一手简单的净化力量,却没想到是这样的东西。再看看下面仅只花了几秒钟就已经被降服的夜魂,那可是接近王级的成名金丹!

这佛家罗汉到底有多恐怖?就算是看台上这些大佬级存在,恐怕都没谁愿意去招惹!至少就算是他们,也绝对做不到在几秒内就让杀神夜魂臣服的程度。有此人存在,谁能对地球做什么?谁还敢把地球当成一个六级文明来看?那是真的瞬间就因为这一个人而被拔高到了足以和星盟最顶尖那批文明分庭礼抗的程度。

这样强大的势力,就算今天血魔族真的赢了,最多也就只是赢得一些财产,想要将地球人赶尽杀绝、永绝后患?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也不现实,单只是这个佛陀以及他手下那帮金丹,加上王重、木子、艾俄洛斯等人,只怕这就已经不是血魔族所能处理的了,就算血魔老祖,面对上这使用信仰之力的佛家罗汉,他也根本没有把握,甚至都不敢轻易动手,毕竟对方的战斗方式太奇怪,完全没有应对的经验啊。除非是集结星盟之力,但是以地球和机械族、虫族以及天贝族的关系,星盟根本就不会帮着血魔族去做赶尽杀绝的事。

而只要地球人还存在着,主力保存着,以他们的天赋,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发展成一个真正的八级文明,而且还是顶尖那种,到时候你血魔族得罪了这帮人怎么办?等着被人家报仇雪恨吗?别说什么规则,这个世界终究是看实力的,地球如果真的强大起来,要想找你血魔族的茬还不容易么?这真是赢了都等于输。

可是,文明战已经开打,开弓便无回头箭,现在才知道地球的底牌已经太迟了。

血魔老祖的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其他人或许会思量地球的未来,为血魔族的骑虎难下而幸灾乐祸,但对血魔族来说、对血魔老祖来说,现在可绝不是考虑得不得罪地球的时候。

戈隆败时,他只是有些意外,卡洛斯败时,他是隐隐有点愤怒,怒其不争,但此时此刻,他在极致的愤怒后,竟是有些担心了,甚至是感受到了生死的胁迫。

地球,竟然已经三胜在手?!而且还是以如此强势的方式,难道血魔族要输?

如果今天血魔族赢了,就算骑虎难下,那也是要等地球真正强大起来以后,那等于只是个慢性病,虽然很严重,但未必没有补救的办法。何况如果血魔族拿下了地球,对他们的天赋秘密研究出成果,那血魔族也未必没有很快蜕变的可能,到时候自然有和地球对抗的本钱。可是如果今天血魔族输掉……那可就是立刻死亡,一点翻身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下一场,绝不容有失!更不能将地球人的实丹当做实丹来看,已经为此吃了大亏付出代价了,再不警惕那就是纯白痴。

血魔老祖此时竟有种要亲自下场的冲动,但那并不可取,如果自己出手,地球很可能会随便让一个人来怼将,那剩下对方绝对主力的王重和木子,血魔族其他人可真没有绝对战而胜之的把握。

他并不理会旁边泰坦族长的嘲讽,身影一晃,下一秒,已到了血魔族的休息室中。

此时的血魔族休息室内可是气氛凝重,九大金丹已去其三,而且还是其中最强的三个,两个死,一个甚至投降了对面……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过这次文明战竟会遭到这样的境遇,地球人这些实丹,不凡呐!不,何止是不凡,简直就已经是到变态的境地了。

那个和尚是什么鬼?其他那些实丹又是什么鬼?地球人的实丹,应该要用金丹的标准来衡量啊!这种文明潜力的压制是越级挑战的基础,历来都是高等文明的专利,可现在,地球简直已经碾压整个星盟了。

下一场,谁上?就算是再怎么对自己有信心,可面对如此看起来很弱却又深不可测的地球,就算是这些金丹大能们也都不自禁的动摇了。

众人正在踌躇,却见一尊身影在屋中淡淡显化、很快凝实。

“老祖……”众人起身行礼。

血魔老祖的脸上并没有之前的那股沉冷之色,而是看起来神色如常,他是血魔族的主心骨,当然不可表现出任何一丝一毫的动摇。

“血洛。”血魔老祖看向一众金丹中最年轻的王子,左手一翻,已然多出一物,只见那是一张手臂长的血色卷轴:“这个给你,下一场,你上。”

血洛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

血河图!这可是血魔族的镇族法器之一,他早就垂涎已久,几次三番想要向老祖告求,却是一直没敢开口。没想到老祖此时竟然主动拿了出来……看来老祖也是上火了,当然,这是好事!若非血魔族陷入被动,自己想要得到此物可绝对没那么容易,恐怕得等到自己继承族群时才有可能了。

血洛欣喜无比的接过血河图,立刻便感觉有一股血魔族才独有的气血相连,让他体内的气血都为之沸腾了起来。

“老祖放心,孙儿必胜!”

此时的现场中反倒是已经安静了下来,马东等人原本是想疯狂吼几声的,可看到那帮刚从镜面世界投诚过来的金丹大能们,整齐无比的排成一排,对着下面的墨问虔诚礼敬、一脸严肃恭敬、口中念念有词的样子时,仿若让人凭生一种敬畏感,也是不好意思在旁边大喊大叫了,只是兴奋的一个个激动的捏着拳头,整张脸都快红透熟透。

而四周看台,即便是支持地球的幻族和海皇星,此时也都还沉浸在震撼中,迟迟回不过神来,何况他们那点人数和小小音量,在这偌大的竞技场中也根本掀不起任何风浪,四周更多的还是震撼和喃喃低语。

太强了,地球太强了!就算是再怎么看不懂墨问、看不懂地球的人,在地球接连三胜后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且是强得完全不讲道理,堂堂血魔族顶尖金丹,就这样成了他的走狗?才只花了几秒钟时间而已,这简直就是无敌了啊,无敌得让人畏惧和惊恐,让人根本就提不起大喊大叫的心思来。

四周嗡嗡嗡嗡的低语声不断,杀神夜魂竟然直接就跟在墨问屁股后面去了地球的休息室了,也是让人看得瞠目结舌。

“队长!”奈皮尔的脸上满满的全是惊喜,隐藏在地下世界,自身又突飞猛进,他原以为自己已经是地球人中最强的了,可没想到之前出场的艾俄洛斯就已经和他相当,甚至感觉正面还要更强出一线,而现在,自己曾经在地球时代的学院队长,更是已经强到了离谱的地步。

“墨问这一手牛逼啊。”王重也是有些惊喜,他现在才算明白墨问所说的想要收拾血魔老祖,绝非只是一句空话了,此时他忍不住就转头看向墨星辰,墨星辰的气息和墨问十分相似,如果她也有如此强悍,那地球几乎已经是稳赢之局。

可还不等王重开口询问,墨星辰已然是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说道:“我没有墨问哥那么厉害,我的能力与他不同,并不擅长战斗,也不是佛家子弟,我可是真正的虚丹。”

“夜魂的意志很强,渡他可费了不少力气……”刚才还一直神采奕奕的墨问,也是直到此时才突然显现出疲态来,而且不是一般的疲惫,要不是王重眼疾手快扶了一把,他几乎都要跌坐到地上:“使用信仰之力很消耗精神,我恐怕得先睡上一觉了。”

站在他身后的夜魂一脸惭愧,显然感觉因为自己让尊敬的佛陀受损,这对他来说是件很羞愧很内疚的事儿。

这可是几分钟前还身负杀神之名的穷凶极恶之徒,现在却圣洁得好像一个圣人一般,其他人都是看在眼里,啧啧称奇。

“王重。”墨问的眼皮直打架,内心是有点感触的,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别看刚才赢得轻松,可是以自己的实力其实根本就不足以将规则世界支撑到夜魂刑满之时,那恐怕得是佛家菩萨境的大能者才能办到的事儿。幸好自己选择将血魔老祖留给王重,否则若真是对上,那等老祖级人物,意志必然更强,那自己在渡化他之前,必然就已经先油尽灯枯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一定要赢!”

“放心。”王重点了点头,脸上已满是笑意,地球现在的局面比他想象中要更顺利、更好的太多了,艾俄洛斯、奈皮尔、墨问都已经做到了他们能做到的一切,剩下的,便是自己和木子的事儿了。

“布谷布谷!对面出来了!对面出来了!”冰鸟一直在盯着竞技场的对面,此时大喊大叫。

众人的目光都朝窗外转去,只见一个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从火魔族的通道口中缓缓走了出来。

即便火魔族已经经历了三连败,如今正出于生死存亡的边缘,可在这年轻人的脸上却看不出半点的担忧和焦虑,反倒是一脸的平静安然、神态自若。

血魔族少主,血洛!

年级不到三十,却早已是金丹境,虽说外界并无人见过他出手,但既是血魔族上十个纪元难得一见的天才,又已被血魔族定为未来继承者,想来他的实力恐怕是不在夜魂等前辈之下的,就算相差,也是不多。

在此战之前,各方的预测都是血魔少主会抓王重一战,借王重的名气来给他处女战的威名增色,可现在血魔族显然早已失去了主动选择的权力,现在他倒是站出来了,可是否能迎战王重却是未知之数。

卡利丹族长的表情看起来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轻松快意了,原以为今天会是地球的末日,却没想到出现了如此众多的变数。

说真的,火魔族并不是特别关心血魔族今天是生是死,虽然一直以火魔族的下属位居,也算是火魔族的得力助手,但血魔族这些年很不老实,野心很大,这一点,火魔族内有很多人都是看得明白的,无论血魔族是赢还是输,火魔族都可以接受。但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地球竟然如此之强。王重和冥王木子尚且还算是在火魔族的接受范围之内,包括那个艾俄洛斯以及小丑,无论他们今天的表现有多强,说白了也不过就是几个金丹大能的战力,也就只是对七级文明有一定威胁的程度。

可这个佛家子弟的出现……消失的九级文明传承,光是这几个字就已经足够震慑人心!

得改变一下对待地球的态度了,卡利丹族长淡淡的看了旁边的血魔老祖一眼,心中已有了盘算。事实上不止是他,看台上这所有的大佬都明白,当那个佛家罗汉出现时,算上机械族和虫族的态度,那不论今天血魔族和地球谁输谁赢,地球都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那再也不是一个可以被任何现阶段的星盟其他势力随意左右、随意湮灭的文明了。

“呵呵,难得的少年天才对决,诸位怎么看?”天贝督主的声音已经相当放松了,甚至是带着一些笑意,她确实没有想到过地球能做到这样的地步,甚至现在已经有了战而胜之的可能。能将血魔族推倒,再冒起一个和天贝族站在同一阵线上的强大同盟,这显然是艾尔莎督主所喜闻乐见的最好情况,就算不能,就算地球的底牌已经打完,最后被血魔族翻盘,那又如何呢?仍旧是改变不了地球强大崛起的事实!

输掉了地球?输掉了文明?小事一件,天贝族可以帮地球找上十个八个适宜他们居住的生命星球让他们移民,甚至可以提供一切便利的移民手段以及移民身份,以地球人的潜力,只怕不出百年就又是一个强大顶尖七级势力,至少也是泰坦族的程度,到那时再让他们找血魔族的茬重新收回地球好了。

“我觉得很可能还是王重。”一莫长老微微一笑,自然族在地界几大八级文明中一向保持中立,从来就不怕因为说话得罪了谁:“现在地球已经三胜在手,若是能拿下这一场,那就将手握赛点,占据对决的主动。到时候甚至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放弃与血影对决,那可就……因此若是为了胜负,地球这一战必上最强者。手握如此优势,再反观之前地球人的表现,我现在倒是更看好地球了。呵呵,血影兄莫怪,事实如此。”

血魔老祖心中虽然不爽,却也只能阴沉着脸不做声。

别说以一莫长老那种性格确实没有刻意嘲讽他的意思,就算真有,他也只能干瞪眼,那可是自然族,就算天贝族和火魔族常年闹得不可开交、在地界称王称霸,可面对自然族和魂族,那也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何况,一莫长老所说的其实也是他最担心的,他怕的就是王重战血洛!

毕竟,王重的实力是血魔族唯一有着最深刻了解的,无论是他之前在学院,还是此后在地下世界里所表现的战力……毕竟当初去地下世界联合九阴宗暗杀王重的就是血魔族,他们对王重的地下世界之行太了解了。被九阴宗长老击败前或许才只是匹敌普通金丹,但自他从冥河复生后,那绝对是一个标准的金丹大能者战力,否则后来他在地下世界时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灭掉冥火宗的长老,更不可能轻易平息冥王事件!那个叫什么木子的,他能收复冥王不过只是沾了王重的光而已。

此子的能耐深不可测,血魔族真正敢说有把握制衡他的也唯有自己而已,若是他选择这一场和血洛对决,即便有着自己赐予的血河图,两人胜负最多也就六四开!这样的胜率,太不保险了,而一旦王重获胜,那就正如一莫长老所说那样,地球绝对会选择放掉自己这一场,然后地球剩下的却有冥王木子、有那个来自冰极世界的金丹傀儡,甚至还有那个可怕佛家子弟墨问的妹妹……而血魔族呢,剩下的却只是两个普通金丹,以及乔卡洛斯的两个弟弟,只要那些地球人在剩下的局里任意获得一胜,血魔族就得玩完!

可血魔老祖也是没办法,前面三场败得太快了,快到让血魔族做出一点心理的调整都还来不及,现在的血魔族根本就没有挑挑拣拣的权力,血洛上这一战是唯一的选择,是否能遇到对方的王重,那也只能看天意了。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地球的通道口处,再也没了之前一派王级金丹那高人闲定的气度,而是不自禁的变得有些焦躁起来。

地球,到底会让谁上?

地球的休息室中,其他人还略微有一些紧张的情绪,毕竟越是接近这不可思议的奇迹般的胜利时,就越是容易让人心中忐忑。可反观王重和木子,此时的表情却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

“只剩两场了。”木子的脸上已露出笑意:“这一场,是我的。”

“加油。”王重冲他挥了挥拳头,四周的其他人则是一时间楞住。

说实话,战局到了这一步,地球要想将胜率最大化,最保险的方式就是这一战上地球方的最强者,然后再手握主动,放掉血魔老祖那个点。

木子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却仍旧主动出战,难道他的实力确实如外界所说,更在王重之上?他更有把握对付血洛?

这一点,或许那些外族人还未必能看明白,但不论是休息中的艾俄洛斯、小丑,亦或是还未出战的弗拉基米尔等人,所有站在此间的地球人,却都能相当清楚的感知到,王重才是地球人中最强的王!他的实力是真正的深不可测,且对所有人都有一种向心力般的作用,哪怕是强如墨问,在重新看到王重的那一瞬间,也立刻就认为只有他才配做地球人唯一的领袖。

那么问题就来了,木子为什么要抢战这一场?他真的有十足把握对付血洛?越是接近胜利,越不应该大意啊……

碍于木子的面子,也是害怕影响他的心态,大家只是微笑目视,没人开口询问和质疑,可当木子走出休息室时,所有人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立刻就朝王重转了过去,却见老王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淡淡的说道:“别担心木子,文明战已经结束了,这是最后的两场。”

一种无与伦比的强大自信,就仿佛已经给这场文明战定了性一般。

不得不说老王的话还是一向很让人信服的,只是寥寥数语,已经让大家对木子的那点质疑烟消云散,王重说不用担心,那便肯定有十足的把握……等等,王重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文明战已经结束了,最后两场?

所有人在回过神来之后都是有些诧异的朝老王看了过去,对方可还有一个血魔老祖,这场血洛如果败了,那血魔老祖是肯定会出手的,可王重却说只剩下两场,这……这是打的什么算盘?

唯一开心的就是朱利安了,要是真照王重这么安排,她的弗甚至都不用上场……能安安稳稳的坐着享受胜利的欢呼,这才是最舒服的状态啊。

“是那个小光头!冥王木子!”

当木子走上竞技场时,四周的看台上瞬间就响起了一片嗡嗡嗡的喧哗声。

地球现在手握的优势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一战上个最强的,只要能赢,再避开血魔老祖,地球或许就真能完成这六级文明挑战七级文明的壮举!唯一的争议就是地球人中到底谁最强?

“果然,地球人最强的终归还是这个收复了冥王的光头……”

“我倒不这么觉得,冥王木子或许真是地球人中最强的,但这毕竟不是在地下世界啊,失去了冥河作为凭依,冥王还真有那么强吗?如果只凭那个地球人本身,他连金丹境都还没有到吧。”

“不能这样比,地球人太特殊了,之前那三位,可都是表面实力远远不如对手的,特别是最后那个和尚,简直就是、就是……”

“不一样的……我听说过地下世界的消息,这个木子本身的战力其实相当一般,几次在地下世界出手,都是冥王附身、借助冥河的力量才得以发挥,若仅凭他自己,连三大宗随意一个金丹长老都能虐服他。”

“感觉有点像是魂王星的灵魂师啊,圈养灵体为自己作战,血洛要面对的,其实不是这个木子,而是他的冥王。”

四周嗡嗡声不断,却大多都只是理性的低声议论,加油声反倒是变少了起来。

一些原本支持血魔族的,不过只是为了讨好血魔族、又或是担心自己太过与众不同而被别人针对、被别人排斥而已,所以他们之前的加油声无比热烈,宛若一场文明盛宴。可现在,这些人已经完全动摇了,怕得罪血魔族,那你就不怕得罪地球?

看看那个打不死的艾俄洛斯,看看那个能让金丹大能自杀的恐怖杀手,再看看那个连穷凶恶极的杀神都要臣服跪拜的佛陀……人家两边这是神仙打架呢,你一个区区凡人去加什么油挥什么毛巾?就不怕万一站错了队最后死无葬身之地?

没谁是蠢货,更没谁愿意无凭无故为了几句口舌而得罪人,老老实实坐在旁边看完这视觉的盛宴也就行了,管他谁输谁赢,自己只是个看客,保持公平公正,等最后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再为胜利者狠狠的嚎上那么几嗓子、表明自己的立场就好。

这时候还敢嚎叫加油的,那绝对就是一条船上的自家人了。

血魔族以及他们的死忠,地球人以及他们的同盟,两边七零八落的声音淹没在这上百万人的议论声中反倒是变得不那么显耳,让这场焦点之战似乎显得没有之前那三战那么热烈,但所有人却都知道,这已是提前进入两边的生死局了。

血魔族固然不能再败,可地球也一样!毕竟在地球人里,真正能稳得住并为人所熟知的人也就只有王重和木子,如果木子输掉这场,地球也将等于把他们到手的优势完全拱手相让,到时候头疼的就该是地球了……

倒是血魔老祖那颗提起来的心,此时总算是重重的落了下来,但不由的又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仿佛有点患得患失,所有人都能得出地球的胜机,没理由地球人自己看不到。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这木子还真比王重更强?

竞技场中,对位的两人已经站定,血魔王子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这两人显然都不是那种爱动嘴的类型,当两边通道口关闭的瞬间,一股恐怖的威压气息已然开始在竞技场的上空中盘旋蔓延开来。

整片天空都仿佛被血洛的气势所遮蔽,被映照得通红!

刚才还在喋喋不休讨论着战局的那些所有看客们瞬间就统统都闭上了嘴。

所有人在关注那些地球人、在被这些地球人所震撼的同时,似乎……都忘记了曾经被血魔族支配的恐惧了!

是的,无论地球多么优秀、潜力多么强大,那终归也还只是潜力;每一个人似乎都有着越阶而战的能力,但那也是越阶而战!血魔族这些金丹大能们却是实实在在的强大,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这血洛王子身为血魔族的继承者,号称与夜魂并列血魔族第二高手,光是这威压的气势便已体现出了不凡,给人的感觉比之前的戈隆、卡洛斯等人确是要强出一线。

所有人立刻就有了种感觉,这才是血魔族除了血魔老祖之外真正的王牌!

“对一个低等文明来说,能把我血魔族逼到这一步,我不得不敬佩你们。”血洛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但是,到此为止了!”

仿佛是为了响应他的话语,那漫天的血雾轰隆隆的翻滚,宛若天地异变,气吞山河!紧跟着,所有的血雾竟在刹那间凝聚起来,化为了一尊十几米高的巨人。

轰!

那巨人轰然落地,并非虚幻的虚影,沉重的身躯踏得整个竞技场轰然作响、摇摇晃晃,汹涌的血气更是宛若血海一般,仿佛将这整片天地都笼罩在他的血光之中。

“吼!”它发出怒吼声,气吞天地,在他对面的木子竟被这区区吼声所灌起的风浪生生吹得倒退了数步,衣角猎猎作响!

不是虚幻、也不是什么真身,所有人都能明明白白的看到那巨人真实存在着,身具惶惶威压,竟是堪比金丹大能,整个竞技场都鸦雀无声!

不是没有见过凝虚化实的手段,但那大不了也就是幻化一柄武器、亦或是幻化某种造物而已,但却没几个人听说过竟然还能凝聚生命的,而且还是直接凝聚出一尊金丹大能者,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等等!

不少眼尖的都立刻发现,只见那血雾化身此时身上穿着一套看似破破烂烂的染血战铠,可那战铠上却分明镌刻着的是泰坦一族的符文,这是……

一直笑颜的泰坦族长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秽血转生!

血魔族有转生秘法,可将逝去的亡魂以血祭的方式召唤出来,这对在座的大佬们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秘密,可泰坦族长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敢转生泰坦族人!这等若是将其灵魂囚禁,永世不得超生啊!

轰隆隆!!

竞技场下还没开打,主位看台上却已是雷声大作,空中有恐怖的雷光聚集,泰坦族长目眦欲裂!

“血影老儿!你血魔族竟敢辱我泰坦先灵!”

“卡洛斯,你可看清楚了。”血魔老祖冷冷的说道:“那是奥布罗斯,你们泰坦一族的叛徒,黑泰坦的首领!我血魔族不过是帮你们这些无能的家伙清理门户罢了,还没要你们的赏金,不谢!”

“…………”卡洛斯族长一怔,再看向场中时,依稀能从那巨人的眉目中辨认出些许生前的样貌来,那眉心处早已没了泰坦一族的雷印,果然是堕落的黑泰坦一族族长,奥布罗斯。

堕落在地下世界的黑泰坦一族一直都和正统的泰坦血脉水火不容,私下里相互都有专门通缉的赏金任务。血魔族转生一个黑泰坦,卡洛斯族长还真是无话可说。

他脸色阴沉,目光如雷电般盯在血魔老祖的脸上,对方却不以为意。

空中的雷光消散了不少,场面显得有点肃静。

艾尔莎督主却是已经注意到了关键:“血洛竟然可以转生奥布罗斯。”

秽血转生的基础,要求施术者有足以掌控被转生者的实力才行,奥布罗斯虽已是上个世纪的作古人物,但身为黑泰坦的统领,绝对是王级金丹那一层次,血洛竟可转生他,难道血洛也是王级?

所有大佬们立刻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看向竞技场下方那年轻人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凝重。

王级……即便血洛本身还没有完全达到这一层次,可是秽血转生出来的生物往往悍不畏死、实战力恐怖,奥布罗斯本身又已是金丹大能,加上血洛之力,绝对已经算是拥有王级的战力了。只有这些大佬们才清楚王级和大能者之间的绝对差距,这可绝不是之前三个血魔族金丹大能所能企及的,远离了冥河的木子,这一战,只怕是要败了!

“傀儡术!是傀儡术!”朱利安在休息室中惊叫起来,两眼放光,她看得出那血雾化身和傀儡术之间的一些共通之处,自然也就更明白那个血洛王子的厉害,直接凝聚并操控金丹大能级的傀儡,恐怕隶属整个冰极星的历史上,都从来没有人能做到过这一点!要知道,冰极星虽然只是六级文明,但毕竟是傀儡术的开创者和发源地之一,可他们整个历史都没人能做到过的事儿,今天竟然被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做到了。

“你有冥王,我有化身。”血洛王子微微笑着,伸手遥遥一指:“把你的冥王放出来吧,让我看看那个享誉了地下世界足足上百个纪元的魔头,到底有何能耐。”

bq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零一章 墨家大能 返回《斗战狂潮》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零三章 黑暗法则(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