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你这只疯猪!

文/钱九
本章字数:7096 前妻似蛊txt下载
病房里气氛阴沉,楚义不在,一个看护战战兢兢在那收拾卫生,董慧仪和君夜辰面对面沉脸坐着,一见夏天进门,两人都皱起了眉头。

    “你来干什么?我儿子都这样了你还想勾引他?”董慧仪心头火气腾地一下窜起三丈多高,伸手往外一指。“扫把星,给我滚出去!”

    君夜辰对着董慧仪冷冷开腔。“我这不用您照顾,楚义已经给您安排好了疗养,明天一早就有人送您过去。”

    董慧仪把眼一瞪。“嫌我碍着你事了,这么急着赶我走?我不去疗养!”

    君夜辰面冷如霜,声音更是不容反驳。

    “温泉疗养对您的风湿痛有好处,您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这件事由不得您,要是您非要不顾身体和我作对,我就停了美玉的戏,从此不让她再踏进演艺圈,让她天天陪着您胡搅蛮缠瞎折腾!”

    董慧仪气极竖起眉毛,伸手指着夏天怒骂:“嫌我们瞎折腾?这贱人就是个勾三搭四的骚狐狸你看不出来吗!为这种女人你和白家决裂,还要拿一百亿出来赔偿白若雪!这死女人值一百亿吗?她就是镶金的也是个不三不四的烂货!现在你还为了她连我和你妹妹都当成仇人?我看你是真疯了!”。

    夏天关上病房门,免得董慧仪的叫骂招来人围观。

    一进门就受到这样的谩骂是她没想到的,可是董慧仪的话也给她造成了不小的震撼!君夜辰竟然真的为了她去和白家退婚?还不惜赔偿白若雪一百个亿……

    “董夫人说得没错,我不值君总这么做!”发生了白逸轩的事,她自己都对自己不齿!

    “你少在我面前装腔作势!”董慧仪见夏天走近,霍然而起,挥手就朝夏天那张让她恼恨的脸上打去。

    夏天见她突然起身就有预感,巴掌挥过来她一把捉住了那只手腕。“董夫人请自重!”

    董慧仪惊咦一声。“反了吧你!”居然敢抓她的手?

    董慧仪用力挣出自己的手,紧接着挥手更狠地又朝夏天脸上抓去,保养很好,甚至还涂着红指甲的五指尖尖,抓到夏天细嫩脸皮上非得重伤!

    夏天快速偏头躲开,耳下还是被划了一记,火辣辣的疼!再转头看董慧仪那张杀气腾腾的脸时,眸子里也多了灼亮的怒意!“董夫人,劝你别太过份!”

    “都够了!”君夜辰看着两个女人当她面开撕,勃然大怒,一把扯掉手上扎着的针,起身下地,拎起董慧仪的包和外套,推着她就往外走。

    “时间不早,回家马上收拾东西,我不想再多说,您自己看着办!”

    董慧仪气得脸色发青,用力捶打君夜辰。“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我不同意你和她在一起你听到没有……”

    母子俩出了病房,声音戛然而止。夏天知道董慧仪超要面子!在人前她是不会轻易让自己掉尊严的!君夜辰之所以直接把她推出病房自然也是清楚这一点。

    看了眼额角冒汗的看护,伸手把输液管上开关闭了。“去把护士叫来给君总扎针。”

    君夜辰回来时护士已经在等,他是强行把董慧仪送出医院大门塞进司机等着的车子里才回来的,一身自户外带回来的冷意,面色阴沉地走回床边坐下,由着护士给他重新把针扎上,痛也只是眼角抽了抽。

    扎好针夏天把护士和看护都打发出去,这才坐到椅上正色看着闭目养神的男人。

    君夜辰脸色不好,也不知道是因为吐血太多还是药水打得太多,原本健康的肤色透着一股苍白,看起来就是一脸病容。

    心疼的感觉不可抑制,可夏天还是正襟危坐,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我刚刚得知,os国际总裁言哲瀚和霓裳羽衣签定了投资协议!我想这件事君总应该很感兴趣。”

    君夜辰倏地张开眼睛,眸中有锐利的光芒闪过。“言哲瀚约你就是和你说这些?”

    他看了小林发过来的视频,认出和夏天拥抱的男人是那位世界瞩目的os国际总裁时实在不敢相信!那一刻心头竟然有种挫败的感觉,这个让他无法自拔的女人到底还有多少男人?

    夏天挑眉。“你怎么知道我和他有约?”

    君夜辰意识到自己关心则乱!继而冷笑。“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没听说过?”

    夏天摆手喊停,不想听他讽刺。“行,我不管你是怎么跟踪还是盯梢我,和你说这件事只是想提醒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华辰的前途,霓裳羽衣有了os国际撑腰,很快就会有大的动作来和我们争夺市场,你要想让华辰在工业园里站稳脚跟,还是尽快拿到足够的占地所属权为好。”

    君夜辰轻嗤。“你就这么小看我?工业园里百分之七十使用权都已经被我拿下,现在只差你在我的领土上创造奇迹,只要你能力真有那么强,那就没有人能动摇华辰的地位!当然,前提还有一个你最好别有二心!”

    夏天心头稍安,脸上却是嘲弄。“君总不用担心这个,我不过就是个爱财的女人,华辰现在有我三成股份,我再有二心也不可能会坑自己。”

    “最好如此,如果让我发现你和言哲瀚暗通款曲对我华辰不利,你当心我彻底限制你的人身自由!”

    一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而且还不止一个!君夜辰就感觉自己头上绿得让人想要大开杀戒!气得他头脑发涨,连静下心来好好工作都做不到!

    “既然君总什么利害关系都想得这么清楚,那我也就不必再多说废话,我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告辞!”夏天感觉两人已经无话可说,起身就要往外走。

    “我想吃你熬的粥,红豆薏米百合粥。”君夜辰自她身后开口,声音略哑,带着股委屈的味道。

    夏天眼眶一热,想到他的病和他为了自己和白家决裂,心瞬间软得差点失去抵抗。可是一想到那一晚和白逸轩无法改变的事实,她已经做不到再对这人的感情进行敷衍。

    “对不起!我现在没空做饭,君总还是另请高明吧。”

    夏天硬着心肠走到门口,拉开门意外对上白若雪素白的脸。

    君夜辰眸子里全是被狠心遗弃的不甘和恼怒,看到白若雪站在门外,心头更加厌烦,只觉白家没有一个好东西!“别来烦我,都远点滚!”

    夏天头也不回绕过白若雪痛痛快快走了,白若雪却撑着一脸温婉的笑意,拎着一只保温桶进了病房。“夜辰,你不是想喝粥吗?正好我给你熬了瘦肉粥,你尝一尝。”

    君夜辰冷脸盯着那张充满讨好的脸。“你又想耍什么花招?白若雪,我和你之间已经结束了,你最好认清事实,想一想自己以后的人生方向,不要再把精力浪费在我的身上!”

    白若雪脸上充满了忧伤。“夜辰,不要对我这么狠心,我说过我不会在乎你身边还有别的女人,你想要夏天你就尽管和她在一起,我保证不会再嫉妒吃醋,只求你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否则我真的活不下去!”

    君夜辰看着一手握住被绷带缠裹的手腕,哭得像林黛玉一样可怜的白若雪,心头除了反感只有反感。居然为了缠住他不惜一再做出这种承诺,当他君夜辰是个那么无耻的男人吗?只可惜她可以接受那么无耻的事,他却做不出来!

    “你回去吧,我答应了你父亲给你三个月时间接受现实,趁这三个月好好调试你自己的心态,别等到时候再来和我胡闹,我君夜辰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我不可能因为你要去死就改变自己的决定,你不想白死最好理智点!”

    君夜辰的话毫不容情,白若雪哭得愈加伤心,可还是坐在椅上不肯走。“夜辰,我以后真的会好好的,我保证不会再去惹她……”

    病床上男人全身冷意加重,白若雪急忙顿住话头吸着鼻子。“我不说了、不说了,粥快凉了,你喝一碗吧。”说完起身将保温桶里的粥细心倒进碗里,拿小勺搅着端到君夜辰面前。“你手不方便,我来喂你喝。”

    君夜辰一把将碗推开。“不必了,我不饿。”

    粥洒到病床上,白若雪眼里再度凝起泪水,默默地取过纸巾擦拭。“就算不做夫妻,只是一碗粥而已,我熬了一个小时,你就不能给点面子喝一口吗……”

    君夜辰烦不胜烦,伸手抓过粥碗,一口喝了下去,将碗往床头桌上一扔。“我喝了,你可以走了?”

    白若雪哽噎着抬起红红的眼睛。“你真这么讨厌我?”

    君夜辰强忍把人扔出去的冲动。“谈不上,只是不喜欢你而已,如果你不是做出太多让我反感的事,或者我还能把你当朋友。”意思她现在做了太多让他反感的事,两人已经连朋友都难做了!

    白若雪笑得凄然。“你有过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偏偏就只是容不下我?夜辰,别忘了我为你牺牲有多大,我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不完整的女人,如果你真的不要我了,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指望?”

    君夜辰听出她又在拿不能生孩子的事要挟自己,冷冷挑唇。“我给你一百个亿做补偿,还不够吗?你真想生还可以去做试管婴找人代孕,所以不要再拿这件事来和我谈条件!”

    白若雪满面哀求地望着他。“夜辰,我求求你,你哪怕只给我一点点位置,让我留在你身边就行,我除了这么点名分别的什么都可以不要!这样还不行吗?”

    君夜辰烦透了,他可没有那么大的心!不小心住进去一个夏天已经占得满涨,再也容不下多余的一丝半分。

    想到夏天又忍不住郁闷,心口密密匝匝的痛!该死的白逸轩,竟然敢染指他的女人?还有夏天,这么狠心就弃他而去!该走的不走,该留的不留,他到底该拿那个混蛋女人怎么办?

    “拿着你的东西赶紧走,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让人恶心的话!”

    君夜辰不客气的撵人,白若雪看着他微微涨红的脸,默默起身以极慢的动作收起保温桶。“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只有夏天,不喜欢看见我,那好,我就去门外守着,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就喊我。”

    君夜辰无语地看着赖定了他的人,直到白若雪出去,恼火地重重一拳捶在床板上!

    十分钟后他勉强静下心来拉过电脑想处理公务,身体某一处居然起了股莫名的冲动。

    俊眉微微皱了皱,难不成两天没碰那女人他就有需求到了这种程度?不由自主想到夏天的美好,口干舌燥的感觉顿时更加明显。

    心烦地缩了缩身体,想把那股冲动平息下来,可电脑下面压住的位置完全不听他使唤,渐渐把电脑都拱了起来。

    难受得要命!君夜辰扔开电脑,弓身躺在床上忍耐着那股强烈的需求。

    看护见他坐立不安的样子,小心翼翼开口:“君总是哪里不舒服吗?用不用叫医生?”。

    君夜辰压抑着那股躁动咬紧牙,脸色都开始发红。“我没事,你出去。”

    看护不明所以地被赶了出去,白若雪随后就开了门进来。抬眼看到君夜辰的样子,心知她下的药已经起了作用,连忙锁了门走上前去,脸上全是温柔的关怀。

    “夜辰,你不舒服吗?脸好红,哪里难受,要不要我帮你揉一揉……”

    君夜辰心头闪电般明白过来,他这异常恐怕是因为刚才喝了这女人一碗粥!“白若雪,你是不是给我下了药?”咬牙切齿的声音。

    白若雪无辜地看着他。“什么药?你脸这么红很热吧,要不要我帮你把衣服脱了?”伸手就去解君夜辰身上的病号服。

    君夜辰一把挥开她的手,针头都甩飞出去,差点划到白若雪脸上。

    白若雪吓了一大跳,想不到他都这样了还是对她充满抗拒!

    “你出去!滚远点!”君夜辰双眼发红地怒吼。

    白若雪看着他额角冒汗满脸涨红的样子,料想他已经被那两颗男性专用药折磨得不堪忍受,这个样子怎么可能不需要女人?

    把心一横,就在君夜辰一双怒眸瞪视下缓缓开始解她的衣扣。

    君夜辰眉头紧皱地看着已经不要脸的女人一件一件在眼前剥成了初生形态,自以为婀娜地摇晃着送到他面前。

    白若雪见他不出声,以为他是默默接受了她的主动,手伸进被子里,想要更深一步刺激一下濒临爆发的男人。

    君夜辰劈手重重一掌砍在她脖颈动脉上,白若雪不敢相信地缓缓闭上了眼睛。

    某男快速起身,抓起外套拿了车钥匙离开病房,看护错愕地看着他直奔电梯走了,进病房一看,地上白花花赤条条一大美人儿,惊得她连连大叫,顿时把医生护士都招了过来……

    夏天正在着手设计自己的下一套专门针对寒冷地区的羽绒服系列作品,才画了三张草稿,门锁突然传来异响,让她瞬间警觉地抬眸盯住门口。

    君夜辰开了门进来,风衣内一身蓝白条纹病号服,这形象让夏天嘴角狠狠抽了抽。

    “出了什么事?你又想干嘛?”男人两眼发红直奔她而来,那种猛兽见到鲜肉的眼神让夏天头皮发麻,发根都差点竖起来。

    “干……你!”君夜辰毫不避讳地直言他现在所需,一把抓住想要自椅上逃开的女人。

    “你有病吧?有病在医院治,别来骚扰我行吗?”夏天一手撑着桌沿用力和君夜辰抗衡。她不能再和他发生什么关系了,这会让她感觉自己恶心!

    君夜辰怕扯断她的小细胳膊,不和她使蛮力,干脆地顺着她方向跃过椅子,抱住她搂进怀里,急切又不失恳求地贴着她的耳朵边开口:“我刚被白若雪下了药,你不救我我会死!”。

    一只手拉着她按到急迫的位置上,夏天顿时一头黑线,想到了某些传说里的爆体而亡。“别开玩笑!再说她给你下药你应该找她解决,又不是我给你下的。”

    君夜辰不由分说将不肯配合的人直接抱了起来,向着不远处的床走去。“我只认你,别逼我用强!”

    夏天意识到他来真的,心头恼火,奋力开始挣扎。“你放开我,君夜辰,我们已经结束了!我现在是白逸轩的女人,从里到外全都是,你不嫌我脏我还嫌你脏呢,你快给我松手!啊!”

    君夜辰被她的话成功激怒,一口咬住她耳朵,那里还有不久前被董慧仪划伤的口子,夏天刚才才抹过酒精。

    “君夜辰,你这只疯猪!”吃痛的人不顾一切地推打踢蹬,两只膝盖向上拱去,一下撞中了某男重点部位。

    正在胡乱亲吻她的男人重重吸了口冷气,一双发红的眼睛里闪过凶光,咬着牙往死里瞪她。“我要是残废了,以后你再也别想过性福生活!”

    夏天鼻尖冒汗地望着他撑身起来,一手紧紧捂住被撞的位置。

    君夜辰疼得额头冷汗直冒,脸色红转白白转绿,简直精彩纷呈。

    夏天咽了咽口水,不无担心地看着他。“你……没事吧?”

    君夜辰阴森森瞟她一眼。疼得要命,有没有事鬼才知道!“你最好祈祷我没事,乖乖躺好,再乱动当心我直接打晕你!”

    夏天想不到他都这样了还不死心,双手在胸前交叉一拦。“你再敢碰我我保证还踢你!”

    君夜辰没理她,径自蹒跚着向浴室走去,他得好好看看,蛋是不是碎了?

    夏天等了半天,里边终于传出水声,君夜辰应该是在洗澡,看来没什么事。她可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立即开了门逃到了隔壁敲林秘书的门。

    林秘书睡眼惺忪地开了门,看到夏天慌慌张张站在门口,很是诧异。“夏总监?”都这么晚了又在搞什么啊?不是真要让她二十四小时盯人吧!睡觉都睡在一起?

    “嘘!别出声。”夏天强行挤进门去,回手关门上锁。“要是有人来找我,你就说没看到,知道吗?”

    单身宿舍屋子很小,统一的一间卧室一间卫生间,外加一小厨房,连客厅都没有,夏天瞅了一圈没处躲,直接上床钻小林被窝里去。

    某秘书这叫一个无语!她要和顶头上司同睡一个被窝吗?感情要不要这么好?!

    事实证明没人来找夏天,小林压下心头抗拒之意贴床边朦胧欲睡,可是没过多久,她手机就响了,不得好睡的人恼火摸过电话,楚义的声音自彼端传来。

    “让你二十四小时盯着夏总监,她人呢?君总现在很生气!我们俩要被炒鱿鱼了!”

    小林错愕。“啊?不会吧,我盯得挺好,夏总监她好好的在我这里啊……”

    对面楚义半天没动静,许久才咬牙问道:“你是说,她现在在你房间?”。

    小林回头,夏天正张着双寒星般明亮的眼睛看着她,顿时一股不妙的预感袭上心头,声音都带了哭腔。“死楚义,现在我真要被炒鱿鱼了!呜……夏总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逼无奈!君总的命令,我不敢违抗……”

    夏天伸手摸摸她头发。“没事。”心里又甜又苦。君夜辰居然让这丫头二十四小时盯着她,那人到底是对她有多重视?

    小林放下手机没三分钟君夜辰就在外面踢门。“夏天,你给我滚出来!”

    林秘书扁着嘴看她家总监大人。“夏总监,门不结实。”她的饭碗更不结实……

    夏天叹气,心知就算门再结实也挡不住那人,他想拿钥匙还不是分分钟有人送到!“你睡吧,我走了。”

    门一开就被外面一只长手直接拎她后衣领扯回房间。

    君夜辰一身沐浴过的清香将夏天卷到床上,折腾这么久他身上药力早过了,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这死女人就因为被别人睡了,所以就要抛弃他?这种情况难道不应该是他甩人才对吗?他都没打算甩呢,她有什么资格不要他?!

    夏天闻出君夜辰用了她新买的婴儿沐浴露。“君夜辰,这沐浴露还真适合你用。”

    大手正在纾解心头怒意的人着恼地“嗯?”了一声。“这么大人还用婴儿沐浴露,你哪像个婴儿?这里,还是这里?喂婴儿还差不多!”

    夏天被捏得生痛,死尸一样静静躺着没有反抗。“幼稚!”

    君夜辰眸底迸火。“你说我幼稚?!”低头看着眼前美好,唇角邪邪一挑。“那我今天就当一回婴儿……”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以身相许 返回《前妻似蛊》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三章 死的就是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