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文/颜月溪
本章字数:4121 你的爱逆光而来txt下载

初春,云梦山细雨霏霏,放眼望去,山林间云雾缭绕,清亮的雨滴从翠竹的叶片间滑落,风声雨声沙沙作响。

“已经开了一个多小时了,怎么又转回了原地?你看那块大石头,我记得半小时前就看到过。”夏霆宇指着车窗外给开车的同伴傅冬平看。

傅冬平剑眉微拧、表情坚毅,双手稳稳把着方向盘,“我跟着导航提示开的,不会有错,那些石头只是长得像,并不一定就是同一块。”

夏霆宇摇下车窗看天色,“我们得快点,山里已经起雾了,天黑前再找不到流云驿站,就得在野地里过夜。”

傅冬平没做声,看了一眼导航仪地图,再次确认位置。

“你看,看那个亭子,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二十分钟前我看过一模一样的。”夏霆宇又叫起来,最后还来了一句,“我们是不是遇到传说中的鬼打墙了?不然怎么在山里开了这么久,还是在附近兜圈子?”

“要不,我们下去看看,做个记号?”傅冬平一方面受不了他聒噪,一方面心里也着急,把车速减下来,停车在路边。

下了车,冷风冷雨扑面而来,直往脖子里灌,傅冬平打了个寒颤,把冲锋衣帽子兜在头上,天边的云层很厚,看来这场雨短时间内停不了。

“去前面休息一下。”夏霆宇点了一支烟,也没等傅冬平答话,径自走向十几米外的凉亭。

凉亭不知建于何年何月,亭顶和立柱看起来斑驳破旧,看到凉亭里坐着三个躲雨的年轻女孩,夏霆宇更来劲了,扔掉烟头踩了踩,从容上前。

女孩们看到有男人过来,纷纷抬头去看,目光中流露出警觉之意。

夏霆宇放下冲锋衣的帽子,主动跟她们打招呼,“美女们,雨太大了,借地方避雨。”天有点冷,他搓着手。

见他俩都是年轻小伙,看起来还算斯文,女孩们稍微放下戒心,其中一人主动站起来,坐到同伴身边,把位子出来给他们坐。

傅冬平看到亭子中间的破旧石碑上有文字,取出手机拍下来。

“这块石碑有些年头了。”夏霆宇也看到石碑上残缺不全的文字,探头问傅冬平,“你看像哪个朝代的?”

“螭首龟趺,石碑的主人应该官居三品以上,看花纹像是明代。”傅冬平仔仔细细替石碑前后拍照。他是学建筑的,对中国的古建史颇有研究。

“我也觉得像明代的,碑文依稀能看出是颜体,听说这一带在明代万历年出过一个探花郎,尤擅书法,以一手颜体字得到内阁首辅张居正赏识,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那位探花郎的墓碑。”

眼见三个女孩在一旁侧耳聆听,夏霆宇越说越来劲。

“这是墓碑?那我们坐的这个地方岂不是——”一个短发女孩害怕地跟同伴小声嘀咕。

她的同伴笑她,“这有什么,中国这么大,哪里没死过人,几百年前一块石碑有什么可怕的。”

夏霆宇自来熟,主动告诉她们,“这可不是一般的墓碑,能建碑亭,说明墓碑主人不仅有身份,在当地还极受老百姓爱戴和赞誉,坟墓和尸骨早已风化,碑亭却还保存着。”

短发女孩试探地问:“那这底下,是不是有墓室?”

夏霆宇笑说:“应该是没有了,在当地这么有名的人,墓肯定被盗墓贼光顾过,只剩个碑,当地的百姓为了保护这块石碑不受风吹日晒,才建了碑亭。”

“原来是这样。”短发女孩终于不那么害怕了。

夏霆宇主动跟她搭讪,“你们是到云梦山来旅游的游客吗?是不是去流云驿站?正好我们也去那里,可以跟你们结伴,天快黑了,你们几个女孩子路上不安全。”

流云驿站是云梦山最好的民宿,来这里的游客大部分会选择入住那里。

“好啊好啊,我们正想找人结伴呢。”短发女孩忙不迭道,她早已注意到,对着墓碑不停拍照的那位是个帅哥,眼前这位长得也不错,有他们同行,旅途应该会很有趣。

“我叫夏霆宇,他叫傅冬平,你们怎么称呼?”

“我叫童曦,她叫奚瑶瑶。”短发女孩笑起来腮边有两个酒窝,看着俏丽可爱。

夏霆宇主动跟奚瑶瑶打招呼,叫奚瑶瑶的女孩瞅了夏霆宇一眼,又瞅了瞅傅冬平,跟他笑笑,而坐在奚瑶瑶边上的另一个女孩整张脸被压低了帽檐的棒球帽和口罩挡住,看不清面容。

“你们三个没开车吗,怎么上来的?”夏霆宇没话找话。

童曦主动告诉他,她和奚瑶瑶两人都是大三的学生,趁着寒假出来散散心,从学校坐长途车到云梦山脚下的县城,下车以后一路步行。

旅游攻略上说,步行四十五分钟就能到,但她俩走了快两个小时,还没找到,雨下得越来越大,她俩只好在亭子里休息休息。

“我的脚都走出泡了。”童曦忍不住抱怨,声音娇柔婉转,让人一听就生怜爱。

“嗨,原来你们也跟我们一样,迷路了。”夏霆宇既觉得幸灾乐祸,又有同病相怜之感。

“瑶瑶说,我们可能遇上鬼打墙了,我发誓,我看过同样的景物不止一次。”

“对对,我们开车在山里转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找到地方,说不定就是鬼打墙。”

“不是鬼打墙。”

众人一愣,才发现是那个一直戴着口罩没说话的女孩在说话。

“是这里的人故意建了一模一样的建筑物,混淆视线,不想让外面的人进山。”女孩穿着棒球衫牛仔裤,编着松松的两根麻花辫,看起来年纪不大。

“你怎么知道是一模一样的,而不是同一个?”奚瑶瑶有点不服气。女孩道:“我每到一处都做了记号,这个石碑没做过记号,所以肯定不是原来那一个。”

傅冬平看了那个女孩一眼,面目模糊,但眼睛很亮,抚摸着石碑,若有所思,“我也觉得不像是同一个,虽然刻纹和样式都是一样的,但细看每块石头风化的程度又不太相同,应该是古人故意为之。”

看雨势渐小,傅冬平打电话到流云驿站,询问一番之后,告诉众人,云梦山这里地形复杂,按导航走就没错。

几个人从亭子里出来,看到戴口罩的女孩独自走向前方,傅冬平喊她:“喂,你不跟我们的车走?”女孩没回头,只摆了摆手。

“你一个人走要走很久才能到,还是跟车走吧。”

女孩还是没回头,傅冬平只得作罢。

童曦和奚瑶瑶很感兴趣地看着傅冬平这辆威风凛凛的黑色悍马,叫道:“好酷的车,是悍马h2这车得一百多万啊。”

“不错嘛,能认出型号。”夏霆宇替她们打开后座车门。两个女孩上了车还在议论。

“这车底盘可真高,一般人开不了。”

“这种车本来就是给男的开的,车身太大,女孩子开不动的。”

车发动起来,很快从戴口罩的女孩身旁经过,夏霆宇看看她身影,嘟囔一句,“真是个怪人,有车不坐。她跟你们不是一路的?”

“不是,我们不认识她,是在鹭岛来这里的长途车上遇见的。”

“她很傲的,我们拿矿泉水给她喝,她都不喝。”

两个女孩争先恐后把遇到口罩女孩的经过描述一遍。

“她大概经常独自旅行,警惕性很高。”傅冬平客观地说。

“你们也是鹭岛过来的?太巧了,我们也是。”夏霆宇惊喜不已,“你们是鹭岛当地人?”

“我们是鹭岛大学的学生。”童曦一看就很单纯,没几句话就把自己的身份和学校报了一遍。

夏霆宇趁机跟她们说:“你们以后出门也要提高警惕,幸好遇到的是我们,要是坏人,千万不能上他们的车。”

“坏人脸上又不会写个坏字。”奚瑶瑶心直口快道。

“就是,好人坏人我们还是分得出的。”童曦附和她。

按着导航提示,车又在山路上开了十几分钟,夏霆宇第一个看到流云驿站巨大的霓虹灯招牌,赶忙指给众人看,几个人都很兴奋。

流云驿站依山而建,四周绿树环抱,外表看起来很气派,有白色欧式立柱和拱形门,还有宽敞的天台和门前花园,此时天色渐暗,驿站灯火辉煌,仿佛从天而降的宫殿,令赶路至此的人心情不由得就振奋起来。

夏霆宇热心地告诉两个女孩,“听说这里以前是国民党某个高级将领的私邸,解放后收归国有,再后来又被地方政府卖给了现任主人开家庭旅馆。”

“我最羡慕这样的生活了,采菊东篱,与世无争。”童曦爱幻想,觉得开民宿旅馆是个特别浪漫的事。

“那得有钱才行,买下这里肯定不便宜。”奚瑶瑶在一旁插话。

下车后,夏霆宇去前台办入住手续。童曦跟夏霆宇已经混熟了,看着他签字办手续,好奇地问:“夏哥,我们订的是二楼客房,你们住几楼?”

“巧了,我们也住二楼。”夏霆宇心花怒放。

山间旅馆停车的场地不是很大,好在此时不是旅游旺季,只有几辆车,地方还算宽敞。

傅冬平停好车下来,看天快黑了,下意识看向旅馆前的公路,之前那个独自上路的女孩到现在还不见影子。

从停车场到驿站正门要穿过一片碧绿的草坪,草坪两边种着园艺花卉,错落有致的鹅卵石铺成一条花间小径,和周围的景观浑然天成。

一走进旅馆大堂,傅冬平就看到一个年轻女人坐在沙发上,高跟长靴包裹着细长的双腿,她对着落地窗,一边看书一边抽烟,很妩媚的样子,视线多停留了一会儿。

那女人像是知道有人在看她,一扭头,正好和傅冬平的目光对上,傅冬平但笑不语,坦然地把视线移开。女人看着他颀长背影,淡然地吐了口烟。

折腾一天,到了傍晚的时候才得以休息,夏霆宇一看到床,衣服也不脱,直接扑上去睡倒。傅冬平在一旁收拾行李。

“小冬哥,你看到旅馆的老板娘没有?长得很有味道。”夏霆宇悄悄问傅冬平。傅冬平摇头,“哪个是老板娘,我没注意。”

“就是坐在大堂抽烟那个。”

“哦?她就是老板娘,长得是不错。”傅冬平回想起在大堂里见到的那个女人,又补充一句,“一看就不好惹。”

“不好惹才有故事。”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你的爱逆光而来》目录 下一章:第2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