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做了就要对你负责

文/钱九
前妻似蛊 本章字数:7214 前妻似蛊txt下载
推荐阅读: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美人如玉 一品江山 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白逸轩将夏天带回自己的别墅,行车途中她已经不胜酒力醉得人事不醒,身子软软窝在他怀里,一张小脸儿泛着两团酡红,如同涂抹了重重的胭脂。

    白逸轩抱着她直步走进卧室,把她放在床上,温润的目光仔细看过那张漂亮的小脸儿,从光滑洁白的额头到两道修长纤细的眉毛,再到她小巧精致的鼻子,然后是那张红艳如樱桃的小嘴儿。

    不由自主忆起当年他们的美好回忆。

    他作为一个重点大学的高材生和华丰集团助学捐赠代表人,前去一所高中发表赞助演讲,得到了全校师生的追捧和赞誉!

    捐赠结束后他和同学们一起参加庆祝活动,当时学生会组织了一场话剧表演,虽然主题很幼稚,演的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可目的却是为了突出他的身份,因为最后要让他来客串白马王子。

    夏天正是白雪公主的扮演者。

    当他穿着一身可笑的王子服,看着她静静躺在鲜花围绕的舞台上,原本只是想要应付一下剧情,假装吻她一下对付表演,却突然被她这张漂亮雅致,足以胜过幽山百合的面孔吸引!

    他永远忘不了吻上她那张小嘴时的感觉,那么悸动,那么香甜,那么柔润美好,让人意犹未尽

    那是他的初吻,是他洁身自爱从未想过要在他的真爱出现以前轻易付出的东西!

    但他毫不犹豫给了她。看着她惊慌失措地张开黑白分明的大眼,一只小手掩着唇满眼无辜的望着他,他很自然地说出那句让人恶心的台词:“美丽的公主,嫁给我吧!”

    夏天结巴了半天才续上台词,他相信那一刻的她一定和他一样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所以他记住了那件美好的事,一心关注着这个女孩儿,想要等到某一个合适的时机再和她一起回味美好!

    可夏天当日只顾演好剧情,根本没注意到这个意外占人便宜的大尾巴狼,被他真的亲了。当时哪想着要记住这个人,只恨不能踹他一脚!

    下了舞台就跑去洗她的嘴,洗到演出散场,心头烦闷委屈!直到捐赠大会结束也没再回去。

    后来白逸轩被家人送出国外深造,一心念着夏天,可等他回来才发现,他心仪的女孩儿竟然变成一件抵债品嫁给了君夜辰!

    他费尽心力隐忍等待了这么多年,希望她有一天能够想起两人之间美好的往事,然而夏天却从未想起过。

    白逸轩渐渐心冷,已经不得不承认她根本就没有记住过他,那份美好,恐怕也只是他一个人心中的美好而已

    可是他爱她越来越深,这份无法自拔的感情让他不敢去想失去,所以,为了和她在一起,为了让她远离君夜辰对她的伤害,他不得不做些卑鄙的事来留住她。

    白逸轩低下头,薄唇轻轻覆在夏天樱红小巧的唇上,馨香柔软的唇瓣带着丝淡淡的酒气,美好的感觉再度袭上心头,让他沉迷其中不想抗拒。

    大手抚上小女人成熟娇软的身躯,如同珍惜圣物一样仔仔细细吻她。

    夏天被不舒服的感觉刺激得醒了过来,胃里烧灼,让她好想吐!然而身上压着个人,让她直接想到了君夜辰。“夜辰,不要弄我我想吐”

    白逸轩一惊,自美好中抬头看向她。“天天。你醒了?”

    夏天目光直直地望着他,眼睛越张越圆,猛地缩腿飞踹过去。“你是谁?你滚开!你滚开!”

    连环飞脚不停踢蹬,白逸轩惨叫一声双手捂住重点部位,瞬间青白了整张俊雅的脸。

    他被那身诱人的香软刺激得正蓄势待发,那两只没轻没重的小脚居然刚好命中目标

    夏天翻身爬下床,连滚带爬横冲直撞,没头苍蝇一样乱跑。“救命啊,夜辰,有色狼!呜夜辰”

    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人手软脚软,爬起来又跌倒,再爬起来又跌倒,胃里一阵翻腾,哇地一声吐了一地,然后再爬起来,头晕眼花、憨态可掬地一头撞上门板,摔翻在地不动了。

    白逸轩疼得满额黄豆般的冷汗,看着夏天一连串的醉鬼反应,知道她可能根本不是醒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醒过来而已。

    顾不上理会夏天怎么不动了,解开腰带检查自己有没有断掉

    ~

    君夜辰被白家人围在急救室外,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腕表,已经七点多了,不知道他的小女人是不是还在等他吃饭?可身边全是扰人的指责和唠叨,让他想走根本就不可能。

    白老爷子拄着拐杖在地上走来走去。

    “我们白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现在因为你弄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君夜辰,你要是再敢提解除婚约来刺激她,那你就是跟我们整个白家为敌!”

    葛爱红在一边哭得双眼红肿,发着狠接腔。“若雪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们君家没完!”

    君美玉一听这话顿时急了。葛爱红一怒,谁还能帮着她争取白逸轩啊?“哥!你快说句话啊,别和我嫂子闹了!”

    君夜辰沉着脸那么吓人,君美玉不敢耍蛮,只好拉董慧仪帮忙。“妈,你快管管我哥呀!”

    董慧仪责怪地捶君夜辰一记。“还不越紧认个错?没事儿为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瞎闹什么?她们那点目的不过就是看中你的钱。哪有若雪对你这么真心!”

    君夜辰眉目之间全是难抑的阴沉,伸手拨开母亲拉扯他的双手,目光寒冽地看向白敬亭。

    “我必须和白若雪解除婚约,如果你们感觉她委屈,那就开个价,多少损失我用钱来弥补!只要你们敢说,一切都好商量。不用不好意思,尽管说出你们心里期待的价码。”

    母亲懂什么?白家粘住他不放才真的是为了利益!这三年来,他们从自己身上捞到的好处还少吗?原本只有他君夜辰才拿得到高利润项目。哪一个他们白家没仗着白若雪和他这点关系强来分一杯羹?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吸血鬼!

    白家几人闻言都愣住,互相对视一番,老爷子重重一顿拐杖。

    “你把我们白家当成什么人?!现在若雪被你坑成这样,你居然丝毫不知悔改,还来说这种话?君夜辰,小心我一拐杖打断你的腿!”

    白逸风也怒冲冲指向君夜辰。“别以为你钱多就可以在sh市只手遮天,我告诉你,你要真敢和我小妹解除婚约,我拼着命不要也不会让你好过!”

    君夜辰冷冷一笑,白家这是要和他撕破脸的意思?“一百亿。我只当花钱买份清静!”

    白家人再次沉默,董慧仪一把拉住君夜辰。“你疯了!一百亿是随便说着玩的吗?那可是你辛辛苦苦打拼挣来的!”什么女人值这些钱?简直就是疯了!

    白敬亭迅速合计一番,只要华丰集团和君临一直捆绑在一起,那未来得到的利益绝对不止一百个亿!一百亿听着是不少,可却远远比不上他们预定的目标,当然也不可能让他们下狠心同意这件事。

    可是一味耍横也只能让白家和君夜辰的关系越闹越僵,根本就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于是摆了摆手。“别提钱的事,若雪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我们白家也不会用钱来玷污她的感情。我也不逼你,不如这样,你先给若雪一点时间,看看她能不能慢慢接受和你解除婚约,另外也当给你自己一个机会,看看你那个女人是不是真值得你下这么大狠心和我们白家决裂!”

    为今之计也只能暂时答应长子和那个女人的事了,只要断了君夜辰的念想,还怕他会继续闹下去吗?再说夏天已经拿到了华辰三成股份,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放眼sh市四大家族,除了君美玉这位大小姐,也没谁有她的身价高了!

    想到君美玉又感觉头痛,这么好的资源,如果白逸轩娶了夏天,她不就浪费了吗?

    君夜辰皱眉。“时间我可以给,但是必须有一个期限,我不可能一直和白若雪这么耗下去,这对我对她都不是什么好事!”

    白敬亭严肃地想了想。“三个月。这是最低期限。”

    董慧仪又拉君夜辰。“既然你白叔叔肯这样让步,你也差不多就够了!”

    还是姓白的聪明!有个时间缓和,就不信在这三个月里处理不掉那个扫把星,夏天要是没了,夜辰还会被迷得失去理智吗?为那个死女人花一百个亿解除婚约,她哪配?!

    君夜辰冷冷看向身围一群面色不善的人,充满警告地开口:“三个月就三个月,我不管她有没有抑郁症,时间到了如果她还这样要死要活。你们可别再怪我翻脸无情!”

    白老爷子瞪他一眼。“小子,你还想怎么翻脸?别跟我们在这耍狠!若雪就是同意了解除婚约,你的补偿也一分别想少!我孙女为了你牺牲那么多,你不对她好好弥补别想指望我们白家放过你!”

    “那你们就好好劝劝她吧,我还有事,恕不奉陪!”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君夜辰也不再继续隐忍。

    “哥!”君美玉心里没底地看着他快步走远的背影,生怕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她的婚事。“妈,我们得好好劝劝我哥呀!”

    董慧仪心口气闷得要死!也实在是不想再看白家人的脸色。转身僵硬地对着葛爱红笑笑。“亲家母,若雪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去好好说说夜辰。”

    葛爱红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好好管管你那个好儿子吧,自己在外面找女人,居然还跑来跟我们若雪撒气,以后我们逸轩要是也这么对美玉,你乐意吗?”

    董慧仪被噎得心里这叫一个火冒三丈!可是君美玉不停拉扯她,那副紧张的表情就好像生怕她得罪了她那位未来婆婆,无奈之下也只好陪一脸假笑应着。

    “是是是,亲家母说得全是,我这就回去好好教训教训夜辰!”

    说完重重一把拉过君美玉。“还不快走!亏你还是个公众人物,没瞧那么多人看着你吗?你至于为个男人这样低三下四!”

    君美玉高傲地扫一眼那些偷眼瞧她偷偷拍她的人。“不就是炒新闻吗?怕什么,他们越是叫嚷,我的名气越大,反正我哥有的是钱捧我,我才不在乎呢!”

    “夜辰!”董慧仪大声喊住打了车才要上去的君夜辰。“你跟我回家一趟,我有话要和你说。”

    君夜辰急着回去和夏天吃饭,闻言强压下甩手走人的冲动等在车边,让母亲和小妹先上了车,他才关上门坐到了副驾驶位。

    车行一路几人都没说话,司机认出几人身份,除了在后视镜偷看君美玉几眼,同样没敢搭讪。

    回到君家,董慧仪勃然大怒地一连捶了君夜辰十几拳头。

    “你这个不听话的臭小子!瞧瞧你今天办的是什么事?害得我一张脸都跟着丢干净了!现在和白家闹得这么不愉快,对你的事业和咱们家有什么好处?!不就一个夏天吗?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连给我们家做下人都不配,你居然为了她去和白家毁婚?你疯了吧你!”

    君夜辰被捶打出一身冷意,迫人的威势终于让董慧仪停了手。将他一把推开,喘着气恼火地坐到沙发上。

    君夜辰目光森寒地看着他始终尊重的母亲,他感激她的生养之恩,心疼她和父亲离异以后一个人将他和妹妹拉扯大,所以一直对她敬畏又孝顺,可是不得不说,董慧仪在太多时候都是蛮不讲理的,尤其是对夏天!

    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看夏天那么不顺眼,当初因为误会她是仇人的女儿,折磨她一年还勉强情有可愿,可是现在明明知道夏天无辜,却还是对她百般憎恨,实在是让人费解!

    “就算没有夏天我也不会娶白若雪,她心思恶毒、胸襟狭小、一无是处还妄自尊大,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女人!如果您叫我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些,那么现在说完了,您保重身体,我还有事”

    君夜辰实在是没有耐心再继续留在这里听那些恼人的唠叨。口气坚决地表明自己的态度,转身就想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董慧仪在背后怒斥:“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一走就是半个多月,连我犯病也不回来照顾一下,每次一进家门就来气我,转身抬脚就又走了,还说夏天不是个狐狸精?要不是她迷得你神魂颠倒事非不分,你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就是啊哥,你现在真的太过份了!连我和妈都不管,还让我们今天在白家连头也抬不起来。你到底想怎么样嘛!你要是非要和夏天那个贱人在一起,我这辈子就毁在你手里了!”

    君美玉也不满地扁嘴瞪着他。她已经忍好久了,实在是看不顺眼夏天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无耻行为!一边自称是她逸轩哥的女朋友,一边又和她哥同居,这个女人还能更不要脸吗?!

    君夜辰面色一沉,抬手指住君美玉气怒的脸。“你要是再敢说夏天贱人,我就禁了你下部戏的投资。”

    君美玉立即尖声叫了起来:“妈,你看我哥呀,他真是被那女人迷疯了!”。

    董慧仪气得全身发抖。“好你个君夜辰。你是看我们娘俩儿不顺眼了吧?是不是打算干脆把妈也撵出家门,直接让你那个狐狸精住到这里来称霸称王!居然还为了她要白给白家一百亿的补偿?你是不是钱多烧的!现在倒好,抠得连美玉一部戏的投资都不想出,到底是她跟你亲,还是我们跟你亲?!”

    君美玉一双眼睛里迅速委屈出一包眼泪,扑到沙发上抱住董慧仪大声哭了起来。

    “妈,我不活了!反正我哥这么闹我也嫁不成逸轩哥,干脆我也像白若雪那样割腕死掉得了!呜呜”

    董慧仪抱着女儿添油加醋!“你死了妈也不活了,我就去买瓶安眠药,吃下去一了百了!反正我这辈子命苦没人疼,我活着也是招人厌!”

    君夜辰被她们两个闹得头痛欲裂。

    “你们够了!别拿那些胡言乱语威胁我,等我把这些麻烦处理好,过阵子我就回家,还有君美玉,你最好早点收收心,白逸轩他根本就心里没有你!你是我妹妹,什么样男人你嫁不了!非得拿张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我不想管你太多,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好自为之!”

    说完伸手拉开大门快速走了出去,屋外沁凉的空气比屋子里让人窒息的烦闷简直好太多!也懒得再去白家取他的车,摸出手机通知楚义去把他的车开回公司,自己则从家里车库取了辆宾利直接开向世纪豪庭。

    已经晚上九点钟了还没能吃上晚饭,想着马上就能吃到小女人做的可口饭菜,而且婚约的事也算基本有了解决,眉心渐松,身上绷着的冷意也慢慢消退。

    车子很快开回世纪豪庭,远远的便发现夏天的房间没有亮灯,心头蓦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才放松的神经立马又绷了起来,动作飞快地下了车上楼,直接开门进屋。

    “夏天!”屋子里静悄悄没人理他,君夜辰强压心头不好的揣测走向卧室,这女人不大可能睡这么早吧?

    推开门,按亮灯,床上果然空空如也!马上摸出手机打夏天电话,结果却是关机,君夜辰顿时就抓了狂,一脚踢开浴室门,里边自然是空的。

    “夏天,你给我出来!”

    再去厨房,鬼影也没能找到一只!气得他胸廓起伏,额角青筋都爆了出来。

    这个混蛋女人!明明告诉她哪也不许去乖乖在家里等着他,她居然不听他的话!饭也不给他做,还把电话也关机,想搞什么名堂?公然反抗他的主权?!

    ~

    夏天头痛欲裂地醒了过来,一张眼便对上一具结实的**胸膛,让她有些发懵的直接当成了是君夜辰。

    回想起自己在停车场被人灌了好多酒还差点拖走强暴,心头蓦然一惊!她不是被白逸轩带走的吗,怎么会回到君夜辰怀里?

    张大眼再瞧一瞧,那胸膛明显不对,皮肤怎么变得那么白皙?不似君夜辰的蜜色胸肌,光亮又有弹性惊恐地抬眸向上看,当认出搂着她和她紧蜜相贴的人是白逸轩时,夏天脑中轰然一响,整个人都震惊在当场!

    她身上明显一丝不挂。而白逸轩也一样全身**,并且她全身到处都痛她昨晚喝多到底做了什么?!

    凌乱不安的人双眼发热,心情一沉到底,那种背叛的感觉让她恨不能打死自己!

    小心翼翼缩身,想要在白逸轩醒过来之前逃走,偏偏她才一动,搂着她的人大手立即回应似的将她更紧地圈进他怀里。

    两人贴得严丝合缝,虽然白逸轩的身体没有反应,可夏天还是全身紧张得绷紧成一条死鱼的形状!

    “醒了?干嘛这么紧张,你昨晚可不是这个样子。”白逸轩低沉清朗的声音自头顶响起,下巴抵在她发心儿处,亲昵地磨了磨。

    “我我昨晚做了什么?”夏天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小声问道。

    白逸轩低笑出声。“你醉得太厉害,本来我想送你回宿舍,可又不知道你的地址,所以只好把你先带回家里,没想到你才被我放到床上就醒了,抱着我非要和我在一起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所以一直没敢向你表白,天天,昨晚我才知道你那么喜欢我,拉着我要起没完,瞧瞧,我现在都被你榨干了!”

    白逸轩大手掀开被子,示意夏天看他软塌塌的样子,事实上他只是受伤太重,到现在都痛得厉害,自然不会起什么反应。

    夏天哪好意思看。慌忙把头转到一边,又猛地意识到自己全身都暴露出来,顿时羞窘地将被子抢回来裹住自己。“白大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喝多了就会发酒疯,所以我才不敢喝酒,你千万不要当真!”

    夏天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怎么可以这样?明明对白逸轩没有那种感情,怎么可以因为喝多了就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来!

    白逸轩扳正她的脸认真看向她。“别说对不起!你知道我现在心里有多高兴!天天,我一直爱着你,一直希望有一天你也会对我心动,现在这样不是最好的结果吗?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

    夏天脸上一片死灰。她真的不想要他负责,更不想这种事情发生!

    “天天,作为一个男人,我不可能任由自己随便做这种事,因为是你,所以我才接受!我知道你心里对过去的事有所忌讳,但是我不会介意你曾经和君夜辰在一起,你也别再拒绝我,就让我对你负起男人该负的责任,好吗?”

    白逸轩深情款款的表白只让夏天更加无地自容。“白大哥,我真的不需要你来负责,我们就当这一切没有发生过吧?”

    “那怎么行!”白逸轩顿时变得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