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文/颜月溪
本章字数:4681 你的爱逆光而来txt下载

“外面有人。”

“他们又不会进来,而且,他们是你父母亲人。”

任天真垂首不语,半晌才用余光瞥了瞥他,“我觉得我跟他们更疏远了。”傅冬平没有做声。

回想起之前的谈话,曲霞话里行间对任求实充满了恨意,哪怕任求实已经死去多年,她依然不能释怀当初受到的欺骗,以及他对她现任丈夫造成的精神上和身体上的伤害,天真聪明敏感,她怎么可能体会不到自己目前的处境。

“不管怎么说,她终归是你妈妈,是爱你的。”

“她爱章幼群和天霖更甚于爱我。”

“天真,你为什么非得这样想,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亲人之间哪能计较那么多,你那个……”话到嘴边,傅冬平及时收住,斟酌片刻才道:“那一个人格思想偏激,你不能再受她影响,你明白吗,你才是主人格,一定要控制好情绪。”

任天真望着他,眼睛里有些迷惑,“你见过她了?”傅冬平点点头,“刚刚你不是说头疼,就是那时候,她催眠了你。”

“是不是很可怕?”

“不可怕,就是有点棘手,她太狡猾了,藏在你身后,指挥你做坏事。”

任天真轻叹一声,“所以我妈不喜欢我也很正常,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坏女儿,我弟弟手上的伤原来真是我烫的,在他还是小婴儿的时候。”

“你不必内疚,那不是你的错。如果你相信我,我会找医生替你治疗,让你的次人格慢慢消失。”傅冬平轻抚着任天真柔软的头发。

“她不会消失的。”任天真语气消沉,“她就是另一个我,邪恶的我,就像一个镜子的两面,我们本是一体,她怎么会消失呢?”

傅冬平安慰她:“并不是这样,次人格的产生是基于你心里的恐惧、寂寞和仇恨,只要你放下这些,让心胸变得开阔,就能让坏的人格消失。我找人咨询过,心理治疗是可以做到的。”

听到这样的话,任天真感动之余又带着点怀疑,“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说得可多了,不过,我暂时不告诉你。”傅冬平故意卖关子不告诉她。

任天真见他不肯说,也没追问,从床上下来,拿起梳子把头发梳梳,“我想这就回观测站,你能送我吗?”

“干嘛这么急着回去,明早再回去不好吗?”傅冬平怀疑地看着她,觉得她又想逃避。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山上比较适合。”

两人从房间里出来,曲霞听到声音,以为是傅冬平要走,在厨房叫他们,“晚饭就快好了,冬平你吃了饭再走。”

任天真走到厨房门口,“妈,我想回观测站,冬平送我,我们不在家里吃饭了。”

“天都快黑了,还回去干什么,再说冬平开车上山路也不安全,还是明早再回去吧。”曲霞一看到女儿,心里就很不好受。这么多年,她亏欠了女儿太多母爱。

任天真没有答话,看了傅冬平一眼,征求他意见。傅冬平搂住她,贴贴她脸,“既然曲阿姨盛情挽留,我当然要留下来吃饭。”任天真跟他笑笑。

曲霞看到这一幕,非常欣慰。

傅冬平嘴甜,吃饭的时候不住夸奖曲霞厨艺了得,把曲霞哄得非常开心。章幼群在一旁问:“你是做什么职业的?”

傅冬平告诉他,他和他们一样,当了建筑设计师。

“小时候,我爸经常带我到各地参观,培养我对建筑的兴趣,这些年过去,我已经去过七十多个国家,也真的喜欢上这一行。”

章幼群点点头,心里觉得不错。

天霖在一旁叫道:“天哪,冬平哥,你去过那么多国家啊,那不是大半个地球都逛遍了,我太羡慕你了,我才去过六个国家。”

“你才十二岁,去过六个国家已经不错了,有些人活了几十岁还没出过国呢。”傅冬平很喜欢天真的这个小弟弟,又活泼又机灵,最重要的是,他对他姐姐很亲。

见女儿低头吃饭不说话,曲霞和丈夫对视一眼,心生内疚,他们每次出国旅游都没带过天真,天真不愿意跟他们一起旅行是一方面,他们心里也不愿意因为她而破坏旅游的心情。

比起中午那顿不欢而散的午餐,晚餐吃得还算愉快,傅冬平主动帮忙收拾碗筷,还要去洗碗,被曲霞拦住了,让他去房里陪陪天真。

“阿姨,如果你们放心的话,把她交给我,我会给她找医生治疗,慢慢让她恢复正常。”傅冬平适时地提出建议。

曲霞略一迟疑,随即也就答应了,“天真就快毕业了,我和幼群正在替她联系工作,如果能尽快让她恢复,那最好不过。”

“治疗只是一方面,亲情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我以后会多关心她。”

傅冬平走的时候,任天真坚持要送他下楼。

两人从楼里出来,在小区花园里散步,任天真手插裤袋走在前面,傅冬平没有跟她并肩,走在她身后,春夜暖暖的风吹来阵阵花香,令人沉醉。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任天真由衷地说。傅冬平笑一声,“干嘛跟我这么客气,咱俩的关系,我为你做什么你都不需要跟我说谢谢。”

任天真伸出双手抱住他,把头靠在他怀里,“我就是要谢谢你。”

傅冬平笑着搂住她,“万里长征才开始第一步,前面还有很多艰难险阻等着我们,而我首先要战胜的就是温嘉明。”

任天真沉默片刻,才幽幽道:“对不起。”“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感情本来就是这样,你情我愿,强求不得。”傅冬平洒脱地说。

“那个……”任天真伸手抚摸他头上受过伤的地方,“伤口都好了吗,还疼不疼?”“基本上全好了,偶尔有点痒,不疼。”傅冬平摸摸脑袋。

在花园里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原地,任天真说:“你走吧,我上去了。”傅冬平拉住她,“都不和男朋友吻别一下吗?”

任天真这才抿嘴一笑,微微踮起脚跟,在傅冬平脸颊上一吻,刚要走,又被他拉住。

“还不够。”傅冬平双臂圈住她,要往她唇上吻去。任天真把头一偏,“大庭广众的,有人看到。”

“那去我车上。”傅冬平带她坐上自己的车。

两人在后座,傅冬平搂住任天真的腰,低头吻她的唇,笑语呢喃:“你不会我教你,跟我学就行。”

任天真紧紧抱着他的背,鼻息里不断闻到他温热的气息,心跳如擂鼓,就在同时,她的脑海里不可遏制地出现另一张脸,让她思维混乱,差一点窒息。

“你怎么了?”傅冬平放开她一点,轻抚她就要僵硬的后背。

“我没什么。”任天真双手轻抚发红发烫的脸颊,不敢把她看到的影子告诉他。然而,傅冬平只要一看到她表情,就猜到她心思,轻叹,“看来我的对手很强大。”

任天真怔忪不语,傅冬平再次把她拥进怀里,“天真,把你的心交给我,我来守护你。”“我不是故意要想到他的,我不是故意的。”任天真嗫嚅道。

“我知道,是她在捣鬼。天真,你要坚强,相信自己能战胜一切,就像我受伤那回,你开白素的车送我去医院,那么危险你都没放弃。以前你是一个人,现在你还有我。”傅冬平鼓励着她。

任天真点点头,傅冬平亲亲她额头,忽然想到一个促狭的主意,“不如我们给她起个代号吧?让我想想,你叫天真,那个她就叫天真二号,简称真二。”

“什么真二。”任天真忍不住嗤一声笑,“就叫二号好了。”

两人从后车座下来,傅冬平目送任天真进楼,才上车离开。

一回到家,他就打电话给白素,“能不能请你到鹭岛来一趟,看看天真的情况。”“她已经知道了?”

“嗯,不仅是她,还有她父母,都知道了,所以我想请你过来,替她治疗,一切费用我付。”

白素笑一声,“这么慷慨……鹭岛又不是找不到心理医生,为什么非得让我去?”“我觉得你对她有一定的了解,应该比别的医生好,而且我相信你的医术。”傅冬平恭维她。

白素说:“在这方面,我研究得并不深入,我读大学时候的导师李教授是国内很有名气的临床心理学和精神病学方面的专家,如果你信任我,我可以把天真的情况写成材料给李教授看,制定一个治疗方案。”

“那就太感谢了。”傅冬平感激地说。

“感谢什么,费用一分不会少收你的。”白素话锋一转,“没想到,你对她这么上心,你们认识也没多久吧。”

“其实已经认识很久了。”傅冬平把他父母和任天真父母的渊源告诉白素。

白素这才恍然。怪不得想得这么周到,不找鹭岛当地的医生,而找她这样已经辞职的医生,就是怕会留下对任天真不利的医疗档案。她快毕业了,面临找工作的压力,要是给人知道她有这样严重的心理问题,不但工作不好找,别人也会用有色眼镜看她。

和白素约定好以后,傅冬平轻松许多,找衣服准备洗澡,夏霆宇打来电话。

“中午的事,对不住了。”夏霆宇主动道歉。

“不用道歉,我知道你怎么想,你还是对天真有偏见。”傅冬平并不怪他,知道他是为自己鸣不平。

“不是偏见,是我和童童的确亲眼看到过他俩在一起,特别亲密,一看就是情侣,师生间没有那样的,而且那男的比他大很多。”

“我早就知道了,而且也找那人谈过,他不会和天真在一起的,天真自己也知道。”

夏霆宇冷笑一声,“冬平,你傻呀,别人说什么你都信,你大概没看到他俩在一起的情形,他们很相爱,我一眼就看出来了,热恋中的人,那种眼神和动作都是骗不了人了。”

傅冬平心里一沉,一颗心紧紧揪在一起,“我知道,我看过,但有些情况我目前不方便说,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我自己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没想到你还是个情圣,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看来真栽在那丫头手里了,我早就说她是个厉害角色,果不出山人所料。”

“我也没想到你还是个神棍,都学会看相了。”傅冬平笑。

夏霆宇也笑,“我不是看相,是观察入微。不可否认,小仙女长得确实漂亮,是你的菜,可她的性格太冷,我觉得不太适合你。”

“适不适合,得相处才知道,但既然你是我哥们儿,我希望你和她能和平共处,别让我夹在中间难做人。”

夏霆宇鼻子里哼哼,“情圣,你这叫重色轻友你知道吗,是不是我对她不友好,你就跟我绝交?她才认识你几天呀,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不可同日而语,她能给我的你不能给,这就是差距。”傅冬平大笑。

“哎呀,越说越污,我假装听不懂的样子。阿宝说今天看到你们,你猜她怎么说?”夏霆宇故意加重语气。

“我不想知道。”傅冬平能想象得出,阿宝对白天的事怀恨在心,会怎么跟夏霆宇说。

看热闹不嫌事大,夏霆宇非要告诉他,“她说,你嘚瑟得就像老房子着火,上赶着给小情人涂脂抹粉,要送她上台唱戏一样。”说完,他哈哈大笑。

傅冬平也被气笑了,回敬:“谢谢,我没她老,她比我大好几个月。”

夏霆宇笑了好一会儿,“得,这话我要是原封不动转告她,她能气吐血。小冬哥,我劝你别再惹她,真把女人的嫉妒心逼急了,她可什么事都做得出。”

“我知道。”傅冬平的心沉下来。

他已经有了新欢,自然不愿再去跟旧爱有瓜葛,当初和阿宝分手时闹得不太愉快,一度断绝联系,后来因为工作上的事有所接触,才渐渐冰释前嫌,但感情是不可能恢复如初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30章 返回《你的爱逆光而来》目录 下一章:第32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