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你疯了?放开我!

文/钱九
本章字数:11895 前妻似蛊txt下载

夏天才想伸手端酒杯,旁边白逸轩骨节分明的大手先一步伸了过来取走她面前酒杯。“天天不会喝酒,大家别难为她,这杯我来代她喝。”

君夜辰等他把酒喝了才不满地开口。“这可不行!你代可以,一杯太少了,怎么也得三杯,不然怎么能体现出白总对我们夏总监的情意!大家说是不是?”

**oss开口,谁敢说不是?于是白逸轩在震耳的“三杯、三杯!”喊声中又连继喝了两杯才被放过。

君夜辰倒没再故意难为人,看一眼桌面上没一道菜是夏天最喜欢的口味儿,立即喊来服务员。“加点儿菜。”伸手取过精致的菜单。“香辣虾、辣子鸡、水煮鱼……”

满桌人都直直看着他那双性感薄唇里吐出一道接一道辣菜名,有些错愕地互相看看,不是说他们君总不吃辣吗?

“夜辰,你这是在体谅大家无辣不欢的心情吧,所以才这么体贴给大家添菜!”白若雪及时恭维。

下属们立即鼓掌表示感激。“君总真是太好了!”

“真了解我们的心思!”

“我最喜欢水煮鱼!谢谢君总!”

一众年轻女设计师们全都嘻嘻哈哈地表示着感动,唯有夏天偏开头没出声,有一筷没一筷地夹着菜吃。

等到君夜辰特意为她加的菜上齐,夏天已经吃饱了,他献殷勤点了半天的菜,果然如白若雪所言偏宜了旁人!

君夜辰有些不高兴,伸筷夹了一只香辣虾送到夏天面前小碟子里。“尝尝。”

夏天本已经撂了筷子,看到他不善的表情,为免多事还是又夹起来把虾吃了,君夜辰这才挑了挑唇角,很孩子气的找回一丝心理平衡。

白逸轩一上来就喝了三杯酒,加上吃饭时和下属们正常往来,又被敬了不少,吃到最后酒意上涌,已经有了几分薄醉,看到君夜辰和夏天的互动,心头不快,索性将手搭到夏天肩膀上,明目张胆将她搂在臂弯里。

君夜辰一看他这副占有性十足的姿态,心底立即升起一股压不住的怒气!脸上却浮起一丝让人胆寒的笑意。“逸轩,我还没敬你,来,喝一杯!”

夏天想阻止,但又感觉自己没什么立场好去阻止,只能看向白逸轩。后者轻笑,倒了酒和君夜辰碰杯。“就一杯,我不能再喝了。”直言表明了他已经到量。

君夜辰和他干了杯中酒,却也不为难。“白总喝多了,不知道哪位女士好心可以送他回家?”

喝得少的无疑全是女士,可是谁也没想到能够有幸送如此帅气逼人的白总回家,一时间桌子四周立即安静下来,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人好意思冒这个头……

“我来送吧。”夏天起身就要去扶白逸轩。

君夜辰一把拉住她手腕。“你可不能走,今天你是主角!你走了庆祝会开给谁?”

夏天皱眉。“没关系,饭已经吃了,接下来大家玩好就行,就当我一起参与了。”

“不行!庆祝会才刚刚开始你就要走,也太不给我留面子了!”君夜辰沉了脸。

白逸轩伸手拉夏天重新坐下。“我没事,不急着回去,我喝杯茶缓缓就好。夜辰说得没错,庆祝会才刚刚开始,我也不想错过接下来的节目。”

夏天暗暗瞪君夜辰一眼,看到他脸上同样不快的表情,没理他,转身向服务员要了杯热茶,双手捧着小心翼翼喂给白逸轩喝。“胃难不难受?以后不要再喝这么多了。”

白逸轩温柔地抬手握住她一只手,接过茶杯亲昵地顶了顶她正对他的前额。“我知道了,宝贝!”

夏天完全没想到这人会当众向她秀亲密,窘得脸上一阵发热。可白逸轩明显感觉还不够,将手上茶杯放下,托住她后脑,在她还没来及闪避之前低头飞快地吻了她嘴唇一口。

夏天头皮一炸,顿时感觉到君夜辰的方向传来一股阴森冷意,紧接着就听到一声玻璃杯破碎的声响,和着众人的惊呼声。

“君总,您的手!”

“服务员,这什么破酒杯?把我们君总手都扎破了!”

“快点拿急救箱来!”白若雪眼睁睁看着君夜辰捏碎了手上高脚杯,连忙伸手去抓他的手。“小心玻璃……”

君夜辰一把挥开她。“夏天,来帮我把玻璃拔出去。”

夏天撑开仍旧扣着她后脑的白逸轩,转身心惊地看向君夜辰伸向她的大手,掌中鲜血直流,几片碎玻璃扎在肉里,看起来都疼得钻心!

她狠狠瞪那个神经病男人,目光中全是厌恶!这样自残是为了什么?想她心疼他吗?真是病得不轻!

服务员慌慌张张送来急救用品,夏天没废话,伸手取过小镊子,看也没看君夜辰绷紧的脸,三下五除二将他手上碎玻璃都拔下去,用盐水反复冲净伤口处的玻璃碎渣子,又用酒精不客气地淋上去消了毒,这才小心给他包扎起来。

整个过程君夜辰一声没吭,虽然酒精淋在伤口上痛得他手指直颤,痛得他额角冷汗直冒,可他还是乐得拉回了这女人的注意力,更想打爆白逸轩的头!那个死混蛋,居然敢吻他的女人!

一想到夏天的红唇被别人吻了,他就无法忍受!伤口才包完立即起身拉过夏天。“过来帮我个忙。”

白若雪扯向他手臂。“夜辰,我来帮你,别麻烦夏天了。”

君夜辰不客气地甩开她。“你不行!”说完不顾夏天不情愿,拉了她就走。

夏天被拉扯得差点带倒椅子,白逸轩动作迟钝地摇摇晃晃起身。“没事,你们吃,我去看看。”

“大哥,你行吗?”白若雪也想去。

“我没事,你坐着吧。”白逸轩想也知道君夜辰是被他激怒了,不想小妹也卷进去,挥手示意她别跟着。

君夜辰拉了夏天直奔卫生间,扯着她到洗手池旁,打开水门,受伤的手用力按住她脑袋,另一手大力冲洗她的嘴。

夏天摇头挣扎。“你疯了?放开我!”

君夜辰不放!不把她洗干净誓不罢休的节奏!

白逸轩匆匆追过来。“君夜辰,你够了!”上前一步将夏天扯回他怀抱里。

君夜辰眼中蕴满怒火,一把捉住夏天手腕。“你放开她,我只说一次!”

白逸轩自然不会放,醉意朦胧的眼睛隐隐透出同样被激怒的红光,上前一步紧紧搂住夏天。“天天是我女朋友,你用什么立场命令我放手?”

刚巧有其他客人要进洗手间,两人一起回头瞪过去,气势犀利、怒容骇人!那人吓得调头就跑。

君夜辰冷笑挑唇。“白逸轩,她到底是谁的女人你心知肚明,非要我和你说清楚吗?”

白逸轩也嘲弄地笑出声来。“君夜辰,你别太自作多情,天天已经不再是过去任你欺负的人了!你还想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夏天看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斗鸡一样互相瞪着,深感两人马上就要因为她撕破脸!

感觉到白逸轩胸口剧烈的心跳,知道这个素来隐忍的男人是真的被惹怒了,而另一边君夜辰掐在她手腕上的掌心湿濡一片,低头看去,鲜红的血正从他指缝处渗出,他却仍旧抓得她死紧……

“你们都够了!”夏天用力甩脱两个人的拉扯。

“我是人,又不是什么稀有物件,你们有什么好抢?谁再来抓我一下试试,信不信我喊来所有人看你们两个大总裁出丑!”

君夜辰寒眸一眯,危险地看向她。“不想生事也可以,你马上和他说清楚。”

夏天恼火瞪向那张充满威逼的脸,最终还是被那两缕警告十足的寒芒盯得败下阵来,决定息事宁人,反正她和白逸轩的关系也是假的,就此说开对大家没什么不好。

“白大哥,对不起!我想我们还是……”

不等她说出下面的话,白逸轩高大身躯一晃,向她直扑过来,君夜辰一把将她拨开,伸手接住彻底醉倒的人。

一边将已经闭上眼睛的男人扶正扛上肩膀,一边嘲弄开口:“我不管你是不是装的,白逸轩,我现在郑重警告你,夏天她是我的人!”

三人回到包厢,白若雪意外地看着被扛回来的白逸轩。“夜辰,我大哥他怎么了?”

君夜辰把白逸轩往椅子上一扔。“看不出来吗?喝多了,你先送他回去,这里交给我们。”

白若雪不情愿地看向倒在椅子上双眼紧闭的白逸轩。“这样不好吧?”

刚想找别人替她去送人,君夜辰又冷冷看向她。“怎么连你自己大哥你都不愿意送回家?这点小事儿你总不会还想麻烦别人代劳吧?”

白若雪深吸一口气扮上温婉的笑脸。“既然是这样,那还是我去送吧,谁来帮我扶一下我大哥?”

君夜辰示意,楚义和白逸轩的助理立即上前一起扶起白逸轩,架着他跟在白若雪身后出了包厢。

碍眼的人走了,君夜辰心情明显好转,示意庆祝会继续进行。

夏天气鼓鼓取过刚才剩下的绷带,重新替他包扎了伤口。

等所有人都吃得差不多,一行人又热热闹闹来到酒店附带的演歌厅,进了一间豪华大包房。

一百多平方的包房里灯光昏暗,四面墙壁除了前方硕大的投影屏幕外全是动态山水壁画,围墙一圈足以容纳几十人的真皮沙发,前面小桌上摆满果盘和酒水,中间宽敞的舞池,头顶镭射灯不停旋转闪烁,映得每个人脸上都五光十色。

君夜辰拉着夏天在主位上坐下,没理会众人,伸手在面前桌子上选了杯酒打开递向夏天。“敢喝吗?”

夏天看了看他手上的低度鸡尾酒,很理智的摇头。“你还是自己喝吧。”

君夜辰招手叫来侍候酒水的服务生。“来瓶最好的红酒。”

夏天没理他又抽什么疯,看着前台庆祝会策划人在那张罗人唱歌。

因为君夜辰这个顶头**oss在,一时之间下面人都有点拘谨,没人好意思第一个上台。

君夜辰拉了夏天起身。“我们来唱。”

策划人立即欢声宣布:“现在有请君总和夏总监为我们演唱第一首歌!大家鼓掌!”

下面立即爆发热烈的掌声。夏天看向君夜辰。“唱什么?”

君夜辰转头对点歌员吩咐:“知心爱人。”

夏天皱眉。她倒不是不会唱,只是那首歌由他们合唱实在讽刺!“换一首吧?”

君夜辰冷脸看她。“我只会唱这一首。”

夏天不再说话,事实上她也从来没听过君夜辰唱歌。

音乐声很快响起,夏天取过策划人递给她的麦克风。

跟着节奏开始唱:“让我的爱伴着你真到永远,你有没有感觉到我为你担心?在相对的视线里才发现什么是缘,你是否也在等待有一个知心爱人?”

君夜辰拿起麦克风,目光深邃地看向她,跟着音乐合男声部分:“把你的情记在心里直到永远,漫漫长路拥有着不变的心!在风起的时候让你感受什么是暖,一生之中最难得有一个知心爱人!”

夏天很意外他唱得那么好,声音低沉磁性又充满感情,让人无法不认真与之响应。

君夜辰继续唱:“不管是现在……”

夏天顺畅地接上:“还是在遥远的未来。”

两人配合歌曲意境互相凝望:“我们彼此都保护好今天的爱,不管风雨再不再来!”

想到两人纠缠不清的感情,夏天有些鼻酸:“从此不再受伤害。”

君夜辰伸手将她揽进臂弯。“我的梦不再徘徊。”

夏天心痛与他相合:“我们彼此都保存着那份爱,不管风雨再不再来……”

一首深情的曲子,讽刺的却是由他们两个注定只有悲剧收场的人在唱。夏天难抑复杂的心情,眼眶也微微酸涩。

余音结束,四周再度响起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两道与众不同的掌声加入进来。

李羽裳和李羽柔姐妹二人先后走进包房。“还是第一次听君总唱歌,唱得真好!冒昧打扰还请君总见谅,我们姐妹是专程来恭贺君总的,华辰今天的推广发布会实在是太精彩了!”

李羽裳一番话表明来意,夏天勉强保持微笑,将麦克风还回去,君夜辰也放下话筒。“既然来了,那就一起热闹一下吧。李总请!”

李羽裳看他伸手笔向音响设备,忙摇头笑道:“这个我可不行,我们还是坐下聊聊吧。”显然是有话要说。

君夜辰倒也没勉强她的意思,伸手牵着夏天走回座位,李家姐妹自觉跟了上去,在他们身边位置落座。

服务生送来君夜辰刚才要的红酒,刚好为李家姐妹也倒上两杯。

李羽裳没客气,当即举杯相敬。“没什么好表示,我就借花献佛了!君总,stacey,我敬二位一杯,祝贺你们旗开得胜!”

君夜辰举杯微微示意,一口干了杯中酒。

夏天也没多作迟疑,端杯喝了一口。红酒味道醇厚,入喉后还唇齿留香,一尝便知道是上上佳品。

服务生又为他们添了酒,李羽裳表明来意。“不知道君总有没有听到风声?最近似乎有一股不明势利正在打工业园的主意,而且很可能是打着国人旗号前来鱼目混珠的外商。”

君夜辰面色冷沉地轻哼出声。“难道霓裳羽衣打算与我华辰合作一起对抗外来势力?李总要是有这个意思,那我们好好谈谈也未尝不可!”

李羽裳轻笑出声。“君总还真是直爽!只是我李家虽然有心助君总一臂之力,可惜却没一个合理的说法!君总你也知道,霓裳羽衣可不是我一家说了算,另外两家有什么念头我也搞不清楚,我今天冒昧过来相问,也只是希望知会华辰也有点准备而已。”

夏天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李羽裳只是前来向君夜辰好。

其实os国际要动工业园这块蛋糕的事还是君夜辰放出去的风声,这会她倒反过来向君夜辰好意提醒,还真是个会借花献佛的女人!

“既然霓裳羽衣无心和我合作,那么我想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了,李总还是请便吧。”君夜辰才不会平白领这份人情,立即放话请人离开。

李羽柔始终没有开口,目光却在夏天身上来回了好几圈,扮着笑的脸上满是虚情假意,眼中丝毫没有掩饰对夏天的厌恶。

李羽裳则比她深沉得多,听到君夜辰下逐客令,也没表现出恼意,放下酒杯起身告辞。

“既然君总已经得到了消息,那我就放心了,我回去会向另外两家询问一下是否有和君总合作的意向,今天就不多打扰了,再见!stacey,很期待你的下一期作品问世!”

夏天微笑点头。“放心,不会让李总期待太久!”

君夜辰和夏天都没起身相送,坐在那里看着李羽裳姐妹二人款款而去。

包房里只剩下自己人,君夜辰拍拍手。“该唱唱,该玩玩,马上就要开始正式筹备冬季展销会,有你们忙的!”

众人齐声应是,立即有人跑到前面去抢麦唱歌,其他人也都放开了开始吃喝玩乐。

君夜辰举杯和夏天碰了一记。“对李家姐妹,有什么看法?”

夏天抿了口酒细想。“李羽柔就是个十足的小人,至于李羽裳,我感觉她是个能力不凡的女人。”

君夜辰高大身躯向后靠在沙发背上,晃了晃手中酒杯点头。“的确是个不错的管理人才,如果白若雪有她三分之一,华辰也不至于是这个样子!”

夏天听出他的惜才之意,心头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你是想把她挖过来吗?”

君夜辰皱了皱眉摇头。“有才,但也麻烦,女人还是不用为好。”

夏天暗暗翻他一眼。“看得还怪清楚!”李羽裳对君夜辰有心,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君夜辰眯了眸,目光炙热地看向夏天嘲弄的表情。“可惜我一直想看透的女人,却怎么都看不清楚。”

夏天没理他,默默听着别人唱歌,顺便把手上酒喝了。

君夜辰取过她手上空杯又给她倒了一些。“你是应该多练练酒量,这样一杯就倒,以后我怎么带你出去见人?”

夏天果断拒绝。“我不能再喝了!而且我也不需要和你一起出去见人。”

君夜辰莫测高深地挑了挑眉,半酒杯强行塞她手里。“这就怕了,你喝多我又不会丢下你不管,不然你是想我亲口喂你?”

夏天脸红别开头去。她自然知道自己喝多了这人也会把她弄回去,可她不想给他趁机占她便宜的机会!放下手上酒杯端起旁边一杯散发着青苹果味的饮料。“我喝这个。”

君夜辰一言不发地看着她把那杯饮料一口喝了下去,转头问旁边服务生。“这里有不含酒精的饮料吗?”

服务生摇头。“多少都带点酒精度,君总如果是要果汁的话我可以去找。”

夏天对上君夜辰调侃的目光,傻傻看手上酒杯。“那这个是什么?”

“苹果香槟。”服务生回答的话让夏天无语地放下酒杯。

喝红酒头已经晕了,她居然一口气又干了那么大一杯香槟,等下不会发酒疯吧?“我现在就想回去。”为免出丑,还是早点走为妙!

君夜辰恶劣地晃晃手上红酒。“喝了这个,我就马上带你走。”

夏天感觉脸开始发热,恨恨瞪他一眼,接过酒杯痛快喝了下去。反正她肯定是喝多了,不在乎再多一点点!

君夜辰得逞地起身,伸手将她一起拉了起来,转头看向立即坐正身体的楚义。“我们先回去,你不用跟着。”

楚义点头靠回沙发上,看着他们在一片告别声中离开包房。

君夜辰一路扶着夏天走出酒店,夜风一吹,夏天立即全身发冷地缩了缩脖子,君夜辰想也没想立即伸手去解外套纽扣,两人站在酒店大门前台阶上,俊男美女很是抢眼,不知从哪里突然间冲出一辆重型机车,顺着台阶前一路轰鸣。

夏天好奇看过去,车上人戴着机车头盔,手上居然拎一把尺多长的大砍刀,刀身影着酒店门前灯光,看起来寒气逼人,让她反射地全身紧张起来。“刀,他拿着刀!”

那人将车猛地刹住,三两步冲上台阶,照着正在给夏天披衣服的君夜辰就砍!

君夜辰刚听夏天提醒他机车手拿着刀,见那人持刀冲了过来,飞起一脚猛踹过去,那人被踢中腹部,手上砍刀也砍到了君夜辰眼前,却被他反应敏捷地抬手架住了手腕。

夏天惊恐尖叫:“杀人啊!救命”不顾一切举起双手,也去支那人握刀的手臂。

那人手上砍刀劈不下去,另一手却不知道又从哪摸出把锋利的,重重向君夜辰腹部刺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二章 害羞什么,又不是第一次! 返回《前妻似蛊》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四章 软玉温香抱满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