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文/小渺
本章字数:5846 我有wifi有何贵干txt下载

闫明锋的新游戏上线得很快。om

实际这正是叶雪琴之前参与过的那一款,闫明锋暗地里策划很久,正好借着陆秋的东风而已――他借着免流量的旗号,成功在最初始的时候笼络到一大批被流量这个小妖精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玩家。

在不能用wifi的日子里,这些极其消耗流量的在线手游已经走向颓势,甚至建华都在考虑要不要放弃这个方面。闫明锋此举无异于注入了极为有效的强行针。

于是闫明锋这个名字头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记者围追堵截地问他:“你是不是想用免费的方式吸引到一波玩家后再转为付费?”“建华前期投入很大吗?”“免流量的运营方式能持续多长时间?”

闫明锋气定神闲地回复:“我向玩家承诺,将永远免流量!”

记者一片哗然。在他们看来,短期免流量是亏本赚吆喝,随口承诺永久却是自取灭亡。

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准备编写闫明锋自打脸的新闻。

无论如何,闫明锋和他的游戏一并成为了媒体的新宠。除了电视新闻、微博头条和网页推送外,还有杂志朝他伸出橄榄枝,邀请他为封面拍摄。

“要是不把wifi让给他,现在红的人就是你了。”展黎十分不服气地抱着一桶爆米花,一个劲地往嘴里塞。电视上放的是正儿八经的新闻,她却觉得比电视剧更为滑稽。

闫明锋拿走了wifi,不过承诺陆秋和她的朋友还可以继续使用。按理来说展黎已经没了必要再来陆秋家。

但大概是有了革命同盟的友谊,她意外喜欢往陆秋家里跑

陆秋吐槽她,她还振振有词:“江灏和薛弘和来过都没被狗仔逮住,我还怕被逮住不成?――再说,不是还有你吗?”

只不过有一回她不凑巧地撞上了秦潇潇,秦潇潇很果断地就对着外面嚎了一嗓子:“呀,这不是大明星展黎吗――”惹得不少人纷纷探出头来,展黎从此灰溜溜地避着她走。

陆秋从厨房又端了一桶爆米花出来。这是她从超市买来,自己在微波炉里加热出来的,口感比不得电影院里卖的,但展黎吃得很开心。

她正好听见了展黎的话,不禁没好气地说:“得了吧,我才不想出名,天天被狗仔追着跑”

“被你追着跑?”展黎问。om

陆秋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她。展黎便笑眯眯地说:“我好像忽然明白江灏成为明星的意义了”

陆秋:“?!”

有没有搞错,江灏来噎她就算了,怎么展黎也学坏了?

“你不是喜欢江灏的吗?”陆秋质问她。

展黎毫不客气地从她手中接过爆米花:“虽然如此但我大概有点儿明白他了,逗你真的很有意思”

“哈?”

“我支持你们在一起。”展黎握着拳头冲她扬了扬。

“别胡说八道了”陆秋郁闷地屈指弹了弹她的拳头,展黎配合地让拳头像是被流星击中一样轰然坠落在沙发上,“我和江灏真的不熟啊。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么帮我――可能也不是帮我吧,正好我们利益相同而已。”

“不会啊,霍君成一没挡他的路,二没跟他结仇,他犯不着给自己添麻烦。”展黎嘟嘟囔囔,“我倒是跟霍君成有仇,也没见江灏要帮我复仇,他只是――”

说到这里展黎的神色忽然柔软下来,像是猝不及防地见到了白雪皑皑里一朵怒放的红梅,她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

但她没有继续说完那番话,而是有点不好意思地戳了戳陆秋的腰。陆秋打开她的手,勒令她“不准碰我的肉”,她仍是笑嘻嘻地问:“话说,我连我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不打算跟我说实话吗?你看着也像是跟霍君成有仇的样子”

“不打算说。”陆秋回答得特别爽快。

展黎呆了一下,才佯装怒道:“好你个陆秋,我算是看明白你了!”

说着她就躺倒在沙发上,不顾形象地翻滚起来。陆秋托着脸像看戏一样看着她撒娇,还问她:“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再滚?”

“”展黎终于意识到这个人意志坚定,难以撼动。她垂头丧气地滚进沙发一角,将整个人缩了进去,只是将背对着陆秋。

就像个闹脾气的孩子。

陆秋好笑地抱过爆米花,自个儿吃了起来。

也许是心情还不错,她想了想,破天荒地主动开口问:“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当一名狗仔吗?”

“想。”展黎憋了半天,还是没挡住诱惑说。

但她固执地背对着陆秋,誓死捍卫自己的尊严。

陆秋也没怎么管她。她自个儿坐在沙发上,慢慢地组织语言。她恍然觉得上次展黎也是以这样的姿态说出令她痛苦的回忆,只不过这次换成了陆秋。

“其实我一直学的是理科,想当的也是科学家,科研苦点不要紧,能为国争光就好。”想起童年时的梦想,饶是陆秋也禁不住怀念地笑起来。那时她还想过要穿着宇航服乘坐亲手设计的火箭飞向太空,谁知道最后走了一条南辕北辙的路,“当时我最好的朋友是我高中时的同桌。那时候霍君成正当红,她疯狂地迷恋这个男人,抽屉里贴满了他的图案,公交卡上是他的贴纸,草稿本上也随处可见他的卡通头像。但凡我们谁跟她说一句霍君成,她都能高兴又骄傲地说上半天。”

就是这样纯粹而炽热的感情啊。

随着时光的流逝仿佛已经遥远到另一个时空了。

“她从来没想过去打扰霍君成,只是想为他买专辑贡献销量,为他蹲电视直播,加了他的粉丝群热火朝天地讨论集资给他买生日礼物她只是想告诉全世界她喜欢着这个人而已。”

展黎插了句嘴:“要现在哪个明星敢收粉丝集资买的礼物,肯定会被黑死。”

陆秋瞪了她一眼。

她看不到,正好捏着下巴说:“我粉丝要是敢给我买,我非得骂死他们不可明明都没有我有钱”

看吧,展黎就是凭着这一套吸粉的。

陆秋很鄙视她:“你到底听不听我说。”

“当然听。”展黎忘记了矜持,狗腿地转过来,眼巴巴地望着陆秋,“我有预感你这个朋友最后会被霍君成伤透了心”

“何止。”陆秋对她冷笑了下,“她跟你命运差不多――只不过比你更惨。”

展黎呆了一下。

“难道她也犯傻了?”

平常人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肯定会惹人不快。但因为展黎是当事人,这样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有迹可循。陆秋也一贯懒得跟她计较,点头单刀直入地陈述:“她是真的被霍君成强/奸了,而且手段非常粗暴。”

“”展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秋忽然站了起来。她的声音已经有了一些哽咽,她尽力不让自己在展黎面前崩溃,但声音仍是不可控地变得沙哑而破碎:“然后她想不开,自杀了。她一直是个优秀又开朗的人,而在她死的第二天,她一直憧憬的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正好送到她家”

没有比这更让人心痛的事情了。

绝望,希望,和更深的绝望。

“她一直盼望着能去那里上学,一直在跟我幻想她的校园生活,还说十一放假的时候来找我”陆秋想起当年的约定更是情难自已。那时她们还能愉快地谈天说笑,就算天各一方也对陌生的未来充满信心。谁知道还没来得及起航,那个人的生命已经永远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刻。

陆秋说不下去了。

她从未觉得生命如此之绚烂,如此之脆弱。

如昙花一现,转瞬凋谢。

“陆秋啊,”展黎憋了半天才说,“你要是真难过,就倒立吧,据说这样眼泪就流不下来了”

“倒立你妹!”陆秋怒视着她。

气氛一下子就被破坏光了!

没办法,展黎是真看不得人这个样子。尤其她经历过那种情况,知道那是一种拿钝刀子在身上慢慢磨,直到看到骨头的痛――这还不如直接一刀了事呢!

所幸展黎那时没有选择轻生。

所以现在她还能背负着一身的伤痛成为大众心目中活泼上进的年轻偶像。

“所以这跟你成为狗仔有什么关系?”展黎把话拉了回来。

陆秋摆摆手。被这么一闹,她就算想哭也哭不出来了:“那时候我是知道真相的,就挨个跑去报社,心心念念地想要把这事曝光给温彤讨个说法。不过没有一家敢报道霍君成的负/面/消/息,最后我意识到,与其指望这些利欲熏心的人,不如我自己成为一名狗仔,专门揭露这种人的丑恶嘴脸,让他们不能再蒙骗粉丝――”

她说得倒是慷慨激昂,只不过入了这行后,才发现现实的确有太多的无奈。

也有太多像展黎秦潇潇这样的好女孩。

不过展黎意外地没有吐槽陆秋居然就这样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她不由自主地被陆秋随口说出的名字吸引了:“温彤?”

“就是我那朋友”

“陆秋啊,”展黎顿了顿。她不知道该不该跟陆秋说这种话,但她真的很在意,“你知道江灏的妈妈姓温,而且正好有个叫温彤的、前些年自杀了的远房亲戚吗?”

(快捷键 ←)上一章:53. 返回《我有wifi有何贵干》目录 下一章:55.(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