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文/颜月溪
本章字数:4692 你的爱逆光而来txt下载

曲霞此时才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女儿经常有反常的举动,问傅冬平:“所以她小时候烫伤她弟弟,还有刚才开车撞幼群,都是次人格唆使的?”

傅冬平点头:“确切地说,是次人格代替主人格对大脑发出指令,所以等她恢复正常后什么都记不得。【鳳\/凰\/ //ia/u///】”

曲霞回想起当年,她在阳台晒衣服,听到客厅里襁褓中的儿子哇哇大哭,跑过去一看儿子的小胳膊被开水烫伤红肿一片,而十几岁的天真则缩在墙角茫然地看着她弟弟,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丢在一旁的水杯,她又急又气质问天真,天真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无论她怎么问怎么责怪,始终不承认是自己烫伤弟弟,直到章幼群回家,天真才跑回自己房间里躲起来,一晚上没再出来。

想到这里,曲霞泪如泉涌。任天真捂着脑袋,努力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小时候烫伤过她弟弟。

傅冬平搂住任天真,轻抚她的背,柔声安慰她,等她情绪稳定了一点,才继续说这件事。

“曲阿姨,你是医生,家里有很多医书和心理学书籍,大概你还不知道,天真经常看那些书,她甚至学会了催眠术。”

“催眠术?”曲霞惊愕不已地看向女儿,“没有人教过她,我也只是好奇,买了几本这方面的书,并没有细看。”

傅冬平点点头,“天真的次人格非常聪明,而且狡猾,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拥有你根本想都想不到的知识,她会用寻龙尺,你们相信吗,没有人教的话,很少有人能把寻龙尺运用自如,能驾驭寻龙尺的人,都是具有超强第六感和自我辨识能力的人。”

“我会用寻龙尺,是我爸爸的笔记上教的,然后我又看了这方面的书。”对这一点,任天真能辨认,并非记不起来。

傅冬平叹道:“所以我才说,你的次人格非常聪明,躲在主人格之后指挥一切。天真,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你有第二人格的吗?”

任天真摇头,表情忐忑不安。

“应该说,是云梦山派出所的警察老赵头一个怀疑你。他们在我遇袭受伤的现场发现我们丢弃的那根火把,火把经过大雨冲刷,指纹已经无法分辨,但是火把头上有血迹,经过法医验证,那正是我头部受到撞击时留下的血迹……也就是说,是你从背后攻击了我,而不是什么高大背影的男人。”

任天真惊呆了,嘴唇哆嗦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傅冬平看着她发怔的表情,心中虽有一千个一万个不忍心,却还是不得不继续说下去。

“那个所谓高大背影的男人,是根本不存在的,是你幻想出来的坏人,或者说,是次人格编造出来,让你信以为真的坏人,看到章叔叔以后我可以笃定地说,那个背影就是他的化身,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任天真呆在那里,眼睛中泪光闪烁,半天才哽咽着问,“你知道这件事多久了?”傅冬平仰起脸,缓缓吐了口气,“有一段时间了,大概就在我去凤凰山看你之前,我差不多就知道了。”

他知道一切,可他一点儿也没怪她,任天真心里被一种陌生而又疼痛的情绪左右,让她沉重到快喘不上气来。

章幼群在一旁忽道:“如果天真说的那个高大男人不存在,那云梦山那个叫疯三的人是被谁杀死的呢?”

“是村长曹东海,他知道宝藏的秘密,一直利用疯三把成批的文物运出去转卖,所以他们特别害怕有外来者到双榕村去,编造和散布各种恐怖传说增加双榕村的传奇性,对村民洗脑,好让双榕村人迹罕至。”

傅冬平把曹东海形迹败露的经过描述了一遍,众人这才了解前因后果,任天真细细回想,记忆的线索一个一个似乎都能连上了。

“天啊,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曲霞内疚地看着女儿,心痛她承受的一切,也懊悔自己对女儿疏于照顾。

傅冬平平静地看着他们一家的表情,若不是缺乏沟通,亲人之间何至于疏远至此。

“曲阿姨,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想过,当你知道任叔叔真面目之后,你潜意识里对天真已经有了厌恶的情绪?”

他不会忘记,当曲霞看到任天真企图开车去撞章幼群时,像个发疯的母狮子一样冲过来打女儿,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和动作吓坏了女儿。

低头看着任天真,傅冬平心里充满怜惜,为什么任天真不喜欢回家,是因为她早就知道,自己已经被排斥在一家三口之外。

豪华气派的复式公寓,精心布置的家具,这个家里的一切都在告诉别人,主人的经济富裕,而且很有生活情趣,可偏偏任天真没有从这个家庭里感受到任何温暖。

母亲和继父不是不爱她,不是不疼她,可他们更重视自己的生活,更在意自己曾经遭遇过的一切,而忽视了他们的女儿,需要细致入微的爱来抚平她年幼时就受伤的心。

而正因为他们的这种忽视,让任天真更加亲近去世的父亲任求实,任求实成为她最后的避风港,在她的幻想中,任求实非常疼爱她,是她的精神支柱。

曲霞再次流泪,无法言说心里的情绪。章幼群曾经不止一次提醒她,对天真包容一点,不要老是指责她,她却置若罔闻,直到今天,被傅冬平一语点破,她才发现,自己对女儿的确有一种既心疼又讨厌的复杂情绪。

任天真没有再说话,她这种沉默一直保持到傅冬平和章幼群、曲霞的谈话结束,傅冬平察觉出她有点不对劲,跟着她回房间。

任天真脱掉外套躺到床上,疲倦地闭上眼睛。傅冬平在她床边坐下,握着她的手,柔声说:“不如今天你就别回观测站了,好好休息一晚,明早我来接你,送你上山。”

任天真没说话,和傅冬平交握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傅冬平俯下身吻她前额,知道她需要时间去消化他们之前说的那些话,对她来说,那些话足以颠覆她现在的精神状态。

任天真缓缓睁开眼睛,伸出手臂搂住傅冬平的脖子,嘴唇轻触,很快吻在一起。

傅冬平伸手□□她头发里,轻轻把她的头往上带,她柔软娇嫩的嘴唇他早就想品尝了,唇舌相依,越吻越沉迷,但就在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什么,猛然放开她。

“你怎么了?”她明亮的双目注视着傅冬平,眉梢眼角一丝妩媚的笑意。

傅冬平也注视着她,态度沉静,缓缓道:“你不是她。”“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任天真表情疑惑。

傅冬平坐起来,目光如炬地看着她的脸,“你不是她!”任天真也跟着坐起来,脸贴近他的脸,用一种挑衅的语气说:“你知道?”

“我知道你是谁,你至少在我面前出现过两次,停车场是第二次,而第一次就是在云梦山玩笔仙的那一次,你催眠了夏霆宇。”傅冬平动也不动,任由任天真的脸近地跟他鼻尖对鼻尖。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任天真端详着傅冬平的脸,有意把头靠在他胸前蹭蹭。傅冬平抓住她双肩,略带激动地说:“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要伤害天真,不然我不放过你。”

任天真笑了,目光深邃中带着彻骨的寒意,“你怎么不放过我,你能钻进她脑子里把我挤出去吗?拜托,你别再自欺欺人了,你明知道,她根本不爱你,她爱的一直是温嘉明。”

傅冬平把手放到她脸侧,把她的脸挤压变形,“你给我听清楚,不许伤害她。你利用她做的坏事已经够多了,你把她害得够惨了。”

“有吗?”任天真语气轻松,“我倒觉得我是在保护她,否则就凭她那种敏感脆弱的小白兔性格,只会挨欺负,是我让她变得强大。”

“可你也让她远离亲人,变得孤僻,沉湎在幻觉里走不出来。”傅冬平尽量压低声音,不让任天真父母听见。

“他们都不是好东西,她有我就够了。”任天真语气恹恹地垂着头。傅冬平摇晃她肩膀,“你滚回去,把天真还给我。”

任天真很感兴趣地瞧着他,“我要是不呢?”“那我就消灭你,让你彻底消失。”傅冬平俯下身来,压迫着任天真,逼得她躺下。

“你舍得吗?”任天真娇笑吟吟,手指轻抚着傅冬平的嘴唇,“你还记不记得,在云梦山那一次,白素房间里点的晚香玉让你做了一夜春梦,你梦见我了……抵赖也没用,我全知道。”

她的目光似乎有一种勾魂摄魄的魔力,让人看着看着就有些六神无主,傅冬平察觉不妙,赶紧把眼睛移开,以免被她催眠,语气淡淡的,“是吗,你全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在洗澡间门口看到你站在那里打呵欠的时候就知道你一晚上都没睡好,梦见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后来到了断肠崖,我告诉你白素点晚香玉的时候,你的表情更证明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任天真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点得意的表情。

这一个人格狡猾得过分,傅冬平无法否认,在断肠崖那一次,他在脑子里早就把她吃干抹净,假意叹息一声,“可惜呀可惜,我梦见的不是你这只小狐狸,而是天真,我喜欢的是天真。”

“是吗?你是这么说服自己的?说服自己喜欢的不是狐狸的妩媚,而是木讷的小白兔?傅冬平,你自己说过,你不是没见过女人的少男,这种可笑的谎话,你以为我会信?”任天真狡狯地笑。

傅冬平看着她,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不敢相信任天真能这样笑,如果是以前,他会觉得这样的笑容艳光四射、**蚀骨,此时他只觉得心生寒意。

天真是受了多少委屈,经历了多少寂寞和恐惧和挣扎,才分裂出这样一个人格,细细想来简直可怕。

脑海中的念头只一闪而过,傅冬平没有停留,继续之前的话题,“这么说,你怂恿天真去断肠崖,目的不是调查真相,而是因为我?”

任天真咯咯娇笑,“你真会自作多情,我们才不是为了你,是为了调查我爸爸笔记里记载的事。”

“是吗?”傅冬平慧黠地看着任天真,脸上也有一丝笑意,“小滑头,你别忘了,就在刚才,是你主动吻我,难道不是因为我亲了天真的额头,你清楚那不是吻你,所以嫉妒了,把她催眠,自己出来跟我见面。”

任天真的目光凝住了,但很快就释然,“你的确有点小聪明,但你若真聪明,就该知道,她喜欢的不是你,而是温嘉明,喜欢你的人是我。”

傅冬平摇头,“不是这样,天真喜欢我,只是她还没有认真体会,时间长了,她会明白自己的心,而你……我讨厌你对天真做的一切,她这样的年龄,本不该如此郁郁寡欢。”

任天真冷笑一声,“你最好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我跟她共用一个身体,是她骨子里最真实的自我,我的善恶全来自她的思想,得罪我,我会让你追悔莫及。”

她恶意的眼神让傅冬平怒不可遏,把她的手推开,两人厮打起来,她练过跆拳道,力气比一般女孩儿大很多,傅冬平几乎要制不住她,好不容易才把她身体压住,牢牢按住她肩膀不让她动。

任天真缓缓抱头,似乎是头痛欲裂,表情渐渐痛苦,过了很久很久,她的意识才渐渐恢复,看到傅冬平,有点惊讶。

“你还没走?”她看看手表,已经是傍晚六点钟了,“我刚刚是不是睡着了?头好痛。”

傅冬平惊喜不已,把她抱起来,不住吻她脸颊和嘴唇,“天真,天真你终于醒了,见不到你,我就快急死了。”

“什么呀?我这不是好好的。”任天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羞涩地推开他。他俩的关系才刚亲近一点,他就这样又抱又亲的,让她很不适应。

察觉到她的抵触,傅冬平捧起她的脸,细细端详着她,脸虽然还是那张脸,但表情中有着他熟悉的那种戒备,“你不是我女朋友吗,怎么不让我抱你?”

(快捷键 ←)上一章:第29章 返回《你的爱逆光而来》目录 下一章:第31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