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文/颜月溪
本章字数:4002 你的爱逆光而来txt下载

童曦嘴甜,一看到傅冬平就热情地打招呼,“傅哥,你怎么到我们学校来了?是来找瑶瑶的吗?”

看来她们不知道任天真也在这个学校,见奚瑶瑶含情脉脉看着自己,傅冬平并不想牵扯到任天真,灵机一动,“我来找人……呃,你们知道历史系怎么走吗?”

“你算是问对人了,我跟童童都是历史系的,我们带你去。”奚瑶瑶自告奋勇要带路。童曦眼珠转转,忙说:“瑶瑶,我刚想起来,钱包丢在宿舍里了,你带傅哥去吧。”

奚瑶瑶一听正中下怀,连忙说好。傅冬平对她俩的小把戏心知肚明,嘴角微弯,并不拆穿,跟着奚瑶瑶去历史系教学区。

一路上,奚瑶瑶告诉傅冬平,她们历史系和中文系、哲学系隶属于鹭岛大学人文学院,是她们学校传统优势学科,出了好多位院士。

说起这些,她苹果般白嫩漂亮的小脸上流光溢彩,努力眨巴着单眼皮的眼睛,想让眼睛看起来更大一点,大概因为视力不好,又不肯戴眼镜,她看人的视线总是找不到焦点一样朦朦胧胧的。

傅冬平见她总是含情脉脉望着自己,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不能招惹,一旦惹了,她们准会像敢死队那样义无反顾、冲锋陷阵,他没必要惹这种麻烦,因此故意昂着头不看她,就像任天真之前对他那样。

“你认识温嘉明吗?”傅冬平试探地问。

“知道啊,温教授在我们学院很受欢迎的,又年轻,长得又帅,课也讲得好。”奚瑶瑶说起温嘉明也是赞不绝口。

“他还年轻?不都四十了。”傅冬平嘟囔一句。就知道那家伙擅长勾搭小姑娘,文史类专业女孩子多,正好给他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

奚瑶瑶哪知道他对温嘉明什么心思,笑着说:“可你要知道,我们学校的正教授大多数都已经是老头老太太,相比之下,温教授就年轻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有颜值。”

也就能骗骗你们这些小姑娘,傅冬平心想,忍不住又问:“他结婚了吗?有太太吗?”奚瑶瑶终于听出些苗头,怪眉怪眼瞅他,“你问这个干嘛?”

“呃……”傅冬平想了想,现在这些小姑娘脑洞很大,动不动就喜欢脑补些有的没的,自己倒是可以利用一下,于是故意说:“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找他帮忙查点资料,随口问问而已。”

奚瑶瑶这才告诉他,“他好像是单身,没听说有太太,他到我们学校任教也就是这几年的事,以前一直在美国大学里教学。”

傅冬平嗯了一声,看来他和任天真的事还是秘密,不然的话,早就在学校里传开了。也可能是因为他一直没有接受任天真的表白,两人的关系才没公开。

“我还听说,温教授在跟我们系的另一个教授争历史系副主任的宝座呢,我们学校是985院校,教授和教授之间竞争特别厉害。”奚瑶瑶把自己听到的小道消息一股脑儿倒给傅冬平。

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以至于奚瑶瑶接下来说的话他都没认真听。奚瑶瑶见他有点心不在焉,拉住他,指了指身后的大楼,“傅哥,到了,温教授除了日常教学时来上课,平常不用坐班,六楼有他一间办公室,是他带的课题组活动的地方,他经常会在那里。”

谢过她,傅冬平独自上楼,到六楼走到某个办公室门口,踌躇片刻,才敲了敲门,听到声音以后,推门进去,看到温嘉明从电脑显示器后探过头来看着他。

温嘉明站起来迎接客人,脸上带着点疑惑的表情,觉得傅冬平眼熟,随即想起来他就是医院那一位,主动跟他寒暄,“你好,找我有事吗?”

“我来找天真,顺便也有点事想跟你谈谈。”傅冬平从容跟他握手,在他办公桌对面坐下。

温嘉明随手摘掉眼镜,嘴角淡淡地笑意,“我想,我能猜到你的来意,是为了天真,对吗?”

“对。”傅冬平想,既然他知道,那更好,于是开么见山,“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跟你提过我的身份,我跟她其实很多年前就见过,父母辈是最好的朋友。”

温嘉明给他倒了杯水,放到他面前,“她说过。”

“那好,有些话我就直言不讳了。”傅冬平等他坐下后,直起身子往前探了探,“既然你也知道天真对你的感情,就不该再给她幻想,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由于恋父情结的作用,很容易对事业有成的年长男性产生依恋,尤其是天真这样少年丧父的情况。”

温嘉明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淡淡一笑,反而问他,“你也喜欢她?”傅冬平也笑笑,针锋相对:“用了个也字,教授,你知道你这句话在别人听来的涵义吗?”

面对这个对自己明显有敌意的年轻人,温嘉明回避了他的锋芒,视线一转,“我跟天真说得很清楚,我跟她没有可能,让她把精力放在学业上。”

“只是没有可能,而不是不喜欢?”

傅冬平一针见血的话让温嘉明的表情些微有了变化,但是,一贯冷静的他还是没有表态。

傅冬平敏锐的目光捕捉着他每一点情绪,继续说:“天真还是学生,思想难免单纯,你不一样,你不仅有丰富的人生经验和阅历,还有基于现实的考虑,所以对待感情很慎重,不会头脑发热就跟女学生搞在一起。”

“我很欣慰,天真有你这样一个设身处地为她考虑的朋友。”温嘉明坦诚地说,“我跟她认识有三年了,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但也许是家庭的原因,她比一般女孩敏感细腻得多,也特别喜欢钻牛角尖,我曾经试过开导她,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让她有了别的想法。”

如果说来之前傅冬平还有所疑惑,那现在从温嘉明的态度里他完全能了解,他对任天真的复杂感情。

“与其说是迷恋,不如说是她对你情感上的依赖。”傅冬平近一步点出,“天真对她父亲的意外身亡心里一直有一根刺,所以她和母亲以及继父的关系并不好,而你的关心本该是长辈式的,却让她误会了。”

“你说得很有道理。”温嘉明微微沉吟。

傅冬平凝视着他的眼睛,诡异一笑,随即隐匿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为复杂的表情,“相比之下,你对天真的感情就复杂多了,如果她和你没有师生这层关系,我想,你的选择会不一样,但是,教授你别忘了,你的身份让你别无选择。据我所知,在你之前任教的那所美国著名的大学,对师生恋明令禁止。”

温嘉明目光闪了闪,表情中多了一丝苦涩,这个年轻人实在不简单,仅仅一面之缘,就能猜中他心事,而且分析得有理有据,让他无从辩驳。

傅冬平见话已说到,也就不再咄咄逼人,起身告辞。等他快到门口,才听到温嘉明说:“以后好好照顾她。”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傅冬平轻轻点了点头,开门而去。

温嘉明思考了很久很久,不得不说,傅冬平的话戳痛他的心。

就在前几天,校党委一位领导私下里透露给他,学校组织部正在对他进行考察,他的教学和科研水平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要提拔行政职务,政审和群众评审这一关更重要。

自从他在鹭岛电视台主办的《百家论坛》里做了几期关于明清史的专题讲座,名噪一时,在学校也是风头正健,一举一动都受人瞩目,风度翩翩的年轻教授,又是单身,人们对他的生活,尤其是私生活大感兴趣。

“小温,机会难得,你可千万要把握住啊。”这位领导对他十分倚重。

天真表面上看起来沉默隐忍,内心却是脆弱敏感的,如果他俩在一起,必然满城风雨,只怕她也未必能承受得住流言蜚语的攻击。

想到这些,温嘉明的心被苦涩包围,终于,他艰难地拿起手机想打电话给任天真,几次想按下号码,却又不忍心。

“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大餐。”他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

“好啊,我有时间。”任天真惊喜不已,他主动约她的次数并不多,尤其是她表白以后,这还是头一回。

“那就说好了,晚上一起过去。”

傍晚的时候,任天真打扮好以后,背着小包离开学校,刚走出校门,就看到温嘉明的车停在不远处的路边,飞快跑过去。

温嘉明看着她系安全带,才留意到一向素面朝天的她竟然化了淡妆。

“去哪里吃呀?”任天真并没有注意到温嘉明那种略为惆怅的表情,一味沉浸在约会的快乐里。

“去蓝星。”温嘉明把车发动起来。

“蓝星?那可是本市最贵的法餐了,你发财了,还是有什么事要庆祝啊?”任天真一听说蓝星,眼睛都亮了,穷学生哪里有钱去鹭岛最贵的餐厅消费呢,那里吃顿饭动辄几千。

温嘉明只笑笑,没回答。

蓝星餐厅位于鹭岛市中心某个高层综合体的二十五层,装潢华丽气派,整个餐厅的主色调是蓝紫色,天花板上点缀着无数蓝色小灯,就连壁灯发出的也是柔柔的蓝光。人在这种环境里就餐,吃什么倒在其次,环境才是最大的享受。

服务生带他俩去早就订好的位子,任天真的只顾着看温嘉明,以至于没有注意到童曦在某一桌讶异地看着她。

“童童,看什么呢,怎么不吃了?”夏霆宇见童曦张望,也好奇地看过去,结果看到任天真和一个风度翩翩的帅气男人一同坐在靠窗的某个位子。

“小宇哥,那是不是任姐姐?她怎么跟我们系的教授在一起啊?”童曦转过脸,问夏霆宇。

夏霆宇神秘兮兮一笑,“不是她是谁,想不到这妞儿还挺有道行,这边勾着一个,那边还挂着一个。”

“挂着谁啊?”童曦八卦地问。

“冬平呀,你难道没看出来?”夏霆宇毫无节操地把好朋友的事卖给刚相处几天的小女友。

“哦!原来傅哥喜欢任姐姐啊,我就说嘛,傅哥老喜欢跟她一起出去。”童曦恍然大悟,随即叹息,“可怜瑶瑶还痴心妄想呢。”

“也不一定,你看,人家有主了。”夏霆宇努了努嘴。童曦再次看向任天真和温嘉明,那两人看起来倒是很般配。

(快捷键 ←)上一章:第18章 返回《你的爱逆光而来》目录 下一章:第20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