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你不疼了吗?

文/钱九
前妻似蛊 本章字数:7097 前妻似蛊txt下载
推荐阅读:魔狱 国色天香黑岩 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宋时行 神级英雄 一品江山 麻衣相士 一品姐夫 异世小邪君
夏天认真对应每件设计标记着适合选用的面料和颜色,因为工作量太大,又是非常细致的活儿,所以根本就没空理会陪在一边的君夜辰。

    “我要很长时间才能弄完,你有工作还是先回去吧。”反正现在面料仓库这边已经知道了她需要在这里选料,君夜辰陪不陪着已经失去了意义。

    “不急,你弄完我们一起走。”不得不说,君夜辰对夏天的设计很是好奇!

    起初还很认真地看着她手上电脑,有意想要了解一下她到底是怎么设计出来的衣服,竟然那么有吸引力!可是看了没多久,他就对这项完全不得其门而入,看上去还复杂又枯燥的事情失去了兴趣。

    为不耽误时间,索性取出自己的平板电脑来,坐在椅上处理他的工作。

    一旁几个库房主管人员始终陪着笑脸,君夜辰不走,他们哪敢随便离开?站了好久之后累得开始两条腿不停地倒着,笑容也变得僵硬。

    君夜辰扫他们一记,感觉这些不务正业的家伙级碍眼!冷声开口呵斥:“都没工作了吗,站在这里干什么?眼里没点正事!你们每天就是这么管理库房?”

    被训的人不但没敢反驳,还如蒙大赦地连连点头哈腰。“是、是!那我们就去工作了,君总,夏总监,您二位慢慢看,需要去别处仓库随时喊我们!”

    君夜辰可是个出了名难伺候的主儿,做事向来要求严格,钜细靡遗,不容大意疏漏,力求尽善尽美,尤其对他的真系下属,简直严厉苛刻到让人指!在他手下办事哪个敢不加倍陪着小心?

    其实这间库房主要就是各种面料的样品集中地,基本上华辰所有的面料样本都在这里,所以夏天只在这里挑选就够,也没必要再去别的仓库。

    几个主管心知这一点,免得顶头大看他们不顺眼,谁还敢找不自在往里边凑近乎?个比个的纷纷比谁跑得快,远远地找活干去了很快库房门前便只剩下秋风扫落叶的声响。

    于凤琴自库房内一处角落冒了冒头,伸头看一眼里边,远远的只剩下君夜辰和夏天两人在默默做着各自的工作,简直就是上天给她最好的时机!

    无声无息退向门口,在近门处点燃打火机,出门的一路上顺手点着好几处面料,这才出了库房,立即把大门关起来,从外面插上铁栓上了大锁,飞快地跑离了现场。

    面料仓库里全是易燃物品,火势很快蔓延开来,夏天嗅到气味儿猛地抬头,君夜辰也警觉地看向大门位置,火苗已经窜了起来,两人对视一眼,全都不可思议地张大了眼睛。

    “怎么会着火?”夏天收好电脑,有些紧张地看向四周,想找消防设备。

    君夜辰立即打刚才主管留给他的电话,对着电话怒吼:“仓库着火了,你们人都死的吗?!”

    对面一阵惊慌。“君总您小心,我们马上就到!”

    君夜辰挂了电话,夏天已经冲向不远处的消防设备,打开消防用品箱,拎了灭火器出来,想去救火。

    君夜辰迅审度形势,门口的火势已经铺天盖地的烧了起来,带起的浓烟甚至弥漫到了他们身处的位置,夏天手上一个小灭火器显然无济于事!

    看着顾财不顾命的女人抱着灭火器就往上冲,急忙一把扯住她。“你想死吗?”

    夏天心急。“可是不灭火我们也出不去呀!门在那里!”

    君夜辰看向仓库高高的窗口,为了防盗,窗子开得又高又这会儿才显示出来这设计的弊端有多致命!“踩我肩膀上去,从窗口出去。”

    夏天已经被越来越重的浓烟呛出眼泪,看一眼又高又小的窗子,她爬出去是没问题,可是君夜辰呢?

    他把她顶出窗外,自己要怎么出去?库房里的面料全是没多大的布片样品,并非大的布匹,要摞那么高也是摞不起来的

    “等等!”夏天伸手扯开面前的布料,开始一幅接一幅将只有一两米长的面料系在一起。“等下你绑到腰上,我出去以后拉你出去!”

    君夜辰看着她坚决的表情,心头悸动。“不舍得我死?是不是已经爱上了我?”

    夏天吸着被呛出的眼泪鼻涕白他一眼。“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些?”

    “为什么不能想?”君夜辰从背后圈住她腰身。“如果真是绝境,我不但要想,还要和你做,就算死,我们也要死得紧密契合!”

    火势已经烧到两人不远的地方,蔓延的度快得惊人,夏天心中一抖,还说这不是绝境?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这个人还满脑子下流思想!

    “别神经了,快点!”一手拎着她的电脑,一手抱着结好的布绳催促君夜辰向着库房更深处跑去。

    里边全是浓烟,呛得他们睁不开眼睛。君夜辰屏住呼吸,一手拉着夏天,另一只手上还拎着灭火器。两人来到一处小窗下面,君夜辰松手蹲到地上。“快点踩我肩膀上来!”

    “起来,我先给你绑上!”夏天一边咳一边摸索着把结好的布料绑在君夜辰瘦窄的腰身上,拉了一下感觉够结实,这才让他蹲下踩上他肩膀。

    根本顾不上踩了这人是不是有点过分,扒着库房墙壁让他站起来,摸着窗子才现窗子竟然只为透光,完全是密封的玻璃!真正透气的地方是库房顶端和两侧的换气扇

    “我打不开!”夏天嗓子都哑了,急得想哭。

    君夜辰递上灭火器。“砸!”

    夏天伸手摸过,毫不犹豫砸向玻璃,幸好那玻璃并不是特殊材料,重重的灭火器砸上去。“哗啦!”一声就碎了。

    夏天惊喜地用灭火器砸了两下,玻璃彻底碎掉,她扔下灭火器,回头看去,却惊恐地现火势已经烧到了近前,炙人的热量烤得人肉皮烫,分分钟就能将人烧死的样子!

    顾不得多想,夏天赶紧往外爬,更顾不得窗子离外面地面足有三米多高,直接跳了下去。

    重生的感觉没有激起她的喜悦,君夜辰还在里边!

    夏天双手迅拉扯那堆被她扯出来的布料,只可惜,她根本拉不动!

    “快来人!帮我拉!快点来人!”夏天一边将布绳缠上自己的腰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外拉,一边扯开紧的喉咙放声大叫!

    远外库房门前聚集了一大群人,正在进行灭火,有人听到喊声立即跑了过来,帮她一起拽那绳子!

    浓烟自小窗口处冒出来,夏天心情紧张地看着布料被窗子上残余的玻璃茬刮破,生怕它会在这个要命的时候断掉!

    众人合力快拉扯着布绳,君夜辰的双手终于扒上了小窗,但是他身型要比夏天大得多,夏天从窗子出来还轻松,他却明显费劲!

    尤其到了腰部的位置,明显被什么卡住了!

    “快!快跳出来!”夏天急得眼泪直流,君夜辰却卡在那里不动!

    众人眼巴巴看着被死亡亲近的君总大人,急得不知所措!

    整个库房墙壁都变得炙烫,离很远就能感觉到有股让人心惊的热量扑面而来,这么要命的时候,集团最重要的脑人物却卡在逃生口上不进不出

    夏天两眼黑。“君夜辰,你怎么了?快点爬出来呀!”

    君夜辰恼火瞪向下方。“还不是你这个混蛋,忘了你的电脑!”

    他竟然缩身回去!

    夏天心底自责如同迅猛的潮水瞬间将她淹没。“君夜辰,别管电脑!你快出来!”这人傻吗?命没了要电脑有什么用!

    还好君夜辰的声音很快传出来。“我扔出去,接好!”

    话音一落,夏天的笔记本直接飞了出来,正扯着布绳的人都认为那电脑重要得很,不约而同松了手去接电脑。

    “别松,绳子”夏天整个人被君夜辰的重量带得摔倒在地上,双手双脚死死扒住地面,还是被拖了出去。

    一群关键时刻明显犯了大错的人赶紧冲过去抢住绳子,又迅把坠回里边的君夜辰拉了上来,看着他爬出窗口跳下来,裤角衣角都着了火,简直要吓傻!

    马上有人敏捷举起一边灭火器向他喷去!素来光鲜的君总片刻便成了一个满身满脸白色粉沫的怪物

    “够了!”君夜辰捂着嘴怒吼出声,灭火器停下喷射,他冷冷张眼,目光足以秒杀众人。“都把名字记下来,你们今天功劳大了!”

    咬牙弯身,将还趴在地上的夏天拉起来,看到她两只手上全是擦伤和玻璃划破的口子,心口狠狠一痛。“我们走。”拎起旁边电脑就走。

    两人手牵手离去,地上一长段五颜六色的破布绳子拖在后边,两头分别缠在君夜辰和夏天腰上,滑稽的场面却看得一众人冷汗直流!

    今天这场要命的火啊,他们肯定要倒大霉喽!

    消防车的声音姗姗来迟,整间面料样品库房已经在十多分钟内烧得只剩下一座外壳,华辰集团才刚刚有点红火的起色,就引来这么一场让人震惊的大火,第二天媒体争相报导:这可真是火烧旺运的征兆!

    君夜辰开车带夏天去医院处理了手上伤口,没回公司,两人直接回了世纪豪庭。

    回家以后君夜辰进浴室洗澡,夏天则检查她的电脑有没有受损。

    那人关键时刻之所以卡在窗口,就是因为他把电脑揣在了腰间布绳里裹着,怕它会被刮掉下去,所以不敢硬钻出来,最后还是决定缩回去先把电脑扔出来再逃命

    夏天骂他有病!

    君夜辰却说他心里有数!样品库房烧了,她做好的那些标记明显更有价值,布会时间紧迫,这个时候能省点时间最重要!

    夏天简直不知道这人脑回沟是怎么长成的,命没了抢那点时间有什么用?

    可后来事实证明,君夜辰一点也没错,他冒着双腿被火苗吞噬的危险,烤了一身燎泡,最终成功为夏天保下来四十几件完成标记的作品,足足为生产制作过程缩减了三天时间,最终让布会能在他的预定时间内准时举办!

    面料样品仓库加紧重新创建,最终还是用了三天时间才完成,夏天等得心焦,这时才开始庆幸,电脑里那些标记好的作品能够及时按照她要求的所有细节完成批制作。

    等君夜辰再度陪同她去把剩下的作品完成选料,刚好可以接下后继制作流程。

    这些都是后话,先说仓库这场火,君夜辰事后被高热烫出一身燎泡,洗澡一沾热水,痛得他满心恼火!加上夏天双手受伤不轻,更是让他火气上涌!

    样品仓库竟然恰好会在他们前往时无端起火,这绝对不会是偶然巧合那么简单!尤其事后楚义赶过去调查得知,居然还有人在仓库外锁了门,明显就是意欲要他们的命!

    君夜辰出了浴室,痛得呲牙吸气,一双冷锐如鹰的冰眸里全是意欲将幕后黑手杀之而后快的狠辣!

    “帮我擦烫伤药膏,疼死我了!”大男人毫不知羞地叫着痛爬到床上。

    夏天检查完电脑一切正常,转眸看向君夜辰两条露在浴巾外的长腿,果然看到好多大小不一的水泡,触目惊心地爬在他线条健美的小腿上,就是没有水泡的位置,皮肤也一片片异样的红,一看就是被灼伤了!

    倒吸了一口冷气,烫伤的痛她太清楚了,那绝对是火烧火燎让人难以忍受!

    连忙起身合起电脑。“家里没有烫伤药,你等着,我去买。”

    “有。”君夜辰一早就在给她处理手伤时顺便开了药,指指浴室。“我外套衣兜里。”

    夏天赶紧去拿,还不忘搬来急救箱,取出小镊子戳破水泡,用脱脂棉吸出积水后小心翼翼涂上药膏。

    “堂堂君临集团大总裁,你可真是顾财不顾命!这回舒服了?”一边处理着满腿烫伤,一边忍不住心疼责备。

    君夜辰心头恼意渐退,竟然被她念叨得心情大好,连冰样的目光都暖出暧昧。“心疼了?可以让你不出十天限期完成任务,你打算怎么感激我?”

    夏天微愕,红润的唇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人冒这么大危险抢救出她的电脑,就是为了向她来邀功吗?“你想我怎么感激?以身相许这种事好像对你我来说完全没有意义!”

    “怎么会没意义?”君夜辰看着她粉艳如桃花的面孔,想着她今天在危机关头放不下他的种种表现,那不是爱又会是什么?

    她既然爱他,自然应该对他以身相许!两人能够身心相融的在一起,那才是他此刻最期待的事

    夏天恍惚一笑,沉默不语地继续着手上动作。

    他和她之间,应该仅止于一场为报复而隐忍的敷衍才对吧?如果真对自己的仇人以身相许,这该是多么讽刺的笑话!母亲和宝宝的在天之灵怎么会原谅她如此放纵?

    君夜辰见她不说话,俊朗的眉目微微聚起愠色,直身挑起她下巴,逼迫那双凝聚着星光般晶莹剔透的眼睛看向他。“我想你对我以身相许,知道吗?你从内到外都应该是我的!承认你心里爱着我有这么困难?”

    夏天哑然失笑。“君夜辰,别太自欺欺人!你有你的白若雪,我有我的白逸轩,我们之间只适合谈**,不适合谈爱情,不是吗?”

    君夜辰彻底恼了,双手握上夏天双肩将她一下推倒在床上,长腿压住她下身居高临下看着她双眼咬牙警告:“还惦着白逸轩,忘记我说的话了吗?和我在一起,不许再有任何其他男人!”

    夏天直直看着那张布满怒气的脸,君夜辰深邃俊美的五官即使生气仍旧带着股噬人心魂的魅力,浓眉紧蹙,俊眸厉光涌动,凉薄的唇角抿出冷酷的弧度,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性感和诱惑,整张立体的面孔永远那么清矜高贵,一如王者!

    无怪这个男人会吸人那么多女人对他疯狂,仅止外表,他就有嚣张的理由!更不要说他还有着那么让人趋之若鹜的身份

    夏天不想和他争执这种问题,抬手抚上那张表情霸道的脸。“还没擦完药,你不疼了吗?”

    君夜辰低头,狠狠摄住那张永远不肯服软的小嘴儿,惩罚似的深吻下去。

    明明就是关心他,心疼他,这不是爱会是什么?偏就让她承认比死都难!这可恶的女人!

    夏天一动不动任他吻着,却还是阻止不了他给她的感觉,和他身上才沐浴后的好闻气息将她淹没,渐渐迷失其中,气息微重,双手不自觉爬上男人修长的脖颈。

    君夜辰得到她的回应,更加燃起心底如同火山爆般狂烈的占有欲,想把她就地正法!

    大手正向美好处游移,他扔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两人之间蜜糖般胶着的热情顿时如同遭泼冷水,让人恼火地停住动作。

    “快接吧,现在还是上班时间,没准有重要的事。”夏天抬手抹唇,目光如丝地望向还在响动的手机。

    君夜辰只好放开她,伸手摸过手机,看到是楚义的号码立即接听。“查得怎么样?”

    夏天趁机起身,继续去忙他腿上的水泡。男人真是不可思议的动物,身上伤这么重,他居然还能起那么强烈的反应

    君夜辰听着楚义的汇报,声音瞬间冷得滴水成冰。“于凤芹和夏雨微都在仓库工作?该死!白若雪想干什么,竟然敢收留她们?给我查清楚,这两个人是怎么进的华辰,尤其是今天,她们人在哪,都做了些什么!”

    楚义听出他的恼怒,连忙继续报告:“已经调看了仓库区的监控录像,火就是于凤芹放的,她尾随你们进了仓库,在主管们离开以后才从里边出来,马上就锁了仓库大门。警方已经将她带走,证据面前于凤芹没法狡辩。”。

    “至于她们母女是怎么进的华辰,主管们都说不清楚,貌似是华辰人事部直接安排的,不过那个安排她们进来的领导已经辞职了。”

    君夜辰寒眸眯起,喉中出一声冷笑。“行了,我知道了,把夏雨微给我赶出华辰,你回来工作吧。”

    “是!。”楚义得到命令后立即挂了电话。

    君夜辰若有所思地看着继续为他处理烫伤的夏天。“对夏家的人,你还有什么想法没有?”

    夏天明白他是想为她报仇,扬眸点了个头。“越惨越好!”

    害母亲惨死的始作俑者,害她误入歧途、毁了她一生的罪魁祸,今天居然还想要她的命,她又怎么会轻易饶恕?!

    君夜辰低笑出声。“果然最毒妇人心!”

    夏天半真半假地提醒他。“既然你知道,那可得小心着我,没准哪天我就会要你的命!”

    被威胁的男人冷冷扬眉,一手钳住她下巴戏谑:“除非累死在你身上,否则你永远别想如愿!”。

    夏天无视他的调戏偏头拨开他的手。“你打算怎么对付她们?”

    君夜辰认真想想。“这一家人作死的本事远我想给她们的教训,所以,根本不用我出手。”

    夏天也真想不出还有什么比可恨的人自己作进大牢过一辈子更好的解气方式了,点了个头。“也对,犯了错就应该付出相应的责任,想不到你也知道这样的道理。”

    君夜辰好气又好笑。“这话应该说的是你!撞断我的腿,还不想用一辈子来为我弥补吗?”

    夏天甜美一笑。“我要是一辈子赖在你身边,那要白若雪情何以堪,你妹妹和你妈又会气成什么样子?君总难道都没考虑过吗?”

    这个事实性的问题顿时让君夜辰皱了眉,一脸认真地对她承诺:“给我点时间,我会设法解决。在此之前你要记住,最好少再来故意气我!”

    大手逗小孩子般轻轻捏在她面颊上,曾经带给她无尽凌虐、如同刑具的手指,如今竟然那么亲昵又温柔,让夏天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

    他这算是什么?对性趣正浓的女人灌迷汤,施魔法?

    可不管君夜辰为什么会对她态度越来越好,夏天只想报仇!不仅止于他,当然还包括处心积虑想要整死她的那几个女人!

    冬季展销会迫在眉睫,只要她成功,她就会成为华辰的正式股东,君家母女还是其次,她马上就要和白若雪共事。

    这个不止一次针对她性命的大小姐绝对是个危险人物!夏家母女会进入华辰恐怕和白若雪脱不了干系,自己又怎么能够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