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新书公告《婚婚欲睡:首席太强硬》

文/钱九
前妻似蛊 本章字数:2588 前妻似蛊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妖女修仙录 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前对头 魔狱 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主宰之王
新书已开,先睹为快!

    内容简介:

    六年迷恋换来她家破人亡,她亲手将他送入监狱!

    三年牢狱他铭心刻骨,他要亲手送她入地狱!

    一朝动情,他将她抵在生死边缘纠缠不休

    沈佳期:我欠了你什么,你要让我活得如此煎熬?

    商峻珩:你欠了我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必须还上你的下半辈子,做我的女人。

    沈佳期:你做梦!

    商峻珩:我更喜欢做的是爱你!

    不废话上正文:

    第一章致命的毒

    酒吧的音乐声震耳欲聋,沈佳期不由自主皱眉。

    若不是郁东元对这个客户志在必得,她真的不愿意来这种场合解说设计方案。

    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迎上前来,态度彬彬有礼。“您就是沈设计师吧?请跟我来,我们首席已经等您好久了。”

    沈佳期明显感觉到了四周异样的注视,礼节性地点了个头,踩着三寸高跟泰然跟着那男人进了电梯,前往酒吧楼上贵宾包厢。

    从她嫁给郁东元并做了他那间装修公司的设计师开始,很多人都怀疑过她的能力,因为他们看到她的第一印象往往都认为她是花瓶!

    没错,她长得漂亮,身高一米六八,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加上她五官艳丽,精致如细腻白瓷般的肌肤,往哪一站都不由自主吸睛。

    男人看到她的第一想法往往是怎么睡了她,而不是关注她的工作能力。

    伴随着尹助理礼貌的敲门声,里边传来一道慵懒却不失冷冽的回应。“进!”

    看到商峻珩的第一眼沈佳期以为自己又不可救药地抽疯了,见到个霸气侧露的男人就会反射的想到他可男人冷水泼头般的目光让她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真的是他!

    男人正一手撑头恣意地斜靠在沙发扶手上,另一手端着杯酒,眼神让人有种在寒冬中被剥光的冷意。

    “沈大小姐,三年不见,别来无恙?”

    沈佳期喉咙干涩地望着这个不该出现的人物,三年前让她撕心裂肺的回忆再度回笼,她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全身反射地发出无法抑制的战栗!

    “尹峥,这里没你事了。”商峻珩唇角牵出一丝属于嗜血猛兽的恶意,放下酒杯,缓缓自沙发上坐起。

    男人身上压迫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沈佳期瞳孔收缩,思绪纷乱而又复杂。

    身后尹助理的关门声让她蓦然回过神来,连忙转身去拉门把手。“开门!让我出去!”

    然而,门外人根本不予理睬,“咔嗒!”一声,门锁落下。

    “你们想干什么?!”沈佳期一开口便是刺耳到变腔的尖锐。

    商峻珩高大挺拔的身影已经自沙发旁站起,五官深邃,眉目依旧俊冷如初,唇角却挑起嘲弄的笑意,一步一步踏着她的心尖走来!

    “很简单,你老公没跟你说吗?我的目的就是----干你!”

    这样直白的恐吓让沈佳期瞬间崩溃,发疯一样扭着门把手。“你站住!你这个杀人犯,你别碰我!”

    男人无视她的惊叫,有力的臂膀自背后钳住她,无论她如何费力扭打,最终还是被他老鹰抓小鸡一样拖走掼到了沙发上。

    “你说错了,我是强奸犯,而且强奸的就是你!”男人居高临下压制着她,一双冰眸冷得活似北极寒霜。“何况,是你老公主动把你送到我面前,沈佳期,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胡说!”郁东元不可能这样对她,沈佳期怒视着眼前熟悉到刻骨铭心的俊脸,只觉这男人就像罂粟,魅艳又致命的毒!

    第二章碰你又如何

    “信不信由你,接不接受可由不得你!”男人伸手拉松领带,绝对嚣张霸道的口吻。

    沈佳期嗅出他身上冷冽的男性气息,那种冷锥心刻骨,足以让她冷进灵魂深处!

    商峻珩是来寻仇的,这一点她一清二楚!她让他被判七年徒刑,想不到他三年就出来了,可这丝毫不会影响他恨自己!

    曾几何时,她是那么爱他的点点滴滴,甚至不惜为凑到他的身边放下任何尊严,死皮赖脸地缠着他!只是可惜,他并不爱她

    六年单恋,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为求联姻,她还曾不惜一切地去讨好商老爷子!

    可又有谁想得到恶梦来得那么突然?联姻未果,她却含着血泪亲手将他送进了监狱!

    从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和他之间彻底完了,仇恨让他们注定了势不两立,甚至不死不休!

    面对男人凶猛的撕扯,三年前惨痛的经历再度清晰浮现,那种无法克制的恐惧感和愤怒冲击着沈佳期,扬起手乱无章法地打向商峻珩,同时咬着牙怒斥。“别、碰、我!”

    男人轻易捉住她的手,捆住,仍旧死死按着她,目光冷毒地望向那张煞白的美人脸。

    “碰你又如何?牢我都坐了三年,不好好品品你的滋味恐怕也对不起这强奸之名!”

    复杂的情绪抵住心窝,沈佳期哭不出来,一双眼睁得溜圆,死死瞪着眼前人。

    “商峻珩,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敢做敢当的男人,想不到不是!”

    “呵!急什么?我是不是敢作敢当,至少等我做完了再说!”

    商峻珩压着嘴上硬气全身却瑟瑟发抖的女人,他本来只是想吓她而已,可是此刻两人身体厮磨,那种绵软和馨香竟然让他有种欲罢不能的冲动!

    可他没忘,眼前是个多么肮脏可憎的女人,纠缠他那么多年没有成功,居然反过来冤枉他杀了她妈?还强奸她!

    就算她自己剥光了躺在他面前,他恐怕也没那么重的口味真上吧?!

    沈佳期挣扎得像要濒死的鱼,看她那样,恐怕再折腾下去没准会给他来个装晕?商峻珩果断松开手,起身理了下他的名牌西装,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想我叫人来轮了你,那就马上给我滚!”

    沈佳期强抑着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迅速爬起来,飞快地冲向门口。

    她搞不清商峻珩的心思,暂时也顾不上仇恨,恐惧感让她现在只想远离。

    “站住!”男人沉冷的声音让她反射地加快脚步。

    背后一道冷风袭来,商峻珩一把扯住她肩膀。

    “你以为跑得了吗?今天我没兴趣,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儿!”

    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把扯开她手腕上捆着的领带,那眼神直如利刃插进沈佳期惊慌无措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