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文/颜月溪
本章字数:3899 你的爱逆光而来txt下载

杨女士很有修养,看到任天真过来,微笑着招呼她坐下。( )

“听说你是鹭岛大学毕业的,我们是校友。”杨女士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长得非常清秀,让人看着就很喜欢。

暗中观察几天,这个女孩学历高、气质和相貌也都出众,不仅能说一口流利英语,作为主播的专业素质也很不错,尤其是对于一个非播音主持专业的人来说,她的表现堪称优秀。

“我知道,您是管理学院的博士。”这两天,任天真为了应付这个场面,早就把她的资料也看过了,知道她是鹭岛大学的经济学博士。

两人交谈几句,任天真听得出来,对方早就把她的情况调查得一清二楚。

“知道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吗?”杨女士话锋一转,温和的表情看起来有了点不一样的情绪。任天真点点头,“知道,但您大概是弄错了,我跟您儿子没有任何关系。”

杨女士见她像是备战的小猫,竖起全身的毛,笑了笑,“我没有弄错,天真,你以前是冬平的女朋友,但你们现在已经分手了,冬平和小宇是最好的朋友。”

“我不大明白您的意思。”任天真眉头微皱。

杨女士没有立刻说话,微微扬起头,看起来有些倨傲。任天真看到她这个动作,和夏霆宇偶尔的小动作一模一样,不禁有点笑意,到底是母子俩儿。

“你和冬平的事我无权干涉,但是有人看到你和小宇很晚了还单独在一起,天真,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

“阿姨——”任天真顿了顿,有点不好意思,“我能叫您阿姨吗?”

“当然。”

“阿姨,那天我跟台领导去应酬客户,刚好您儿子也在,我搭他的车回家,仅此而已。”

“真的?”

“难道您信不过自己的儿子?他和冬平是最好的朋友,我和冬平的关系他很清楚。”

“可能你还不知道,小宇动用关系通知电视台,让他们把你去雁京工作的调令给拦截了。”杨女士端庄秀丽的脸上表情严肃,双目峻然凝视着任天真。

任天真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她调动这种小事能惊动市委宣传部,原来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但是,她更相信,这是傅冬平授意。

见任天真惊讶,杨女士微微叹息一声,“你不了解小宇,他从小就不听我和他爸爸的话,我们让他学医,他不肯学,偷偷报了考古系,我们不同意,把他送到国外读了几年医学院,哪知道他毕业后死活不肯当医生,自己开公司去了。”

任天真明白了,他们大概不满意夏霆宇找的女朋友童曦,为他物色了他们觉得合适的、更好的对象,但又怕他故意唱反调,所以防微杜渐,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目标。

“我可以和您保证,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以前没有,以后更不会有。”任天真态度不卑不亢,却又阐明了立场。她知道,对方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那就好,天真,我看得出来你是个通情达理的女孩,冬平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是我很看重的晚辈,他妈妈和我是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们哪怕是做不成情侣,也不要闹僵了。”杨女士优雅地叫来服务生上菜。

一顿饭,任天真吃得味同嚼蜡。眼前这位女士,绵里藏针非常厉害,既点醒她和夏霆宇保持距离,又提醒她,不要闹出什么事连累傅家也蒙羞。

回到房间里,任天真辗转查到夏霆宇电话,开门见山说:“你母上大人安排我跟她一起出访欧洲,借机敲打我,不要跟你扯不清,夏公子,我想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情要受到这样的责问?”

“她真找上你了?”夏霆宇吃了一惊,他妈妈的行动力真不是一般的快。

“对,怕我跟你发生点什么不该发生的,耽误你的好姻缘。”任天真有点负气地说。她招谁惹谁了,不过吃了一顿饭,就好像她要黏上谁似的。

“我的事你也知道了?”夏霆宇更惊讶了,目前来说,他订婚的事还是秘密。

“什么事?”任天真可不知道自己一句话竟能未卜先知。

“我订婚。”

“和谁呀,不是童曦吧?”

“不是她,是别人,我妈安排的。”

“怪不得。要不是你订婚了,她不会这么急着出手阻挠。”任天真想,大概自己这段时间名声真的很差,不然那位女士不会如临大敌,怕自己勾引她儿子。

“那我代她道歉,对不起。”

“我不是想听你说对不起。”

“那你想听什么?”夏霆宇来了点兴致,淡笑着问。

“我的名声是不是很坏?”

“还没到那个地步。”夏霆宇斟酌片刻,又说:“这个世界对女性比对男性苛刻多了,男人在外面玩,别人顶多说他风流,但你就不一样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冬平爱你爱得死去活来,但是,他也和我一样,没法等哪个女孩一辈子,你就别再折腾他了。”夏霆宇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任天真吸了口气,说不出话来。

她不知道,电话那一边,傅冬平着急要从夏霆宇手里抢电话,“是天真吗,给我,快给我!”

他俩闲来无事,在路边小店撸串,有人打电话给夏霆宇,说得挺热闹,没想到竟然是天真,这让他又好奇又有点吃醋,天真给夏霆宇打电话都不给他打。

“不给,她不是找你的。”夏霆宇故意跟他闹,看他急一头汗。

任天真听到电话里的对话,刚想挂电话,夏霆宇声音又传来,“天真,你先别挂,冬平要跟你说话。”

再不把手机给他,这家伙能泼自己一脸热油。

傅冬平终于从夏霆宇手里夺过手机,忍住激动,轻轻跟任天真打了个招呼,“天真,你在哪儿?”

“在法兰克福,跟市领导出访。”

傅冬平反应很快,“杨阿姨?”

“对。”任天真思索片刻,问他,“是你不让我去雁京?找人把我调令压了?”

傅冬平听她语气似乎不太高兴,却也没隐瞒,“是我,我不想让你走。”“如果我非走不可呢?”任天真故意问他。

“那你试试看吧。”傅冬平的语气沉下来。

任天真没说话,看着茶几上那几本厚厚的《欧洲建筑年鉴》,那是她花了一下午时间在一家书店挑选到的精装版。

“我给你买了礼物,但我现在改主意了,准备用它砸死你。”

“买了什么?”

“不告诉你。”

“我不要什么能砸死人的礼物,我想你给我做脆皮炸土豆吃。”

任天真笑了,笑着笑着眼泪流出来。

“冬平,我这两天头好疼。”

傅冬平微微一怔,任天真已经很久没用这种撒娇的语气跟他说话了,忙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二号又出来打扰你?”

“我也不知道,老是睡不着,你有没有李教授的电话?”

“我得找找。”傅冬平使了个心眼,“等你从欧洲回来,我再告诉你。”

“其实……我之所以想去雁京,不是想躲开你,是想找李教授继续治疗……我不想在鹭岛这里找医生,会有麻烦。本想到那边把一切安顿好了再和你说,哪知道你居然把我的调令给拦截了。”

这些天来,她细细回想他俩之间的一切,终于鼓起勇气把这件事告诉他,鹭岛不是没有专业心理医生,当初他舍近求远请来李教授的确是用心良苦。

傅冬平听她把心里话都告诉自己,非常欣慰。她能正视自己的病情,是个很大的进步,说明她的主人格已经逐渐成为主导,次人格的力量在减弱。

“你在哪儿?怎么不说话?”她轻声问。

傅冬平侧过身,避着人声嘈杂的方向,故意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跟小宇在外面撸串,可惜你又不在,不然带你一起来,这里的串串特别好吃。”

“你当心吃坏肚子。”

“我没事。”

趁着傅冬平只顾说话,夏霆宇连吃好几串,听到他们的对话,笑出声。傅冬平捶他的背不许他笑。

“哎呦,我背上的伤还没好呢。”夏霆宇摸摸后背。

“你那天也没告诉我,南子打你一顿有什么后续?”傅冬平一边吃串串儿,一边问。

夏霆宇斜着眼睛哼一声,“能有什么后续?我总不能把衣服掀开给我妈看,这是南子给打的。”

“真不喜欢还是早点分了吧。”

夏霆宇没说话。

傅冬平见他若有所思,故意说:“南子什么都好,就是名字取的不好,姓南的话,叫南什么都行,为什么要叫南子呢?春秋时期卫灵公夫人南子虽然是个绝色美女,但是名声很坏,《论语》里说,‘子见南子,子路不悦。子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连老天爷都讨厌她,你看,南子这个名字并不好。”

夏霆宇听出他话里的嘲讽之意,恶狠狠反驳:“就你好!我还觉得任天真这个名字不好呢。卷舒开合任天真,不仅天真,还很任性,所以整天折腾你。”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互相挖苦一阵,觉得没趣也就打住。

“杨阿姨为什么带天真出访?”傅冬平这时才回过神来,看看夏霆宇怪眉怪眼坏笑的表情,立刻醒悟,“她该不会是误会了吧?”

夏霆宇故意逗他,“误会什么?那天晚上我和天真做了什么,你知道?”“你得了吧。快点跟杨阿姨解释清楚。”傅冬平才不上他的当。

“那天,她让我开车带她到海边。”夏霆宇回忆着,“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有一回喝醉了,也是让白素送你到海边,我猜,那里对你们有特殊意义。”

傅冬平心里一紧,甜蜜和心酸同时涌上心头。

(快捷键 ←)上一章:第59章 返回《你的爱逆光而来》目录 下一章:第61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