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霸道索爱

文/钱九
前妻似蛊 本章字数:7190 前妻似蛊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是一具尸体 神仙微信群 恋上邻家大小姐 诡缠人 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

    夏天笑出声来,眼底却是汹涌而出的眼泪。不会让她白受那么多委屈?

    这话说得有多轻松!然而,她受过的苦可以不去计较,她那未及成形的孩子,和母亲一条命要怎么来弥补?!“君夜辰,你说得好轻松!”

    君夜辰听出她哽咽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恨意,心中一痛。

    “夏天,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是我就不委屈吗?因为这场骗局,搭上我们孩子无辜的一条命,你为此恨得撞断我一条腿,你以为这一切真的都不会让我心痛吗?”

    夏天看着他一手戳在胸口上饱含痛心的模样,无法抑制心头的悲伤大吼出声:“你心痛又如何?我妈妈再也不会活过来了!君夜辰,你永远别想摆脱这份害死她的责任!”

    君夜辰被她吼得愣住。回想起简盈之所以会死,也的确是因为自己最初虽为恨夏家,所以根本就从来没有理会过她的病,以至于她耽误了整整一年的最佳治疗时间。夏天如今怪他也无可厚非。

    “我承认是因为我误会了你,所以才害得她无辜丧命,但是我也答应了她会好好照顾你,夏天,我说了不会让你白受这么多的委屈,相信我以后会给你弥补,乖乖和我在一起别再闹了。”君夜辰由衷地表示出他的忏悔之意。

    夏天想不到他居然无耻到敢于当面承认一切,然后还继续要求她和他在一起?!“君夜辰,你还能更无耻一些吗?”

    君夜辰被她骂得心头火起,面色也沉了下来。车子拐入公司地下停车场,随意找了个车位停稳,却不开门下车,取了支烟来点燃狠吸一口。

    他是喜欢她,也对误会了她让她承受那么多不该承受的委屈感觉心疼,可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如果不是因为她以夏青山女儿的身份出现,又怎么可能有两人之间如此多的误会?

    何况她受了伤害还曾不惜一切地开车撞过他,难道她就一点都不无情吗?

    现在他对她如此放低姿态的示好难道还不够?这女人到底想闹到什么时候!

    吸了半支烟才强压下心头怒意开口:“以后最好别再无理取闹!我可以**你哄你,但你也别太过份!要知道一个男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夏天被他理直气壮的警告气笑。“君夜辰,你到什么时候也是一个改不了自大的人渣!”

    君夜辰彻底被她咬牙切齿的声音激怒,寒眸一眯,冷酷的俊脸危险地转向目光灼灼望向他的女人,大手重重扼住她下巴,低头狠狠吻住那张总会让他忍不住暴走的嫣红小嘴。

    浓重的烟味冲入口中,夏天挥手就往那张紧贴她的俊脸上抓去,却被君夜辰一手格开,指间夹着的烟刚好烫到她细嫩手腕上,痛得她全身都跟着狠狠颤抖了一下,嘴里也发出痛苦的闷叫。

    君夜辰猛地反应过来,松唇拉过她手腕检视。雪白的细腕上红肿一点,水泡眼睁睁在他的目光注视下鼓起,君夜辰瞬间充满了自责。“该死!我不是故意的……”

    夏天用力抽回她的手,捧着她灼痛的手腕冷笑出声。“君夜辰,这就是你对我的弥补吧?我在你眼里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君夜辰看着她发疯似的心痛模样,俊脸铁青着说不出话来。他绝对不是故意,只是不想让她那样任性地和他闹个没完而已,他是真的一时忘了手上还有烟……

    “放我下车!”夏天用力掰着门把手,却怎么也打不开仍旧锁着的车门。

    君夜辰按下解锁,车门终于开了,夏天跳下车去,躲瘟疫一样快速奔向远处的电梯口。

    君夜辰恼怒地按熄手上香烟,拎起夏天落在车里的电脑和包开了门下车,重重摔上车门,心头原本发现夏天不是夏家人的喜悦之情被一团意外搞得荡然无存!

    一边走一边伸手摸出电话打给楚义。“叫人买烫伤膏给夏天送过去。”

    夏天回到办公室才想起自己的东西全都落在君夜辰车上了,可她一想到君夜辰亲口承认害死了母亲就恨得全身瑟瑟发抖。

    那个人,怎么可以如此不要脸!居然还好意思说什么弥补,竟然还要求她继续和他在一起?

    夏天气得心乱如麻,秘却又在门口敲门。“夏总监,君总把您的电脑和包送来了。”

    夏天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没出息地流了满脸的眼泪,伸手快速抹干才开口:“拿进来。”

    秘没好意思抬头看她,动作麻利的把她的东西送到办公桌上便退了出去。

    这几天大办公室里的人都在传总裁和夏总监两人关系**,秘自然知道这种事不好当面捅破,别说君总还有个身份高贵的未婚妻,就是没有,也没人敢随便传自家顶头**o的绯闻,否则还要不要继续做下去了?

    夏天去洗手间用冷水冲了半天的手腕,却仍是止不了那股火辣辣的痛楚,尤其袖口一擦,那痛更是让她倒吸冷气。无奈只好卷了袖口回到办公室,努力静下心来开始工作。

    她不会让君夜辰乱了她的心,不管是是恨,她都要为母亲的死向那个人讨回代价!

    勉强自己沉浸到设计修订当中,楚义却又敲了门进来,送给她一支特效烫伤膏。

    夏天看着他快步出去,心潮再度起伏,眉心痛苦地皱起。

    这个人以为对她好一点就可以弥补母亲付出生命的代价了吗?别忘了他刚刚自己也说过,他外婆的一条命多少钱也换不回来……同样,她妈妈的一条命,也是多少弥补都换不回来!

    夏天狠下心来收敛心神,得到华辰的股份,那将是她报复君夜辰的第一个目标,任何意外都无法阻止!

    还没到中午休息时间,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大闹。“让开!你们这些看门狗!夏天,你个不要脸的女人给我滚出来!”

    夏天纤眉蹙起,听出门外声音应该出自夏梦瑶。

    伸手按下对讲电话。“叫保安把她赶出去。”对于夏家这些没底限的垃圾,她完全没有耐心再去应付。

    秘立即打电话叫保安上来赶人,夏梦瑶却疯了一样对着众人又叫又咬。

    君夜辰刚巧开完例会回来,和楚义一起走到她面前。“解聘你是我的决定,你在这里胡闹什么?”

    夏梦瑶脸上妆容早就哭闹得花了,一张脸精彩得活像调色盘,让众人看得恶心不已。

    “君总,您开开恩,不要解聘我,我知道我们夏家对不起您,但是求求您,您大人大量,放过我一马好不好?您外婆是我爸爸撞的,他已经被抓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是无辜的呀!”

    夏梦瑶朝着君夜辰脚前就扑了过来,正在哭闹不止的时候,电梯门开启,白若雪手上拿着一堆文件款步走了过来,看到地上跪伏的人,温婉的眸子不由微微一转。

    “夜辰,出了什么事?”

    夏梦瑶看到她,立即爬过去拉取同情。“白总,白总您发发善心,帮我向君总求求情吧,不要解聘我,不然我就没有活路了!”

    白若雪后退一步,故作不识地看着她。“你是谁?”

    “我是夏梦瑶,白总,求求您,帮我说句话吧,我知道君总是为夏天抱不平,所以才会对我们夏家赶尽杀绝,但我真的是无辜的呀!”

    白若雪听出夏梦瑶有意提夏天的名字刺激她,脸上却是保持着让人意外的平静。

    “这个我恐怕帮不了你。夜辰,我是过来通知你涅槃推广发布会的事,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后天你和夏总监不要忘了准时到场出席。这里是发布会相关资料,你有空可以先看一下,我还有事就不多留了。哦,对了,妈让我提醒你记得回家看一看她,她这两天风湿痛又发作了,你不是认识个老中医有偏方药酒吗,妈想你问他再要一些。”

    白若雪一口气说完一大串,貌似真的是为了这些事才特意跑来一趟,并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

    君夜辰点了个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白若雪微笑和他摆了摆手,像来时一样温文尔雅地又走回了电梯门口。

    夏梦瑶完全被无视,不甘心地又爬回君夜辰面前。“君总……”

    手还没拉上君夜辰裤脚就被楚义挡住。“你再纠缠君总和夏总监,当心我们会告你骚扰。”

    楚义话音才落,电梯门又开了,几个保安匆匆走了出来。

    君夜辰开口下令。“把她拉出去,以后禁止她再踏入君临一步!”

    保安领命,夏梦瑶哭喊着被拖了出去。

    夏梦瑶被扔出君临大厦,抽着鼻子站在马路边,白若雪的电话突然打到了她手机上,意识到转机她立即接听。“白总,求您帮帮我吧!”

    白若雪充满同情的声音自彼端传来。“夏梦瑶,被君临解聘会遭到业界封杀吧?我看你也怪可怜的,不行就来华辰,我会给你安排个合适的工作。”

    夏梦瑶惊喜地双手握住手机。“您说的是真的吗?那我太感谢您了!”

    白若雪柔婉的声音带着笑意。“夏天是什么样的女人我知道,这件事肯定少不了她在夜辰背后鼓动,我也是对你的遭遇同情,就这样吧,有什么为难就和我说,我尽量帮你。”

    夏梦瑶听到她这句话,马上抱着手机委屈地呜咽出声。

    “白总,您心地真是太善良了,难怪会被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有机可趁!梦瑶非常感激您仍时伸出援手,可是,能不能让我妈和我妹妹也过去找个差使?做什么都可以,只要给口饭吃,给个地方住就可以!您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全家人都被赶出了家门,房子也被君总收走了,我妈和我妹妹也都被单位开除,现在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夜辰也真是太不论青红皂白了!”白若雪的声音充满了愤慨。“那好,你们都来吧,只要好好帮我做事,我保证不会亏待你们。”

    夏梦瑶绝处逢生,实在是感激得要命,就算明知道白若雪可能会对她们母女三人有利用之心,却也乐得和她同谋!

    如果不是夏天回来了,这三年来他们夏家虽然被君夜辰压榨得惨不忍睹,但他至少有没有赶尽杀绝!全是因为夏天,这个恶毒心肠的女人!她们一家人不好过,也绝对不会让夏天那个只会狐媚男人的贱货好过!

    楼上总裁办公室里,君夜辰边吃饭边观察着埋首在餐盒上的小女人,她那垂眉敛目对他带搭不稀理的样子实在让人郁闷!

    眼神示意尴尬坐在两人之间的楚义,后者立即推开吃了一半的餐盒擦嘴起身。“我吃好了,bo,我先出去工作。”说完赶紧走人。

    君夜辰淡淡嗯了一声,看到夏天吃东西的动作微顿,顺手将一瓶水放到她面前。

    夏天抬眸看了看水,伸手取过喝了几口,被辣得红红的小嘴儿吸在瓶口上的动作格外诱人!君夜辰只觉身体不受控制地掠过一道热流,目光顺着夏天线条柔润的下巴向下滑去。

    那道让人无法忽视的火辣视线简直比她餐盒里的辣椒还辣!夏天警觉低头看一眼自己的领口。因为昨晚那个人的恶行,她脖子上留下好多印子,所以她刻意扎了条小领巾,遮得领口处严严实实,可君夜辰的目光仍让她有种**裸的感觉!

    “我也吃饱了,君总慢用。”面对**,避而远之无疑是最理智的选择。

    夏天有了多次前车之鉴,起身时特意绕到远离君夜辰的那一边,让他就是想再抓住她都没机会。

    君夜辰沉了脸,恼火看着避他如洪水猛兽的女人。“站住!”

    夏天已经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却没回头。“君总还有什么事?我还有许多工作急着完成,请您有话快说。”

    摆明是提醒他不要无理取闹!君夜辰俊脸发黑地看着门口那个小女人冷冷转向他的侧脸。

    那张小脸儿上因为吃了太多辛辣食物而挂着粉润的色泽,表情却绷紧得冷若冰霜!他明明说过了两个人要保持昨晚发生的关系,今天更向她表明了他想和她继续在一起的念头,这女人不但不配合,居然还故意躲着他?!

    “烫到你是我不对!别生气了行吗?”憋了半天,君夜辰还是放低姿态道了歉。

    向女人道歉这种事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做过,甚至感觉大失颜面!可还是忍不住为了眼前这个让他无法自拔的女人做了。

    夏天看了那张眉头轻蹙的俊脸三秒钟。“君总如果只是为了说这个,那就不必了,你我都应该清楚,伤害造成以后,任何道歉都没有意义!”

    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这种事对她来说就是天大的讽刺!

    君夜辰想不到她会咬住这个意外闹起来没完没了,心头怒气上涌,脸色也沉了下来。“别得寸进尺,我说过我的忍耐是……”

    夏天没理他的警告开门直接走了,君夜辰一句话卡在喉咙里气得俊脸铁青,手上一用力,象牙筷子顿时断成了两截!“该死的女人!”他是不是太纵容她了?

    夏天回到办公室,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差点睡着,鼻子里突然飘进一股烟味儿,让她猛地醒过神来,张眼就看到君夜辰不知何时拉过了她的办公椅,大马金刀坐在她眼前,正在眯着双邪魅的眼睛吞去吐雾!

    夏天警惕缩身,双眼一瞬不瞬盯着他。“君总又有什么事?”

    君夜辰不出声,默默吸着他的烟,目光来来回回摩挲着沙发上那一团让人极度想要染指的娇俏身躯。

    夏天被他看得如同脱光了泡在冷水里,眼角抽了抽,迅速起身整理了一下起皱的衣服,走到办公桌前想要冷静点坐下来说话,却又发现她的椅子正在那个神经病男人屁股底下!

    心头一恼,索性双手抱臂靠在桌沿上,远远看向已经转过身用目光继续追随她的男人。“君总,上班时间到了,您有事就吩咐,没事就请把椅子还给我!”

    君夜辰起身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介备缩肩的小女人。“就是因为我烫到了你?”

    大手捉过小手,将手上烟小心送到她两指间,让她拿着凑嘴过去重重吸了一口,夏天皱眉看着烟头处亮起的火光,强忍想要伸手推开那颗脑袋的冲动!下一秒君夜辰抬头,强行捏住她的手往他手腕等同位置按了下去。

    “你疯了!”夏天急抽手,可烟头还是硬被那人强大的手力挤在皮肤上按到熄灭,一股难闻的焦肉味飘了出来,让她的心狠狠抽了抽!“君夜辰,你简直就是个**!”

    被她吼的人挑了挑眉。“能解气了吗?”

    夏天狠狠瞪那张可恨的脸。“你有病!”

    伸手抓过桌面上烫伤药膏,扯着那个抽疯的人直奔卫生间,拉着那只大手到水龙头下冲凉水,看着那处比她不知严重多少倍的焦糊伤口,真忍不住心头想要骂人的冲动!

    君夜辰感觉到她的关心,心情大好!没受伤的大手捏过夏天下巴,低头看着那张气怒的脸。“心疼了?相比之下,我宁可疼点,也不想看你闹情绪的欠揍模样,害我饭都吃不下去!”

    薄唇压近,明显是要吻那个总能牵动他情绪的人。

    夏天想避开他,却被那只手立即扣紧了下颌骨,避无可避地被吻住。

    夏天红了脸,顾不上手上有水伸手去推那个无时无刻不想占她便宜的男人。

    君夜辰收回被冷水冲着的手,扣住她后脑将她强行压近自己,密密实实吻住她,恨不能连她呼吸都吞没!

    夏天根本撑不开那具如铁的胸膛,被吻到头晕目眩,那人一松手,她差点跌到地上,还是他眼明手快捞住她的腰,目光里全是笑谑。“身体可比你的倔脾气诚实多了!”

    夏天恨恨将烫伤膏砸向那个猖狂无耻的人。“我没时间和你玩这种游戏!”

    君夜辰身手敏捷地接住药膏,眸光中还溢着充满欲念的幽光。“放心,我有分寸,不会耽误你时间。”

    夏天哑然。“你听不懂吗?我是不想和你玩这种**!”

    君夜辰一把将她捞回怀里。“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从你四年前走进我的生活,你就和我开始玩了这场游戏,我不说停,你就永远也别想单方面结束游戏!懂吗?”

    夏天被他霸道的声明气笑。“君夜辰,你到底把身边女人都当成什么?就算你是种马,也拜托你去找那些盼着你**幸的女人!至少你也应该先满足了你的女人再出来拈花惹草,别让她们心生怨念到处报复无辜的人!”

    君夜辰搂紧她想要挣脱的身躯,声音低沉地将她按在胸口上。“不管你相不相信,你就是我唯一的女人。”

    夏天当然不信!他的花边绯闻多得每日可以刷新一次,这种人和她谈唯一?

    而且她也不想和他谈这些问题,她只想他离自己远一点,好让她静下心来做她想要做的事!

    挣扎不出那人不讲理的桎梏,索性放松身体不再动弹,面对不达目的誓不休的人,她还会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应对?

    君夜辰感觉到她不再抗拒,以为她终于被打动,喉中轻叹一声,大手温柔地顺着夏天被他折腾开的头发。“别再闹了,你这样我感觉很累!过去都算我的错,乖乖相信我一次,我会好好给你一个交待。”

    夏天冷哼。“什么交待?把我像那些女人一样金藏娇?”

    君夜辰实话实说。“我要藏也只会藏你一个。”低头又寻到那双香软的唇,厮磨到自己快要受不了才放开怀中人。“我还有会要开,下班等我。”

    夏天在他想再一次嘬住她的唇时转开头去。“君总慢走,不送。”

    她必须尽快离开这个人身边,以免自己承受不了他的霸道索再一次死无葬身之地!

    快下班时白逸轩突然到访,夏天有些意外地看着他微笑进了办公室。“白大哥,你怎么有空过来?”

    白逸轩幽若远山的眸子静静看着她,唇角轻勾着浅笑开口:“刚巧在附近谈一个合约,结束看时间刚好,过来请你吃饭。”

    夏天看一眼时间,的确掐得很准,刚好下班!可君夜辰让她等着他……

    白逸轩看出她有些迟疑,疑惑问道:“怎么了,不方便吗?”

    夏天摇头。“没什么不方便,我们走吧。”说完直接收拾东西起身。心头不免为自己的顾虑感觉可笑!她为什么要听那人的话等他?

    然而,两人才走向电梯,身后就传来君夜辰冰冷的声音。“二位急着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