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距离产生第三者

文/钱九
本章字数:11043 前妻似蛊txt下载

一切尘埃落定,夏天正式成为华辰的设计总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君临前往工业园上任,心头竟然有着千丝万缕的不舍之情!

这间办公室她住了没多久,可看着眼前一桌一几,以及窗前的米兰,感觉却那么留恋。其实她心里清楚,自己留恋的不是这些东西,而是君夜辰。

成功自他手上取得了华辰的三成股份,她的仇也算报得了一部分,接下来她要好好努力,发展壮大自己,找机会一点一滴累积,争取成为华辰最大的股东,到时候一脚把这个霸道狠心、冷酷无情的恶魔男人踢出华辰!那她的仇就彻底报了!

想得挺好,可是现在却在因为要离开这个人身边感觉失落,简直太没出息了!

收回思绪专注于工作,电脑上传来信息提醒,言哲瀚许久没有动静的头像在晃动。

意识到这位大老板找她肯定有事,忙点开对话框。

“我到sh市了,什么时候请我吃饭?”

夏天没想到这人说来真的来!眉心微皱好奇地回问:你还打算来投资?

言哲瀚呵呵笑了一下,又给她发来一句:见面说吧,我才下飞机,还有些事情要办,晚上你请我!

夏天无奈苦笑,对这人的邀请是说什么也不能推的,何况她也真的想知道os国际有什么动向?现在她可是华辰的股份拥有人,华辰根基不稳,如果受到os国际的冲击,那她恐怕真要和这位曾经的恩人反目为仇了!

“那好,晚上七点空中花园我订位。”夏天回复过去,言哲瀚简单发过来一个ok的手势,头像又迅速暗了下去,看起来应该很忙。

君夜辰去医院打了针回来已经时间不早,推门走进夏天办公室,见她正在专注于工作,一身合体的玫瑰灰色制服套装,白衬衫领口用丝巾打了个大大的蝴蝶结,看起来清雅又灵动。

夏天抬眸,黑亮如漆的大眼睛里带着抹复杂的情绪。“君总亲自来通知我转移阵地?”

君夜辰走到近前双手撑上桌面,居高临下看着她。“我舍不得你离那么远,怎么办?”

夏天想不到他这么煽情,心头却不可自控地微微悸动。“不知道距离产生美吗?离远点才有助于你更好的欣赏我!”

君夜辰挑唇轻嗤。“距离能产生的只有第三者!别怪我没警告你,不许背着我和别的男人来往,记住!”

还真是蛮不讲理!夏天心头前刻那点温情顿时被打击得烟消云散!拿眼瞪向那张睥睨众生的脸。“你说的第三者好像应该是我们俩?君总,没正经事的话我就收拾东西了,然后准备搬家!”

君夜辰眯眸危险地看着她。“搬什么家?谁允许你搬家!以后你一直给我住在世纪豪庭。”

夏天耸肩。“远,那边又不是没有宿舍。”工业园距离世纪豪庭足有半小时车程,最重要的是她害怕!再和这人纠缠在一起她会完全失去初衷……

君夜辰伸手将一把宝马6的车钥匙丢在她面前。“这是你的车,自己开多注意安全。”

夏天皱眉。“我不是想要车,工业园那边宿舍那么方便,我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自找麻烦?”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所以必须和我在一起。”君夜辰长手伸过桌面捏住夏天下巴,低头凑近她红艳的唇上夺了个香吻。“听话,今晚下班我有事,自己开车回家。”

夏天被他不容抗拒的霸道和宠溺所惑,目光忧柔地望着那张专注于她的脸。这个男人到底对她怀着什么样的心思?为什么她竟然感觉他对她这么的宠……

可是他们之间,真的可以这样下去吗?

“君夜辰,我想我们还是理智点为好!”

“我很理智,今晚我就去白家退婚,夏天,这辈子我只想和你一个人在一起。”君夜辰一手托住那张总是企图逃避他的小脸郑重表白。

夏天定定看着他眸中炯亮的光芒,不敢相信他所言真的是发自内心!可心房悸颤,让她不由自主满心欢喜又充满矛盾,一时间凌乱得不知所措。

“白若雪那么在乎你,她不可能答应这种事,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想也知道,白若雪这么多年等着君夜辰,为了得到他,甚至多次想要除掉自己,君夜辰想去退婚哪能那么容易?

“这个你不用管,我说过你的委屈不会白受,我会给你一个交待,夏天,只要你把心放在我这里,我保证不会再让你受别人欺负。”

之前自己因为误会她的身世伤害了她那么多,还害他们的宝宝也没机会出世,这一次君夜辰下定决心,说什么也不会再让他心爱的女人受到伤害!

夏天不由自主受到感动,眉心微拧,只可惜不管这人是一时冲动还是真心实意,她都是回来向他报仇的,而不是要被他感动把自己再一次搭给他!她和他之间隔着两条人命,那将是永远都无法逾越的鸿沟……

狠了狠心扬起脸微微一笑。“那你就努力吧,我等你好消息!”

白若雪如果真的会被君夜辰甩掉,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自己为什么要傻傻的去想这件事君夜辰会有多为难?他为了自己为难不好吗?就这样看着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现在因为她互相斗得你死我活,这才是报仇应该有的境界!

君夜辰被她春花初绽般的笑颜迷倒,低头又啄了啄她红润的唇,这才继续下令。“新办公室楚义会帮你打理好,什么都不会缺,你只管拿着你的电脑去上任就行。记得晚上不许出门,在家等我。”

夏天压下在她眼前指划的修长手指。“我最讨厌有人这样指着我说话!”

君夜辰邪魅挑唇。“和你在一起,我其实更喜欢只做事不说话!”

大手伸过去不客气地照某女身前软肉抓了一把,惹来一声痛叫,使坏的人心情极好地轻笑着转身走了。

夏天羞恼地揉着痛处,真想拿桌面上文件夹砸那道可恶的背影!

看了下时间不早,又开始埋首整理没做完的工作,新阵地新开始,她会用最佳的状态去迎接挑战!

下班后君夜辰因为和那些合作客商应酬已经提前走了,夏天收拾好东西拿着车钥匙径自下楼去了停车场,按下车钥匙,不远处一辆深海蓝色的车子解锁灯闪了闪。

她才想走过去,暗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左右一看竟然看到四五个蒙脸男人直冲她而来,手上还拿着棍棒凶器,夏天全身毛孔一炸,心惊地迅速往车边跑。

那几个人围追阻截着拦住她,手上凶器指过来,嘴里还大声叫骂:“死女人,你还想跑?今天非得弄死你!”。

夏天被两个脸上套着丝袜的男人强行扭在手上,痛得她尖叫出声。“你们放开我!救命啊!来人救命!”

“草的!贱人,老子看谁今天救得了你这骚货!”

一个男人手上拎一瓶白酒出来,拧掉盖子,捏住夏天嘴巴就往里灌!“臭婊子,今天老子们就让你好好尝尝勾引男人的痛快!把她弄车上去,大家好好玩!”

夏天被瓶口塞住嘴直顶到嗓子眼儿,灌下肚不知道多少酒,呛得满脸涨红用力摇着头摆脱开瓶口,咳得眼泪都冒了出来,意识到这些人的目的,惊慌失措地挣扎踢蹬着想要脱离控制,嘴里更是连连嘶喊着救命,希望能把停车场保安们喊出来。

那几个人明显也怕被抓到,扭着她的一个男人伸手捂住她的嘴。“臭娘们儿,再叫打晕你!”

夏天不屈地一口咬住他的手,痛得那人嘶嘶出声,扯住她头发就想扇她耳光。

远远的一辆车开进停车场,车门打开,传来一声怒喝:“放开她!”白逸轩一身愤怒,下了车大步直奔过来。

保安们看到监控也都匆匆跑进停车场,手上拎着橡胶棍大声呼喝:“快把人放开!我们已经报警了!”

“快走。”那几个人见势不妙,扔下夏天就跑,飞快地上了旁边一辆金杯面包车,开了就走,保安们想拦,可看那车车速不减地往外冲,只能跳开躲避,眼睁睁看着几个歹徒跑掉。

夏天被扔坐在地上,鞋都被拖掉了,突来的意外吓得她心跳加速,眼前一阵一阵发黑,全身不由自主颤抖,抬眸看着气喘吁吁跑近的白逸轩,小嘴半张着说不出话来。

白逸轩奔到近前,心疼地将她从地上扶起,看到她光着脚,索性直接把她抱到手上。“没事了,别害怕,看看有没有受伤?”

夏天手脚发软,声音都带着颤抖。“白大哥,幸好遇到你,我好害怕!”鼻子一酸,后反劲儿地大哭出声。

“没事了,没事了!”白逸轩安慰地哄着她。

不远处扔着只半空的60度白酒瓶子,刚才至少有一小半全被灌进了夏天肚子里!

~

君夜辰安排好楚义陪着绍光辉等一行人在会所里玩乐,独自一人提前离开,如约来到白家。

走进白家客厅,很意外地发现母亲和小妹居然都在!

董慧仪接到白若雪哭诉君夜辰为了夏天要和她解除婚约的电话,心里非常愤怒!

要说君夜辰为了别的女人,或者她还没那么生气,可是那个夏天,她一想到那张总是低眉顺眼,除了狐媚她儿子,只会装无辜扮清纯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明明就是个下贱狐狸精!那么会勾引她儿子,每天变着法诱惑男人做那种事,居然还敢在她面前装那么清高?这样的女人在他们君夜一年已经快恶心死她了,现在还妄想再进他们君家大门?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君美玉更是生气!未来婆婆说了,白若雪要是不能嫁入君家,免得她看到自己心里难过,她和白逸轩的婚事也要重新考虑!

实在是太可恨了,那个死夏天,不光勾引她白大哥,还把自己哥哥又给迷得神魂颠倒,要是这件事连累了她不能如愿嫁给白逸轩,那她多无辜啊!

所以,君美玉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让她哥和那个死夏天在一起!

“夜辰来了,难得咱们两家人凑齐,今天可得好好热闹热闹!”白老爷子呵呵笑着开口。“爱红啊,叫厨房再多做点好菜,晚上好好喝几盅!”

“爷爷,那可不行!今天不能喝酒,夜辰昨天为了签合同喝得太多,胃都出毛病了,您老得多体谅他一下才是!”白若雪连忙体贴十足地提醒老爷子。

“胃都喝坏了?你这小子可真够拼的!行行行,那我今天就不难为你陪我,咱们就吃吃饭,说说话,正好商量一下赶紧把你们这些小年轻的婚事都办一办,我岁数可不小了,再看不到你们结婚,估摸我是抱不上重孙了。”老爷子倚老卖老地感慨起来。

“是啊,我们这不就是来商量美玉和逸轩的婚事吗?逸轩都快三十了,不是我说,这年纪早就该成家立业,男人嘛,不成家哪能定性?再说我们美玉也等了这么多年,不如今天咱们就把事儿定下来,也算了了咱们两家几个老人一块心病。”董慧仪打蛇随棍上地接口说道。

“这……”葛爱红看了一眼面色深沉的老爷子和她老公白敬亭。“事是那么个事儿,不过咱们若雪和夜辰都订婚订了这么多年,这婚事总也得有个先来后到,一个一个的办吧,不如就先把他们俩的事儿办了,然后就着他们婚礼宣布逸轩和美玉的婚事,到时也算是双喜临门!”

董慧仪闻言听出要挟的味道,心头不快,可是为了女儿的心愿又不得不隐忍,只能面色不善地转向儿子。“夜辰,你听到没有,婚事抻这么多年你也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今天当着这么多家长的面,你就痛快点表个态,赶紧敲定个时间把事儿办了。”

君夜辰眸色微沉,看一眼沙发一圈个个有备而来的人物。他还没开口说要解除婚约,这些人就想拿美玉的事来挤兑他?唇角不由挑起一丝冷意开口。

“逸轩是大哥,他的婚事先办理所当然,既然你们心急想办喜事,不如就先把他和美玉的事定下来。至于我和若雪,恐怕要让大家失望了,我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不打算再耽误她。”

一大群人摆了鸿门宴想封他的嘴,只可惜他早已经下定决心,任何人和事,都不能阻拦他和白若雪解除婚约,他的心里只有夏天一个人,根本就容不下半分虚情假意!

君夜辰如此毫无顾忌地说出这番话来,沙发一圈所有人都瞬间变了脸色。

白若雪手上茶杯“当!”的一声掉落在地上,脸上全是遭受残酷打击的苍白。

“夜辰,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这样有多伤我的心你不知道吗?我是那么爱你,为了你我等了这么多年,可我毫无怨言,我还可以继续等你一辈子!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我也都可以假装视而不见,只希望你能开心就好!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狠心?”

老爷子一拍桌面。“胡闹!婚事订了这么久,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我不管你心里有什么女人,你在外面爱怎么玩怎么玩,我们若雪一向大度,也不会和你计较那些,婚事不许变!”

白家大家长白敬亭也冷着脸开口。“做男人要有责任有担当,我们若雪都肯为了你做这么大牺牲,你还有什么好计较?别忘了华丰和君临还有一大笔生意都在一起合作,你是想咱们为了你这点感情上的破事儿不顾一切撕破脸吗?”

葛爱红更是泼辣地直接跳了起来,伸手指住他鼻尖痛斥:“君夜辰,你别狼心狗肺!我们若雪为你怀孩子,被你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害得身子都坏了,她一辈子都不能生育,你现在居然说不要她就不要她!那你想让她怎么办?还有我们若雪这么多年的青春损失、精神打击谁来赔偿?!”。

君夜辰面色幽冷地看着一张张气愤十足的脸。“一切后果我都愿意承担,但是婚约今天必须解除,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就单方面发布记者会来宣布。”

白若雪见他竟然这样绝情,伸手一把抓起果盘中的水果刀,吓得葛爱红赶紧扑过去拉她。

“若雪,你想干什么?快把刀放下!”

“你们都别碰我!”白若雪甩开母亲,满脸伤心欲绝地看着眉头紧皱的君夜辰,将刀锋紧压在手腕脉管上。

“夜辰,你真就这么狠心?我可以答应你我不会干涉你去找别的女人,只要你肯履行我们的婚约,哪怕你一辈了不爱我,我也心甘情愿守在你身边,难道这么点低微的要求你也不答应,非要让我没脸见人活不下去才甘心吗?”

君夜辰眼中全是薄情的冷光。“别以为你用这种方式就能威胁到我,白若雪,两个毫无感情的人在一起有什么意义?我不想耽误你,希望你也理智点别做出太幼稚的事!”

想拿一哭二闹三上吊来威胁他?以为他君夜辰是那么容易被威胁恐吓的人吗?!

“夜辰,我再问你一次,你真这么狠心不要我了吗?”白若雪脸上全是泪水,哽着声音逼问。

“若雪,你快把刀放下!”白老爷子紧张地张着双手招呼。

“女儿,你可别犯傻!”白敬亭也慌张地劝。

白若雪凄然一笑。“我没犯傻,我就是爱他,我为了他可以付出一切,他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夜辰,你刚才只是开玩笑对不对?我们马上就会结婚对不对?”那表情已经激动得有些疯狂,一双眼紧紧盯着君夜辰。

“夜辰,你可别闹了,若雪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和谁在一起她都可以不计较,只是要你给她个名分而已,你还有什么不答应?”

事情闹成这样,董慧仪当然不能不出声。何况白若雪许下这个承诺正合她心意,儿子在外面那么多女人,怎么不能生几个孩子出来?她也就不用太介意家里这只母鸡会不会下蛋了!

葛爱红跺脚看着这一幕:“君夜辰,我可警告你,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君夜辰冷冷看向白若雪。“别拿死吓唬我,你们以为用这种手段有用吗?我最讨厌的就是受人威胁!”

“夜辰,我不是要吓唬你,我是真的不能没有你……”白若雪看出他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和自己解除婚约,怎么可能就这么认了?心头怒恨交加,横下心一刀割向手腕,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白家人大惊,齐齐扑上去抢过她手上带血的水果刀。“你这个傻孩子,你这又是何苦!”

“小妹!君夜辰,你这个畜生!”白逸风和白逸然一进门就看到这一幕,双双扑了上来,揪住君夜辰衣领就动拳头。

君夜辰猝不及防被打中一拳,鼻梁骨一酸,立即抬手捂住。“再动手别怪我不客气!”

三人还没能打起来,那边葛受红就哭天抢地地喊了起来:“你们还有功夫打架?快送若雪去医院!”

白若雪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声音虚弱又哽咽地透过人墙。“不要打夜辰,你们不要打他……”

白逸风一把将君夜辰搡开,快步冲上前去抱人送医院。“小妹,你怎么这么傻?”

“不要!你们都别救我,我不要去医院,夜辰他不要我,我不想活!”白若雪楚楚可怜地哭泣着挣扎,腕上鲜血滴了一地,看起来触目惊心。

“君夜辰,你还不赶紧送她去医院!”白家人齐齐怒吼。

君夜辰从没感受过这样的郁结,可是人在流血,他也不能不管,只好扯出手帕擦了擦鼻血,忍着心头怒火,上前去将白逸风怀里人接过去。

白若雪一到他怀里立即紧紧抱住他。“夜辰,不要离开我,求求你,没有你我活不了……”

君夜辰全身笼罩着一股杀气,冷沉着脸一言不发抱了她出门上车。

白家人如此纠缠刁难实在是大出他所料,尤其是白若雪,这女人简直就是个纠缠不清的疯子!

一路上白逸风开车,白若雪根本就不肯放开抱着君夜辰的手,那模样就好像打定了主意要长在他身上一样!血都抹了君夜辰一身。

“君夜辰我警告你,我小妹得了抑郁症,你要是再敢刺激她害她做出这种事来,我绝对饶不了你!”白逸风咬着牙自后视镜中瞪向面色冷凝的君夜辰。

君夜辰寒眸一缩。“她还有抑郁症?”

“还不是因为你!原本她健健康康,是这几年你的花心无情害她患得患失才得了这种病,你现在居然还这样不顾她的感受刺激她!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夜辰,你不会再离开我对不对?你答应我!”白若雪充满期盼地望着那张绷紧的俊脸,那副在乎到极致的模样仿佛君夜辰不答应她,她马上就会再去死!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让你欲生欲死 返回《前妻似蛊》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章 做了就要对你负责(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