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东北男人猛

文/钱九
前妻似蛊 本章字数:7057 前妻似蛊txt下载
推荐阅读:神仙微信群 恋上邻家大小姐 我是一具尸体 诡缠人 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酒席设在sh市有名的空中花园旋转餐厅。

    餐厅位于会展中心正对面不远处,楼下是五星级酒店,楼上便是整个有如水晶打造的全透明旋转餐厅,与会展中心半球形的楼体交相呼应,两座极具特色的建筑之间只隔一个巨大的喷泉广场。

    一行人很快转战到空中花园,餐厅早已被君夜辰包场,整个花香四溢的空间里浸透悠扬的音乐,服务生有礼地将众人按主次请到硕大的三十六人圆桌旁落座。

    君夜辰做了主位,夏天被他直接拉坐在身边,白逸轩自觉坐到了夏天另一侧,白若雪则坐到了君夜辰另一边,往外依次是绍光辉等多位有心与华辰合作的商家代表,以及刚刚在展销会上签下订单的大客户负责人。

    众人多属外地客户,对这处环境优雅又特色十足的餐厅无不称奇,一边打量着透明玻璃幕墙外缓缓旋转的城市美景,一边客套着等服务员上菜。

    目光有意无意划过桌面上山珍海味,色香味俱全不说,造型更是美得让这些走遍大江南北的商家代表们叹为观止!

    听着身着满清旗袍的服务员不停报菜名,过了半晌,绍光辉听出了门道,君夜辰居然订了满汉全席!

    “君总,豪爽真汉子!这顿饭我绍某记下了,改日一定请你去我们东北,也尝一尝我那边的满汉全席!”

    满桌人这才恍然大悟,眼前竟然是百闻不如一见的满汉全席?

    夏天也是头一次得见满汉全席,一百零八道菜摆满整张自动旋转餐桌,五花十色,琳琅满目,不用吃,看着都赏心悦目!

    君夜辰见菜上齐,举起面前酒杯,首先对着绍光辉点头致意,目光炯亮地逐一扫过众人。

    “很荣幸能与诸位同座一席,今天对我华辰来说是一个大日子!我刚才收到消息,我们这一期新产品的订单到现在为止已经超过了三十亿,当然,其中少不了在座各位的鼎力支持,感谢大家对我们华辰的认可和信赖!我别的不多说,只向你们保证,与华辰合作,我君夜辰敢担保一点,那就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来,我先干为敬,敬大家一杯!”

    满桌人全都举杯回应,一片客套的恭维和赞许声。

    夏天端杯,犯愁她要不要喝?君夜辰一手压下她手腕,将一早问服务员要的饮料递给她。“你喝这个。”

    “君总,那可不行!”绍光辉见到这一幕立即指向夏天。“咱这一桌女士可不少,stacey不能搞特殊,咱们可都还打算敬她一杯呢!这么有能力有才华的女人,酒桌上怎么能认怂?”

    君夜辰皱眉。“她是真不能喝。”

    “不能喝就少喝,白的不行就来红的!”说完示意服务员给他倒红酒。

    伸手捏过高脚杯,很优雅地向着夏天举了举。“来来来,我先敬你一杯,stacey小姐,法国回来的人,怎么也不至于一口都喝不了吧?那边可是红酒之乡!”

    夏天见实在是推不过去,纤眉微皱苦笑,“那我少喝一点,诸位请多见凉!我是真的一杯就倒。”说完端起高脚杯,让服务员给她倒上,轻轻抿了一口,没敢多喝,谁知道接下来还有多少人要敬她啊?

    绍光辉倒是没挑剔,哈哈笑了起来。“瞧瞧,这不是能喝吗?酒量都是练出来的,你这样不行,就得多练!像我,以前两瓶啤酒都能摞倒,现在不是一样走南闯北!”

    夏天无语地眨着一双剪水瞳眸,看到君夜辰阴沉的脸色,无奈地想到了他不久前让她练酒量的话,看来有些时候,这种情况真避免不了……

    白若雪在一边捧她。“今天的发布会这么出彩,可都是我们stacey功劳!别说敬她一杯,敬十杯都不足以表达我对她的刮目相看!我们华辰有这么出色的设计总监,诸位以后完全可以高枕无忧,只管坐着等自己的投资获取回报!stacey,我敬你一杯!”

    夏天还没表示,君夜辰已经皱眉开口。“明知道她不能喝,你在这添什么乱?”

    白若雪温婉大方地向周围一笑。“瞧我们君总,就是护才!没关系,stacey不能喝,那君总你替她喝也是一样!我先干了。”说完便将杯子里的白酒喝了下去。

    夏天看出她的有意刁难,唇角微微牵起一丝嘲弄,不想多事,抬手打算喝一口意思意思,君夜辰却一把抢过她手上酒杯。“我替她喝。”

    不等众人表示异议,白逸轩开了口。“诸位别见怪,君总向来体恤下属,你们就别再为难stacey了,真想敬她就直接让君总代替吧。”

    这话一出口直接就表明了大家可以随意敬酒,只要不让夏天喝让君夜辰代替她喝就行了,满桌人都听明白这层意思,敬酒便放开了直冲君夜辰去。

    “刚刚白总说得没错!stacey小姐的作品真是太出色了,别说其他消费者,就今天发布会上的那些服装,每一套我都想要拥有!”一位女客户激动地表达着她对夏天的崇拜之意。“stacey我真是太崇拜你了,来,我也敬你一杯!”

    夏天面带微笑地看着那女人,却被她一口喝掉一大杯白酒的豪气之姿震惊在当场!

    君夜辰眼角抽了抽,酒桌上最怕碰到能喝的女人,那可是真能喝!对上那女人满不在乎的目光,他一个大男人又哪能示弱?端杯扬手,一杯53度茅台也入了肚。

    好酒好菜,热络的好气氛,酒桌四周全是走南闯北在酒桌上打混惯了的人物,一放开了开始敬酒,那就是比着喝!

    尤其是有幸能和华辰的背后大老板君夜辰喝,更是毫不犹豫,酒到杯干!

    一轮下来,君夜辰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夏天有些忧心地给他算着,服务员至少给他倒了四瓶,已经完全超过了那天他喝到吐的量。

    君夜辰两眼布满了红血丝,面上早没了客套的虚应,俊容冰寒冷峭,带着股危险十足的慑人气息,不说话坐在椅上,全身散发的阴沉冷意厚重到有如实质。

    “君总真是好酒量!”绍光辉佩服不已地竖起大拇指。

    “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真英雄、男子汉大丈夫!真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兄弟这么敞亮,我也不想多绕弯子,我荣辉集团打算出资一百个亿投入时装行业,原本我想自己单干,现在我决定就和你一起干了!兄弟刚才喝了那么多,我不欺负你,来,这一瓶我聊表诚意!”

    满桌人目瞪口呆看着他取过服务员手上一瓶没开封的茅台酒,一仰脖全灌下肚去!

    这合作的诚意可是表到了份,喝完一瓶倒过来,抹抹嘴,和君夜辰伸过来的大手握了握,两人相视一笑,都有种英雄惜英雄的味道。

    “我华辰很荣幸绍总的加盟!这一杯我敬你!”君夜辰主动端杯,又和绍光辉干了一杯。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大手笔的合作伙伴!尤其绍光辉的带头作用,让旁边那些有心投资合作的商家代表都开始考虑要不要加大投资额度,总不能让个外行人的魄力比下去……

    这一边白逸轩也深受震撼,看一眼君夜辰毫不掩饰向他投来的嘲弄,薄唇轻抿,已经意识到白家不能再继续观望了,如果不加大投资,照这趋势看来,他们白家在华辰的地位马上就要变得微不足道!

    桌上人受到绍光辉的带动,也都不再遮着掩着,纷纷向君夜辰表明他们要投资的数额,从十亿到三十亿不等,七、八份下来,楚义统计了一下,居然也有一百五十亿之多,加上绍光辉那一百亿,这一场酒就为华辰拉到了二百五十亿投资!

    夏天没像其他人一样被这么庞大的投资额刺激到,反是被君夜辰又喝了那么多酒刺激到了。转头紧紧盯着他不是颜色的俊脸。“你不能喝了,快点回去休息吧。”

    君夜辰眼珠子已经迟钝得快转不动,脑子还稍微清醒,能一下为华辰拉到二百多亿资金,他心里有些高兴,而这一切全是夏天的功劳!

    “没事。”大手想握夏天小手,伸手却抓了个空,酒意涌上来,眼睛实在是太花,加上已经谈妥了投资事项,心里一松,终于不支歪倒在椅子上。

    夏天连忙伸手扶他。“君总!”见君夜辰已经不醒人事,忙转身看向桌边众人。“抱歉!君总喝多了,我先送他回去。”

    白若雪和她同时起身去扶君夜辰,闻言抬头看她一眼。“你还是别去了,大家都还有话要和你说呢,再说你也扶不动他!大哥,还是你来送夜辰先下去休息吧。”

    白逸轩起身,微笑拍了拍夏天肩膀。“楼下就是酒店,我先送夜辰去休息一下醒醒酒,你别急,等会儿我再来接你。”

    有白若雪这个正主在场,夏天也意识到自己不便多事,点了个头坐回椅上,看着白逸轩和楚义把人架走。

    两个身上带强势威压的出色男人一走,桌面上气氛顿时轻松起来,一圈人都开始对着刚才不敢太过接触的美女问长问短。

    尤其夏天,她始终静静坐在位置上,一边优雅地吃着东西,一边认真聆听众人谈话,那模样就像一朵错置红尘的空谷幽兰,在嘈杂混乱中悠然绽放着淡淡暗香,那么宁静,那么高远,让人感觉赏心悦目,却又不容亵渎!

    “stacey,你有中文名字吗?”绍光辉越过白若雪充满好奇地问道。

    “夏天。”夏天礼貌又简洁地对他回答。

    “夏天?这名字有意思!要是能把你请到我们东北就好了,在这里太浪费!”

    夏天不明所以地看他。“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在这里和在东北有什么差别?”

    绍光辉大大摇头。“差别可大了!你们这里气候好,不知道我们东北夏天有多珍贵!你要是去了那不就四季都有夏天,大雪天走哪儿,有人看到你就喊一声夏天来了!只要一想这感觉就带劲儿!哈哈哈!”

    一桌人跟着笑了大半,白若雪也掩嘴轻笑。“绍总你可真幽默!”

    夏天尴尬地牵了牵唇角,心里惦记君夜辰喝那么多会不会酒精中毒、会不会胃出血?根本没半点心思笑。

    转头看到楚义又回到桌边,有些诧异。“怎么这么快?”

    楚义恭声回应。“白总怕怠慢了客人,所以让我先回来和大家商谈后续签约的事,他带着保安一起扶boss下去了。”

    “哦。”夏天点了点头,可还是压不下心头担忧,有些神不守舍地坐在那里。

    一边担心,一边又感觉自己实在是多余!人家白若雪都那么淡定,她操哪门子闲心想那么多?那人直接醉死不是更能让自己省事!

    楚义一回来,桌子上气氛又变得正经严肃,几个合作伙伴都开始和他商议签定合作协议的问题,也就没再多来骚扰夏天。

    白若雪问服务员要了杯茶递给她。“喝杯茶提提神吧,你好像没什么精神。”

    夏天没想到她会来关心自己,有些意外地接过茶杯,光吃东西没喝水,还真是渴了,捧着杯子慢慢喝了起来。

    半杯茶下肚,白若雪又看了看她。“我有点不放心夜辰,要不你陪我去看一看他?”

    夏天顿了顿动作,抬眸看向白若雪微皱的眉头。心想现在是大白天,酒店又那么多人和监控,自己也没喝醉,想来她也不会再像上次一样对自己图谋不轨,加上她确实也担心君夜辰,于是点了下头。“你能找到他吗?”

    白若雪好笑地看着她。“咱们公司在这家酒店有长年订的贵宾客房,下去问问就知道了,走吧。”说完起身,亲密地拉起她,向满桌客户告了声去洗手间就直接走了。

    夏天被她拉着出了旋转餐厅,进了电梯下楼,头竟然有点发晕的感觉,以为是这几天忙得太累,也没太在意。

    两人一路下到8楼,出电梯就看到过道里豪华的装修风格,房间门上标着vip,一看就是贵宾楼层。

    白若雪向她介绍:“这一层都是我们公司长年包的商业客房,专门为招待客户用的。”随手在一道门前输入密码开了房门,示意夏天。“你先进去等一下,我去问问夜辰在哪?”

    夏天看了一眼房中似乎无人。“要不你给白大哥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白若雪突然双手用力将她往房里一推,夏天吓了一跳,整个人扑进房中差点摔倒,身后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她心头迅速闪过不妙的预感,忙转身去扭门把手,却听到外面转动钥匙的声音,竟然锁了门!

    “白若雪,你想干什么?快点把门打开!”

    外面白若雪冷冷一笑,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向电梯。夏天喝了她加过迷药的茶水,过不一会儿就得睡着,贱人!想抢她的男人,等她被人睡烂,看君夜辰还会不会要她?!

    见白若雪一个人回到酒桌上,楚义有些纳闷。“夏总监呢?”

    白若雪目光复杂地看他一眼,眼底有失落闪过,还微微泛起一丝泪光,声音低低的。“在陪夜辰。”

    楚义顿时就不说话了,尴尬地咳了一下转向身边合作客户。他家boss和这位未婚妻看来是真要混到头了!

    白若雪计算着白逸轩把人送回别墅再回来,时间也差不多了,为免被他抓到,故作不小心地一把扫翻了绍光辉桌子上的红酒,顿时洒了他一身。

    “呀!对不起!对不起!绍总,你瞧我真是不小心,快起来,我带你去洗手间洗一下吧。”

    绍光辉喝得也有些高,被她拉起来还在笑。“没事,没事,不就点酒嘛,你们女人真是大惊小怪!”可还是惬意地被白若雪一双小手扶着走了。

    两人出了餐厅,白若雪扶着他就往电梯走。“绍总,你喜欢我们夏总监不?她在下面等你!”

    绍光辉很意外地张大那双老虎似的眼睛。“你说stacey在等我?她看上我了?”

    白若雪娇笑出声。“是啊,她刚才这么说我也有点意外!不过她还跟我说,就喜欢你这样身上带着点粗鲁又性格直爽的男人,一看就很够味儿!而且你们东北男人都猛,是她喜欢的类型。”

    “真的?”绍光辉顿时眉花眼笑。

    “当然是真的。”两人出了电梯,白若雪走到夏天所在的房间门外,估摸着她早该被迷药迷晕过去了,直接把钥匙交给了绍光辉。“她喜欢玩些古怪的花样,你配合她也就是了,我还有事,你们慢慢玩。”说完转身又向电梯走去。

    绍光辉看着白若雪身影消失在电梯门内,脸上笑意一扫而空,掂了掂手上钥匙,转身看向那道紧闭的房门,房间里寂静无声,姓白的女人在搞什么鬼?

    他绍光辉可是在东北混遍黑白两道的人物,这女人以为他会相信夏天主动在这里等他幽会?以为他真是个色迷心窍的莽汉吗?别开玩笑了!

    夏天和君夜辰一看就关系不一般,别说夏天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过他一下,就算她真的对自己有意,朋友的女人也是不能随便碰的!

    不过好奇心还是有一些,到底还是忍不住拿钥匙开了锁,门锁一开,房门自动向外敞开,绍光辉低头就看到夏天身子软软倚着门慢慢倒在了地上。

    弯腰试了一下地上美人儿的呼吸,虽然轻浅,但也只是睡着的样子,于是扶起她来摇了摇。“喂!你醒醒!夏天!”

    晃不醒人,意识到应该是被白若雪下了药,立即抱了往医院送……

    到了最近的医院急诊室,很意外竟然发现白逸轩正站在门外,白逸轩一见他把昏迷的夏天抱到了跟前,忙冲上去抢人。“天天!你把她怎么了?”

    绍光辉之前在餐桌上已经听到白若雪叫白逸轩大哥,此时一瞧他对夏天紧张的样子,顿时有些了悟,敢情是他会错意,这男人说不让他碰的女人,应该是指夏天?!

    松了手让白逸轩把人抱走,反正他抱着跑了一路也累得不轻!边喘气边解释:“我没把她怎么样,你应该问问你妹妹把她怎么样了,快送进去检查一下吧,别再出事!”

    白逸轩自然知道是白若雪搞的名堂,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夏天会被绍光辉送到医院里来?原本的计划都被打乱,现在他根本不可能再把夏天抱走,也只能无奈地把人抱进了急诊室里。

    里边君夜辰才被洗过胃,脑子清醒不少,面色苍白地不停干呕,抬眼看到夏天被抱进来,被酒精麻痹得还很迟钝的身躯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

    “君总您躺好,小心才止住的胃出血再发作!”护士小心翼翼提醒。

    君夜辰哪有心思躺好,白着脸怒声喝问:“她怎么了?”

    白逸轩苦笑。“我也不知道。”

    后面绍光辉接口。“应该是被你们白经理下了药。”

    听说被下了药,医生们立即将夏天接过去,为她检查救治。

    君夜辰血红的眼底腾地烧起雄雄怒火,冷挑唇角对着白逸轩重哼一声。“你可真有个好妹妹!就这样心思恶毒的女人,我怎么能娶她?”

    白逸轩深感头痛!真是想不到事情一步差、步步差,君夜辰因为喝得太多胃出血,他怕出人命,不得不半道把他送到医院来抢救。

    而白若雪竟然迷晕夏天还被人发现了!这个姓绍的还真是多事,竟然也把人送到了医院。

    “先别说那些,我去缴下费用。”白逸轩现在真不想谈那些让人恼火的事。

    “应该是被人用了大量镇定类药物,为安全起见还是洗下胃吧。”医生诊断出结果。

    很快绍光辉也被请了出去,君夜辰看着一旁夏天一动不动躺在那里被洗胃,心底全是后怕和愤怒!

    他才这么一会儿没在身边,夏天就出了事,想也知道白若雪把夏天弄晕不安好心,以后夏天真要和她一起工作他怎么能放心得下?

    可是发布会已经结束,只那么一会儿功夫就取得了三十亿订单,想来夏天和他协议的五十亿订单根本就不在话下!

    他是注定要把华辰三成股份给这女人了,到时候她就得去华辰坐镇,不可避免要和白若雪共事,实在是太危险了!不行,他必须马上把白若雪这个隐患消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