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坦然面对

文/钱九
本章字数:11115 前妻似蛊txt下载

夏天微愕。om白家人中秋节请她回家吃饭,是不是太阳出错了方向?该不会又是这人自作主张,到时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不愉快!“白大哥,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只是吃顿便饭而已,你现在一个人,过节总不能那么凄凉,不然我看着也感觉心疼。”白逸轩将她让到办公室沙发上,目光温柔地望着她。

夏天苦笑。“我没关系,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还是不要给你添麻烦的好。”

白逸轩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天天,我们之间真的要变得这么生疏吗?原本我以为发生了那件事,我和你应该跨越那些不该有的障碍顺应自然的走在一起才对,为什么你转头却要用这样的态度逃避我?”

夏天无言以对地垂下头去。“对不起!白大哥,那只是个意外,你不要再放在心上好吗?”

白逸轩捉过她的手紧紧握住。“我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天天,你应该知道一直以来我对你的心意,就算不发生这件事,这辈子我也决定了要一直守候你,何况这种事本来就该男人负起责任,你是想让我做个不负责的男人吗?”

夏天想抽回手,却抽不动,白逸轩难得如此坚决地要求她什么,甚至他也从来没有要求过她什么!可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更不想让自己给他造成心理负担。都怪自己喝多了就发疯,现在搞得两个人之间这么尴尬!

“白大哥,我知道你是一个负责的男人,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她的心里只能容纳下一个人,而那个位置,早已经不由自主地给了君夜辰。

白逸轩打断她。“有什么做不到?只是跟我回家吃一顿饭而已!我不会强求你什么,也不会非要你现在就答应嫁给我,你可以先试着和我的家人接触,如果感觉我和他们都能够让你心里舒服,你再慢慢考虑不迟。还是说你心里其实怪我,已经不再把我当成大哥了?”

夏天抬头看着那张充满坚持的脸,知道自己不答应恐怕白逸轩很难释怀,无奈点了点头。“那好,吃饭可以,只是希望到时候不会再让你难做。”

白逸轩这才恢复明朗的笑意。“你放心,我父母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开通,还有若雪,我会让她为曾经发生的不快向你好好道歉。”

夏天终于抽回了她的手,有些嘲弄地摇了摇头。“算了,她的道歉我不需要。白大哥,要是没别的什么事,我就回去工作了。”她只是不想为了这件事多做纠缠,如白逸轩所说,只是吃一顿饭而已,自己如此抗拒反倒更显尴尬。

白逸轩没再拦她,起身拍了拍她肩膀。“天天,你应该清楚,我永远都会站在你的立场,只是希望看到你每天开开心心!”

如此深情的告白,不能不说很让人感动,可是夏天心头却是一片苦涩。她宁可这个人不要对她这样好,或者她还能更加轻松一些。

工作起来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夏天害怕白逸轩再有什么邀请,更怕君夜辰会直接跑来捉她,故意提前十分钟就离开了办公室,结果一出公司大堂,就发现身后跟了四个保安。

她上了提前叫好的出租车,那四个保安立即就上了公司门前停着的车子,紧紧跟在她后面,她下车去超市买东西,那四个人下来三个一路跟在她两米远的距离,等她买完了一大堆零食,甚至还笑着上前来要帮她提。

夏天满额黑线看着笑得一嘴白牙的保安。“你们这是跟踪我?”

保安急摇头。“不是,不是,我们是奉君总命令保护您!”

夏天想到昨天的意外,其实也能理解君夜辰的心思,可是这几个家伙走哪儿也太显眼了,居然还规规矩矩穿着华辰的保安制服!“能不能下次保护的时候,换个便装?”

保安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憨憨地搔了搔后脑勺郑重点头。“能!”

夏天已经无力吐槽,被他们送回车上,一路来到医院,几个家伙昂首挺胸把她送进了符念真的病房。

符念真一见她这阵仗,立即拍床笑了起来。“明姐姐,你看看,我们夏天现在多牛逼!都配保镖了!”

夏天回身接保安手上的袋子,让他们先回去,关了门向着好笑的明月心点了个头,嗔符念真一眼。“胡说什么呢,这些是我公司下属保安。”

“噗太拉风了!”符念真伸手拉过她放在床上的袋子。“哇哇!你真了解我,全是我爱吃的!”伸手抓了里边零食出来,直接甩给明月心一袋子,自己则咬开另一袋的包装就往嘴里倒。om“吃医院的饭,嘴里要淡出鸟来了!”

明月心不无担忧地看向夏天。“昨天的事我刚和念真分析了一下,肯定是有人想对你不利,你可得多小心点。”

夏天感激地拉她一起坐在符念真床沿。“我知道,警方正在调查,只是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什么人做的,这些人都是些亡命之徒,收了钱替人办事,根本就咬死了不肯承认是受什么人雇佣。我倒是不担心自己,反而是你们,出入一定要小心,别被有心人再抓去利用。念真这次算是幸运,我真怕有下一次,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符念真咬着嘴里的零食冷笑。“草的,那天要不是老娘机灵说我得了性病,估计我就惨了!”

明月心无语戳她一指头。“年纪不大怎么学成这样?以后说话文雅点行吗?”

符念真嘿嘿笑。“在外面装多了,和你们就不想继续装,要不然心里边憋得慌!”

夏天看着她还肿着的脸,心疼地拉住她一只手。

之前她也曾天真的以为这位大小姐再穷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她渐渐认清人情冷暖才知道,符念真是真的不好过。

当年她没有借给她钱而是带她去参加豪门相亲宴,并不是她抠门儿,而是她真的没有。

符念真为争一口气和父亲闹别扭,还有着厉害的后妈当家做主,她那位爹能给她多少零用钱可想而知!而她独自一人流浪在外,却还要死撑着符家小姐的面子,她的开销永远和收入无法成正比,用的东西为了脸面总是挑好的,吃就总是吃些垃圾食品,默默苦着自己。

而她偏偏还是那种咋咋呼呼骨子奇硬的性格,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肯低头认输,打落了牙齿也要和血吞下去

要么说物以类聚,夏天自己也是这种个性倔强的人,所以才会和符念真成为闺蜜。

明月心也很有感触,伸手将夏天和符念真揽在臂弯里,大姐姐一样呵护地拍了拍。“别在这儿煽情,以后一切都会好的。”

夏天逼回冲上眼圈的酸楚,“噗!”一声笑了起来。“必须好啊,我这个曾经一无所有的人现在都配上保镖了,你们这么出色,很快就会豪宅名车满世界风光!”。

三人哈哈大笑,围坐在一张小病床上一起吃零食,大有一种患难与共的感觉。

夏天正和两人聊着未来大计,君夜辰沉着脸推开门。“夏天,你出来。”

夏天扭头看他,那人一张脸阴得山雨欲来,傻子才会出去!“君总有事?”缩缩腿,在床沿上盘得佛一样安稳。

明月心和符念真都不出声了,只往嘴里塞食物,活像两个等着看好戏的吃瓜群众!

君夜辰挑眉,大步进了病房。“不动弹是想我抱你出去?”

夏天顿时就坐不稳了,伸脚去够地上的鞋。“有事不能在这里说吗?现在是下班时间,我朋友住院你看到了,没有人照顾她,我要陪房”

君夜辰冷挑唇角,拉住她手腕就往外拖。“我帮她请了护工,你现在有工作,华辰离不开你,我相信你朋友不会介意。”

后面符念真赶紧附和。“正事要紧,我不介意、绝对不介意!”

病房门“砰!”一声关了个严丝合缝,夏天郁结的身影消失,明月心好笑拍她。“你可真是损友!”

符念真嘻嘻哈哈。“怎么会?我这可是成人之美!”

只是被成人之美的人一点也不美,挣不脱铁箍似的爪子,正被医院一电梯的人围观,鼻尖上都冒出汗来。

君夜辰伸手抹掉她唇角沾着的辣椒油,恼火看着那张被辣得红艳艳的小嘴。“以后少吃垃圾食品!”

听着这么亲密的话,电梯里鸦雀无声,夏天抬手扒掉那只手,好想转个身面朝电梯内壁

好不容易出了电梯,君夜辰一路将她拉到停车场,把她塞进车子里。夏天不用问也知道,这人肯定是来抓她回那个所谓的家!“君夜辰,我说过你别来逼我”

“别吵,我有正经事和你说,关于那天你在停车场被人袭击的事。”君夜辰俊容绷紧,一脸的严肃。

夏天愣愣看着他。“你去查了?”

君夜辰冷冷反问。“关于你的事,你以为我能不去查吗?”

“那你查出什么来了?”其实夏天已经认定了这件事是白若雪找人做的,查不查也没什么差别。

君夜辰沉默了片刻才开口。“我要说那是白逸轩的阴谋,你信吗?”

夏天果然自鼻中轻嗤。“你想多了吧?”

“那你自己来分析一下,那四个人被警方抓到,被隔离审讯时一致供出雇佣他们的人只是想让他们吓唬吓唬你,最重要的是给你灌酒!你感觉这指使人的目的不可疑吗?”

夏天瞠目看向那张气愤的脸,君夜辰说话时咬牙切齿的样子完全不似说谎,而且这件事也的确可疑,绑架她伤害她都不奇怪,为什么非要给她灌酒呢?直接灌两片安眠药不行吗?

除非是这个人想要利用她醉酒后自己会失控的情况,让她产生一些微妙的误会

想通这些,夏天的脸色都变了,实在不知道要不要相信真的是白逸轩这个她一心认定的好男人会这样设计她!

“这回你明白了?”君夜辰轻哼。

夏天不知道要怎么回应这人才好,转头看向街边,发现君夜辰走的并不是回世纪豪庭的路,不由有些诧异。“我们现在要去哪?”

身边人莫测高深地看她一眼。“到了你就知道了。”

车子竟然开到一家男科医院外,君夜辰找了个车位停下。

夏天不解地看着他。“你要看病?”

君夜辰好气又好笑地瞪她一眼。“我还差点,不过有人就比我严重得多。”

夏天心情沉重,完全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君夜辰从车后座上拉过一只大包,打开从里边拽出一堆衣服塞到她怀里。

“换上衣服,把假发围巾都戴好,带你去看点有趣的事。”

夏天唇角微抽,看着自己也在乔装的大男人,不明白他要搞什么明堂!可还是听话地将那身肥大的变装穿到了身上,转头看着一身灰色夹克,头戴鸭舌帽和变色风镜的男人。

君夜辰又往嘴上粘了抹难看的假胡子,对着后视镜照了照,这才开门下车。

虽说身形还是太过显眼,但故意勾了腰,土气的样子还是掩盖了他的出色。

夏天也下了车,一身完全显不出身型的大肥衣服,大肥裤子农田鞋,头上蘑菇头一样厚实的短发,再系条红丝巾,简直就是一村妇。

君夜辰让她挽着自己的胳膊,两人闪闪躲躲怕丢人似的进了男科医院。

在大厅椅子上坐了半天,夏天终于看到了君夜辰想让她看的目标人物!

白逸轩戴着墨镜进了医院大门,径直走向扶梯上二楼。

君夜辰起身,拉着她跟上去,两人上了扶梯,刚好看到白逸轩俊挺的身影消失在一道诊疗室门内。

君夜辰拖着夏天径直走过去,坐在门口椅子上听里边动静。

“感觉好些没有?”一个老医生的声音。

“还是痛,不过已经不出血了,再给我复查一下吧。”白逸轩温雅的声音。

“好。”

里边好一阵子没声音,似乎两人进了内间诊室,正在做检查,过了半晌才听到老医生坐回椅子上的吱呀声。

“好很多了,不用太担心,照这情况看问题不大,不过你得注意,除了按时打针吃药,这一个礼拜还要坚决杜绝房事,也千万别再不小心撞着了,你这一下撞的啊,可真是危险!下回再有这种情况你要马上就医,别再不当回事等到第二天才来看。”

白逸轩似乎松了口气,满嘴的苦笑。“我可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君夜辰没等白逸轩出来,伸手拉了夏天原路返回,夏天满心疑惑看着君夜辰脸上解气的笑容,有点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两人回到车上重新发动车子上了马路,夏天问出心头怀疑。“白逸轩他受伤了?”

君夜辰横她一眼。“你踢的你不知道?”

“我把他踢坏了?”夏天眼底有光亮情不自禁往外冒。“这么说那天晚上我和他”

是不是什么也没发生呢?她就感觉自己撞了一头包很是奇怪,难不成她曾经和白逸轩打过一架,然后一脚踢中他重点部位,害他没能做成想做的事?

君夜辰对上那双期待满满的眼睛,心情大好地耸了耸肩膀。

“那谁知道!不过楚义仔细问过那医生,白逸轩的伤就是那一晚上受的,他自己和医生说了受伤大致时间,是晚上六、七点钟,估计你和他应该还没来得及”

他让楚义安排人盯着白逸轩,想不到意外发现他来看男科这可真是意外又惊喜的收获!

夏天得到这个回答差点就高兴得哭出来,连日来如同铅云压住的胸口顿时一轻,让她瞬间就热泪盈眶!“谢谢你!君夜辰!”天知道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是多大的喜悦!

君夜辰挑唇。“真感谢我就乖乖回家,我都饿好几天了!”

夏天扁嘴,不知道怎么回应他是好?又怕一切都是她想得太美好在做梦,伸手就掐了自己大腿一记,痛得嘴角直咧,又忍不住想笑。

“神经病!”君夜辰没好气地横她一眼。“我看你以后还要不要继续和他纠缠不清!”

夏天猛地想起白逸轩对她的邀约,眉头不由皱起来。“他约了我明天去他家过中秋。”

君夜辰俊眉冷挑看向她。“你答应了?”明显恼怒的语气!

夏天绞着她的大肥外套。“答应了。”

“该死!”君夜辰一捶方向盘,喇叭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

夏天莫名心虚,硬了硬心肠回他一眼刀。“关你什么事!能好好开车吗?我可不想被抓进交警大队!”

“不许去!”君夜辰直接将车拐入超市地下停车场。

夏天知道他说的是不许她去白家,索性闭了唇不出声。答应的事怎么能反悔?何况她也想看看清楚,一直对她温文有礼的白大哥为什么也要像他那个妹妹一样对自己使手段!

“我说了不许去,听到没有?”君夜辰将车停下,转头一把扯掉小女人头上碍眼的假发。

夏天吓了一跳,伸手摸摸头,继而眯了眸瞪向那张霸道十足的脸。“君夜辰你别发疯!我又不是你女儿,你管我去谁家过节?”

君夜辰狠狠瞪她。“你是我未来女儿她妈!我必须要管!”

夏天被吼出一脑门黑线,却不得不承认他那句话让她的心瞬间悸动得要死!可是一想到他们曾经失去的宝宝,还有妈妈无辜的性命,她顿时冷静得只剩下心伤和绝望。“你想多了,君总!”

开门想下车,却被身边人大手用力拖了回去,将她按在他怀里使劲吻咬她比死鸭子还硬的一张小嘴。

夏天嘴上还残留着吃麻辣小食品的辣椒味儿,君夜辰吻得眉头直皱,见她总算停下了对他的厮打,这才抬了头瞪那双同样冒火的眼睛。“你就不能跟我好好的吗?”

夏天胸口剧烈起伏着看那张表情郁闷的脸。她是想和他好好的,只可惜他们俩根本就不能好好的!“你自己想一想,我和你之间怎么可能好好的?”

“为什么不能?事实证明我们之间无仇无怨,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只要我和白若雪的事解决完我马上就可以和你复婚,就算我母亲可能会反对,但是只要我们同心协力,我不相信你不能和我一起面对!”

“好一句无仇无怨!”夏天笑得无比嘲弄。“你不要和我说那些,我和你之间横着两条命,永远都不可能好好的在一起!”

“什么两条命?”君夜辰恼火地看着那双喷火的眼睛。“我承认孩子的事是我不对,可是医生也都说了,它的胚胎发育不正常,根本就不能留下来!夏天,你理智点好不好?为了一个不健康的孩子你撞断我一条腿还不够吗?还想要我怎么样?!”

夏天目光微微一软,其实君夜辰说得没错,当初医生也再三警告过她那个孩子最好不要留,可是她还是舍不得。“除了孩子,还有我妈妈呢!你为什么连她也不放过?君夜辰,你根本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人渣!”

君夜辰被吼得面色铁青,心里也止不住委屈。“我怎么人渣了?你以为都是白逸轩在帮你救你妈吗?肾源我找了多久你知道吗?你母亲全身器官衰竭严重,她需要的肾源要求有多苛刻你知道吗?结果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却没能挺住,你怎么能来怪我?!”

夏天眨着满是泪水的眼睛,疑惑地看着那张表情沉痛的脸。“你说要给我妈妈的肾源是你找到的?那你为什么还要摘掉她的氧气罩!”

君夜辰红着眼睛无语望着她。“我什么时候摘过她的氧气罩?我离开之前看那个护工不在,还特意给她戴好了氧气罩,你以为是我想害死她吗?对一个将死之人,我有什么必要去害她?夏天,这么久以来,你就是这样误解我的吗?!”

夏天愣愣瞪着眼睛,三年多时间确信的仇恨一瞬间变得充满了可疑,让她完全不知所措!君夜辰的话能相信吗?可是不能否认,她的一颗心是那么强烈的躁动,很想相信他的话

“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那个人不是你?事实证明当天就是有人摘掉了我妈妈的氧气罩,所以她才呼吸衰竭离世,而你是最后一个见过她的人!如果她坚持到第二天手术,没准可以好起来!”

她不是想要胡搅蛮缠,而是真的想知道,到底是谁,在那么充满希望的一刻害死了母亲,让她彻底落入仇恨的深渊!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死的就是你! 返回《前妻似蛊》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霸气反攻(大结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