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被人捡活尸

文/钱九
本章字数:10922 前妻似蛊txt下载

“我们先不要说这些,我想起床,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夏天尴尬万分地避着白逸轩的目光。

“傻瓜,我们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话虽如此,白逸轩还是体贴地披了睡衣起身,拿着他的衣服走出卧室,关门前还不忘回头嘱咐。“你昨天穿的衣服吐脏了,我又让人给你买了新的,就在床头。”

夏天看到床头的袋子,窘迫万分地点了点头。

等到白逸轩关了房门,她立即取过衣服来飞快地穿上,全身到处痛,胸口还有吻痕!不用说,她昨晚真的是做了不该做的事……

说不出的难过堵得她胸口发涨,眼睛热辣辣的,好想大哭一场。

她的身心只能接受一个男人,那就是君夜辰,现在却发生了这种意外!她已经不干净了,以后又怎么能再和那个人在一起?

穿好衣服后心情沉重地去浴室里洗了把脸,看着自己额头青了一块,按上去痛得厉害,梳头时又发现后脑勺也有一个大包!

依稀记得那群抓她的歹徒并没有打伤她,心头疑惑她这是怎么弄的?也不由对白逸轩刚才的话产生出一丝怀疑?

可是想一想白逸轩素来温文有礼的为人,又感觉自己实在是小人之心!

勉强恢复了一下情绪,这才出了房间来到客厅。这里她曾经来过,正是当年白逸轩让她帮忙照看的房子……不由在心底苦笑,那时的自己还真是太过天真。

白逸轩一身整齐坐在沙发上等着她,看她下楼立即起身。“感觉怎么样?喝那么多头还痛不痛?”

大手亲昵地抚向她前额,夏天反射地避了一下,抬手按住额头。“没事,只是不知道我怎么到处都是伤?”

白逸轩无奈笑望着她。“你喝多了真是淘气!说去卫生间还不让我陪,自己却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我一眼没看到你就撞上了门,然后还摔了个大跟头!本想给你敷一敷头上的包,结果你又缠我……现在还疼得厉害吗?”

如果不是她把自己撞倒摔晕,他还以为这个计策肯定会失败……

“原来是这样。”夏天心下颓然。一场意外的醉酒,她已经把自己从里到外全毁掉了!

白逸轩伸手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别说这些,天天,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思,我等了你三年,只是希望你有一天能真心实意接受我,昨天的事让我很庆幸!你终于向我敞开了心扉!天天,嫁给我吧!”

夏天措手不及地看着在她面前单膝跪下求婚的男人,白逸轩拿起桌上一只丝绒戒指盒打开,里边一枚硕大的钻戒静静闪着光芒,刺得她双眼生痛!

可她怎么可能答应?别说她和君夜辰现在还纠缠难解,大仇也没报,就算她什么心理负担也没有,她也并不爱白逸轩!

“对不起!白大哥,你的求婚我不能接受!”夏天果断拒绝。

“为什么?天天,我既然已经对你做了那种事,就必须向你负责!”白逸轩认真看向那张眉头紧皱的小脸儿。

夏天摇头。“没必要,我们都是成年人,这种事不算什么,真的!”说完迅速站起身来。“白大哥,你不用有心理负担,既然是我自愿的,那就不是你的责任。我还有事,我得走了,谢谢你昨天救了我!”

白逸轩看着她无异于落荒而逃的身影,连忙起身追上去。“天天,等等!”

夏天停下脚步,回头望过来。“白大哥,我差点忘了,我的电脑和包你拿回来了吧?”

她说的东西就摆在沙发上,一眼可见,回身过去取到手上,却被眉头凝满忧郁的男人握住双肩。

白逸轩满怀深情和心痛地望着那双充满介备的眼睛。

“天天,我知道你一时可能接受不了我们的关系改变,我也不会逼你这么快就答应,但是你要记住,我是真心诚意想要对你负责,否则我也不会碰你!所以不管你什么时候需要我,什么时候想通了愿意接受我,我都会等着你!”

夏天难受地点了下头,挣脱他的双手又想离开,却被他紧紧拉住。“想去哪我送你,别这样绝情的对我好吗?不然我会感觉是自己做错了惹你生气……”

夏天摆脱不了,只好抬起双眼认真望住那张俊雅又深情的脸。“白大哥,我想静一静,你给我一点空间好吗?”

白逸轩无奈地望着她。“是不是我真的做错了?你在怪我对不对?”

夏天垂下目光摇头。“我没怪你,是我自己不好!白大哥,如果你真的尊重我,那就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好吗?”

白逸轩面色凝重地望着她。“那你答应我,我可以给你时间,但是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会一直等着你。”

夏天草草点了个头算是应下,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终于得以逃离那个尴尬又让她伤心的地方,坐上出租车,眼泪已经忍不住流了下来。

司机自后视镜望着她。“去哪?”

夏天蓦然一惊,她现在能去哪?回世纪豪庭吗?她要如何面对君夜辰?“去北岸新城工业园。”还好她现在刚好有一个转战之地。

车子在跨江大桥上一路奔驰,半小时后来到了北岸新城工业园,夏天让司机直接将车子开到工业园员工宿舍区,下车后找到门卫主管,表明身份领了把钥匙住进一间单身宿舍。

离上班时间还早,她走进浴室,一边放声大哭,一边狠狠将自己清洗一遍,回头扑到那张狭小的单人床上,不顾一切哭得昏天暗地。

直到上班时间到了,心底那股悲伤仍旧无法发泄,不得不强自压下去,简单化了个妆掩饰脸上哭过的痕迹,拎了她的电脑去新办公室就职。

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不能放下自己的目标!只是,她现在已经不再干净,和君夜辰之间那份暧昧不清的关系再也不能继续保持了……

君夜辰等了一宿也没能把人等回来,电话都快拨烂了,却始终都是关机的提醒,等到早上去上班,饿了两顿气了一晚的人整张脸都是黑的!

楚义小心翼翼上前汇报。“boss,夏总监已经去工业园上任了。”

君夜辰才坐到椅子上的身躯霍然而起。“你留下处理公务,我过去看看。”

楚助理无语地看着昨晚骚扰他半宿让他找人的boss大人。夏总监这一挪窝,整个办公室气氛都不对了!“boss,别忘了您还要去医院打针!”

君夜辰已经一身杀气出了办公室,回应某助理的是重重一记门响。

夏天努力静下心来召集手下所有设计师开了个见面会,并且向他们布置了一下华辰接下来的紧急任务。

华辰规模扩大,那么多的投资吸引进来,不马上运转起来将是莫大的浪费,所以不用君夜辰说,夏天也知道她和这些下属们当前的任务有多重!

会议正开到自由讨论下期设计主题阶段,椭圆形的桌子四周议论纷纷,君夜辰突然推门而入,桌边二十几号人齐齐看向他。

“你们继续,我只是过来看一看。”君夜辰沉着脸宣布,可会议室里还是瞬间静得落针可闻。

夏天一看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便是心头一窒,有种无法面对他的感觉!不由自主抬手拨严遮盖额头伤痕的流海,生怕那人看到了会过多询问。

“夏总监,怎么不说话?难道我一来会议刚好开完了?”君夜辰满含讥诮地开口,两缕冷冽刺人的目光紧紧锁在夏天身上。

她那身衣服有点陌生,而且穿起来怎么看都感觉别扭!这样子哪符合一个出名设计师的形象?最重要的是她一晚没回家,从哪里换这么一身难看的衣服?!

夏天知道自己一晚没回去,这人肯定来者不善!可她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再和他纠缠。

清了清喉咙开口:“大家讨论得怎么样?”。

在场诸设计师都默默看着君夜辰,而且也习惯了听白若雪下令指挥她们怎么进行设计,平常被骂怕了,一时也不敢随便自作主张地拿什么主意。

“都没有什么想法吗?”没有人回答,夏天眉头微皱。

之前的首席设计师开口:“夏总监,您让我们自己讨论设计主题,这样让大家很为难,我们不知道您想要什么样的东西,其实我感觉您还是和白总商量好,直接给我们一些提示和要求比较好。”。

夏天正色看着她。“时装设计是一项充满灵感和自由的事业,我是让大家都来想一想我们这一期设计主题,集思广益才会得到更完美的创意!毕竟单凭我一个人的思维是有限的,我也并不想要用什么条条框框来约束你们,难道你们需要我亲自画出来一份样稿让你们来看着做,才会感觉自己能做出我想要的东西吗?”

那个设计师被噎住。“对不起!夏总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白总之前有要求,不让我们随意走自己的风格。”

夏天深吸一口气。“风格和主题并不矛盾,每个成功的设计师都该有自己的风格,这才是体现设计魅力的基本,如果你设计的东西只会模仿和篡改别人的创意,那你不是时装设计师,你只能算个裁缝而已!我们华辰车间里多得是裁缝,而我这里需要的是设计师!”

君夜辰被她身上凛然气势和不客气的讲话吸引,心头怒意稍减,有些欣赏地看着这个总会让他惊讶的女人。

会议桌末尾处几个设计师互相看了看,默默举起手来。

夏天看出她们要发言的意图,面色和缓地抬手示意。“都说说自己的想法。”

一名之前受君夜辰聘请的设计师站了起来。“夏总监,不好意思,我是想趁着君总在这里说个题外话,其实我比较擅长的是内衣设计,我们华辰的规模这么大,难道只是生产时装吗?是不是应该多走几条路线?内衣、睡衣、礼服等等,这些都应该有!”

夏天赞许地点头。“没错,这些我们都会陆续做出相应的安排,以后华辰也会像世界上那些大的品牌一样,所有与衣饰有关的搭配,从面料到成品全都做,而且不但要做,我们还要做得出彩、做出名望、做出精品!”

“以后你们大家有什么好的创意都可以提出来,我会在董事会上提出申请,只要是有前途、对华辰发展前景有利的,我相信都会得到支持!是不是君总?”

君夜辰突然被点名,目光深沉地看她一眼。“董事会只看业绩,只要你们能做到让他们有信心,能够赚到钱,那就没有人会扼杀你们的创意。”

夏天接上他的话。“大家听明白没有?另外我要申明一点,我不会对你们有什么硬性要求,但是我需要你们拿出自己的真本事,设计出最有特色的作品,绝对不要抄袭和模仿!懂吗?”

桌子四周沉默片刻,接着,从桌尾处那几个始终被压制被嫌弃的设计师开始爆发出掌声,越来越热烈!直到夏天抬手将掌声压下去。

“现在大家再来讨论一下我们接下来的设计主题吧。如果你们非要我给一个要求,那么整体风格就定位在时髦、性感、优雅、理性和热情、睿智、个性的基础上,尽量展开你们的思维大胆自由发挥!”

之前那几个举手的设计师兴奋地开口。“我有个创意!”

“我也有……”

夏天一番放任自由的言论终于带动起众位郁郁不得志的设计师们,大家一个说完接一个,争先恐后地提出了自己的主题创意,夏天认真听完之后,要她们做个文案把创意完善一下交给她,她将选出最适合的几个来好让众人尽快着手下一期的设计工作。

整场会议历时三个小时,开得非常成功,散会时一群设计师们还在议论创意问题。

等到人都出了会议室,君夜辰还安稳坐于椅上,目光深邃地看着夏天。

不小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夏天知道躲不过,抬眸看过去。“君总过来不会只是想看看我怎么开会吧?有什么事还请明言。”

君夜辰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胃里一阵阵灼痛难忍,想起他来的目的一双眼顿时眯了起来。“你还好意思问我!昨晚上哪去了?”

夏天淡淡“哦”了一声,看也没看那个发飙的暴龙男人,一边慢慢收拾着桌面上刚才随手标记的会议记录,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搬这边宿舍来了。”

君夜辰一把抽走她手上纸张,重重砸在那颗低垂的脑袋上。“谁让你搬来的!我不是说过不许你搬吗?”害他担心气恼一整晚,这死女人竟然悄没声息搬家了!

白纸轻飘飘散落一地,夏天抬起发红的眸子瞪向那张气愤的脸。

“君总你能理智点吗?我现在是华辰的设计总监,我很忙,你刚才也看到了,会议开完我还要尽快选择出最好的创意,尽快来为你们这些股东们赚钱!我不是你的花瓶情人,我也没时间一直陪着你玩暧昧游戏!拜托你赶紧放手行吗?”

君夜辰恼火地瞪着大胆用这种语气和他谈分手的女人,面部刚冷的线条清晰勾勒出他的怒意!强忍了半天才没直接把人摔到桌面上去。

“我只是让你回家去住,车子也给你准备好了,我没把你当花瓶,也不是在和你玩游戏,昨天我已经和白家摊牌,我和白若雪最多再有三个月就解除婚约,你能不能别再胡闹!”

夏天听着他的话,心底更如被慢火煎熬般难受。

“我没和你闹。君夜辰,不管你是认真还是玩玩,都否认不了我们两个根本就不合适!之前是因为工作之便,在一起也就在一起了,现在我一样是为了工作之便,只想好好做好我该做的事,你身为一个男人就不能洒脱点像我一样接受现实吗?”

君夜辰不敢相信地看着那张无情又嘲弄的小脸儿。“你的意思你和我只是玩玩而已?!”

夏天苦笑,目光炯亮地望住那双饱含不甘的眸。“你说错了,我可没那个心!从头到尾,我只是在工作之余被你顺便玩玩而已!”

君夜辰被她气得面色铁青,一把扭住她手腕将她压倒在会议桌上,咬着牙红着眼睛瞪她。“那你是不是也能顺便再被别的男人玩玩?”

夏天被硌到腰,皱眉看着那张暴跳如雷的脸。一想昨晚发生的事,她可不就被白逸轩捡了活尸,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顺便把谁玩了?心口沉重的闷痛来袭,颓然放松身体。

“是啊,你说得一点没错!我就是这么一个随便的女人,你有意见?”

君夜辰喉头一甜,一口血差点气得喷到那张表情足以气死人的脸上!

整个人全身绷紧蓄势待发,目光刀子一样刮着她的细致五官,突然发现她额角一大块淤青,顿时皱眉抚上去。“这怎么弄的?你受伤了!”

夏天一把捂上额头,眼神中闪过慌乱。“不小心撞到门框,你不用管这么宽吧?”

君夜辰看出她的慌张,寒眸眯起,紧紧盯着她目光闪烁的眼睛。“在哪撞的,你眼睛瞎吗?会往门框上撞,还撞得这么重!”

“我瞎不瞎不劳你费心!”夏天趁他不备双手用力推开他,翻下办公桌远远避开危险十足的男人。“君总自便,我还有工作……”

还没等她走出会议室,君夜辰自背后伸手一把按住门顺手便上了锁。“不说清楚想往哪走?”

夏天整个人被他圈在胸膛与门板之间,那天被他在君临会议室里欺负的画面顿时跳入脑海,慌乱转身,目光对上君夜辰领口,向上一抬便是他性感喉结和有型的下巴,这样面对着他明显更让人无措!

君夜辰听着她凌乱紧张的呼吸声,霸道地抬手捏起她下巴。“想到什么了?这样就兴奋?”

夏天满面流火,眸子里不由自主委屈得泪光闪动。如果不是发生了昨晚的事,她不会这么感觉难以面对他……可是现在事情发生了,她和他之间也真的应该彻底了断了才是!

抬眸对上那双幽暗深沉的眼睛,唇角微微一笑。

“你不是想知道我昨晚去哪了吗?实话告诉你,我只是和白大哥一起吃饭喝多了,顺便和他温存了一整晚。”

话一出口,捏在她下巴上的手立即收紧,铁钳般紧到痛得她感觉骨头都要碎裂!

君夜辰目光瞬间变得冰寒刺骨,危险十足的冷意铺天盖地,仿佛下一秒就会掐死她!夏天却依旧目光含笑地继续说下去。

“至于这个伤,是我喝醉酒看不清路,撞到了白大哥家的门框,还被他好一顿心疼,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实情她说出来了,对着那双红到几乎滴血的眼睛,心里边痛得窒息,脸上却笑得甜蜜。

既然注定不会在一起,就这样分开也未尝不好!免得她不由自主对他深陷,更免得她狠不下心来向他报复……

“我不相信!你少拿这种事来和我开玩笑,当心我会杀了你们俩!”君夜辰怒声低吼!

夏天一副看笑话的表情。“堂堂君总,一个游遍花丛不沾片叶的男人,我们不过偷个情而已,你何必这么入戏、这么痴情……”

不等她嘲弄完,君夜辰全身奔腾的怒意已经控制不住,大手一把将她下巴抬高,让她平仰着头,狠狠咬住她气死人不偿命的嘴!

后脑再度撞擦到门板,痛得夏天全身痉挛一样抖了一下,唇上的痛楚传来,很快便是满口血腥气息!君夜辰怒到极致,根本就无法泄气,大手一把拉起她的腿,就要在这里再做一回上次的事。

夏天张嘴狠狠咬回去,君夜辰舌尖一痛,松开那只腿捧住那颗乱摇的头,一手扼开她下颌骨,往死里吻她!

夏天品着口中血腥,心里全是翻腾的酸楚,一个忍不住哭出声来,前刻还全身狂暴气息的男人顿住动作缓缓抬起头来,看到她唇上血迹,心疼地抬指抹去。

“别再和我开这种玩笑,记住了吗?”深沉又痛心的目光望着那双满是泪水的眼睛。

夏天抬手抹泪,认真看他。“我没开玩笑。君夜辰,我们彻底结束了。”

平淡决绝的语气,毫无留恋的味道。

君夜辰寒眉深皱握紧双拳,胸口一股闷涨引得他不由自主咳了一声,胃里极不舒服的感觉涌了上来,急转头,一大口血喷到地上,如同一朵怒放的血莲花,硕大、鲜艳,带着浓烈的血腥气息。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章 做了就要对你负责 返回《前妻似蛊》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以身相许(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