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告白

文/小渺
本章字数:6424 我有wifi有何贵干txt下载

陆秋恍恍惚惚地想起她第一次见到江灏的时候。

虽然江灏说温彤葬礼的时候他们就见过面,但陆秋实在没有印象,并坚定认为是他在瞎扯,那么姑且不算这一次吧——陆秋自顾自地把她追着江灏还被经纪人发现的那一次定为了初次见面。

回忆已然模糊,除了阳光很好这样烂大街的形容,她再也想不起别的。

那么——阳光正好。

对她微笑的少年,也许就这样成为了她心底里的一缕阳光。

所以,陆秋绝对想不到江灏会有压上来的一天啊(っД ;)っ

这个姿势极具压迫感,连带着江灏温和乖巧的脸庞都因罩在阴影之中,变得有些邪恶——而且这个角度看过去五官有一定程度的变化,陆秋几乎都认不出来这个人就是她认识的那个江灏了。

陆秋不禁纠结地想,现在她到底是该一巴掌果断扇过去,还是扯着嗓子大喊也雅蠛蝶雅蠛蝶

最终陆秋的选择是:

她一手撑住江灏的胸膛,企图把他推开,一手在沙发上摸索着去找手机,嘴里还在嚷嚷:“我手机呢,有人给我打电话了,我先接个电话”

江灏见她正儿八经地摸了半天,十分无语地反手从茶几上拿了她的手机,递到她面前。江灏人高手长,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身子都不带动弹一下,哪像陆秋找个手机还得在沙发上翻来覆去。

“你手机并没有响。”江灏把屏幕开了给她看,什么都没有。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随手把手机丢到一边。

陆秋眼睁睁地看着她现在最大的救星划着一条漂亮的弧线落在了沙发的另一头。她有点不死心,依然伸长了手想去拿:“不,我感觉得到,我的电话要响了”

江灏抓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自欺欺人:“小秋”

然而这个时候,陆秋的手机真的响了。

为了避免不接地气的彩铃在关键时刻破坏气氛——其实主要是怕凸显她不怎么高大上的品味,陆秋用的是最普通的系统铃声。显然系统铃声也很不高大上,配合着嗡嗡嗡地震动声,至少陆秋和江灏两个人都诡异地沉默了

“哎,我就说我的电话要响了吧。”陆秋干巴巴地笑了一声。她终于如释重负地用力推开江灏,扑过去拿起手机,因为用力过猛还在沙发边缘磕了一下。

江灏又好气又好笑地扶住她,随口问了一句:“谁的电话?”

“呃,”陆秋顿了一下,老老实实地说,“展黎。”

“接吧。”江灏气定神闲地微笑。

陆秋被他笑得毛骨悚然。自从这人的清纯好少年形象颠覆之后,陆秋莫名有些怕他,尤其是他笑得仿佛很愉悦的时候,陆秋总觉得他肚子里在打什么鬼主意,如果得罪了他下场肯定很惨不行,她不能给自己树立这种令人丧气的形象,省得她对上江灏的时候输人先输阵!就像现在,展黎给她打电话,她接电话,天经地义,需要江灏批准吗?需要担心会得罪江灏吗?

陆秋愤愤地想着,莫名慷慨激昂地接通了。

“陆秋——”展黎包含着感情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陆秋被她喊得浑身一激灵,她忽然想起展黎有一次演苦情女二,男二死的时候她就是这么喊得,然后微博上批判了她好久,说她喊得浮夸演技差,“我知道真相了!”

“什么真相?”陆秋一愣。

展黎兴致勃勃地对她说:“我去问了江灏的妈妈啊对,江灏不是跟你说他妈妈死了么。死个屁,他妈活蹦乱跳着呢,只不过他家情况有点复杂,他这人从小爹不疼娘不爱的,你看,正常家庭哪有孩子不满月就送去演电视剧的?啊我不是在指桑骂槐,我只是想说江灏他妈从小不把他当回事,所以他才会那么说,绝对不是他不孝啊,他这个人特别孝顺的,你不要因此对他有误解”

“你到底想说什么?”陆秋头疼地打断了她的话。

其实陆秋很想告诉展黎两个悲痛的事实:一是江灏就坐在她面前,二是她手机的扩音效果还是不错的,即便没有外放在狭窄的房间内仍能达到类似外放的效果。

谁知道展黎一开口就像连珠炮一样balabala爆出了不得了的信息,陆秋一懵现在阻止也晚了

陆秋说着,又去看江灏。

这些女孩子私下里讨论的秘密,其实并没有什么。但涉及到他个人**,听着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人又好端端坐在这里,难免显得有些尴尬。

可是江灏没有说话。

他甚至神态平和地示意陆秋继续,好像他一点都不在乎他的秘密会被陆秋知道也许他觉得迟早陆秋都会知道?

等等,陆秋表示她一点都不想知道啊!

那头展黎仍然意犹未尽,不过多少把发散的思绪拉回来了点:“嗯,我跟你说这些的意思是江灏还是挺孝顺的。你懂吧?他和很多亲戚的关系都不错,比如你那个同学。”

“温彤?”陆秋说得有点漫不经心,毕竟她和展黎之前已经分析过江灏可能是想要帮温彤报仇。

“嗯——但是你那同学真不厚道。”谁料展黎话锋一转就批判起来,“我打听了,首先我要说明我完全能理解她的心情,你懂的。但这跟江灏没关系啊,当然,当时她可能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想着有个关系不错的还在娱乐圈的亲戚,就去求江灏帮她揭穿霍君成的真面目。江灏又不傻,这种没凭没据的事情他往自己身上揽干嘛,他在娱乐圈也就是个小角色,得罪了霍君成哪里还有他的活路。”

“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啊。”陆秋插了一句。

虽然她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因为她不知道是温彤的死影响了她一贯的看法,或者她其实只是为了气对面的江灏才这么说的。

私心来讲,对于任何可能造成温彤如花性命陨落的因素,她都应该厌弃到底。何况她这个同学都想方设法地去帮温彤报仇了,江灏这个有能力的亲戚,要是置身事外未免太过冷酷。但现实比理想残酷得多,江灏有自己的生活,谁也没有立场来强求他牺牲自己帮温彤一把。

他不是圣人,他甚至的确不太把别人当回事。

“这就是我之前要跟你说的了——你这同学不厚道。”展黎哼道,“她一看江灏拒绝了她,干脆就死在江灏的面前。你想想那时候江灏才多大,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要不是经纪人机灵把他拉走了,被媒体拍到指不定怎么说呢。即便如此那毕竟是凶案现场,得给他留下了多深的阴影啊!”

陆秋一愣。的确,光是听说温彤的死讯她都悲哀到不行,何况江灏

她忽然想起江灏之前对她说,温彤是正好死在他面前的。

可他没说温彤是以近乎威胁的方式死的,即便大家都清楚促使温彤自杀的罪魁祸首不是江灏,他这一生恐怕也不得不背负这条生命而活了。尤其这还是他之前十分亲近的人,固然温彤没来得及考虑他的立场,却也不带这么把人逼上绝路的!

可是陆秋还没来得及心疼一秒,展黎又叨叨开了:“你说你这同学这么有胆子,怎么不去霍君成面前闹自杀呢?柿子要捡软的捏?可是这关江灏什么事嘛!”

陆秋咳了一声:“她那时候才多大,可能就指着江灏给她找回公道呢,没想到”

“江灏才多大啊,”展黎一句话就给她堵了回来,“所以我也没骂他,只是挺心疼江灏的——哎,我说你对江灏到底是什么想法啊,你别虐他啊。”

话题一下子就转回来了。陆秋讪讪地抓了抓头发:“我没虐他啊”

“得了吧,就你天天对人那态度。我说真的,你要是不喜欢人赶紧挑明了,毕竟我还是很喜欢江灏的,你不心疼让我来心疼。”

陆秋:“”

唉,要是被展黎这么一激说出喜欢江灏,反而更奇怪吧?

毕竟陆秋搞不懂的不是她喜不喜欢江灏而是江灏喜不喜欢她。

这个人的喜欢来得太突然了,太没有根据了,她真的无法信任。

她可以喜欢他,可以帮他,可以心疼他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相信,他喜欢她。

但大概展黎之前那番话还是起了作用,陆秋的神色慢慢柔软下来。她难得十分认真地对展黎说:“你在说什么?我当然是喜欢江灏的。”

她低下头,不敢看江灏。

她的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

“如果不喜欢,我根本不会让他靠近一步,展黎,你应该懂我。只是我喜不喜欢有什么作用?我不是年轻小姑娘,靠着一时轰轰烈烈真假不明的喜欢就可以快活一阵,我想要的是安定的生活,是”

她这番话,是对展黎说的,更是对江灏说的。

她憋在心里许久,连她这样素来口无遮拦的人都要憋在心里许久——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江灏的态度始终是个迷,她又有些胆怯,生怕一切都是她的错觉,当她拿着这样的“错觉”去质问之后,就连现在看似和谐的生活都没办法继续下去。

但她又没办法始终继续下去。

她和江灏是两条平行线,在短暂的相交后,总要确定是汇成一条直线还是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再也不回头。

然而陆秋的话并没有说完。

江灏从她手中夺过了电话,并对那边说:“接下来的话你别听了,展黎,今天谢谢你。”

“yes,sir!”那边的展黎忽然变了语气,夸张地笑道,“事成之后记得请我吃喜糖。”

“一定。”

江灏挂了电话。

陆秋发懵地看着他等等!她忽然明白最开始展黎那仿佛演戏一样的叫声是怎么回事了,丫真的是在演戏啊(‵′)┻━┻

陆秋觉得现在江灏笑得特别贼她要被气死了。她收回之前的话,她就算接电话,也很需要考虑有没有得罪江灏!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展黎是被江灏撺掇着来激她的陆秋再次瘫倒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你赢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次江灏倒没有压上来,而是学着她躺在了她的身边。陆秋感觉身边忽地一沉,又莫名觉得这种姿态相较之下真是让人安心。

她看不见江灏,却听见江灏温润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我想要什么,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只是我想知道你想要什么。”

“我”

“如果你想要安心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喜欢你很久了,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心血来潮;如果你想要安定的话,”江灏忽然翻了个身子,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择日不如撞日,明早起来我们就去把证领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58. 返回《我有wifi有何贵干》目录 下一章:60.领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