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文/颜月溪
本章字数:5237 你的爱逆光而来txt下载

餐厅外的街道上,傅冬平快步追上任天真,拉住她胳膊,“天真,你闹情绪也不该针对我,我叫你半天,怎么理都不理?”

任天真甩开他手,“别碰我,烦得很。”傅冬平脸色一沉,目光阴鸷下来,“是吗,这就觉得烦了?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是吗,我让你很烦。”

“你这人怎么夹缠不清呢,我说你了吗?”任天真恼火。

傅冬平倒抽一口气,“那你觉得谁烦?温嘉明是炸弹吗,一提他你就这么激动?”任天真烦恼地捂住脸,“我不想跟你说这个。”

傅冬平凝视着她,“索性把话说开了也好,有句话我早就想问你了,你想好了再回答。”任天真听他语气严肃,抬头看着他。

“对咱俩现在的关系,你是怎么考虑的?是打算彻底忘了温嘉明,还是这只是你跟情人闹别扭的空窗期?我不介意等你,但你不要骗我。”傅冬平语气冷冷的,但眼神分明带着热切。

任天真垂着头,不可否认,她还是时时想起温嘉明,两三年的暗恋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呢,哪怕明知道跟对方有缘无分,感情是最说不清道不明的事。

“我没有骗过你,我确实跟他分开了。”她终于抬头看着他。

“但也还没有忘记他。”傅冬平揣度着她的潜台词,替她说出来。

任天真眼眶湿润,哽咽着说不出话。气氛冷下来,傅冬平知道她这是默认了,心里不是滋味,过了很久很久,他才轻出一口气,向她伸开双臂,“过来,我抱抱你。”

任天真抬起泪眼,见他满脸真诚,再也忍不住,上前靠在他怀里,拥抱着彼此,一切话语都在这种无声地依偎中消弭,他们在这一刻从对方身上获得的温暖比任何时候都要多。

“两个人在一起,从相识到相爱,要走很长的路,两情相悦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天真,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是要对彼此有信心,这样才能一起走下去。”

傅冬平抱着任天真,轻轻抚摸着她头发,在她耳边说了这么一段话。任天真感动地抽泣着。

“别哭了,你们女孩就是爱哭。”傅冬平伸手替任天真抹去泪水,试图替她缓解伤感的情绪,搂住她的腰,“万达广场就在附近,反正时间还早,我们看场电影去。”

有人安慰到底不一样,任天真跟着他走,原本低落的心情好了很多。

去万达影城买了电影票,离开场还有一个多小时,两人在商城里闲逛,看到好看的橱窗,偶尔也停下看看。

傅冬平想起什么,拉着任天真进一家品牌专卖店,“一直想给你买件演出服,都没抽出时间,正好今天过来,你选一件你喜欢的,我送你。”

“不用,这里太贵了。”

他们进来的这家店普通的小礼服都要几万,更别说设计师款和限量款。

“选吧,就当我送你的毕业礼物。”

“我真的不能要。”任天真拉着他的手想离开。傅冬平执意不走,“我们进去看看,天真,你不答应就是不想跟我做朋友。”

任天真见他坚持,也就不再推辞,进店选衣服去了。

趁着她选衣服试衣服的时候,傅冬平随手拿起本杂志翻看,没注意到一身名牌的阿宝步态婀娜地走进店来。

“冬平,真巧啊,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阿宝跟傅冬平打招呼,表情妩媚,声音嗲得能滴出蜜来。傅冬平看到她,双眉一挑,带着点调侃语气,“可不,我很少逛街,一逛街就遇到你了。”

“呦,你不是独个儿来的吧。”阿宝明知故问地说,这是一家女装店,他自然不可能是一个人来的。

“是啊,陪我女朋友来的。”傅冬平恶作剧地又加了一句,“她快毕业了,我送她一件礼物。”

阿宝和所有女人一样,最在意自己的年龄,一听说情敌比自己小那么多,心里顿时有些嫉妒起来,眼睛瞄了瞄试衣间,脸上却不表现出来。

“没想到你如今换了口味,喜欢小姑娘了。”阿宝正说着话,看到任天真从试衣间出来,身上穿了一件黑色无袖小礼服,猜到应该就是她,不禁多瞟了她几眼。

任天真站在镜子前左照右照,对自己形象很满意,扭头想叫傅冬平,哪知道一眼看到他和一个型身材的美艳女人说话,默默回转过头,继续看镜子里的自己。

傅冬平一看到任天真站在镜子前,立刻向她走过去,伸手替她拉了拉裙角,又把她落在肩上的长发理开,那种小心翼翼的神情,仿佛生怕弄疼了她。

阿宝呆了呆,从未见他如此殷勤的一面,曾经他陪她逛街买衣服,总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恨不得塞一张卡给她随便花,只要不拉着他一起逛。

现在不一样了,他对这女孩全心全意呵护,每一个动作和目光都充满怜爱,即便当着人,也毫不隐瞒。

不知道女孩说了什么,只见他忽然傻笑一下,轻轻答,你穿什么都好看。

很熟悉的言辞,但满含感情地回应和敷衍,声音听起来是不同的,阿宝关注着他俩,有点意兴阑珊。

交过钱,傅冬平带任天真离开,见阿宝还站在那里,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很不能理解这个女人想干什么,于是带着点戏谑之心叫她,“宝珍,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

阿宝气坏了,她嫌自己本名土,一向最讨厌别人叫她本名,傅冬平这时候这么叫,一听也是故意的,但气归气,一向聪明的她是不会在人前失态的,尤其是当着那个穷学生的面。

“好的呀,改天有空再约。”阿宝娇媚地笑,往店里沙发上一坐,叫店员拿最新款给她看,十足千金小姐派头。

走出店门十几米,任天真才回头去看,见阿宝被几个店员像接待公主一样簇拥着,问傅冬平:“那是阿宝?”

“是她。”傅冬平回答得气定神闲。

“长得很符合你的审美。”任天真抿嘴笑,“直男审美,□□的型身材。”

傅冬平宠溺地揉揉她头发,“既然你知道,就努力朝那个方向发展吧。虽然硬件不太过关,够用也就行了。”

任天真调皮地冲他耸耸鼻子。傅冬平低头见她未施脂米分的脸上唇色很淡,想起什么来,“对了,我们去买口红吧,你就要工作了,得好好学学怎么化妆。”

两人到化妆品柜台,傅冬平让任天真去选彩妆,自己去替她选口红的颜色。任天真不想让他破费太多,只选了一个价格适中的双色眼影。

傅冬平让店员拿了三四支口红给任天真试用,任天真看着直笑,“你喜欢这些颜色啊?”傅冬平微微点了下头,拿起一支涂抹在任天真唇上,仔细端详。

阿宝搭电梯下来,正巧又看到这一幕,什么心情都没了,转身昂首而去。

“是不是有点红了?”

“岂止有点,是太红了,吃了血一样。”

任天真拿着镜子照,很不满意傅冬平对口红颜色的审美,余光瞥见店员怪眉怪眼看着他们,从他手里拿过口红,“我自己选。”

到最后,他们一共买了三支口红。

眼看着电影快开始了,两人回影城门口排队候场,一人手里拿了一个超大的冰淇淋甜筒,任天真无意中看到一个背影,扯扯傅冬平衣服,“你看那个人,快看呀,好像是云梦山那个。”

傅冬平按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没发现可疑人影,心里顿生疑惑,“天真,你又出现幻觉了吧?”

“什么意思?”任天真没有忽视他用了一个“又”字。

“人这么多,背影有相似,那个人就算来了,也不可能来看电影的,你别敏感。来,吃我的抹茶味。”傅冬平把自己的冰淇淋放到任天真唇边,让她吃一口。

他并不想在这种时候解释这件事,他还在考虑,要怎么跟任天真说。任天真低头吃一口冰淇淋,心里却一种奇怪的感觉,傅冬平似乎向她隐瞒了什么。

影城人多,排队很无聊,两人依偎在一起甜甜蜜蜜,浑然不觉不远处有一家三口正看着他们。

天霖看到姐姐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兴奋地跑过来叫她,“姐姐,你也来看电影?这是你男朋友吗?”

任天真看到弟弟,下意识一抬头,果然看到她母亲和继父就在不远处,顿感尴尬。傅冬平看出情况,让任天真排队,他去跟二老打招呼。

“曲阿姨、章叔叔,你们认不出我了吧,我是傅聿林的儿子冬平。”傅冬平自报家门。

曲霞眼前一亮,惊喜:“是小冬平,都长这么大了。幼群,你没见过冬平吧,就是聿林的儿子。”

章幼群听到老朋友的名字,也很激动,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活脱脱是他父亲当年的影子,感叹着,这小伙子比他父亲当年更帅。

夫妻俩感慨万千,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女儿竟然会和老朋友的儿子在一起,他俩刚才亲密的情形,一看也是小情侣。

“你是天真的男朋友?”曲霞忍住激动,视线从傅冬平身上转移到女儿身上,见女儿神色尴尬地站在那里,心里很不是滋味。

有了男朋友这么大的事,天真都没有跟他们提过,这孩子跟他们越来越疏远了。

“算是吧,天真还没让我转正呢。”傅冬平回过身,把任天真搂在怀里,“曲阿姨,你同意我们交往吗?”

“当然,只要你们彼此满意,我们没有意见。”曲霞笑着,上下打量傅冬平,身材颀长、气质出众,越看越满意。

天霖仰头看着任天真,“姐姐,你好久都没回家了,我还等着你回家跟我一起玩魔兽呢。”任天真勉强跟他一笑,“我在写论文,没时间回家。”

“我知道我知道,你就算有时间,也要陪男朋友。”天霖用一双机灵的眼睛看看傅冬平,觉得这个男的跟姐姐挺相配。

“小鬼头。”

轮到他们进场,傅冬平跟曲霞章幼群告辞,“叔叔阿姨,我们先进去了,等改天我们一起吃顿饭。”

考虑到任天真的意愿,他没有说散场就去吃饭,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他有数。

曲霞看着他们背影,跟一旁的丈夫耳语,“真没想到,天真竟然找了聿林的儿子当男朋友,自从那件事,咱们两家十几年没来往了。”

“他们几个一直对咱们有误会。”章幼群心情沉重起来。本来志同道合的朋友,就因为那次探险意外,再也不来往了。

“我们问心无愧。”

“你说得对。”

“天真找了他家的孩子,我倒也挺放心的,不管怎么说,是个可靠人家。”曲霞对傅冬平印象很好,和小时候一样,这孩子很有礼貌,教养良好。

“嗯。”章幼群点了点头,看到调皮的儿子还要往别处跑,搂住他,“马上就排到我们了,别再乱跑。”

天霖很听爸爸的话,乖乖地站定了。

直到电影开场,任天真一直沉默,傅冬平也就知趣地不开口。旁边的情侣座上,双双对对的人儿早就搂抱相拥,只有他俩,还是坐得直直的。

任天真往后靠靠,目光瞥了傅冬平一眼,见他还在吃那支抹茶味巨无霸冰淇淋,嘀咕:“还没吃完。”

“我的比你大一倍,当然吃得慢。”傅冬平把冰淇淋送到她面前,“要吃吗?”

“我不想吃。”任天真故意把脸别开,但等傅冬平把冰淇淋拿开,她又下意识“唉”了一声。傅冬平凑到她脸边,低声问:“你到底想吃不想吃?”

“不吃。”任天真往后一仰,才发觉他的手臂已经绕到她身后,想靠着椅背又怕靠着他手,不靠又觉得累,挣扎了好几秒才坐直了身子。

傅冬平手臂把她往后一带,稳稳搂住她在怀里,再次把冰淇淋递到她面前,悄声说:“你可真不是一般的别扭,除了我没人能忍受你的怪脾气。”

任天真没理他,狠狠吃了一大口冰淇淋,心里甜丝丝的,能这样跟一个人撒娇,依偎在他身边,的确是非常不错的体验。

仰脸凑在他耳边耳语,“你真要跟他们吃饭?”

嘘!他口中发出嘘声,轻轻把手指压在她软嫩唇上,“好戏开场了,专心看,其他的话等散场再说。”

电影散场后,两人携手去地下停车场,傅冬平把车钥匙给任天真,“不如你来开,练练车技。”

“我车技不好吗?”

“不怎么样。”

坐到车上,任天真系好安全带,把车发动起来,刚开出去几米,有个人远远地从某个通道口走出来。

傅冬平看到那人像是要去开车,并未在意,哪知道该转向时任天真并没有转向,反而跟在那人身后,顿时感觉不妙,猛然看向任天真。

“天真,你怎么了,出口不在这边,天真,你怎么回事,地下通道里怎么能加速?”傅冬平惊讶极了,任天真像是变了一个人,目光直直看着前方,似乎根本听不到他的话。

她的目标是前面那个人,傅冬平认出来,那是她的继父章幼群,忽然意识到什么,要从任天真手里夺过方向盘。

“你疯了,那是章叔叔。”傅冬平靠过来,想把任天真从方向盘前挤开,踩刹车停下,任天真像是疯了一样,一直要把车往前开。

(快捷键 ←)上一章:第27章 返回《你的爱逆光而来》目录 下一章:第29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