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软玉温香抱满怀

文/钱九
本章字数:11204 前妻似蛊txt下载

君夜辰又是一脚,重重将那人蹬下台阶。

夏天的叫声和两人明显的打斗立即引来了酒店门童和保安,几人一拥而上,夺下那人手上的凶器,将他按在台阶下方。

君夜辰满面冷峻地步下台阶。“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那人双腿不屈地踢蹬,无奈压着他的人太多,根本挣扎不脱,仰起头来对着君夜辰大骂:“老子杀的就是你这小畜牲!你把老子孙子打成残废,老子不杀了你就不姓胡!”

“孙子?”君夜辰微愕。

保安取下那人头上头盔,夏天惊讶地发现帽子下面居然是张老头子的脸,少说也得有六十多岁……唇角不由抽了抽。“您这么大岁数了,做事怎么还这么冲动?”

君夜辰眉头一皱,伸手将夏天拉回他身边圈住。“胡万东是你儿子?红毛是你孙子?”

老头子对着君夜辰怒目而视。“没错!我孙子被你打得偏瘫在**,我儿子不敢动你,你个杀千刀的以为老子也不敢动你吗?君夜辰,你个仗势欺人的小畜牲不得好死!”

夏天猛地想起了那个在中餐厅找她麻烦的红毛小子,转头看向君夜辰被骂得异常阴沉的表情,有些愧疚地抿了抿唇角。如果不是因为她,这个人根本不可能打坏那孩子……

“老人家,对不起!那天的事是因为我,但是您孙子先侮辱我,所以君总才会教训他,出手重了只是意外而已!如果您同意,我可以赔偿您经济损失,您看这样好不好?”夏天头晕脑涨,此刻只想息事宁人。

老头子躺在地上不屑冷哼,充满愤恨的小眼睛里寒光直冒。“有钱了不起吗?老子才不稀罕你们的臭钱!老子就这么一个孙子,却因为你个小贱**被打成残废,你们都等着给我赔命!”

夏天想不到他受制于人还这么蛮横,张了张嘴还想和他讲点道理,却被君夜辰一把拉住。“少和他废话!把刚才的监控调出来,直接送公安局处置。”

保安连忙应是,不顾那老头子挣扎怒骂,几个人扭着他,拿着他的作案凶器把人带走了。

夏天一手扶着越来越晕的脑袋,扁嘴看向君夜辰。“怎么会这样?”

君夜辰看出她越来越明显的醉态,立即扶她走向车子。“什么这样那样?社会上的事有的是说不清楚,你以为谁都会和你讲理?”

夏天只觉心里堵的慌,也没什么可以和他反驳的话,被塞进车子里,身体发重,脑子也懒了,呆呆地盯着风挡前吊着的挂件不出声。

君夜辰上了车,伸手将一只靠垫塞到她腰后。“先睡一下,不许吐!”

夏天嗔他一眼。“你当我那么没用?”她才不想吐呢!只是心情特别不好,莫名好多委屈往心头涌,再想刚才的事,又感觉是她惹来的,有些对不起君夜辰。

如果刚才他被人砍中了,她这辈子恐怕都要活在自责当中……想道个歉,喉咙里却噎得说不出话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呜咽起来。

君夜辰皱眉开着车。“哭什么?我又没受伤,惹我心情不好小心出车祸!”

夏天心绪难宁,爱恨情仇一起涌了下来,被他一凶顿时哭得更大声了,嘴里却一个劲儿的“呸呸呸……不许出车祸……”

车祸让她很直接地想到当日撞了君夜辰,冲动过后看着他滚下车前盖,她整个人都傻了!扑下去,抱着昏迷不醒的他仰天悲泣,心想如果他死了,她就和他一起去死一了百了!

君夜辰被立即送去抢救,她扒在急救室门上不肯走,结果脖子一痛就晕了过去。再醒来时白逸轩告诉她君夜辰没事,只是断了一条腿而已。

她不相信,在白逸轩给她安排的屋子里哭了足足两天,后来看了新闻报导得知君夜辰真的没事,这才同意白逸轩的安排去了法国。

每每想到母亲的死,和自己无辜可怜的孩子,又感觉自己实在是太过懦弱!怎么可以只是撞断了大仇人的一条腿,就感觉那么痛不欲生?

可是刚才听了那个老头的话,她又感觉自己和君夜辰没什么差别,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而她同样是个无故累人受伤的扫把星……

就像那句话所说“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到底算谁的责任?其实那老头不该找君夜辰算账,应该找她才对!

夏天越想越是混沌,哭得累了,靠在座位上渐渐睡了过去。

君夜辰听着她不时抽泣一声,心口痛得压抑。

车子开回世纪豪庭,夏天已经睡熟,他下车将她抱出来,一双小手立即环住他胸膛,乖顺得一如往昔她醉酒后的憨态。

垂头看一眼怀中小脸儿,胸口衬衫却被她脸上泪痕浸湿,冷风一吹,凉得人眉头直皱。

立即锁了车抱着人回到屋子里,夏天两弯浓密的睫毛还是湿的,眼泪不时从眼缝里往外渗,那副可怜的样子让君夜辰整颗心都抽起。

把她放在**上,轻手轻脚脱去衣服,**将她拥进怀里。他本是有意灌醉她,想要享受一下她醉酒后饱含依赖的娇憨,和大胆要他疼爱的热情,结果却半道杀出个糟老头子,让她难过得哭成这样!

红毛的事他知道,也让楚义赔了钱给胡万东,那人自知理亏自然是没敢多说什么,想不到事情却没完没了!

低头吻上小女人泉眼般的眼缝,咸咸的泪水沾上舌尖,让人心头发苦。

软玉温香抱满怀,君夜辰却没了好好享受的心思。

大手哄孩子一样轻轻拍抚着一双小手紧紧揪住他衬衫、不时还要抽噎两声的小女人,直到夏天彻底放松身体睡得熟了,才满心疲惫地拥着一团儿温软放松身体一起睡过去。

夏天一早醒来就发现自己缩在君夜辰温暖的怀里,屋子里没开空调,她却热得蹬了被子,而那人居然还穿着衣服,这一晚他居然没把她吃了?

伸手拍一下自己思路不正的脑袋,想起昨晚发生的事,立即上下检视了仍在熟睡的男人一番,确认他除了自己作坏的手没再受伤,心头才稍稍安慰。

红毛的事怎么说也是自己连累了这个人,害他无故受人憎恨,还差点被砍!

夏天心头内疚,赶紧起了**,先去梳洗利落,看一眼时间不早,赶紧去厨房做早餐。

等到君夜辰被她叫醒后穿好衣服,可口的菜肉小馄饨已经出锅摆上了桌面,散发着让人胃口大开的香气。

君夜辰感觉到了某女今早格外贤惠!愉快地在桌旁坐下,看着她盛了一大碗馄饨递给他,不由长长吐出一口怨气。“爱哭鬼,以后都这么乖才算是我合格的女人!”

夏天瞪他一眼。“谁是爱哭鬼?谁是你女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君夜辰一张阳光初现的脸顿时又聚拢阴云。“最后一次允许你骂我,否则……”

“你吃不吃?不吃我倒了!”夏天直接将手伸出那碗热腾腾的美食。

事实证明会做饭的人就是牛逼!君夜辰大手一护。“你敢倒!”拿起勺子低头开始老老实实吃东西。

夏天被他护食的孩子气逗得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赶紧转身去取老干妈辣酱掩饰。

君夜辰看着她倒了半碗红红的豆豉油辣椒进碗里,嘴角微微抽了抽,到底还是忍不住开口:“少吃点辣的,也不怕上火!”

夏天故意气他似的摇头晃脑。“管得着吗?我享受得起!”

君夜辰横她一眼,他身上红疹才下去,这女人就拿这个来气他,还真是想不到的顽劣!

夏天一碗还没吃完,君夜辰便把整盆小馄饨吃光了,取餐巾擦了嘴起身,一本正经对还在吃东西的人下令:“快吃,吃完帮我换衣服。”

夏天无语瞪他。“你多大了还让别人帮你换衣服?”

君夜辰将受伤的手伸到她面前摆了摆。“我可是因为你才受的伤!”

自残还向人邀功?夏天自鼻中冷嗤一声。“等着!”

“那我先去拿衣服过来。”被鄙视的人毫不在意地转身而去。

夏天默默看着那道高大身影出了厨房,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对他感觉愧疚?

快速吃完东西将厨房收拾利落,君夜辰回来的声音已经传来好久,却没进厨房叫她,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夏天擦了手回到卧室,就见那人正从行李箱里拿衣服出来往衣柜里挂,摆明要直接搬她这里来住的意思……立即瞪眼指住他!“你别动!”

君夜辰愣了愣,很听话地收了手。“正好我手疼,你来给我挂好。”

夏天二话没说冲到衣柜旁,把某男刚挂进去的衣服全都挑了出来扔在**上。

君夜辰皱眉。“你要是敢给我装回去,我保证饶不了你!”

夏天没理会他的威胁,上前伸手解他衬衫扣子,三两下把他扒成赤膊,看也没看那身精壮结实的肌肉,从**上捡了件衬衫就又给他穿了回去,接着是长裤……

君夜辰眨着一双冰眸定定看着她弯腰将他滑到地上的裤子扯掉,然后胸前遭到很不客气的一推,他就坐倒在**沿,某女从**上扯过条长裤就要给他往上套。

“慢着,还没换完。”君夜辰及时指了指他的平角**。“你不是想让我继续穿脏的吧?”

夏天瞪他一眼,翻出一件干净的,伸手直接给他扒了换上,那架势活像他是个假人儿一样,脸不红气不躁地一派泰然!

君夜辰顿时感觉他要这女人给他换衣服的乐趣没有了……

夏天很快给他套上长裤。“站起来。”

某男不站,大手将一脸正经的小女人向怀里一拉,就势倒在了**上。

夏天双手撑住男人结实宽阔的胸膛,想要起身,却被两条铁臂箍住,起不来,只能僵在他身上。“衣服都压皱了,马上到点上班,我看你等下怎么见人!”

君夜辰一手将那张怒怒的小脸压近他俊美的脸庞,捕捉到那双牢骚的小嘴儿吻住,细细品她的味道。

夏天被吻了个结结实实,加上两人根本无法忽略的亲密造型,终于让她一张脸不受控制地热了起来,原本僵硬支着的身体也渐渐放松,伏在君夜辰温暖的胸膛上。

君夜辰吻到差点失控,意犹未尽地松开怀中人,目光幽暗地看着那张红红的小脸儿。“好辣!你到底吃了多少辣椒酱?”

夏天被他糗到,抬手砸向他胸口。“活该!再占我便宜辣死你!”

说完羞赧地起身,看一眼君夜辰果然出皱的衬衫和某一处明显的变化,恼火踢上他大脚。“还不快点起来?上班都要迟到了!”

君夜辰站起身来,动作利落地提好裤子系上腰带,在夏天怒目圆睁的瞪视下挑起她下巴。“像只河豚一样,还真是可爱!”

夏天恼火挥开他的手,拉过一条领带绕上男人修长的脖颈。“手不是挺好使吗?自己系!”

君夜辰在她退开之前双手搂住她纤腰将她圈在怀里。“我喜欢你给我系,没听说给男人系领带更能栓住他的心吗?”

夏天一边熟练地帮他系着领带,一边毫不客气地开口回答:“没听说过!”更重要的是她一点也没想拴住他的心!

君夜辰低头看着下方平滑的额头和小巧玲珑的鼻子,心情不错地没和故意跟他唱反调的人计较。“你现在听说了,马上努力也不迟。”

一早起来就感觉小女人比平常容易亲近,他当然不会错过这样机会和她更近一步拉近关系!所以才马上搬了过来,目的就是要和她正式住在一起。想想以后两人又能像从前做夫妻时一样生活,心里就感觉舒坦!

夏天把领带系得漂漂亮亮,双手又在男人出皱的衬衫上用力抚了抚,将衬衫抚平,这才抬眼看君夜辰充满男性魅力的俊脸。“不想迟到就快点吧,我还没换衣服呢。”

君夜辰看一眼时间不早,低头在她脸上轻吻一口,总算松开了手,拿过外套搭在臂弯里看着夏天把**上衣服飞快地叠好装回行李箱,脸上表情立即沉了下来。“我说了不许装回去。”

夏天很平静地开口:“衣服留在对面也不耽误你过来,万一哪天你身边人来了,你不也好有个应付!如果明目张胆放我这里,你是想给自己找麻烦,还是想让谁再把矛头指向我?我可不想随时面对杀身之祸!”

君夜辰寒眸微眯看着安全意识超强的小女人。“你还挺有经验!常和男人玩这种**游戏?”

夏天轻笑出声。“对呀,说得没错!”

君夜辰一张调侃的脸顿时阴沉下来,大手一把拽过行李箱,直接拉开衣柜门扔进去。“你放心,不会有人来查我的岗,不想让我亲自帮你换衣服,那就速度快点!”

盯在她身上的目光活像见到鲜肉的饿狼,夏天唇角轻抽。“你出去,我不喜欢换衣服被人盯着欣赏!”

君夜辰冷笑。“忸怩什么?**都不知道和多少人上过,看一眼还不好意思?”

夏天算是看出来了,这人打算定了赖在这里,根本不会走,时间真的不早,无奈只好把那个碍眼的大活人当成雕像,伸手取了职业装出来痛快换上。

一身细腻瓷白暴露在眼前,穿一袭浅紫色小内,将她饱满曲线裹得更加引人注目,两条象牙般光润的美腿,叫人不由自主想到被它缠绕的感觉……

君夜辰紧盯那身引人喷血好身材,全身血液不受控制地往一个部位冲,俊眉蹙起,感觉自己实在是找虐,没事干嘛和这个明显在故意气他的女人较劲?搞得最后难受的还是自己!

夏天很快穿好套装,又在双腿上套一层天鹅绒保暖裤袜,将她线条优美的长腿衬托得更加妩媚动人,起身整理了一下头发挽起她的包。

“君总,不想迟到就走吧。”下巴一扬,又是满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若冰霜。

君夜辰气恼地低头看一眼自己的尴尬,夏天顺他目光看过去,唇角嘲弄地挑了挑,当先一步,故意扭着她的小细腰向外走去。

后边某位自作自受的人目光直直盯着她圆润的小屁股,强忍那股哪怕早会不开也要先扑了她的冲动,深吸一口气跟上她的脚步。

夏天屁股上突如其来挨了重重一巴掌,惊得她差点跳起来!

某个心情尤为不爽的人牵动手上伤口痛得咧了咧嘴,越过她开了门,目光幽黯地回眸看她一眼。“你行!有本事晚上再来我面前扭个试试!”

夏天纤眉轻皱,心思分外纠结。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让她越来越慌乱不安,真的不知道这样下去会和她预想的报复计划偏离到什么程度?

她不能就这样臣服于这个男人的强势霸道,更不能甘之如饴地再度成为他的俘虏,不可以!母亲一条性命的代价,还有她无缘谋面的可怜宝宝!自己怎么可以因为对这人的几分愧疚就都淡忘?

但是她知道自己逃避不了君夜辰的纠缠,这人现在明显把她当成了最想猎取的目标,不让他达到目的,他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堪,被唾弃、被憎恨都在所难免!她还这样继续端着清高岂不是自欺欺人?

那么就放纵自己一次吧,靠近他、顺着他的心意,让他放松警惕,也顺便让他给她更多配合,放便她对他的报复又有什么不好?

夏天想通一切,抬眸看向身边正在盯着她的男人,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上英气十足的五官是那么迷人,更不要说他高大修长的身材有多完美,这样一个走到哪里都耀眼闪光的男人,做她的入幕**其实真是一种奢侈!

何况,此生除了他,她完全不想再要任何人……

电梯里不少出门上班的人,君夜辰冲她挑了挑眉。“干嘛用这种崇拜的眼神看我?”

夏天微微一笑,伸手扯过他臂弯里的外套。“还不穿上,外面冷。”

君夜辰前刻还有些郁结的眼神一暖,唇角微微一勾,配合地伸手让她帮他把外套穿好。

“这样才对,以后别再气我,知道吗?”居然为了气他承认自己常和男人**?她要真敢,他非得杀了和她**的对象不可!

夏天没说话,只是娇嗔地看他一眼,柔顺地轻靠在他身边,发上淡淡清香飘入鼻端,君夜辰只觉前所未有的温馨,如果她永远都能这样乖巧的不来气他,那该多好!

整套设计稿终于完成,夏天决定在正式着手进入流程之前先去华辰那边看一下面料,她的习惯素来是事事亲力亲为,何况面料选择对于时装的设计来说是重中之重,当然更不会假手于人。

冬季展销会无疑是君夜辰相当重视的大事,所以在夏天说要去看面料时,他立即决定和她一起去华辰的库房。

夏天没有异议,华辰那边由白若雪主管,那女人对她的敌意不言而喻,不知有多想她快点死!如果她自己去,没准可能遇到些不必要的麻烦,有君夜辰这个顶头大老板相陪当然更好!

两人驱车来到北岸新城工业园,庞大的厂区让夏天有些震撼!

整个工业园占地足有四分之一个b市那么大,道路规整,处处充满现代化气息,清一色蓝顶白墙的厂房,和无数座拔地而起的写字楼,如此大的手笔不能不说是史无前例!

这么好的优越条件,如果不能好好利用它做一番事业,那真就太可惜了!

“华辰目前有没有自己的面料生产渠道?”夏天看着来往的运货车辆,心头有着不小的疑问。

君夜辰看一眼她正色的表情。“这个必须有。华辰除了拿得出手的设计以外,所有底子我都尽量给到了最好,差只差你来把平庸化为神奇!”

夏天点头。“那就好。”这样一来就算没有她想要的面料,也是可以按她要求订制的,比满世界去找要强得多。

两人先和白若雪打了招呼,并没有去办公楼,而是直接去了面料仓库。

君夜辰扎眼的车子在一排排仓库前停下,立即有接到通知的管理人员迎了上来,在夏天指明要找什么类型的面料之后引着他们向对应的库房走去。

暗中得到消息的于凤芹身穿一袭仓库工人装,偷偷摸摸跟在众人后边一起走向库房。

君夜辰和夏天,这可是他们夏家最大的两个仇人!于凤芹一双眼睛里满含憎恨,握了握衣兜里的打火机,激动得双手都在冒汗!

老天真是太有眼了,她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惩治这两个狗男女,想不到机会这么快就到了眼前……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三章 你疯了?放开我! 返回《前妻似蛊》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五章 你不疼了吗?(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