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霸气反攻(大结局)

文/钱九
本章字数:8491 前妻似蛊txt下载
君夜辰皱眉,当初他接到夏天母亲过世的消息赶过去时,医生已经撤掉了简盈的呼吸机,所以他也没有在意氧气罩的问题,加上他只顾着担心夏天得知母亲去世后的情绪和后事处理问题,现在才知道简盈的死并不是那么单纯。

    如此看来,恐怕是有人故意利用简盈的死来离间他和夏天的关系!居然从那么早以前他就被人设计了吗?这样一想立即让他全身布满了冷意。“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

    夏天定定望着那张表情冷酷又坚决的脸。君夜辰明显很气愤,难道说他真的是受了冤枉?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可以向你保证,害死你母亲的人绝对不是我!”君夜辰不容置疑地说完,利落脱下身上难看的衣服。“下车去买菜,赶紧回家给我做饭。”

    夏天莫名有种感动,仿佛整个世界一瞬时都变得充满了温暖!顺从地脱掉身上不合身的外衣,下了车,跟着君夜辰走向超市入口。

    男人不满地拉过她的手,让她亲昵地挽着他,这才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夏天不由自主侧眸看向那张充满男性魅力的俊脸,难抑心头鼓躁的甜蜜,手上紧了紧,好想真的可以这样一路和他走到老!

    两人进了超市,因为第二天是中秋佳节,超市里人满为患,君夜辰看着密密匝匝的人头,顿时额角冒汗。“怎么这么多人?”

    夏天推着购物车,瞧着他极度不适的模样很是想笑。“要不你回车上等吧,想吃什么告诉我,我自己去买。”

    君夜辰低头看一眼她的小体格,再看一看超市里抢购一样疯狂的人群,伸手直接揽住她肩膀。“那怎么行?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说完揽着她就走。

    夏天看到他直奔相应冷清的电器区。只能伸手把他拉住。

    “你去那边准备买什么?看着人多就想躲,这样还怎么买菜?真想陪着我我可警告你,食品区现在肯定是人最多的地方,君总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君夜辰被她教训得挑眉。“嘁!你瞧不起我?等着,看一会儿谁的心理准备不够!”

    于是,两人推着购物车一路向食品区人山人海处进发。

    夏天目瞪口呆看着君夜辰抢过她手上购物车,一路大喊:“让开,让开!”。

    认出是他的人群纷纷避让,这货居然不顾尊老爱幼,螃蟹一样横冲直撞奔到鲜肉区,长手直取最好的拿,十分钟跑遍整个生鲜区,引得人们都不购物了,拿手机对着他俩一直拍拍拍

    夏天望着满车色彩娇艳的蔬果水果、鱼禽肉蛋、生猛海鲜,嘴角不由自主狂抽。“君夜辰,你够了!”

    某男明显上了瘾,拉着她又直奔零食区。“看你好像很喜欢垃圾食品,想吃什么?挑点好的拿!别以为我君夜辰养不起女人!”

    夏天已经被各种目光盯得要冒烟,身边人还在推着满满的购物车找零食

    等到去排队结账,某男直接把她圈在了他和购物车中央,两人连体婴一样随着长长的队伍往前挪,这回君大总裁一脸惬意,尽是满满的好耐心,夏天就感觉自己已经妥妥的被目光烧成灰了!

    第二天夏天一下班就被白逸轩拦住,脸上全是温雅亲切的笑容。

    夏天看着他一成不变的俊逸优雅,还是感觉很难相信眼前会是一个道貌岸然对她耍阴险手段的人。“白大哥,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点事,恐怕去不了了。”

    白逸轩诧异。“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我帮忙?”满满全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关切。

    夏天摇摇头。“帮忙倒是不用,只是我朋友受了伤正在住院,身边没有人看护。所以我得去照顾她。”

    “你朋友不多吧,我不认识吗?”白逸轩不死心地继续追问。

    “你也认识她的,就是符念真。”

    白逸轩闻言很是惊讶。“念真她受了伤吗?既然是这样,那还等什么,我们一起去看她吧。”

    夏天本来只是想找个理由推掉他的邀请,想不到白逸轩竟然要和她一起去看符念真,无奈之下也只好同意。

    被白逸轩绅士一样扶着上了他的车子,心理却不再像从前一样对他充满感激和愧疚,又不由感觉人的心境真的是奇特,这么容易就会因为某些原因而改变!

    当她得知这个人可能对她目的不纯以后。就再也无法把他的所有举动单纯当成友善来看待。

    两人来到医院,一进病房符念真就冲着夏天大叫:“天天,我好无聊啊!”。蓦然看到随后而入的白逸轩,那人一身俊逸挺拔的模样顿时让她伸到一半的懒腰定在当场。“白大哥,你也来了!”

    白逸轩微笑上前。“你还好吧?我也是才听天天说你受了伤。”符念真听不大贴切,可脸上还是掩不住满满的喜悦。

    “白大哥,别站着呀,快坐!”符大小姐略显慌乱地抚了抚凌乱的头发,又抻了抻她的病号服,语气热情地招呼。

    夏天看着她明摆着兴奋又激动的模样,心头突然闪过一个做红娘的念头,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饭盒。“你们先聊一会儿,我去看看食堂今晚有什么好吃的。”

    符念真瞧着她冲自己挤眼睛,顿时心下了然她是想给她制造空间,俏脸娇红地嗔她一眼。“去吧、去吧,多买点好吃的。”

    白逸轩却没有如她们所愿坐下来和符念真说话,而是立即跟上了夏天的脚步。“我陪你一起去。”大手还就势捞上她肩膀,一副亲密的样子。

    符念真脸上笑容微僵,心头一阵难过。白逸轩对夏天的心思太明显了,虽然她知道夏天可能根本没那个心,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吃味。

    夏天回头看到她失落的样子,伸手拨开白逸轩的手臂。“你留下来陪念真说说话吧,她一个人在这里一天也没人聊个天。”

    白逸轩却没像以往那么温和地顺着她。“我看念真行动应该没有问题,要不我们一起去我家?”

    符念真连忙摇手。“算了,算了!你们要是有事就先走吧,不用管我。”

    夏天眉头微皱,虽说白逸轩的表现无可厚非,还是感觉他不似以往那么让人感觉如沐春风。“既然念真不想去,那我还是留下来陪她吧。”

    “天天,我父母和爷爷都在等着你,只是过节一家人吃个团圆饭,真的一点面子也不肯给我吗?”白逸轩口气有些幽怨。

    符念真闻言心里更加难过,想不到夏天已经到了和白逸轩见家长吃团圆饭的程度!这么说来,难道是自己想错了,她和君夜辰之间并不是自己期待的关系吗?

    正在夏天为难的时候,君夜辰一身俊冷推门进来。“正好都在,那就一起走吧?”

    白逸轩勉强保持着温和看向他。“夜辰打算去哪?”

    君夜辰上前取走夏天手中饭盒,就势牵上她的手。“不是去你家吃饭吗?难道没有我的份?”

    白逸轩微愕,今天白家的宴席还真没准备君夜辰的份,想不到夏天连这种事也告诉他!面上却扬起客气的笑意。“当然有。若雪正盼着你去看她呢。”

    君夜辰不置可否地径自牵着夏天出门,白逸轩只好跟上去。符念真被独自扔下,夏天忙回头安慰她:“念真,我晚上再过来看你。”。

    君夜辰一拉她的手,回眸看一眼符念真。“晚上自己找人陪你玩,多少钱我出。”

    符念真失笑。“君总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五万块吧,我去找只像样的鸭!”

    有意观察一下白逸轩的反应,却见他根本就无动于衷,心头不由全是自嘲的悲凉。爱上一个不该去爱的男人。她真的要一直这样自作多情下去吗?

    “可以。”君夜辰想也没想就应下。“自己打电话给楚义,他会给你拿钱。”

    夏天一头黑线。“念真,你还是找明姐姐吧”话没说完人已经被拖出好远。

    不用说,夏天又被君夜辰强行拉到他的车上,白逸轩暗暗妒恨,却也只能开车跟在他们后边,三人一路来到白家,一进门就让满脸堆笑迎人的葛爱红愣住。

    “夜辰,你也来了?”

    君夜辰挑眉。“怎么,不欢迎我?”

    坐在沙发上阴着脸的白若雪听到他的声音精神一振,起身快步迎到门口。“夜辰,你来了!”笑脸撞上君夜辰揽在夏天肩膀上的大手,顿时僵住。

    夏天有些尴尬。“打扰了。”

    白逸轩进门对着家人微笑招呼。“天天和夜辰都到了,那我们就开饭吧?”

    白家老爷子和白敬亭对视一眼,明白今天君夜辰一来,他们所有的计划可能都不好进行。脸上却没表示出不快,让着人进了餐厅。

    众人很快落座,白逸风开了酒殷勤为在座之人一一倒上,举杯先敬君夜辰。“夜辰,那天若雪出事对不住了。我这人你知道,就一张嘴不好,我道歉!希望你别介意!”

    君夜辰看他仰头喝了七钱的白酒,并没的跟上。白逸风眼色微沉,却没有发作,回身坐到了位置上。

    白若雪坐在君夜辰手边,体贴地伸手为他夹菜。“夜辰,胃好些了没,这些菜养胃,你多吃点。”

    夏天坐在君夜辰另一边。静静看着桌边一圈白家老少,不知道他们本来是想唱什么戏?

    白逸轩终于端起酒杯敬向父母和爷爷。“爸,妈,爷爷,我和天天的事你们都知道,我想趁着今天大家都在,宣布一下我和她的好消息!前两天我们已经正式在一起了,所以我想和天天结婚,你们应该都没意见吧?”

    老爷子闻言大笑。“这事好事啊!我岁数不小了,正等着抱曾孙呢,而且你是家里老大,理应在若雪之前结婚!”

    白敬亭看了一眼面色深沉的君夜辰,呵呵笑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也不便多管,只要你们俩开心就行。”。

    葛爱红也表态。“我看你们真要办那就抓紧,正好赶上十月一,结婚的大好日子,不如就马上开始安排吧。”

    白若雪也难得地堆上一脸笑意。“夏天,想不到你真的成了我的嫂子,过去的事都是我不好,我今天就在这里向你道歉了!希望我们以后恩怨一笔勾销,可以成为和睦的一家人。”说完端起面前酒杯敬了敬,仰头喝了下去。

    白逸风和白逸然也都笑着附和:“大哥,这可真是大喜事!恭喜!恭喜!”。

    众人目光齐齐望到夏天脸上,正等着她表态,君美玉兴冲冲地拎着礼盒进了餐厅。“啊!我赶得时间刚刚好吧?葛妈妈,有没有给我留位置”蓦然看到夏天在座,有些愣住。

    “她是怎么回事?”难得自家老哥肯通知她来白家一起过节,想不到夏天这讨厌鬼居然也在!

    夏天抬眸尴尬一笑。“对不起!白大哥,婚事我还没考虑好,不是说只是吃顿饭吗?今天咱们先不谈这些好不好?”

    君美玉一来,满桌人都有些尴尬,一瞬间居然不知道再说什么是好,白逸轩俊眸微缩,却还是笑着拉过夏天一只手。“天天,你还的看不出来吗?我们全家人都欢迎你加入这个大家庭,何况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你就让我负起责任吧!”

    夏天有些厌烦地向回抽她的手,不等再次开口拒绝,君美玉就冲了上来。“逸轩哥你说什么?你要娶她?我不允许!”

    眼看骄纵女要发疯,葛爱红赶紧起身去拉她。“美玉、美玉,你冷静一点!逸风啊,快来哄哄你美玉妹妹”

    白逸风立即起身上前,双手抱住君美玉肩膀笑着哄她。“小祖宗,你干嘛这么大火气?大哥他只是把你当小妹妹,可是你看不出来吗?二哥心里可是一直喜欢着你。”

    君美玉唇角轻抽,用力甩脱他的双手。“谁喜欢你呀!我就只喜欢逸轩哥哥!”

    君夜辰突然在一旁笑出声来。“原来这就是你们白家打的好主意?”

    众人齐齐看向他嘲弄的表情,君夜辰扬眸,冰冷锐利的目光扫过在座几人。“果然好算计!”起身拉起夏天。

    “只是可惜,夏天她是我的女人,白逸轩。你恐怕还没那个能力染指她!我不想再看你们一家人怎么演戏来对她施压,只想告诉你们,以后最好不要再来打她的主意!否则可别怪我君夜辰说话不算数!”

    白若雪慌乱地站起身来拉住他衣袖。“夜辰,你在说什么?”

    君夜辰甩开她的手。“不用在我面前装疯卖傻!以为让夏天嫁给你大哥我就会接受你吗?你那是做梦!我警告你们,再敢对我的人耍什么花样,我不但会和白若雪解除婚约,那一百亿的补偿你们也一毛都别想得到!”

    目光冷厉地看向君美玉,抬指指住白逸轩。“你现在还对这个人念念不忘吗?难道看不出来这一家人只是想利用你和我们君家沾亲带故?要是你真这么傻,那就别怪我这个亲哥不护着你!”

    听闻君夜辰无情的一番话,白家人同仇敌忾地怒形于色。“君夜辰,你别太过份!当初是你自己对不起天天和她离婚,让她痛苦又绝望,现在又凭什么还想把她霸占回去?!”

    白逸轩首先怒红双眼,一把扯住夏天另一条手臂,想要把她夺回自己身边。

    白逸风也伸手指住君夜辰。“姓君的,你以为我小妹是你随便想玩就玩想弃就弃的人吗?敢这么嚣张我看你今天怎么出白家大门!”

    桌上白家几位家长也都眉头紧皱面色阴沉,大有今天不会让君夜辰轻易走人的意思。

    夏天幽幽叹了口气,还真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大能力,把这么两家人弄得反目成仇!“要打架吗?我怕见血,你们慢慢打,我先走一步。”

    白逸轩垂眸看着她漠然的脸色,明白这一顿饭恐怕让君夜辰搅和得夏天对他们家印象更不好了。“天天,今天让你失望了,都是我不好。”

    君夜辰一把扭开他握在夏天细腕上的手。“不用说那些没用的,你只要不来骚扰她就不会让她失望!还有你们白家人最好都控制点自己的情绪,不要逼我把事情做绝!”

    白逸风被他的嚣张激怒,一拳向他打了过来,夏天吓得缩头尖叫,君夜辰动作敏捷地一把捉住那只拳头。“还想打我?白逸风,我看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白逸风手臂被反扭过去,君夜辰飞起一脚将他踢出两米开外。“美玉,还不走?”

    君美玉幽怨地看着白逸轩,可是屈于君夜辰淫威,又没有人给她撑腰,只能恨恨跺脚向外走去。

    夏天也被君夜辰拉着向外走,白若雪追上去。“夜辰,你不要就这样扔下我!”

    君夜辰冷冷看她一眼。“一百个亿和人财两空,你们一家人自己选!”说完转身就走。

    白家人眼睁睁看着,心头恼怒,却不知道如何是好?白逸轩眸角紧缩,素来温雅的面庞上一阵扭曲,他所有的计划,都被君夜辰破坏掉了!

    今天本是对夏天设的鸿门宴,只要她吃了,她就得住下!自己虽然不能真的和她发生关系,但同房同床的假象却可以做足!明天就可以逼着她去领证结婚,结果君夜辰一口饭也没让她吃成,就把这场家宴搅得进行不下去

    “现在怎么办?我们做了这么多,难道就这样认栽?该死的君夜辰,我真想打断他的腿!”人都走了,白逸风恨恨一拳砸在桌上。

    “别急,她心里恨着君夜辰,这就是我最大的机会。至于君美玉,你就直接点对她下手。”白逸轩静下心来沉着下令。

    白家老爷子叹了口气。“不管你们怎么折腾,别让我们白家吃亏就行。”

    白若雪恨得牙关紧咬,好想杀了夏天!

    然而第二天开始,君美玉就进驻了华辰公司,并且直接被君夜辰安排做了董事会监督!身边还安排了好几个人保护,为了看住自己心目中的男人,君美玉连拍了一半的片子都扔下了,天天早出晚归盯着白逸轩,不但白逸风捞不到机会向她下手,害得白逸轩也根本没机会再接近夏天。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君夜辰居然找到了当年那位负责照顾简盈的看护陈阿姨,并且问出了一个很值得怀疑的新线索!

    那天陈阿姨在医院大卫生间里洗衣服时,曾经伸头出来看过走廊,并且看到了白逸风走过去

    君夜辰立即想到了当初他莫名收到的视频,也正是因为看了视频里夏天和白逸轩一起去医院给她保胎,所以他才一怒之下逼着夏天吃了打胎药!种种迹象归结到一起就表明了一个事实,简盈的死和白家脱不了干系!

    问题是他要怎么才能查出真相,让夏天知道他是无辜的?

    君夜辰看向陈阿姨,心头迅速拟定了一个局!

    很快各媒体放出一个消息,要寻找当年在医院里看到杀人凶手的目击者。并且概述了简盈的死亡过程,并且把热线直接接到了夏天那里,由她的秘书小林代为接听。

    电话热闹了两天,小林终于在白逸轩恰好经过时惊喜地大声向夏天汇报。“夏总监!目击证有找到了,说她正在火车站,如果您想和她面谈,就去火车站附近的春天面馆!”

    夏天惊喜。“太好了!告诉她我马上就去。”

    小林又回她。“那人说不急,她要等半夜的火车回老家去,已经在春天旅店住下了!让你下班后再去就行。”

    “那好,你就告诉她我两小时后过去,正好我手上有两份设计没处理完。”

    白逸轩俊眉微皱,果然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前来询问,而是直接回了他的办公室。

    一小时后,在春天旅店蹲点的警察成功抓到了想去杀人灭口的白逸风。

    审讯中他还想顽抗到底,警察却又拿出白逸轩通知他事情可能败露的电话录音,白逸风这才心灰意冷,不得不交待了他趁没有人在身边。戴着手套摘掉简盈氧气罩的杀人经过。

    一切真相大白,夏天总算知道自己是彻彻底底冤枉了君夜辰,出于愧疚,想要好好给他做一顿饭讨好讨好,结果做到一半居然被油烟味儿熏得干呕不止!

    君夜辰不放心她,非要带她去医院检查,这一查竟然查出她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两人简直被这意外的惊喜砸晕!

    君夜辰命人将董慧仪接回来,并且告之了她夏天已经怀孕,两人不久后就要结婚。董慧仪被气得不轻,偏偏君美玉也跑来帮腔替君夜辰和夏天说话。支持他们两个在一起!

    原因无它,如果夏天不和君夜辰在一起,她就会担心她去勾引白逸轩,为了让自己看中的男人死了那条心,君美玉在君夜辰的几番教训之后突然就想通了这个道理!

    董慧仪虽然心里特别不愿意,可为了女儿的心愿着想,还是决定暂时忍一忍夏天。

    之后不久,华辰连办三场时装发布会,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几乎同一时期的霓裳羽衣发布会受到严重打击,言哲瀚不得不从法国赶过来,亲自带了伊莎贝拉的设计师前来助阵。

    言哲瀚要夏天履行请他吃饭的承诺,夏天却带了君夜辰同往,两个势均力敌的出色男人正式碰面,君夜辰预想中的横刀夺爱没有发生,言哲瀚反而对他刚刚还给夏天不久的那块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夏天为了纪念妈妈,自从君夜辰把玉交给她就一直挂在脖子上,在餐厅和言哲瀚一打照面,他就发现了那块不同寻常的玉。

    几人落座后客套了几句,言哲瀚便直言想看一看夏天脖子上的玉,夏天和君夜辰有些诧异,但还是如他所愿将玉交给他细看。

    言哲瀚仔细看过,发现上面果然有他们言家的族徽图案,于是向夏天明言,想要她一根头发,和这块玉一起拿回去给他父亲做验证,因为夏天很可能是他父亲当年回国时留下的私生女!

    夏天震惊,不敢相信地看着君夜辰,君夜辰皱眉细思,感觉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于是同意了言哲瀚的要求。

    言哲瀚当即返回法国。和父亲沟通后证实夏天果然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妹妹!这结果虽说不尽人意,但却让言哲瀚庆幸自己还没有对夏天正式展开攻势,她就找到了一个爱她的男人,也及时避免了他们兄妹之间不该有的尴尬!

    言父和他一起回到国内,与夏天相认,夏天突然间身价倍增,成为了世界第一财团家族言家的独生女,言家人在sh市召开世界各媒体记者发布会,高调宣布了夏天的身世,言哲瀚更是大方地将霓裳羽衣所有股份直接转到了夏天名下。这一消息让整个sh市都为之震惊。

    董慧仪对夏天完全改观,不仅不再对她怒目相向,简直就是变着法的讨好!生怕因为自己惹了夏天不高兴会给儿子带来麻烦,君美玉更是比亲妹妹还亲地腻着夏天,一口一个嫂子,嘴巴比抹了蜜还甜!

    白逸风锒铛入狱,夏天和君夜辰误会尽解,白家感觉大势已去,为了不至于最后真落得人财两空,逼着白若雪远嫁到了国外。

    白逸轩痛失所爱心灰意冷,在君夜辰安排的公司拓展活动中喝得烂醉,一不小心被君美玉推倒,更被君夜辰拍下了视频佐证,不得不娶了君美玉负起他男人的责任。

    夏天和君夜辰在认真准备了一个月后在爱琴海畔举行大婚,豪华婚礼举世瞩目!

    符念真和明月心一起来给她做伴娘,婚礼上os国际财团诸多年少有为的青年才俊对她们这两个东方女孩儿兴趣十足,追求者只是一个婚礼就能收获一大票,符念真也终于走出了暗变失败的困境,决心拥抱她更加美丽灿烂的未来!

    夏天抛起新娘捧花,束花的丝带在阳光下牵出长长的美丽的弧线,也喻意着她和君夜辰在历经坎坷后迎来的幸福美满会长长久长,两人将永沐甜蜜!

    最后的最后,我们俊酷霸气的君总大人搂过他家娇羞美艳的新娘,火热拥吻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四章 坦然面对 返回《前妻似蛊》目录 下一章:新书公告《婚婚欲睡:首席太强硬》(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