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文/颜月溪
本章字数:4281 你的爱逆光而来txt下载

老何告诉傅冬平,“任天真可能会被借调去雁京电视台工作,上回她去雁京电视台录节目,那边的人非常看好她,听说她自己也同意了。”

“你的意思是,她有可能借着这次机会躲我?”傅冬平自言自语,一颗心像是泡在苦水里,每说一个字都觉得晦涩难熬。

“不排除这个原因。”他俩的情形,精明的老何一直看在眼里,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一对,都太能折腾。

“那我更要见她一面了。”

“那好,让我想想。”

老何是个爽快人,既然答应了,很快就做了安排,邀请任天真和电视台几个同事去他家里吃烧烤。在他家里,任天真总不便拂袖而去。

任天真不明就里,如期赴约。老何多了个心眼,并没有让傅冬平一开始就出现。

看到老何家酒柜里陈列着一套精美瓷器,任天真驻足观赏。

老何从厨房端了水果出来,看到她站在那里,随口告诉她,那套瓷器是傅冬平送给他的。

“光绪年官窑烧的,为了庆祝慈禧六十大寿,冬平家有一整套,我看中好久了,后来为了你那件事,他送给我。”

时过境迁,老何说起这事也不避嫌。

“为了我的事?我的什么事?”任天真讶异不解。老何神秘一笑,“你的面试啊,让我多照顾你一点。”

任天真呆住了,她从来不知道傅冬平在背后为她做了这么多。可惜,自己和他终究有缘无分,相爱,却又彼此伤害。

“能给我点时间吗,不会耽误你太久。”傅冬平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任天真身后。

任天真讶异地回头去看,多日不见,乍然重逢,心里竟有些酸涩。就在转瞬间,她忽然意识到,这场偶遇大概又是他的精心安排。

从最初见到他的激动中冷静下来,她的态度淡淡的,“你有事吗?”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去外面找个地方详谈好吗?我保证我要告诉你的事对你很重要。”傅冬平恳切地看着她。

任天真略一迟疑,也就答应了。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老何也出面斡旋,她再不给面子,就太不近人情。

离开老何家,两人就近找了一家咖啡馆。

傅冬平端详着任天真,哪怕用最挑剔的目光来看,她漂亮的脸也是完美的,但是她身上那种水灵灵的少女感已经消失了,曾经,这是她区别于其他女人最大的特征。

“能说了吗?”任天真见他老瞧着自己,有点不自在地把脸别到一边。

傅冬平叹口气,看来她没有一点叙旧的心思,于是把老赵告诉他的那件事向她叙述一遍,不出他所料,任天真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脸色瞬间煞白。

很久很久,她不发一言,只是怔怔地看着桌子上的咖啡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越是这样平静,傅冬平反而越担心,坐到她身边,安慰她:“我知道你一时间很难接受,可我敢对天发誓,我没有骗你,老赵也不可能骗你。”

任天真哆嗦着,想找支烟来抽,可随身并没有带烟,傅冬平也不会给她烟。

脑海中纷乱如麻,她凄苦地看着他,声音都在打颤,“可我爸爸明明死了……怎么可能又活过来,他们一定是弄错了……他不可能死而复生的。”

她无法接受他们告诉她的事情,这件事已经超过了她能承受的极限。之前,她是用了很长很长时间才接受她爸爸是个心术不正、自私狭隘的人,也接受了他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但现在,他们的结论把这一切再次颠覆。

“正因为一切只是猜测,警方才希望你去容县医院采集血样比对,配合调查,你总不希望这件事糊里糊涂过去,那个杀人凶手应该被绳之以法。”傅冬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如果你害怕,我可以陪你去,我们先不必通知曲阿姨和章叔叔。”

任天真瑟瑟发抖,目光游离,似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下的局面,她不是不相信傅冬平的话,正是因为相信,才感觉到恐惧,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令她遍体生寒。

她忽然看着傅冬平笑,“在云梦山那一次,他发现我去村里调查,派疯三跟踪我,还潜入我房间,是想趁机杀了我,对吧?他从来没有爱过我?”

看她眼圈红了,泪盈于睫,傅冬平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开解她,只得搂住她肩头,柔声说:“别这么想,他就算再没人性,也不至于对自己亲生女儿下手,也许他当时并没认出你,十几年不见了,你跟小时候长得不大一样。”

“自欺欺人,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我,他是我爸爸呀……”任天真哭得更厉害了,泣不成声,“而且,他们知道我住哪个房间,肯定是调查过的……”

“不会的,你别多想。”傅冬平把脸贴着她的脸,他不能看到她如此伤心,这比拿刀子割他的心还难受。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非常尖锐地响起来,任天真一看号码,抽泣着别过点身子接听。傅冬平见她有意避着自己,声音也压低了,怅然地把脸转了过去。

“对不起。”任天真收拾自己的包,“我还有事要先走了,晚点我们再联系,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

“我送你。”

“顺路吗?”

“说什么呢。”

她要去位于市中心最繁华地段的会展中心,一路上车流不息,车很快就堵在路上,十几分钟过去,也没挪动一寸。

看到任天真拿出化妆盒补妆,傅冬平扫视她一眼,“去那边干嘛?”

“有家企业开新产品推介会,找我去当主持人。”任天真仔细地用眼影刷把眼影刷均匀,她刚哭过,眼皮都是肿的,非浓妆不能掩盖。

“是私活儿吧,出场费多吗?不怕给台里知道?”傅冬平问。

“还行吧,台里知道也不能怎么着,大家都在外面接私活儿。”任天真拿出口红涂抹在唇上。

傅冬平侧目看着她,堵车的时候看她化妆也是一种乐趣。这一刻,他希望时间能停止不前,让他能多看她一会儿。

任天真察觉到他的目光,放下化妆盒,和他对视,“你不是说我越长越丑了吗?”

傅冬平些微有些笑意,“是没以前好看了,以前是清纯少女,现在跟妖精似的,整天披着张画皮。”

“那你别看我呀,看你觉得好看的人。”任天真没好气地说。

傅冬平拉开杂物箱,给任天真看那个水晶小熊发圈,自从被白素发现过一次以后,他一直把发圈放在车上。任天真没有拿,垂着眼帘,嘴角微弯。

总算有了点笑容,傅冬平心里一松,恰好这时白素打来电话,他脑筋一短路,就接通了。

“冬平,你不在公司?”

“嗯……我在外面。”傅冬平转过脸,声音也低了。

“晚上我们去看电影吧,我问过你秘书了,她说你今晚没有应酬。”

傅冬平心中一阵恼火,有什么事不能先找他问,而非要去问他秘书呢,但是他不方便发火,只得压低了声音,“我妈让我晚上回家,不如改天?”

“明天好不好,那电影我特别想看。”

“好。”傅冬平急着挂电话,她再说什么他都答应。

默默听着他们对话,任天真怅然地把脸转到另一边,看到不远处有个地下通道口,解开安全带下车去。

傅冬平见状,情急之中伸手去拉她,大叫:“天真——唉,你别乱跑,很危险……”

任天真已经穿过堵塞不堪的马路,走到路边的地下通道。

傅冬平目送她背影,风吹起她的衣裙,他才发现,她更瘦了,纤细的身子在裙子里宽宽荡荡的,像展翅欲飞的蝴蝶,一瞬间她就消失了。

低下头,他才发现白素已经挂断了电话。

任天真走到会展中心,有工作人员站在门口接她。

这里是鹭岛地标性建筑,对外开放的时间却不长,任天真无数次从附近经过,这还是第一次进到内部来,极具设计感的走廊和大厅,能让进来的人感受到一种浓浓的艺术气息,那些流畅的线条和拓展空间,无处不在展现凝固的美学创意。

任天真赞叹:“这里设计得太漂亮了。”

工作人员热心地向任天真介绍会展中心的情况,建筑外观呈螺旋形,底层到顶层旋转九十度,这种独具匠心的创意设计让这里每个房间都能充分采光,被誉为鹭岛十大地标性建筑之一。

“是请国外的设计师设计的?”任天真好奇地问。她跟着电视台的栏目组去过西班牙和法国的几个城市,这样的设计风格不太像国内设计师的作品。

“建筑师就是我们本地的,叫傅冬平,这里是他从美国留学回来后的第一个设计作品,在业内轰动一时。”

任天真心中一动,他从来没告诉过她,这里是他设计的,他甚至很少在她面前提他的工作,更不会夸夸其谈吹嘘他在业内的名气,正是这一点,让她一直觉得他有一种稳重的大家风范。

工作人员把任天真领进一个大厅,任天真放慢了脚步,欣赏着大厅巨大的镂空穹顶和斜拉式钢架结构窗户,整个大厅不用开灯采光就非常好,相比这里的大手笔,他自己设计的那个小公寓就成了小菜一碟。

“很惊艳的设计,对吧?我第一次看到也惊呆了,去年设计师本人来参加一个活动,我因为休假没赶上,不然的话,我真想看看他长什么样子,听说非常年轻,真令人钦佩。”工作人员对傅冬平很有几分崇拜。

任天真微微一笑,看到这样叹为观止的作品,确实让人很难不佩服他。

可是,他已经有白素了,趁着那种熟悉的感情在心里泛起涟漪之前,她赶紧这么告诉自己,不去想他的一切。

等了两三天,任天真也没打电话过来,傅冬平担心情况有变,打电话给她,却没打通。恰好就在这时候,白素生病卧床,他不得不去照顾她。

晚上,他让家里的保姆煮好一锅营养粥,放在饭盒里带去白素家。

白素还在发烧,傅冬平把她扶起来,热粥端到她面前,拿起勺子想喂她吃下去,白素没有吃,眼泪流下来。

“别哭。”傅冬平把粥放到一旁,拿纸巾替她擦泪,心怀内疚,她孤身一人在这个城市,他对她又不够好,生病之后自然倍感凄凉。

白素的眼泪更多了,“我一直想跟你谈谈。”傅冬平也早有此意,但不愿在她生病的时候刺激她,只说:“等你身体好一点的吧。”

“不,就现在。”白素看着傅冬平灯光下略带阴影的脸,把他表情深处的焦虑不安看在眼里。

“想和我说什么?”

“我们结婚吧,我不想再等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冬哥你怎么办?

(快捷键 ←)上一章:第53章 返回《你的爱逆光而来》目录 下一章:第55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