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

文/大糖
本章字数:2356 步步谋妃txt下载

飞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哼,不说?!”

跪在地上的那个人,眼睛里面垂着头,眼睛里面却发出狼一般的幽光。

“既然你不说,那就我来帮你说可好?”九爷痞痞地笑着,瞧着跪着的那个人,“深夜,鬼鬼祟祟地跑到军营,准备往溪水里面加什么呢?泻药,还是说毒药?”

那个人依旧沉默不语。

“泻药还是毒药,试一试不久知道了吗?把他身上搜到的那包药粉给我。”张威柯阴阴地笑着。

张威柯接过那包药粉,打开看着里面白晃晃地粉末,“这位兄弟也跪了一夜了,早饭还没吃,给我按住了,本将军亲自喂他!”

张威柯将粉末塞到他的嘴里,那个人挣扎着,但是依旧不开口说一句话,更不用说是求饶了。粉末虽然撒了一地,但是依旧被灌进了他的胃里。

一眨眼的功夫,那个人四肢抽搐,红红的鲜血从耳朵里面流出来,仿佛还冒着热气。眼珠突起,眼白泛着恶心的青色,血液接着从眼眶里,鼻孔里流出来。脸色苍白,血流在这上面,像极了一幅冬日的红梅图。

“红梅毒,也是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真够狠的。”九爷狠狠地盯了那个尸体一眼,用他从未有过的狠辣。

是的,他们成功惹怒他了。

“给我挂到后山山顶上最高的树上,荒郊野外的小鬼,也斗不过丛林里面的野兽!”

“参见太子妃!”

“爷呢?”云裳挺着一个大肚子,看着紧闭着的书房的们。

“爷还在前面与朝臣们议事呢,太子妃有急事?”小厮恭敬地问道。

云裳轻轻扶着玉荷的手,“无事,不必去叨扰爷了,我进去找一本书。”

“可是爷说过,这个书房不随便让什么人进的、、、”小厮觉得手心冒汗,这本是深秋了,怎么的还是那么多汗,“太子妃要找什么,不如等爷回来了?或者去前面院子里面的那个书房里面找?”

“大胆的狗奴才!我们太子妃是随便什么人吗?!”玉荷娇眉一怒,更是吓得那个小厮不知如何是好了。

“本是闲来无事,遵着母妃的意思来看看古书,爷之前也让我来这儿看,说是安静,看来是忘记了与你说了。”

云裳瞥了一眼那个小厮,接着说道:“如若是公公不方便,那边就算了。”

“太子妃娘娘请吧,小的也是遵着爷的意思,往太子妃见谅。”都将董贵妃搬出来了,自己那还敢造次,想来太子爷和太子妃夫妻本是一体,也不会有什么事,不如就卖一个人情给太子妃也好。

“算你识相,喏,娘娘赏你的。”玉荷将一块银元宝扔到那个小厮怀里,小厮咧开嘴笑着,连忙将书房的门推开。

云裳走进去,古色古香的装扮,好像与一般的书房别无它致。自己嫁给他这么些年了,竟然也是才第一次踏足这里。

书房前面有一块很空的地方,角落里的案桌上摆放着一把古剑,应该是用做装饰的,已经上了一些灰尘,这就是他常年练武的地方吗?云裳淡淡地想着,他的武功并不差,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只有自己,只有自己知道,想到这里,云裳心里又是一阵喜悦与满足。

继续往里面走,没有点灯,有些昏暗,但是一股淡淡石叶香的味道,云裳识得这个香,不是北汉自己产的,而是外藩进贡的。

自己一直以为他所钟爱的是茵犀香,原来却是他一直不曾将真正的他表现在自己面前。

“公主。”玉荷轻轻拉了拉云裳,示意她赶快开始办正事。

“嗯,开始吧,小心着点。”云裳不想让七爷知道这件事,却又同样明白,这件事瞒不住。

云裳看着周围的布置,一个楠木的书桌,不名贵,却很清高。后面是砌的整整齐齐的书籍,书籍不多,但是云裳看见的几本都可以算的上是孤本了。书桌上放着几本折子,还有一些凌乱的纸张,每一张的小角上都画着一朵茉莉花。

七爷喜欢茉莉花?

翻找了许久,都还没有找到,云裳心里有些急躁。

“公主,你说会不会这里有暗室呀,就像是六皇、、、”

“可能是。”云裳还没有等玉荷说完,就急急打断她,这个时候,在七爷的地方,自己不想听见那个人的名字。

云裳环顾整个书房,除了拜访的有些凌乱的纸张,都十分整洁,那里不对劲呢?云裳的手指从那些古书上滑过,从一边走到另一边。云裳掉过头,准备再走一遍,将手再次放到书上,她微微一滞。

看着自己的手指,她想到了什么,就像是闪电突然划破暗黑的天际。

对呀,这么一些古书,都保存的这么好,一点灰尘都没有,怎么会唯独只有那一把剑,只有它上面可以看见有一层淡淡地灰尘。一定是主人不让打扫的人碰呀,所以才没有人擦拭那一把剑。

“公主,你慢点!”玉荷见云裳几个箭步就冲到那把剑身边,将手放在上面,轻轻一按。

后面书房的一整排书架,缓缓挪开,露出一道秘密。

玉荷与云裳对视一眼,朝那边走去。

密室里面有些黑,“公主你先站在这儿等着我,我去把那边的烛台点亮。”玉荷轻轻拍了拍云裳紧紧握住自己的手。这里实在太黑,自家主子怀着身孕,不小心绊着了就不好了。

云裳打量着黑暗中的一切,看样子应该又是一个小书房。

“嚓”烛火点亮,照射到整个密室的每一个角落,云裳一时间觉得有些刺眼。微微适应了一会儿,被玉荷扶着往里面走。

玉荷仔细的盯着台阶,却突然感觉主子握着自己的手猛然一收,“怎么了,主、、、”

玉荷抬头,顺着云裳看过去的方向,一副画刺眼的映入自己的眼眸之中。

画中的那个女子,一袭淡淡的丹青长衫,笑靥如花,就像是春日里最温暖的阳光,比周遭的那些花儿朵儿还要鲜活耀眼。周围的小丫鬟们笑着看着那个女子踢毽子,那么真切的样子,足可见画这幅画的人是多么用心,而那个穿着青色长衫的女子,不是她又是谁呢?(。)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今古恨,几千般 返回《步步谋妃》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