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让你欲生欲死

文/钱九
本章字数:10987 前妻似蛊txt下载

夏天眉头轻皱,感觉喉咙里难受得要命!张开眼想找点水喝,意外地发现自己所在的空间完全陌生!

猛地想到睡着前发生的事,慌乱坐起身来,这才看清自己竟然在医院里,对面床上君夜辰正在输液,听到她的动静张开眼睛“醒了?”

夏天瞧着他满眼红丝,说话声音带着股异样的沙哑,试探着问道:“我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了?”一开口感觉自己嗓子也是哑的,嘴里还有股怪味儿,说不出的恶心!

君夜辰看到她干呕的样子,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蠢到家了,被人算计还一无所知!你再不长点心,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本来他喝酒喝到胃黏膜出血就难受得要命,还为她担心了好几个小时,这女人倒是在床上睡得舒服!就这模样。绍光辉真要是动点歪心眼儿,她肯定跑不掉!

夏天想到又是白若雪故意害她,心里气愤,鼻子里冷哼一声。

“我怎么不知道,是你那个好未婚妻干的好事!她给我喝了杯茶,然后说是要我陪她去看你,结果就把我推到酒店一间客房锁在了里边!”

说到这里又有些不安。“君夜辰,我是怎么到医院里来的?”睡着之后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吧?

君夜辰目光沉沉看她一眼。“我为了替你挡酒,现在胃出血,你如果好好照顾我,没准我高兴了就告诉你。”

夏天被他吓到,马上下床过去看他。“严不严重,现在感觉怎么样了?以后不能再喝那么多酒,这样太危险了!”

君夜辰一把握住她的手,将她向回一带,夏天就扑到了他胸膛上,慌忙想要撑身起来,却被君夜辰正在输液的大手压住。“这么关心我!还说你没爱上我?”

夏天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忘了顾忌,就那么直白地对他表示出了关心

“你可是我的大老板,我的股份你还没给我呢,我当然怕你有个三长两短,那样我不就什么也得不到”

话没说完,后脑勺就被强行按住,嘴巴紧紧贴在了君夜辰发干泛白的嘴唇上。

夏天想挣扎。反被大手压得更紧,君夜辰张嘴咬住她一双小唇,轻柔啃噬,直到她乖乖趴在他身上不动了,才缓缓移开唇开口说话。“别嘴硬,再惹我生气我就直接在这里办了你!”

夏天抹着唇羞赧地瞪他一眼。“都胃出血了还不老实,我看你还是喝得太少!”

君夜辰被她嗔怒的模样逗得心情不错,一手握着她软滑的小手轻轻摩挲。慢慢闭上疲惫的眼睛。

“守了你半宿,我难受得快要死了,现在换你守我,我睡一会儿,不许走知道吗?要是你敢趁我睡着溜走,你的三成股份就没了!”

夏天无语盯着那张发白的俊脸,君夜辰两道浓密厚实的睫毛已经垂下,显然他是真的很疲惫。

不被那双寒澈霸道的眸盯着,夏天一颗心也渐渐从故作的强硬化作柔和,拉过一旁椅子坐下,静静看着床上呼吸轻缓的男人。

君夜辰像一个十足的矛盾体!他张着眼看人时总是那么犀利刺人,深邃五官绷出冷酷无情的线条,要么嘲谑、要么严厉,全身透着股让人不敢靠近、更不敢招惹的强势和霸道,危险得致命!

可他这样安静的睡在那里,眉高额广,两弯漆黑修长的睫毛衬着光洁无暇的肌肤,轮廓清晰的面部线条柔和放松,竟然那么让人亲近,就像森林中沉睡的白马王子,充满诱惑!

夏天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轻轻抚过那人笔直高挺的鼻梁、弧线完美的性感嘴唇、方正有型的立体下颌,低头凑近了亲吻他面颊,最后埋首在他气息好闻的颈窝间呢喃。

“我怎么敢爱你?你长成这样就是诱人犯罪!有那么多人抢,我会死无葬身之地!”

白若雪已经多次针对自己,与其说夏天暗恨白若雪的疯狂,不如说她更恨君夜辰对那女人的纵容!还有君夜辰明明有着未婚妻还和她纠缠不休,还和那么多女人有过暧昧关系,只要一想那些,就感觉他是个这个世上最无情最滥交的渣男!

可她还是忍不住内心被他吸引,想要靠近他,又恨自己没出息,不够心志坚定,竟然总是忘了仇恨沉醉在那种不切实际的迷乱当中无法自拔!

女人就是傻,一遇到感情就会变得智商为零!明知不可为,偏还想要飞蛾扑火!

就算心里一清二楚,可还是趴在君夜辰身边一直看到他的药水打完,伸手按了床头铃,护士困顿的进来拔针,夏天借机问她。“他的胃出血严重吗?要住多久医院?”

护士笑笑。“不用太担心。只是饮酒过量胃黏膜损伤,用点药就好了。”

夏天这才略微定下心来。“谢谢!”

护士收走医用垃圾,顺手关了房门。夏天看一眼腕表,已经晚上九点钟了,她们竟然在医院耗到这么晚!也不知道华辰那边现在接到了多少订单,够不够她预期的五十个亿?

就算今天不够,用不了多久也会达到这个数额,因为她对自己的作品有信心!在伊莎贝拉做的那一期最高销售统计是二十亿欧元。远比她这回订的五十亿人民币目标多得多,而她这一期的设计水准远超当初!

想到即将离开这人身边入驻华辰,心头泛起不舍,帮他按住针孔的手指紧了紧,留恋地握着那只大手,好想一切悲剧都没有发生过,好想他们是一对真正的夫妻,她可以放开身心痛痛快快的去爱他

眼泪默默滑下眼角,来不及擦,床上人突然翻了个身,一只大手伸过来抹去她颊边泪水。

“告诉你不严重还哭,我又不会死!”君夜辰明显是被她护士说话声吵醒了。

夏天被他吓一跳,随即掩饰。“困了打哈欠而已,谁哭了?你爱死不死关我什么事?自作多情!”

君夜辰被她气到,大手一伸就要拉她上床,这回夏天早有防备。敏捷地躲开了他的动作,看到床上男人诧异张大的眼睛,不由破涕为笑,很气人地干脆绕回她那边病床外侧,隔床望他。

君夜辰目光一沉,寒眸危险地眯起。“过来。”

夏天挑眉看她。“我为什么要过去?我就不过去!”模样娇俏可爱,有意气人!

君夜辰被她前所未有的顽皮吸引出浓厚的趣味,尤其看她身上还穿着那件华美的礼服,头发因为一番折腾早就散了,略显凌乱地披在颊边,衬着那张绝色小脸显出几份慵懒和野性,就像一只才睡醒就想亮爪了的小野猫,那么惹人逗弄!

“想知道你是怎么到医院来的就赶紧过来。”君夜辰一手撑头,侧卧床上,目光幽邃地开口诱惑,长指勾勾。“乖乖过来。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不然以后你再想问我也不说!”

夏天仰天翻了个白眼,这人还真是会拿她最在乎的事来诱惑她!乖乖绕过床边走过去。

君夜辰弯唇一笑,看她走到跟前,伸手直接拉住她手臂拽到床边。“上来,让我搂搂。”

夏天没反抗,顺从地上床和他挤在一张狭小的病床上。“把你挤到地上我可不负责!”

身后男人一手穿到她脖颈下方让她枕住,另一手环上她纤腰不安分地搂紧。两人身体紧密贴合,柔软和坚实鲜明的对比顿时让夏天脸红耳热。“你还不说?”

君夜辰嗅着她身上馨香,很自然地想要更多,大手上下游移,握紧她腰肢按向自己。“我难受,帮我解决一下我就告诉你。”

夏天感觉到他的紧迫,心头气恼,一动不动躺在那里。“这里是医院,你脸皮厚,我可不想和你一起丢人现眼!不说拉倒!”

君夜辰看一眼门上玻璃窗,眉心凝出不悦,手上却还在撩拨着美好。

夏天被他火热的大掌摩挲揉捏得难受,心底里不受抑制地窜升出那种渴望,却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

君夜辰抱她坐起来。“我们走。”下床,将她的高跟鞋踢给她。

“你还没好呢,要去哪?”夏天无语地被她揽在怀中。面颊透着无法自控的红润,君夜辰低头就看到她粉面桃腮的诱人模样,愈发想要快点回到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

“回家,不就打针吗?明天再过来。”

“可是”夏天不放心他这个样子就出院,医生都没允许。

“哪那么多废话!”君夜辰不由分说将她揽出病房。

夏天慌乱地想从他怀中挣出来,生怕被人再拍到引来麻烦,可是君夜辰铁臂如同牢笼,将她紧紧困在怀中丝毫不肯放松。医院走廊里偶尔遇到有人,无不注目看他们连体婴般的亲密造型

“君夜辰,你松手!这里是公众场合!”夏天着恼地掰着肩膀上那只紧握她的大手。

“闭嘴,再啰嗦我吻你!”

无礼又霸道的威胁,夏天竟然无言以对!

两人进了电梯,虽然人不多,可仅有的几个人和电梯工无一不把注意力关注在他们身上!这也没办法,两人全是一身高贵的礼服不说,君夜辰那张脸走在sh市大街小巷几乎就没人不认识!

夏天全身别扭,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而身边人一派淡定自若,面庞俊冷如初,大手占有性十足地搂着她!他是不在乎绯闻,可如果两人再出来点暧昧消息,白若雪还不知道会怎么针对她!

出了医院君夜辰才想到他的车没在!外面夜风很冷,夏天衣衫很薄。君夜辰立即脱了外套将她裹住!夏天前刻还在对这人不顾他人感受的行为怨念颇深,此刻温暖的外套往她身上一披,她又顿时只余莫名的感动!

“你不冷吗?胃还没好,别再冻感冒!”想把身上衣服脱给他,却被大手又卷回怀里,搂着她径直向马路边走去。

夏天只好快步跟上君夜辰长腿大步,两人打了辆车坐上去,君夜辰开口说了地址。又把夏天搂进怀里抱着,那一身柔软馨香,怎么抱都不够!

想到两人去发布会之前换礼服的情景,他饱含好奇地亲手帮她贴胸贴,现在好想再帮她揭下来

司机自后视镜里不时偷瞧他们,夏天感觉到那道目光,羞涩地想要撑开君夜辰,抗拒的表现反倒换来他变本加厉挑起她下巴。低头直接吻住她。

夏天真是受不了他这样不顾影响,慌忙想躲,君夜辰干脆把她按倒在后座上亲吻。

车中寂静,夏天听到两人之间让人心猿意马的接吻声,只觉已经没有脸再见人了!

君夜辰吻到她老老实实不动了才直身将她拉起来重新搂住。“男未娶女未嫁,你怕什么?”伸手抽出五张大钞递到前座。“我女人害羞,开你的车,最好别多事!”

君夜辰声音里充满威胁。司机接过钱没敢出声。

夏天捶他一记。谁不知道他的女人是谁?堂堂聪明睿智的大总裁,不知道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车子终于回到世纪豪庭,两人下车上楼,一进门,君夜辰就如饿虎扑羊般将折磨了他一路的女人抱进卧室扑倒在床上。

夏天伸手去推埋首在她胸前的男人。“君夜辰你要是害死我,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男人抬起布满绯色的眸。“我怎么会害死你?我只会让你欲生欲死!”

“啊!”夏天被他一下扯掉礼服,清凉的感觉顿时让她不适地尖叫。

君夜辰双膝跪于她身侧将她两条腿压住,单手撑在她脸侧细密地吻她。“帮我脱。”

上方男人如同邪魅的魔王。咬着她的唇下令。

夏天满心悸动,知道这场亲密这人已经隐忍了多日,根本就避不可免!颤抖地伸出手去解他礼服衬衫上尊贵的钻石纽扣,一颗、两颗、三颗

摸索中充满韧性的肌肉触感传过指尖,让她前所未有的意乱情迷。

君夜辰的吻灼烫炙人,让她感觉自己像是奶油渐渐融化在他的热情里。

室内迅速升温,大床上两具躯体纠缠出最原始的热烈,空气都变得躁动

夏天张眼时首先看到君夜辰结实的蜜色胸膛。他身上温暖熟悉的气息钻入鼻中,深深让人眷恋的味道!

想到君夜辰昨天胃出血,晚上还折腾那么凶,忙从那人怀中缩身起来给他去准备易于消化的早餐补充体力。

等到两人精神饱满地来到公司,楚义已经安排好了前一天约定投资的合作伙伴们在会客室等着君夜辰来签约。

夏天也被君夜辰带着一同前往,毕竟她将要占据众人十分之三的股份,这一点必须事先和所有人讲清楚。

而且楚义已经将昨天的总计订单金额转发给了君夜辰,足足五十三亿,只这么一天不到就已经超过了夏天之前声明的标准!他们的约定也该履行了。

众人见到两人到来,纷纷上前问候君夜辰身体状况。

前一天绍光辉回去已经把君夜辰不惜身体在酒桌上奉陪诸人的事说了出来,所有人都知道君大总裁光荣地喝到了胃出血,无一不敬佩他的敬业精神!此刻更是把他捧得高大又光彩!

夏天默默陪着笑,只想说这些人能不能不坑?喝到吐血是好事吗?怎么就值得他们这以恭维夸赞!

白若雪和白逸轩敲门而入,两人带着笑意的面孔看在君夜辰一双幽深冷眸里就像戴了层传说中的人皮面具,让他瞳孔都因怒意而收缩!

“人都到齐了,接下来我要声明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君夜辰坐于首位开口。四周立即安静。

夏天抬眸见绍光辉一瞬不瞬看着她,对他礼貌地回以微笑。君夜辰已经说了,是这个人昨天好心把她送去了医院,否则她还不知道怎么样!

绍光辉挑了挑眉,目光转向君夜辰另一侧的白若雪,被他盯着的目标保持着一脸温婉的表情,端正严肃的样子让人感觉好笑。

古人诚不欺我,人真是不可貌相!原本他以为这女人只是个花瓶样的摆设。想不到还是条心思歹毒的美女蛇!这种表里不一的女人实在是让他有种想把她掏掏干净的欲望!

君夜辰继续声明:“大家都知道夏天是我们华辰未来的设计总监,她的能力你们也瞧见了,如果华辰没有她,相信诸位恐怕也不会下这么大力度前来投资,我要说明的是她的聘请问题!夏总监之前和我有协议,她不要薪水,要和我们一样成为华辰的正式股东!”。

周围一圈人都点头称赞:“这样好啊!”。

“是啊,夏总监如果和我们一样成为华辰的股东。我们就更能放心把钱交到这里了!”

夏天成为股东,对自己的事业肯定会比她受聘请更加尽心尽力!这一点众人一想便知,当然同声称赞。

君夜辰点头,抬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

“重点是她本人并不出钱来投资,而是要从我们的投资当中净分她三成股份!作为我们变相聘请她的报酬。这一点我必须先和诸位明言,如果你们同意,我们才可以正式签定投资协议。”

桌边陷入片刻沉默。显然三分股份在白白送人大出众人所料。

“可是,她要是把我们的股份卖了走人怎么办?”有人提出异议。

夏天微笑。“大家放心,如果我要卖掉股份,诸位的本金我会退还。”

这样来说她只是相当于提前利用了投资者们三成股份的钱作为抵押,倒是不会白白吞掉他们的投资撒手不管。

“我插一句。”白逸轩温雅的声音打断众人。“我们华丰集团在华辰开创之初曾经出了四成股份,现在华辰要拓展规模,我们决定再加大投入一百五十亿,并且同意夏天的要求。”

君夜辰对上他沉稳的目光微微扬唇。受了这么多刺激,白家终究还是坐不住了!

绍光辉迅速衡量一番,也举手赞同。“我也同意。华辰的灵魂就是夏总监的设计,三成不多,我相信她会带给我更可观的回报!”

君夜辰点头。“无论诸位怎么投,我君临都会补齐华辰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如果大家对我君夜辰的决策还有怀疑,那就不投也罢!”

余下的零散投资人哪还有犹豫,人家君夜辰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按三成划给夏总监就是百分之十五,他一个人就出了一半,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

再说君临集团那么有名,君夜辰的眼光独到和投资准确是业界公认的事实,他能给别人机会分一杯羹都是难得的机会,不跟着他走的绝对是傻子!

问题商定,签约流程便走得相当顺利,最后夏天也当着众人的面和君夜辰签定了相关股份以及责任的书面协议,一场合作签约会成功结束。

会议结束后君夜辰又宣布稍后要举行一次华辰高层的拓展活动,加强管理人员和各股东之间的情谊和合作意识!

这种活动无疑很受欢迎,可白若雪心底却有种不妙的预感!

昨天白逸轩回去后质问她夏天的事,她才知道那个看似好色的绍光辉居然没碰夏天,还发神经的把她送去了医院!

白逸轩想明白了她的目的,知道她是想让别的男人毁了夏天,对她好一顿训斥!让她心里更加憎恨夏天那个手腕高超的女人!

尤其今早网络上又爆出了君夜辰和夏天昨晚一起过夜的最新绯闻,上面清楚有人在车上拍到他们俩搂搂抱抱一起走进一幢住宅楼,证实了她长久以来的怀疑,君夜辰真的和夏天在一起同居,这感觉实在让人忍无可忍!

而刚刚君夜辰又说要组建什么公司拓展活动,以那人对她冷淡如陌生人的态度,她可不敢指望自己会是君夜辰心仪的活动配对人选!难道君放辰是想公开和夏天再秀一次恩爱吗?那让她这个正主未婚妻情何以堪!

“今晚下班我去白家。”君夜辰突然伏近她耳边说了一句。

白若雪心头蓦然一惊,温婉的双眼看向君夜辰利落起身离去的背影,心头不妙的预感愈加扩大!他要主动去白家?想做什么?

还记得那天他在君家说过的话,让她对两人的婚约重新考虑!昨晚大哥也提醒她,君夜辰已经决定了要和她解除婚约

白若雪一张妆容细致的素净脸庞再也保持不住温婉的表情,牙根紧咬,双手紧紧抠在会议桌沿上。不行,她不能就这样被无情的抛弃!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东北男人猛 返回《前妻似蛊》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距离产生第三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