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出招

文/秦淮
本章字数:4591 民国旧事:嬿九记txt下载

沈敏瑜说的没错,至少在这富贵圈里。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更多的钱能使磨推鬼。

“可....”于娓娓还是有些犹豫,尽管她的真实身份沈敏瑜并不清楚,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对于她来说绝对是赚到的买卖,可是这么多钱她只怕有心拿没命消遣,若是被主人发现她如此行事,定是疑她生出了二心,她那时候别说是这些钱财,只怕景施琅也见不到了。

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你担心什么?”沈敏瑜摩挲着手里的一个银元,笑意不明的看着于娓娓,“我知道......你在洛城就景府这么一个家,若是公然拎着这些银子回去,只怕难以向施琅交代。你放心........我在西城的银行给你开了一个账户,名字是去年已经染病死去的丫头,这个丫头无亲无故,你放心用就好,没有人会发现...况且.....以后行事.....钱是少不得的!”

于娓娓心下一惊,她没想到沈敏瑜都算计到了这一步,看来是有心请她来淌这浑水,若是她不收,只怕今天出不了沈公馆的门,就算她功夫在身也不能明里跟沈敏瑜撕破脸,这不就等于告诉全天下人她于娓娓有问题吗?更不用说她还能不能继续呆在景家的问题......

到时候.....那金启璇她只怕衣角都碰不到,何况将她置之死地呢?

可沈敏瑜的钱财若是接了.....

她抬眼看见沈敏瑜手中的银元在光线的折射下发出熠熠光芒,刺得她瞳仁晃动。

“沈小姐,我刚才说的话不会食言,但是我去哪里给你找杀手呢?我一个女子.....”

“对!你一个女子.....”沈敏瑜目光潋滟,“我不管你从哪里找人来,最重要的是这个结果.....我只要这个结果!而你,若是想拿这笔钱,就把这件事情做的干干净净,然后把这顶帽子扣在顾心慈的头上......”

于娓娓看着沈敏瑜手中转动的银元散发着独有的金属光泽,她偷偷咽了口水,这种光亮对于她的吸引力无异于饿狼看见火架上烤的滋滋冒肥油的全羊,那耀眼的银光是金钱的诱惑。

她太需要钱了。

只要有了这笔钱傍身,她才能有胜算招募到更多的人。

一眼扫过去,这几箱钱不在少数。

可沈敏瑜会不会诓她?

西府的形式她尚未摸清楚,若是贸然行动.....

就算东府西府有罅隙,那也是人家的的家室,到时候开了门照样是一家人。

她到底要不要淌这趟浑水?

于娓娓心里十分忐忑,“宝珠据说是您身边的丫头,她做出这等以下犯上的事情着实应该教训,可要了她的命......”

会不会太狠了一些!

“你不相信我?”沈敏瑜挑眉勾唇,“你若是不相信我我也不避费什么口舌了,门就在那里,你只管走便是。”

时下陷入了一片僵局。

好半天沈敏瑜吐了口气,拢了拢身上的羊绒披肩,那披肩绵薄细软,但是十分保暖,她心里发烧,这是一场迂回的慢战。

“不如这样....”沈敏瑜将跷起的二郎腿放下,坐直道:“我等会儿命人白纸黑字的写给你,然后再命那给你开账户的银行给你做公证,盖了我的私印可好?对了,那银行是一家对于客户隐私极其严密的外资,洛城的人士查不到他的内部资料的.....”

于娓娓觉得越说越不对劲,她若是只跟沈敏瑜有口头协议还好,到时候即使她办了这件事情暴露的话,到时候没有证据,施琅就算疑她,没有正当的理由她还是可以赖在景家,若是签了合约白纸黑字,沈敏瑜要她往东她决不能往西,若是反咬她一口,她的靠山是决不能抛出来的,景施琅现在对她不明不暗胧胧月的样子,她拿不准他会站在她这边,若是她装可怜说沈敏瑜诬陷她的话,那到时候谁又会相信呢?沈敏瑜倒打一耙她肯定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她总感觉这白纸黑字的合约才是沈氏的后招。

“于姑娘....”沈敏瑜徐徐道:“你也看到了,我病了.....还病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也想开了许多,以前那样分毫必争,睚眦必报的性格未必就是极好的,反而令我吃了不少闷亏,按理说我还得谢谢顾心慈,没有她.....我不会有如此长进。”

沈敏瑜这番话于娓娓是赞同的,可她话还没说完。

“只是我慢慢觉得......她这个人的存在对我,对你是极其不利的,你心里想的我很清楚,施琅哥哥如今厌弃我,与你疏密相关,我如今拜托你来一致对外,对付那顾氏,你定是以为我没安好心,可是.....你不想想,我若是要除掉你,何必挖这么大个陷阱呢?说不好听些,你是个孤儿,从小到大没有人可以依傍,就算当日在洛城的富贵圈红极一时,是位名声大噪的交际花,可今天呢?你被施琅哥哥带回府里,立马......那百乐门的台子上就有新人来代替,就算走了千千万万个你,就有千千万万个人来代替你!甚至她们会做的比你更好,更会讨人欢心,只是你......很快很快就会被忘记!我承诺你,若是你利索的完成了这些事情,我沈敏瑜除了给你这些酬劳之外,还会公开认你做义妹!”

沈敏瑜的话狠狠打了于娓娓一个巴掌,但是于氏心里没有一点波动,沈敏瑜今日所言,字字珠玑,她就算做了景家的正经太太又如何?在外人面前她就是一个很容易被代替的舞女而已!

她要做的.....

就是改头换面,以真正的名门嫁给景施琅!

至于沈敏瑜为什么要给她上一道保险栓,她想,大概是要借她与景施琅重归就好.....

可是要如何是她的事,只要她不影响她的利益即可。

就算沈氏最后用完她了,然后想斩草除根......

那也不是什么说办就办的事情!

焉知那时她已经摆脱了那个十几年都没见过真实面目的黑衣人!

没有什么是尖刀和金钱解决不了的事情!

于娓娓道:“沈小姐,我并非猜疑你,我说过既然我当初选择来沈公馆与你联手对付金启璇.......那么也就证明我们早就是一条船上的人!我现在怀疑的.....是我自己的能力,我怕好心办坏事.....若是许了诺言给你却办砸了....”

“不!”沈敏瑜挥手阻止道:“你不会办砸!这件事你一定会成功!”

一定会办成?于娓娓不吱声,她看沈敏瑜言之凿凿,看来时已经为她想好了万全之策。

“那.....依小姐之间......”

“你从前的工作不是白做的.....我想你应是知道柴氏的大公子的吧?”

他!?

于娓娓的眼前划过一张熟悉又色眯眯的脸孔,简直触目惊心,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初柴大公子来找她麻烦是沈敏瑜从中作梗,她记得这中间还有张弘宪。

为什么沈氏不找张弘宪来解决那丫头?一个丫头罢了,难道还要顾及顾心慈吗?

如果消息没有错的话,她记得顾氏和张弘宪只是商业联姻,这是洛城名流圈公开的秘密。

难道这中间有什么漏掉的东西不成?

果真如她所猜到的一样张弘宪对顾氏生了情分亦或是顾家与张家有什么桌底交易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可沈敏瑜知道的她不可能没有理由不知道.....

她想不透,但是心中对于这一笔交易她已经打定主意。

“我的确与柴氏大公子有过一面之缘.....”

沈敏瑜哼了一声,“我看不是一面之缘那么简单吧?据说那柴氏的大公子还曾追求过你....柴氏的大公子虽然与那些放浪公子哥一样,骄奢淫逸,但是这黑白两道儿上.......他认识不少人.....你知道以我的身份,总不能亲自与这些人打交道.....你的任务就是去会会这个柴大公子,然后让他给你寻个利落的杀手便是.....至于佣金,我想你应该有说服柴氏大公子的能力!”

怪不得沈氏只说她只顾结果不管过程!

拿着钱财甜言蜜语的哄她,然后再把她一把推倒悬崖里任那洪水猛兽吞噬,这跟一命换一命有什么区别?

于娓娓心里发寒,不过转念想这的确是沈敏瑜才做的出来的事情。

犹豫之间她想到沈敏瑜赤果果的说着她的身世,还有金启璇庞大的家族.....

若是没有一个强而有力的帮手她怎么争的过?

想着心一横,“沈小姐说的话我懂的,我会尽全力做好这件事情.....”

“嗯?”沈敏瑜讶然转头,“还叫沈小姐?”

于娓娓明了,笑盈盈道:“义姐!”

沈敏瑜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像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似得,于娓娓省得她满意并不是这声‘义姐’,而是她终于娓娓终于愿意全心全意的归顺于她,做她的开路先锋!

“嗯。”沈敏瑜低吟了一声,闭目的面容上神色微诫,像是进入浅眠状态,她低着嗓音说道:“这样....你就先回去吧,时间呆长了景府的人会起疑心的,对了.....你不是说要去给施琅哥哥买些制作糕点的原料吗?若是晚了,只怕玖玲珑的好东西都卖光了....还有关于银行的文书,是银行的账户和密码,你随时去查便是,小环.....一会儿你带娓娓去旁边的内间儿去一下,我乏了....”

于娓娓见此想更加顺遂她的心愿,想着要说景施琅虽然病着足不出户但时时还是惦念着她,可她站了一会儿听见沈敏瑜传来均匀的呼吸,心中拧着的结绳还是松了开,她随小环去了侧间拿文件后便准备去玖玲珑。

这时候还不到下午五点,除了闲逛采办的人,上下班的、应邀的十之八九还没有出门。

于娓娓心下庆幸,若是人多难免眼杂,要是被人看见了说出去到时候就麻烦了。

这一路上她心不在焉的,显然是对沈敏瑜突如其来的示好百思不得其解。

去玖玲珑采办了材料她便急匆匆的回景府去了。

走过了再熟悉不过的几道门廊快到书院的时候,廊子里朝她走来一队丫头,齐头儿高,拎着大大小小,低低高高的食盒,她拣了个认识的人问道:“好妹妹,你们这是做什么去?马上就要开晚宴了,这样去了外边儿一会儿人手不够......”

她看见这些丫头都是大太太施韵兰身边体己的人,不免多问了几句。

那丫头不卑不亢道:“好姐姐,你说的没错!一会儿这人手果真不够了,你还是放了我早早去给表小姐送完东西再回来当差便是,一会儿晚了.....”

于娓娓已经得到了答案,她也不拘着那丫头,反而催促道:“快去吧!快去吧!”

她目送着一行人消失在廊子尽头。

又是金启璇?

她知道当初景施琅要娶她为妻之时是大太太特地发了话拦下这所谓的‘糊涂事’,今天呢?

大太太是极其看重金启璇的.....

她是景施琅的表妹!

亲上加亲!

她于娓娓是什么?

蓬草任人欺,贱泥任人踏。

心中涌起一抹酸涩,那金启璇何德何能?不过是投胎的时候投了一个好去处?

凭什么?

身世天注定是既成的事实,可她于娓娓定要逆天而行!

她一定要金启璇一无所有,景施琅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到时候她稳坐当家女主人之位,看谁还敢轻瞧了她!

当下,身价到底发什么是她后面要搞清楚的事情,而沈敏瑜的信任她是绝对不能放过的!

那柴氏公子她倒不必费心,潜入沈氏西府她只要联络组织的人便是,柴氏那边她只要做一场戏给沈敏瑜看即可,就这样的形式来看,钱与势已经到了她的手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对手戏 返回《民国旧事:嬿九记》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迂回(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