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偷情刺激吗?

文/钱九
本章字数:11190 前妻似蛊txt下载

白逸轩回头,脸上仍是温和的笑意。“带天天一起吃个饭。才下班,你不会又有事要找她谈吧?夜辰,别怪我说你,工作归工作,你要是把我女朋友累坏了我可不愿意!”

君夜辰目光阴沉地看向白逸轩轻落夏天肩头的大手,对他饱含占有性的动作和言辞不可抑制地心生怒气!唇角冷冷一勾。“那也没办法,你也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没她不行!”

摆明了他就是要找夏天谈事!

白逸轩面色有些不悦。“这就是你不对了,再忙也要给她点休息时间,天天毕竟是个女人,你不能对她太过苛求。如果总是这样,身为男朋友我可要劝她重新考虑了!”

“电梯来了。”公用电梯门开启,夏天看一眼针锋相对的两个男人,抬脚率先跨了进去。

电梯里还有从上面下来的员工,全都呆呆看着门口两个出色的男人。

君夜辰一张脸顿时绷紧,夏天这一举动摆明是在疏远他,因为他几乎从来不会和员工一起挤电梯!白逸轩却丝毫没有犹豫,紧随其后也踏了进去。

君夜辰眸光一寒,毫不落后的进了电梯,然而悲催的是电梯立即传出超重的警报声,所有人都直直看向他。

君夜辰一动不动地站在正门口处,完全没有要下去的意思,夏天转头看向白逸轩,白逸轩了然地走出电梯,夏天才想一起跟下去,君夜辰手臂一抬将她拦在里边。“一个人下就够了,你别动。”

夏天无语地看着他伸手按了关门键,这个人实在是太过自私自利不顾别人的感受了!歉然看向门外,白逸轩安慰地朝她挥手示意。“没事,我坐下一部。”

然而电梯只下到了20楼会议层,君夜辰就把夏天拉了出去。

“君夜辰,你又想干什么?总是这样耍人不感觉自己特别幼稚吗!”夏天用力抽着自己的手腕,伤处被那只大手扭得生痛!

君夜辰没理她,直接把她拉进一间宽敞的大会议室,锁了门把她按在门板上。“还当他是你男朋友?”

夏天怒瞪着上方向她逼视的脸。“他本来就是!”

君夜辰瞬间被激怒,眼角眉梢却全都是危险的冷意。“好,真好!一边巴着所谓的男朋友不放,一边偷偷上着我的**,夏天,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这么随便的女人!”

明明就是他强迫了她,现在居然这样倒打一耙!夏天被君夜辰的话深深伤到,唇角也浮上憎恨的嘲弄。“让君总见识了吗?既然感觉我这么随便,那还不快点放开你高贵的手!”

“我干嘛要放?你有男朋友,我有未妻婚,我们两个刚好是**最好的组合!现在他就在这幢楼里,而且马上就会给你打电话,我们为什么不玩点更刺激的?”

君夜辰说完便做,大手直接捞起夏天一条腿,强迫她盘住他的腰,低头便向她脖颈间吻去。

夏天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是个十足十的危险分子,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慌乱扭头,伸手推他。“你走开!君夜辰,不然我要大声喊了!”

君夜辰一双眸子里全是沸腾的怒火,又怎么可能会被她这点威胁镇住?

“你喊,尽管大声喊!绯闻对我来除了娱乐不会有任何作用,倒是你,喊来全公司的人让大家看看,你是怎么**我的!哦,对了,还有白逸轩,你的男朋友,现在我就打电话让他好好听听你兴奋的声音!”说完直接摸出手机拨电话。

夏天被他厚实的胸膛挤在门板上,双脚悬空,根本就无力逃脱,看到他真的去拨电话,连忙伸手去抢。“不要!别拨……”

然而电话已经拨出去了,君夜辰将手机举高,她根本就够不到!

对面很快接听,显然白逸轩感觉到了异样。“夜辰,你们在哪?”

君夜辰直接按下免提,白逸轩疑惑的声音清楚传入夏天耳中。

“临时开个会,恐怕不能让你如愿了。”君夜辰声音低沉又诡异。

白逸轩沉默两秒。“天天也要开吗?”

君夜辰低头看着被他挤压得面颊涨红的小女人。“当然,没她我要怎么开?”反问让人皱眉。

夏天屏住呼吸,不想让白逸轩发现异样。君夜辰看出她想掩饰的表现,低头,重重在她唇上吻了一口,那声音响亮得让人耳根发热,夏天直觉对面白逸轩肯定能听到。

白逸轩的声音有些迟疑。“要开多久?”

君夜辰轻嗤。“具体开多久就要看她的本事了,你要等吗?”边说边伸手扯开他的腰带……

夏天不肯配合地趁机挣扎,双脚回弯蹬上门板,声音大得吓了她一跳,对面白逸轩果然立即发问:“什么声音?”

君夜辰低笑出声。“你以为呢?”大手就势将夏天身体翻转按在门板上,轻松拉开她套裙上的拉链。“碰到桌子而已。”

夏天不屈地挣扎,绝对不想让君夜辰恶劣的目的得逞!

白逸轩明显有些烦躁。“夜辰,开会只有你们两个人吗?”

君夜辰没理会他的质疑,一手握电话按住夏天肩背,一手扯脱她身上碍事的布料。

“我现在没空听你说话,白逸轩,你最好先走,想吃饭改天再说。”夏天抗拒这种羞辱的扭动带给他强烈的视觉刺激,君夜辰完全不想再继续和白逸轩啰嗦。

“夏天在旁边吧,让我和她说两句。”白逸轩却仍不死心。

君夜辰用膝盖别开夏天紧闭的双腿,同时把手机送到她嘴边。“瞪我干什么,你男朋友要和你说话。”

夏天被挤压得呼吸都困难,喉咙干涩地“喂?”了一声,君夜辰趁机自她背后侵袭,让她耻辱又难过地咬紧牙关抽气。

白逸轩有些失望的声音传来。“既然你还要忙,那我晚些再联络你吧,注意休息别太累,照顾好自己。”

夏天强抑无法控制的凌乱呼吸紧着声音“嗯。”了一声,没敢多说,伸手赶紧按了挂断。

君夜辰直接扔了手机,一手按着她,一手扶住她纤腰为所欲为。“刺激吗?”

夏天咬住唇趴在门板上不出声,腰身却被他压得更深的弯了下去。

君夜辰发泄般将她翻来覆去折腾到满足才放手,时间早就过了一个多小时。

夏天一言不发地快速整理好衣服,目光怨毒地瞪着那人倚在门上吸烟。

君夜辰目光幽暗地俾睨着她激情后愈加娇艳欲滴的脸,大手挑起她下巴,拇指一下一下摩挲她的下唇。“我给你一星期时间,和他分手,否则,下次我就让他直接听我们做。”

夏天抬脚,重重一鞋尖踢在全身慵懒的男人腿上。

君夜辰一张脸瞬间就白了,额角冷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出,只因为夏天刚好踢在他曾经受伤的左腿重伤处。

“疼吗?君夜辰,你再这样对我,我会趁你哪天不小心睡着杀了你!”夏天目光中全是燃烧的怒火!

君夜辰将手上烟扔掉,双手重重掐住她肩胛,咬牙,面色狰狞地逼视她。“我刚才的话,你听到没有?”

夏天扭头,重重一口咬向他手臂。

君夜辰敏捷扼住她下颌,目光中全是阴森。“再发疯信不信我明天在办公室里当众办了你!”

夏天双手捂住脸大哭出声。“人渣!垃圾!你这个死男人……”

君夜辰低头看着她痛哭流涕的可怜样儿,让他一颗心揪扭成一团。不顾腿上的痛,伸脚重重碾灭他扔的烟头,伸手扣紧夏天一只手腕,返身扭开门锁拉着她出去。

夏天踹他。“你放手!我的包!”

君夜辰没放手,凝着一身凌厉杀气又走回会议室,拾起他的手机,拎了夏天掉在地上的包和电脑重新走出去。

两人一路闹着别扭下到停车场,因为早上将车停得太远,君夜辰继续拖着夏天前行,目光不经意扫过空荡荡的停车场,敏锐地发现白逸轩的车还停在角落处,里边漆黑一片,他却确认那人肯定还坐在车中!

转身,一把将夏天抱了起来,不顾她的踢蹬大步走向他的车。“乖,别闹,折腾半天肚子都饿了,赶紧回去给我做饭。”

夏天恨意十足地望着那张说变就变的大脸。“君夜辰,你就是个混蛋!”

“好啦,别生气!气坏了我会心疼。”被骂的人唇角挑着意味不明的笑意,低头就向她吻来。

夏天头一偏,男人的吻只落在她面颊上,但却丝毫没影响他的得意。夏天皱眉看着那张前刻还阴沉如墨的脸,真的感觉君夜辰疯得不轻!“有病得治,你该吃药了!”

君夜辰没理她的讥讽,走到车边开了车门,将她温柔地塞进车里,转身上车,心情不错地发动车子开出停车场。

白逸轩,好好看一看吧,眼前这个到底是谁的女人!

白逸轩果然坐在车里,双手紧紧握在方向盘上,一张素来温雅的俊脸上是前所未有的阴沉。夏天,那是他一心期待的女人,怎么可以就这样又被君夜辰据为己有?

夏天屋里的味道已经放干净了,君夜辰很无耻地又赖在她那里吃了晚餐,这才回君家去看望董慧仪。

董慧仪有风湿痛是真的,而且还是因为当年生君夜辰时没有做好月子才落下的病根,所以君夜辰对她的病痛尤其在意。

君夜辰回去的路上顺道去老中医的诊所拿了药酒,回到家没进门便看到白若雪的车子停在院子里,眉头不由自主皱了起来。

下车提了药酒进屋,董慧仪正躺在沙发上,白若雪殷勤地在给她按摩着双腿。

“哥,你可回来了!”君美玉抱着盘子吃葡萄,抬眼一看君夜辰立即扔下盘子跳了起来。“行李呢?”

君夜辰将药酒拎到茶几前,白若雪转头微笑回头接过去。“回来了,夜辰,妈刚还在念叨你。”

君夜辰脱下外套折身在沙发上坐下,目光望向一脸怒气的母亲。“妈风湿痛又犯了?要不要去试试温泉疗养?我可以给您安排。”

董慧仪轻哼一声。“想把我赶走好胡作非为吗?”

君夜辰皱眉。“妈您在说什么?”

董慧仪甩手将沙发上一摞杂志丢到他眼睛。“你瞧瞧这是什么?好好的家不住,和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过小日子去了?夜辰,是不是你外婆的死你都忘了!”

君夜辰厌烦地看着杂志上他和夏天一起逛超市的相片。

“我正想和您说这件事,夏青山已经被我告了,外婆泉下有知也应该可以安息!而且夏天不是夏青山的女儿,这一点司法鉴定中心已经做出了明确证明,您没理由再恨她,相反,她过去一年在我们家所受的苦,您还应该适当对她道个歉。”

董慧仪闻言眉毛都气得竖了起来。“我要向她道歉?这个不要脸的下贱女人,是她自己送上门来找虐!从进门之后一件好事都没做过,**你舅舅不说,还害得你孩子都没了,我为什么要向她道歉?”

“就是!哥,你疯了吧?夏天那贱人到我们家来以后差点把妈气死,你居然还要妈向她道歉?就那个只知道用她那身贱肉**男人的**,我们不收拾她都是便宜她了!”

白若雪也插口。“夜辰,就算孩子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可你怎么能勉强妈去向她道歉呢?她不是夏青山的女儿你也不能把过错算到妈头上啊!”口气温婉又大度,好一副孝顺儿媳的口吻。

君夜辰被她们齐齐针对夏天的态度气到,面色冷沉地起身向楼上走去。“随你们怎么想!事情我已经解释清楚了,总之夏天不欠你们任何人。”

君美玉不服地大叫:“怎么不欠?那贱人抢了我逸轩哥!害我嫂子撞车流产,她欠我们的多了!”

“夜辰,你是不是又被那狐狸精迷了心窍?怎么处处为她说话!若雪还在这里等着你,你能不能恢复点理智?”董慧仪气愤地斥责。

君夜辰冷哼。“世上总有公理,我劝你们也都好自为之。”

眼看他身影消失在楼梯上,沙发上三个女人面面相觑。

“我哥真是没救了!”君夜玉恨得咬牙切齿。

“你们不用担心,有我在,就不信夏天那个贱人能折腾出什么大浪!”董慧仪对夏天有着一种天敌般的恨意!哪怕无关深仇大恨,只要一想到她,心里也满满全是厌恶!

白若雪轻叹一口气。“妈,美玉,只怕夜辰这一次是认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对关于我的事也这么重视。”

君美玉上前抱住她。“嫂子,全是那个夏天,我们绝对不能放过她!”

白若雪一脸无奈地皱着浅淡的眉心。“可是有我哥和夜辰护着她,我们又能怎么样?美玉,听我的还是算了吧。”

白若雪因为担心君夜辰会在楼上听到她们谈话,字字句句都故意说得哀怨又隐忍。

“嫂子?你怎么能这么没出息!”君美玉听出她不愿意和自己一起难为夏天,实在是气得够呛!

君夜辰的脚步声再度传来,三个女人立即把目光全都转向楼梯,见他又提了一箱行李下来,个个脸上变色。

“夜辰,你还真想永远住在外面了?!”董慧仪第一个不满地怒斥出声。

“哥,家里怎么了,你非要搬出去住?回来这么一会儿就要走,难道嫌我和妈烦你了吗?”君美玉也不满地看着他。

“夜辰,你真的一点也不顾忌我的感受吗?”白若雪眼中全是委屈。

君夜辰冷冷看向白若雪。“你不说我还倒忘了,关于我们的婚约希望你重新考虑。我可以给你点时间,如果你自己考虑不出结果,那只好我亲自去白家走一趟了。”

白若雪表情瞬间凝固!这一次她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想不到君夜辰就会这么直截了当地吐出绝情的话,让她一颗心严重受到了伤害!

白若雪咬住唇不再出声,低头力地帮董慧仪继续按摩,头垂得很低,眼泪一滴滴落了下来,那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让董慧仪一看更加不由自主地火冒三丈!

“夜辰,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了个下贱的夏天居然想和若雪解除婚约?我看你真是疯了!家你也住不下,看我们都烦对吧?好,这次你要是再敢走,那你就别再回来!”董慧仪发了狠地指住儿子。白若雪还有那么好的家世,那夏天算个什么东西!

君夜辰提着箱子径直走向门口。“最近太忙,我只是顺便回来多拿点衣服,本来也没打算回来住,妈您保重!想去疗养随时告诉我,我来安排。”说完便推门离开,完全没有理会那三个女人的刁难。

夏天是他唯一想要的选择,尤其在明确她不是夏青山的女儿以后!不管遇到任何阻挠,他都不打算放弃和她重修旧好的机会。

至于白若雪,两人的关系三年来从没有过任何亲近,他相信那女人应该明白,他对她除了一点愧疚之外完全没有半分情意!如果她是个明理的女人,那最好主动选择离开,不要等到他为此和白家撕破脸,闹得两家的关系彻底破裂!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一个即将被抛弃的女人心底会有多么强大的恨意,面对威胁自己的存在,白若雪更加坚定了要除掉夏天的决心!

隔天,作为涅槃品牌成立的首期推广发布会正式开启,出于对stacey这位获得国际金奖的设计师和她的作品好奇,这一次发布会终于做到了座无虚席!

整个发布会足以容纳千人的场馆里人声鼎沸,台前满满全是媒体的摄像机和闪光灯,t台上模特以明月心为首,随着音乐节奏不遗余力地展示着整套涅槃的首期系列作品。

因为是礼服系列,场上华美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业界诸多有名的设计师和经销商无不为这套作品深深吸引!难怪会拿下国际大奖,果然是足以引发潮流新趋势的佳作!

足足男女各四十八款礼服无一不是高贵典雅,线条简约却大气十足,用料华丽又不失庄重,无一不做到了经典中的经典!

展出只有短短二十几分钟,却迎来一波又一波热烈的掌声。

君夜辰和夏天并排坐在台下正中位置,第一次,真真切切被夏天难以想象的创造力震撼了一把。“我有点不相信,这些都是你设计出来的。”

夏天面容淡静地望着前台。“无所谓,只要涅槃的名号打出来,以后你总会知道我到底有多少实力。”

君夜辰侧眸看向她信心十足的样子,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自信的女人最美!“不用得意,你再能干,不也是为我干的吗?”

夏天厌恶地瞪他一眼,目光再度转向t台。

展示已经结束,明月心和那名男超模正在就有幸为涅槃代言发表演讲。两人完美的外型和动人的演说无疑又为发布会的成功加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君夜辰则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夏天被舞台灯光映射的侧颜,很想亲她……

君夜辰另一侧始终被越过、被冷落的白若雪十指紧紧掐住掌心,目光望向t台上方硕大的射灯,那刺目的光芒将她眼底阴暗照得一清二楚!夏天,不用你再继续得意,今天的荣耀就是你最后的葬礼!

“下面我们以掌声欢迎我们涅槃系列的开创人stacey小姐上台,为大家讲解一下她的创作历程!”台上主持人大声邀请着夏天。

这一过程无可厚非,夏天在掌声中站了起来,沉稳淡定地走向t台,踩着台下旋转台阶上去,伸手接过主持人手上的麦克风。

“感谢大家今天来为涅槃的首期发布会捧场!对于这一系列的创作感言,国际大赛时我已经讲过,今天我不想再多说,我只想告诉大家,这才只是涅槃的开始,以后,我会有更多、更让大家喜爱的作品献给关注涅槃的所有朋友!也请大家相信,这个品牌绝对会为广大时装事业爱好者们带来惊喜不断……”

夏天充满热情的演说让台下掌声雷动,她也微笑着向众人举起双手以示成功的喜悦。

正在整个场馆里热情沸腾的时候,夏天头灯的舞台射灯连着上方钢架突然**下来。

“小心!”观众们的掌声戛然而止,齐齐惊呼出声,君夜辰猛地站起身来向台前冲去。

沉重的射灯和支楞八翘的钢架,如果砸到正下方那个娇弱的女人,毫无任何悬念,她必死无疑!

白若雪指甲掐进了掌心,刺痛却丝毫无法压下她血液中咆哮的兴奋,唇角森森翘了起来。夏天,不知道人太得意是要遭报应的吗?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章 霸道索爱 返回《前妻似蛊》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 害羞什么,又不是第一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