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三次不知道怎么起标题

文/请叫我鹿仁甲
本章字数:3270 无限传呼机txt下载

七楼,弗立维教授的办公室内。

“嗯”

弗立维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只有这样他的手才能够得着桌子。林逸坐在他对面,低着头一言不发,他还处于相信教师等于权威的年纪,弗立维的视线给了他很大的压迫感。

弗立维的个子虽然很但如果要他给教师们做个实力排名的话,弗立维绝对可以进前三,跟斯内普不相上下,魔法强弱可不看个头。至于邓布利多是规格外的,不算在里面。

“我真是难以置信。”弗立维把手按在额头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在飞行课上打架斗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拉文克劳的学生会做出这样的事。”

“这都是有原因的。”

“我听人说了,我能理解,但也改变不了你伤害他人的事实。”弗立维教授继续说道。“艾历克斯,你这次实在是太不理智了,而且这件事都闹到校长那里去了,还是他亲自出手让那学生的脚趾恢复正常。”

弗立维摇了摇头,“恐怕我得关你禁闭了。最近海格那里需要人帮忙,你星期六早上去他那里看看要做什么吧。”

“我知道了,教授。”林逸点头道。

弗立维突然想起什么好笑的事一样笑了起来,“要知道我已经很久没给拉文克劳的学生关禁闭了。”

那个声音就好像在怀念着什么一样。

他在飞行课上所做的事情好像立刻就传开了,离开办公室下去吃饭的时候路上的人一看到林逸就开始偷偷摸摸的议论起了什么来,有不知道的经旁边的人一说也都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这些人的视线让他有些如坐针毡的感觉,林逸一靠近那些人就闭口不言或说起其他话题,等他一走远就指着他议论纷纷。

“真是万众瞩目呢虽然是在不好的意义上”

他假装看不到别人对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在拉文克劳的长桌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太酷了伙计,”他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是亚伦他们三人,他们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学校里都传疯了,传到现在的版本是你轻轻一挥魔杖,赫奇帕奇的人就都倒下了。”亚伦激动地说道。

“哪有那么夸张话说你们这样好吗,我现在可是神憎鬼厌来着。”林逸泛起苦笑。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们接近被人讨厌着的我真的好吗,一般人会靠近那些不受欢迎的人吗?会吗?不会吧,一般人都会敬而远之保持距离的因为大家都觉得要是搭话了就会被孤立,所以就先保持距离这样的,你们这样做真的是太不明智了!

飞行课上林逸说出那些话后能跟周围的人打好关系的可能性为零,有好感度显示的话会呈现负数吧,要在学生里选出五个别人最不想接近和与交往的人,也就是五黑,他绝对名列榜首。

“你说什么傻话,”出乎意料的是纳德对他的话进行了反驳,“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不如说大快人心,我早就看扎卡赖斯那家伙不顺眼了。”亚伦笑道。

“不过我们确实听到别人说你有暴力倾向什么的。”杰特补上了一句。

“咳咳!”

林逸被喝到一半的橙汁噎到了,“我绝对没有那种奇怪的倾向!”

他长期以来一直被平冢静调教,怎么可能有s倾向,就算有也是倾向!

如果能用道理说服别人他才不会动手,可惜他的嘴遁技能还不高,无法靠嘴遁让敌人丢盔弃甲,弃暗投明。话说嘴遁比什么轮回眼转生眼都要强多了,不用一点查克拉就能打败和收服敌人,所以说嘴遁是最强的遁术,它才是真正的金手指!

“看来我的修行还不够啊。”

看着嬉笑着的亚伦三人林逸突然有些感慨,只是做的事被人认可这点小事就让他稍微有点高兴,证明他还是太嫩了。

就在四人打闹的时候,卢娜坐在了他的面前。

卢娜无力的微笑着,眼里带着柔和的眼神。

“没事吗?”

林逸用有些担心的声音问道。

为了避免自以为帮到别人,实际上是让别人更痛苦这种情况的发生,他明明深思熟虑过才行动的。难道是教训扎卡赖斯的力度还不够,让一些人心存侥幸?

就在林逸考虑该不该对小学生用黑魔法时卢娜摇了摇头。

“不用那样做也可以的不需要用那种方法我”

卢娜的声音不再恍惚,似乎过于难受,语句在那里被中断了。

“”

林逸知道几年后卢娜跟哈利他们去魔法部后这种情况会有改善,虽然他觉得为默不作声也会迎来结束的事情特地劳心劳力的人就像个蠢蛋一样,但事情就发生在他眼前,那么他就会以自己的方式去帮助卢娜。

而且他能做到的只有这种程度,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许能想到完美的解决方法吧。他不禁想到。

“抱歉”,卢娜用细小的声音说道。

“不用道歉。”林逸摇了摇头,回以了像是在说对这种事不在意的微笑。

“比起说很多遍对不起,只说一次谢谢就能让对方更加满足。何况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让你道歉,是我自己想这么做才做的。”

“是吗”卢娜不知何时变回了平时那种梦游般的样子,温柔的说着,“谢谢”

“艾历克斯是一个好人呢。”

“噗!”林逸吐出一口血,头上浮现出一个掉9999滴血的红色数字。

“卢卢娜,女的不能随便对男的说他是好人会给人带去成吨真实伤害的”,他摆出了受伤的表情说道。

女生口中的好人大多是无关紧要的人,而且她们经常会在好人后面追击但我们还是不可能的等令人堕入绝望深渊的语句

卢娜愉快的微笑着,“是这样的吗?”

“我也不明白。”亚伦突然插了一句,纳德和杰特也望了过来,他们一直在旁边偷听

“不明白只能说你们还年轻”

下午的魔药课,林逸明确地感觉到班上的氛围很怪,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知道源头在自己身上,不过他才懒得去理会这些。

但是在一些平时还说得上几句话的人直接无视他时,林逸还是有点忧郁的,“我还真是个遭人记恨的男人”,他自嘲道。

上课时斯内普又把他跟克里斯蒂娜分在了一组,奇怪的是她这次没有对林逸冷嘲热讽。

“喂。”

课上到一半克里斯蒂娜突然向他搭话。

“啊?是在叫我吗?”林逸转头望去,看见克里斯蒂娜头也不抬地切着仙子花的根茎。

“还能有谁?”

“我有名字的而且说话时得看着对方,这是基本的礼貌吧!”

“我吓了一跳呢,你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克里斯蒂娜苦笑一下,露出了有些寂寞的笑容。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你为什么要说那种话?明明没有必要的”

“没有必要吗我只是单纯的不爽想要说出来我也不认为自己有说错什么话,”林逸倔强地把脸别到一旁去。

克里斯蒂娜呼地吐出一口气,“真是只有傻瓜才会做出来的事。”

“或许吧,拉文克劳就是聪明人太多了。”他耸了耸肩,突然说起了毫不相干的话题。

“诶?”

“聪明人总是喜欢思前想后,计算得失后再行动,从这一点来看我挺羡慕格兰芬多那群单细胞生物的,想到了就会去做。”林逸语气带着羡慕说道,在最后的决战拉文克劳只有极少数的高年级生留了下来,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克里斯蒂娜出神地看着他的脸,似乎在想什么,这时斯内普走过来结束了他们的对话。

林逸搅拌着坩埚里的魔药,坩埚上空漂浮着淡蓝色的蒸汽,正是魔药熬制成功的标志。斯内普过来瞧了一下,一言不发地走开了,证明这魔药连他也找不出毛病。

“说格兰芬多的人是单细胞生物也太过分了。”克里斯蒂娜忍不住开口道。

“好吧,我说错了。”

正当克里斯蒂娜为林逸意想不到的认错而吃惊的时候,他接着说道。

“格兰芬多不全是单细胞生物,有一个叫赫敏的人还是很聪明的。”

“”

林逸看到克里斯蒂娜坩埚里的魔药颜色比自己的要深些,他顿时条件反射地嘲笑起来,“这魔药你还差得远呢,克里腐蒂娜。”

“你这家伙!”

我刚发现改版后多了个粉丝动态,感谢我很随便啦,飞翔的荷兰号上的船长,rn的推荐票3。

(快捷键 ←)上一章:第66章 飞行课下 返回《无限传呼机》目录 下一章:第68章 剧情开始崩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