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以身相许

文/钱九
本章字数:11414 前妻似蛊txt下载

夏天惊恐望着吐血的人。“你没事吧?君夜辰!”

君夜辰没回答,胸口又是一股烦闷欲呕的感觉,让他意识到自己太久没吃东西,再加上被这女人一气,胃出血恐怕是加重了!“送我去医院!”

夏天不敢迟疑,抖着手开了门锁,扶着一手紧紧捂住胃部,额角冷汗涔涔的人快步走向电梯。

君夜辰强忍着要吐的感觉,可到了医院一下车还是压不住难受又吐了一大口血!

夏天整张脸都吓白了,完全没心思去想其它事,扶着他快步走向医院大门,两人直接来到君夜辰的主治医生办公室,医生一问情况二话没说就把君夜辰请进了治疗间。

夏天在外面等了好久,再次接受冷盐水洗胃止血后的君夜辰才被推出来,护士手上拎了一大堆药水,把他送进了病房。

“以后得多注意,君总这种情况饮食方面必须细心,不吃东西会加重胃酸对胃黏膜的损伤,如果不好好调养,以后形成溃疡病灶那样就麻烦了。”医生对着夏天仔细嘱咐。

夏天突然想起自己昨晚没回去没有人给君夜辰做饭,难道说他就这样没吃东西一直硬撑?“他现在严不严重?”望着麻药还没过的人,心里全是疼痛。

“血已经止住了,最好留院再好好观察一下,配合治疗一星期差不多就没问题了。”医生真是无奈,这么不听话,胃出血还到处乱跑的病人实在是少有!尤其这人还是个得罪不起的主儿,让人说也不敢说,治不好他还怕贪责任……

夏天松了口气。“我明白了,你们去忙吧。”

医生带着护士离开,夏天坐到君夜辰床头,静静看着他输液。

不一会儿君夜辰就张开了眼睛,面色有些苍白,目光幽幽望着她。

夏天看到他前所未有的可怜样儿,心头发软,面孔却板得很生冷。“你必须住一个星期医院,我已经叫了楚义过来,如果你不想再吐一次血就别再折腾。”

君夜辰干呕一声,俊脸发白,眉头紧紧皱起。

夏天看出他要吐,赶紧拿出床下的盆子塞到他手里。“拿好,想吐就吐,我还有工作,没时间陪你。”

君夜辰抱着盆呕得抬不起头来,想喊她站住,夏天把手一撒直接转身走了,那副无情的样子让他气得差点一把把手上塑料盆捏碎!

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狠心!可他现在麻药的效力还没过,根本就没力气和她计较,而且他也不想再吐血!

夏天走了没多久楚义就到了,手上拎了许多住院需要用的东西,看了看还抱着盆在恶心的君夜辰,硬头皮上前报告。“boss,夏总监把您交给我了。”

君夜辰反着胃瞪他一眼。“少啰嗦!去给我查查昨天晚上她干了什么?”

楚义赶紧接着报告。“停车场保安汇报,昨晚下班有一群人在停车场里袭击了夏总监……”

“什么?”君夜辰一惊,手上盆差点扔出去。

“我把监控录像拷贝下来了,您看。”楚义取出手机,找到视频文件点开,递到君夜辰面前。“夏总监被那些人灌了60度的白酒。”

君夜辰怒视着手机画面,最后抱走他女人的家伙还真是白逸轩!

该死的!夏天喝完酒会是什么样他一清二楚,那女人一醉就会抱着他撒娇讨欢,昨天她被灌了那么多酒,不可能不醉,所以她今天说她昨晚和白逸轩温存了一夜是真的?!

君夜辰身上冷意直迸开来,面孔更是阴沉得吓死人,楚义赶紧收起手机,生怕晚一步就会被他家暴走的boss大人摔了!“boss,我们已经报警了,您别生气,人一定会抓到的。”

君夜辰怎么可能不生气?他气的也不仅是那些该死的歹徒,更气的是他的女人真的被别的男人睡了!这样大的绿帽子扣到头上,让他堂堂君夜辰怎么能不暴怒?!

“给我找人盯着她,二十四小时!”咬着牙下令。

楚义愣住。“boss是说夏总监?”

君夜辰一把将手上盆砸出去。“除了她还有谁!”

楚义就知道他家boss看到监控视频肯定火山爆发,只是想不到爆发的方向和力道都有失准头,为什么是找人盯夏总监?他自己不盯了吗?!

“还愣着干什么!”君夜辰吼完嗓子一痒又想吐。“去给我拿个盆!”

“……”楚助理转身飞快地跑出病房找护士要盆去了。

夏天趁着君夜辰不在迅速回世纪豪庭取了她的行李,正式搬进了工业园的单身宿舍。

一切忙完回到办公室才想起,她居然完全忘掉了昨晚和言哲瀚的晚餐!匆匆打电话过去,言哲瀚过了片刻才接听,一开口就是极度不满的口吻。“夏天,你放我鸽子!”

夏天诚恳道歉:“对不起!大老板,我昨晚发生点意外,实在不是故意的!你还在sh市吧,我今晚一定请你!”。os的动向必须搞清楚才行!

言哲瀚低沉笑道:“今晚我恐怕不方便,下午签了约,晚上对方有庆祝,要么你做我的女伴?”。

夏天轻蹙眉心。“你和谁签约?”心头很不好的预感!

言哲瀚故意不说。“想知道就做我今晚的女伴,你在哪我去接你。”

夏天沉吟。“还是我自己过去吧,sh市你又不熟悉。”

“既然你这么体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晚上七点来金鹰会所,到了给我打电话。”言哲瀚语气愉悦声音轻快地回应,末了还不忘嘱咐一句:“别再放我鸽子,否则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夏天尴尬。“我先声明,不管去哪,我都不能喝酒。”她是真的再也不想因酒生事了!

“放心,小姑娘,我让人给你准备牛奶。”言哲瀚哈哈大笑。

夏天也不再多说,和他道了回头见就放下手机。

os国际只要入驻国内,不管它与什么人签了约,都将会对华辰造成很大的影响!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许夏天再为感情的事继续伤春悲秋,马上趁着冬季展销发布会的余热继续为华辰打两场漂仗,造成一种良好又值得人们信赖的趋势才是当务之急!

已经有设计师陆续将设计主题的书面方案交了上来,夏天收拾情绪沉下心来细看,希望能够找出满意的主题方案。

一进入状态时间便过得飞快,转眼秘书便知会她下班时间到了。夏天自文件中抬头,看了一眼她那位从君临跟过来的秘书。“行,我知道了,下班吧。”

秘书微笑看着她。“夏总监,我们一起回宿舍吧,我就住您隔壁。”

夏天有些意外。“这么巧?那好,我们一起走。”说完收拾起桌面上没看完的文件,准备拿回去看。

秘书很有眼力见地上前帮她捧着。“我来帮您拿。”

夏天没和她客气,拎着她的包起身向外走去。

两人徒步走到办公楼处路口,通勤车一辆接一辆开来,夏天找到去员工宿舍区的路线,上了车,随意坐在空位上,秘书则紧随着她一起坐下。

“小林,你家不是在本市吗?怎么也住宿舍?”夏天记得自己看过林秘书的资料。

“有点远,不愿意来回跑,所以就选择宿舍了,要是感觉不好就还回家住。”

小林汗颜,她可不会说她正在和楚义暧昧,那家伙奉了君总命令找她来二十四小时监视人……好辛苦又好刺激的工作!

夏天点点头没再说话,趁着坐车的空闲又打开一本文案看了起来。

经过一下午的挑选,她发现华辰的设计师并非那么没用,只要让她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其实还是很有创意的!手上两个主题方案很合她的口味,只要再稍微完善一下就可以确定设计方向,希望看完以后还会有更多让她满意的发现!

车子十多分钟后到了她们宿舍楼下,夏天和小林下了车,各自回到房间,夏天才放好东西,小林又来敲门。

“夏总监,您是自己做饭,还是去食堂吃?”

夏天想想,她原本肯定是会自己做的,但是今晚有事,加上家里也没准备材料,只好先去食堂吃一顿。“去食堂吧。”

“太好了!我和您一起去好不好?”小林讨好地问。

夏天有点奇怪了,她这个秘书平常总是对她躲躲闪闪,没事绝对不会往身边凑近乎,今天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但是来一陌生环境想拉个熟悉的人在一起也不为过,何况她也是一样,一个人久了,连个朋友都不在身边,势单力孤的感觉很让人落寞。

“走吧。”不由想到了好久没联系的符念真,于是拿出手机打给她。

电话过了一会儿才被接听,符念真的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天天,大忙人总算想起我来了!先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夏天无语,自己还真像个无事不打电话的渣票友!“什么事也没有,只想问问你现在过得好不好?发布会那天看到你了,好漂亮!可惜没机会好好说话。”

符念真哈哈笑起来。“漂亮什么呀?我还不就那样,天天赶场,一场秀累得够呛,挣那点钱连身上衣服都买不起!要不你正式聘用我吧?天天,我要是做了你的御用模特,那我就真的熬出头了!”

“有那么惨?”夏天知道模特界的残酷,吃的是青春饭,有好多一辈子都红不起来,默默走着各种无名秀,最后却只能归于平凡的生活。符念真怎么说也是符家的小姐,却要选择这么一条路。

“就那么惨!我现在还在排队等换装,外景秀,这么凉的天穿比基尼,草!看着都冷。”

夏天真的心疼了。“你参加华辰两场秀,白若雪没和你签正式合同吗?”

“哈!她和那些女人一样看我不顺眼,怎么可能和我签?”符念真大咧咧的口气,夏天却听出辛酸的味道。

“你明天过来,我让人事部和你签合同,以后你就是涅槃的御用模特!”夏天心头有气,这个后门她走定了!

符念真大喜。“真的!天天,我爱死你了!”

“必须是真的,念真,我朋友不多,绝对不许别人这么欺负你!”

她能守护的东西真的不多,每一样都值得她拿出最大能力来珍惜!“还有明月心,以后你们俩就是我涅槃的钢铁支柱!”

“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明姐姐在涅槃推广发布会那天差点和白若雪打起来,她说白若雪收买了舞台道具师想害你,那天灯架倒塌不是意外!不过后来没有人追究,我们也都不好再说什么,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夏天听了符念真的话心头顿时泛起一股怒意,果然是白若雪!她从来无心与她抢男人,可是这个女人却不依不饶地想要置她于死地,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

连带着想到君夜辰,心底又是一股说不出的痛!急忙压下那道不该有的心思转向符念真。“帮我谢谢明姐姐这么替我出头,有空我请你们一起吃饭。先不多说了,你明天抽空就过来吧。”

放下手机,小林若有所思地垂着头没出声。白总害夏总监,这事儿是不是应该值得汇报一下?

两人用完餐时间已经不早,回到宿舍夏天匆匆洗脸换衣化妆,然后出门坐上线车前往市区。后面小林做贼一样穿着风衣带着墨镜跟踪而来,站在后车司机旁边紧盯前面夏天坐的车,生怕把车盯丢了!

车子开到市区中转站,夏天下了车招计程车前往金鹰会所,小林肉疼地打了车跟上她,生怕夏总监天天这么折腾,她挣那点工资不知道够不够打车跟踪?要是楚义最后不给她报销,她就亏大了!

车子开到金鹰会所附近夏天就打了电话给言哲瀚,所以她一下车就远远看到了那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正站在会所高高的台阶上。身穿一袭铅灰色风衣,内里是一套深色西装,蓝灰斜纹领带系在雪白的衣领内,上方希腊雕像般端正有形的面孔,浓密黑发下一双鹰隼般的眼睛正锐利地向她望过来。

夏天同样穿了件束腰风衣,栗色风衣内是一袭米白色长袖衫和红色a字裙,纤秀的双腿裹在肉色天鹅绒裤袜里,脚上是一双栗色半高跟鞋,整个人外形看上去时尚又高雅,看得言哲瀚唇角微挑,眼梢也带出一线笑意。

夏天跨上台阶,安稳站在那里的男人上前给了她一个法式拥抱,低头附耳调侃:“好久不见,是不是应该吻一下?”。

夏天额角挂起三道黑线。“算了,大老板的吻还是留给你的其他法国员工吧!”

“别忘了我还没同意你的辞职申请。”言哲瀚不由分说拉起她一只手,放到唇边吻了一口。“很凉,看来你现在还是没人疼。”

夏天抽手瞪他一眼。“言总还真是有闲心管闲事!您不是来庆祝签约的吗?对方人呢?”

言哲瀚淡笑伸手,很哥俩好地揽着她肩膀进了会所大门。“这么心急想知道?准备好加入我的阵营了?”

夏天呵呵!“我说了我不会离开现在的公司,而且这里是我自己的品牌。”

言哲瀚挑眉。“这么说你是下定决心要和我作对喽?”

两人身影消息在门口,小林捧着偷偷拍摄的手机直咧嘴。哪来的帅男人啊?又酷又有型!会所的鸭子都这么高品质吗?难怪会费那么贵!可惜她这辈子可能都没机会去里边玩……

夏天跟着言哲瀚直接乘电梯上了楼上贵宾大包房,门一开李羽裳就笑着拍手。“唉哟哟!我以为言总要请的女伴是谁,想不到竟然是我们大名鼎鼎的stacey小姐!欢迎!欢迎!”

言哲瀚唇角轻挑微微一笑。“或许你们还不知道,stacey一直是我的人。”

这话太有歧义了,所以言哲瀚话音一落整个包房里的男男女女全都愣住!实在想不到夏天会这么有手腕,不但勾搭了君夜辰和白逸轩,竟然还勾搭了这位时装界的最大掌权人!

欧尚国际的名声全世界都闻名遐迩,不止有钱,在整个欧洲它都有不可抗拒的强大势力!旗下伊莎贝拉这个奢侈品牌无疑也是时装界的翘楚!

言哲瀚身为欧尚国际总裁,那身份地位绝对是高不可攀!结果这位位高权重到让人敬畏的总裁大人居然就这么被夏天给无声无息地攀了,实在是让在座四大家族的女性们眼红到爆!

“哦?stacey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李羽裳狭长的双眼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唇角笑意微扬,举杯向夏天敬了敬。“我敬你一杯!”

夏天被言哲瀚扶坐到沙发上,无语地看他一眼。这人在打什么主意?居然故意这样说话!

言哲瀚很自然地拿起酒杯接过李羽裳的话题。“我们stacey不会喝酒,你的敬意我替她领了。”说完举杯优雅地将杯中酒饮下,削薄的唇轻轻一抿,性感的模样简直让人屏息!

言哲瀚有着中法混血,他的俊美深具中西合璧的优点,身型高大挺拔,轮廓立体的五官,一头浓密微卷的黑发修剪成干净时尚的发型,深邃黑眸凝思时透出一股幽蓝,全身上下自然散发的和高贵和气势足以迷倒万千少女!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居然为夏天挡酒!

在座没人敢再敬夏天了,有的却是明晃晃的嫉妒!李羽柔故意装成一脸天真:“stacey不是白大哥的女朋友吗?前几天她还和君总绯闻多多,原来全是我们搞错了呀!”。

夏天扬起眼睫微微一笑,无视李羽柔拆穿她的目的,目光望向言哲瀚。“os国际是和李总掌舵的霓裳羽衣合作吗?真是恭喜!”

暗讽的意味直指李羽裳。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才和君夜辰卖过好,转头就向敌对势利摇尾投诚。亏君夜辰还夸她有能力,她的能力就是甘为人作踏脚石吗?!

言哲瀚手握酒杯淡定自若地挑了挑眉。“李总不是和os合作,霓裳羽衣只是我个人投资的新项目而已。”

“哈!”夏天冷笑。“你个人?有差别吗?”

“我已经转了中国国籍,你不要有种族歧视。”言哲瀚脸上依旧是爽朗的笑意,眸角深沉只有夏天看得一清二楚!

给这人打工三年,其实她很清楚,言哲瀚是个极有魄力的男人!说实话夏天感觉在运筹帷幄方面不管是君夜辰还是白逸轩,都根本没法和言哲瀚相比。

他的深沉内敛让人根本看不透!他做的决定,也永远没有失败的先例,自己以后将要与这个男人为敌,恐怕前路充满了荆棘!

但是她不怕,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她就要为维护国人的尊严和利益血战到底!霓裳羽衣被染指,那她就连它也打出工业园去!

“言总,既然是这样,那么从现在开始你我两家就是工业园里唯一的竞争对手了,俗话说商场如战场,希望你不要看在往日情份上手下留情,因为我也一样,绝对不会留情!”

言哲瀚哑然失笑。“我们之间非要这样吗?如果你肯来霓裳羽衣,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就算要我以身相许都可以!”

男人暧昧十足的俊脸贴近她,夏天闻到他身上素来好闻的薰衣草香,大方浅笑。“不必了,我已经名花有主,不便再觅良枝!言大哥,我还有事,先走了。”

才起身就被一只手握住手腕拉了回去,身子一歪差点跌到言哲瀚身上!夏天脸上变色,有些恼火地瞪向那张从没让她如此气愤过的脸。

言哲瀚笑看着她。“昨天放我鸽子,今天又想甩下我不管?这么无情无义真的对得起我吗?”

夏天想到三年恩慧,眸子里怒意稍减。“改天我再请你吃饭。”

言哲瀚见她执意要走,点了点头松手。“明天我回国处理一些事,等我回来记得履行诺言。”

夏天松了口气起身。“好。”转向始终静坐一旁观察他们的李羽裳。“李总,多有打扰,告辞了。”

李羽裳优雅地点了点头。“不客气!代我向君总问个好。”

夏天没再多言,向周围点了点头迅速离开。

其实一想就能想通李羽裳带着三大家族向言哲瀚投诚的原因,霓裳羽衣要想在工业园里出人头地,那就必须有压得过自己的设计,而言哲瀚不但可以给他们资金,更能够给她们提供设计人才,李羽裳如此精明又怎么会不接受?

只是这样一来,华辰的压力骤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打败霓裳羽衣,为君夜辰保下这片他辛苦聚起的江山?

夏天坐计程车里,重重握了握拳头,她一定要有信心!一定要尽快将言哲瀚这家伙打回他老家去!

这么重大的事不和君夜辰知会不行,所以夏天没回工业园,吩咐司机去了医院。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 被人捡活尸 返回《前妻似蛊》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你这只疯猪!(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