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0狐狸尾巴开始露出来了(求月票)

文/金秋流年
本章字数:6873 狂爱99天,钟少别撩我txt下载
盛放的样子看起来跟怀孕无异!

    盛放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疑惑地看向慕容潇潇,“应该,不会吧!”连她自己的声音都带了不确定。

    不由自主地抚上了自己平坦的小腹,没有一点感觉,而因为身体虚弱,最近的月事本就不是那么规律,所以,盛放倒是没有怀疑过。

    “我只是,对那乌鸡有些反胃,不喜欢那个味道!”潜意识里,她是不愿意往怀孕那方面想的,就算是要怀孕也是应该跟陌哥哥,而不是那个恶魔!

    想到自己今天去找贺以盛的场景,又是忍不住一阵干呕,那个贺以盛,真是禽兽,还逼着她吞下了那么恶心的东西。

    “呕,呕··”

    看着盛放在盥洗池上面吐得昏天暗地,慕容潇潇皱了皱眉,于心不忍,上前拍了拍她的背,帮她顺了一下。

    “怎么回事?”

    见她们迟迟不过来,钟离陌也放心不下,赶了过来。

    看着盛放还在虚弱的呕吐。

    钟离陌眉头微微拧起来,眼神犀利,盛放的面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

    他也上前,与慕容潇潇一起,一人扶着一边。

    “没事,我刚刚打电话给玛丽了,她应该马上就来了,她的医术很好,样样精通,你会很快好起来的!”

    钟离陌拍着她的背有些心疼的道。

    慕容潇潇静静地观察着盛放的神态,盛放是真的被恶心到了,那难受的呕吐一点也不假,虽然是干呕,什么都没有吐出来,但是,那难受的面容和憔悴却是没有办法装出来的,慕容潇潇有些迟疑了,不禁怀疑起自己的判断,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盛放?

    “我,我没事,我就是有点反胃,估计是晚上着凉了!”看钟离陌关切地看着自己,盛放扯出一丝放心的笑容对着钟离陌笑道,难看极了,也让人心疼死了。

    看着盛放这么乖巧懂事的样子,钟离陌又是忍不住一阵心疼,怜惜地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傻瓜,难受就说出来,自己憋着干什么?”

    “我和潇潇都是你的亲人,我是你的哥哥,潇潇就是你的嫂子,你有什么都可以直接跟我们说,不要自己强忍着,你还有亲人!”

    说到前面半句,盛放心里的暖意就一下子涌了上来,但是,钟离陌后面这句无疑是在警醒,时刻都在提醒她不要痴心妄想,呵,真是讽刺!

    亲人?他们算是哪门子的亲人?她的母亲现在还在受着磨难,她还凭什么在这里乱认亲戚,并且怎么样来过得心安理得?

    盛放那虚弱的面容掩饰了她心里的难堪,艰难地扯了扯脸皮挤出一点笑容。

    “血!”

    钟离陌和盛放在‘眉来眼去’的时候,慕容潇潇发现了不对劲,盛放的腿根里面流出好多血,一朵朵梅花在白色的纯白色裙子里面绽开,晃人眼睛!

    钟离陌一见这个情况,眼眸立马深谙了起来,抿了抿唇,一把拦腰抱起,绕过慕容潇潇就赶快离开洗手间。

    脸色有些阴沉。

    “诶,怎么了?”玛丽刚刚走进别墅的玛丽,看见钟离陌抱着一个女孩子,脚步凌乱和急躁地走出来。

    一见是玛丽,钟离陌立刻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快,快过来给她看看!”

    “好,你把她放在床上”玛丽一看钟离陌怀中的盛放,裙子上面全是血迹,立马皱了皱眉说道。

    钟离陌和慕容潇潇等在门外,以免打扰玛丽的检查。

    看着钟离陌着急的和阴沉着脸的样子,慕容潇潇心里有一些不是滋味,淡淡的酸味漂浮其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玛丽终于出来了。

    “怎么样了?”

    门一开,钟离陌就急忙问道,眼眸里面满是急切。

    玛丽取下口罩,深邃的眼眸里面透着疑惑“她的身子这么差到底是怎么怀上孕的,有小产的迹象,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不然这个孩子很快就会保不住了!”

    钟离陌倒是早有心里准备,盛放的身子本来就差,加上前面几次失血过多,钟离陌早就料到如果不好好休养,这个孩子迟早都会失去的,但是,他不想告诉盛放,因为盛放如果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会更加的郁郁寡欢的,那样更加不利于她身体的恢复,关键是,他害怕盛放又会像前面一样想不开,所以,他不敢赌!

    但是,对这一切全然不知的慕容潇潇当即石化!果然,如她心中所想的那样,盛放真的怀孕了吗?

    那,盛放的孩子?

    看着钟离陌满脸急切又心里复杂的模样,慕容潇潇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如果,这个孩子是钟离陌的,那么她,该如何自处?

    低着眸子,绞着双手,居然有些不敢面对!

    一颗心从来没有这样伤心害怕过,害怕那个结果太让人难以接受,害怕自己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怎么会呢?上天怎么这么喜欢跟她开玩笑!

    她都准备告诉姐姐,她爱上了钟离陌,希望姐姐能够成全,可是,现在这局面,她应该怎么办?

    看钟离陌的神色,一点也没有当父亲的喜悦,是这个孩子不是他的,还是说他觉得这个孩子会打扰到他和自己的婚姻,所以,心里正在纠结,跟自己做着斗争。

    “这个孩子?”在心里思索了几番,慕容潇潇痛下决心,决定要问清楚,于是看向钟离陌,问道。“盛放的孩子是谁的?”

    听见慕容潇潇的疑问,钟离陌的眸子黯了黯,脑海里面闪过一张无比丑陋的面孔,脸色顿时阴鸷了起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

    慕容潇潇感觉到了那股不悦,很浓很浓,可是,为什么,她不知道。她只是看着钟离陌的眼眸,等待着钟离陌的回答!

    “关于这个孩子,我不想多说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能保密,不要告诉盛放!让她开开心心地养身体,不要有什么束缚!”如果知道自己有这个孩子了,真不知道盛放又会不会采取自残的方式来虐待自己虐待这个孩子,说起来,这个孩子也是个无辜的受害者,能保住就保住,保不住就算了。

    钟离陌都这么说了,慕容潇潇还能说什么?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压了回去,只是,心里刚刚建立起来的那么一点点信任,现在就在开始一点点破碎。

    下午才说会好好的,一遇见盛放的事情,他就立马黑脸了。

    这样子的他,让她怎么相信!

    夜晚!

    凉风习习!

    已经快12点转钟了,慕容潇潇还是靠着玻璃窗边,坐在大大的飘窗上面面无表情,呆呆地望着窗外。

    细细的微风拍打在那些绿叶上,轻轻晃动着。

    手里紧紧地捏着手机,心里复杂不一,不知道怎么该怎么抉择!

    如果刚才钟离陌的回答能让她卸下心防,那么,现在她就不会这么纠结,面临这么重要的选择。

    刚才她对电话那边的人说,她还要再考虑一下。

    静静地叹了一口气,再看看吧!若是钟离陌再这么举棋不定,她就不再留念了,本来还准备告诉那边,她准备安心下来和钟离陌过日子,可是,这样的想法还没有和那边商量,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钟离陌狠狠泼了一头水!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昏昏暗暗的,不太清明,不过这样子反倒让慕容潇潇的心里好受点。

    明亮的环境会让整个房间显得有些空旷,反倒是这么漆黑漆黑的,让人心里踏实些!

    躺在床上,盖上薄薄的被子,不知不觉地就进入了梦乡!

    她紧紧地蜷缩着,看起来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婴儿,不知何时,身旁的床铺陷了一些下去,后背贴上一个温暖的胸膛。

    室内的温度开得适宜,这样子的触感让人很舒服。

    怀抱着慕容潇潇的身子,钟离陌心内一片满足。

    她沉沉地睡着,均匀的呼吸声从她的鼻腔里面发出来,身子微微有些浮动。

    他的手臂轻轻地穿过她的脖颈,一手穿过他的腰身搂着她,一只大掌上下游移!

    睡梦中的慕容潇潇好像看到了钟离陌的笑脸,他告诉她,盛放的孩子不是她的,盛放即将要离开钟家,她开心的笑了,即刻在心里决定自己就安心地留在钟家,放弃其他的一切,因为她好像舍不得离开钟离陌了。

    她小跑着扑进他的怀里,笑得开心自然,第一次,主动吻上了他的唇,吻上了他性感的喉结,吻上了他的胸膛!

    他受宠若惊,回以更高的热情。

    钟离陌微微惊讶!

    本来准备抱着潇潇,好好地睡个觉,但是拥着她柔软的身子,渐渐地就有些意乱情迷了起来,在她的身上不停地揉捏,手指撩开了她的睡衣,伸了进去,后面慢慢向下,慢慢地褪去了她身上的束缚。

    本是非常疲惫不堪的他真的很是惊讶,第一次体会到潇潇竟然是这么的热情!

    这一晚上,两个人非常契合!

    钟离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励,异常兴奋,倦意一扫而空,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到最后香汗淋漓,满足地抱着同样也是满身大汗的慕容潇潇沉沉地睡去,连睡梦中的嘴角都是高高地扬起的!

    慕容潇潇这个梦也做得很美,梦见自己和钟离陌的身体得到了很畅快淋漓的释放,身与心都是彼此交融的,她很开心!

    但是,这一切结束之后,画面骤然发生变化。

    钟离陌忽然变得青面獠牙,同时,盛放也幽幽地从后面移了上来,挂着怨毒和诡异的笑容看着她,她木然地看着这突然改变的一幕!不知所措!

    突然,钟离陌和盛放两个人都伸长了手朝她移了过来,一个面目狰狞,一个面容诡异,看起来极其恐怖,慕容潇潇的心脏都已经已经跳到嗓子眼儿了!

    “啊!”

    她的脚跑不过他们用飞的,很快就被钟离陌和盛放抓住了,他们死死地掐着她的脖子!

    “啊啊啊啊!”慕容潇潇不停地摇晃着脑袋,额头上满是细汗,双手紧紧地握着,焦躁不安!

    “潇潇,潇潇!”

    慕容潇潇的动静已经惊醒了本是沉沉睡去的钟离陌。

    他摇着潇潇的手臂,“醒醒,醒醒!”

    “潇潇,快醒醒!”

    钟离陌看着陷入了梦魇中的慕容潇潇,在一旁干着急,怎么都叫不醒!

    “啊!”

    大叫一声,慕容潇潇一下子坐了起来,满头大汗,眼神里面都是惊恐,惊魂未定!

    她大口地喘着气,抬眸看了看还是在自己昏暗的卧室里,看着熟悉的一切,慕容潇潇的心安定了一些,抚摸着自己的心口,幸好,幸好,这只是个梦!

    手掌停在心口,心脏还是在不停地跳动!

    她看了看窗外,天空已经微微发亮了,应该已经清晨五六点了。

    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平衡一下焦躁的心。

    诶,轻轻地躺下。

    “啊!”

    在躺下的过程中,她看见了一个人影!

    钟离陌的眼睛在昏暗的环境中显得特别的明亮,倒是吓了慕容潇潇一跳。

    “你,你”她掐了掐自己的脸蛋,疼痛感袭来,这次应该是真的吧!

    “你怎么在这里?”

    慕容潇潇很是惊讶,刚才的梦那么真实!

    她惊讶了一番,身上的凉意传来,才发现原来自己身无寸缕,她赶紧地拖过来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抿着唇看向钟离陌。

    原来刚才是真的,钟离陌什么时候进的她的房间,她明明有反锁啊!

    钟离陌紧紧地盯着她“你刚才做什么噩梦了?”

    做噩梦一般是现实的反应,现实生活中出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才会在梦境里面显现,所以,这些恐惧其实是在潇潇的心里的,钟离陌想知道,她的心里面害怕的到底是什么?

    “没,没什么!”她美眸低垂,刚才梦境里面钟离陌的青面獠牙又出现在了脑海,她的呼吸又开始有些急促了!

    闪躲着眼眸,慕容潇潇紧紧地捏着薄薄的棉被,手心里面就已经捏出了汗,身子不由自主有些瑟缩!

    钟离陌深入寒谭的桃花眼深深地看着慕容潇潇,把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他知道要么她主动说,要么就是只字不会提,不管怎么逼迫都不会有用,这个女人固执起来就是头牛,从相处的这段时间来看,她就是这样的!

    看着一改强势模样,露出小女人的害怕神情的慕容潇潇,钟离陌的心瞬间软到了嗓子口!很多话已经哽咽在喉咙里面,她要是不想说,那就不说吧,他以后慢慢去了解!

    他叹了一口气,凑近她的身子,轻轻地把她楼了过来,抚摸着她长长的发丝,温柔地说道“没事,没事的,都是梦,那是假的,梦都是反的!”小时候做梦,芳华也安慰他说,梦就是反的,不会变成现实的,但是,后来他知道,其实那是骗人的,有些梦说不定就成真了!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重复着那时候芳华说过的谎话!

    靠在钟离陌的胸膛上,慕容潇潇的心并没有安定下来,反而心里跳得越加厉害了!

    钟离陌抱着她慢慢地躺下,帮她掖好被子,轻抚着她的背,像是对待女儿一样安慰着她!

    渐渐地,心里平静下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下了!

    再次醒来,钟离陌已经离开了。

    慢慢地起床!

    打开房门。

    盛放绞着双手低眸站在门口。

    盛放知道,钟离陌刚才是从慕容潇潇的房间里面出来的!

    虽然陌哥哥让所有人,包括慕容潇潇,玛丽和佣人们,让他们都不要告诉她自己怀孕的事情,但是,她那是其实已经醒了,完完全全地听到了。

    盛放在心里纠结过,这个孩子怎么办?自己打私心里面是不愿意要这个孩子的,因为,这个孩子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她所受的耻辱,那些卑微的过往,所以,她想狠心下来,直接让它死在肚子里。

    这个孩子终究是留不得的,但是,既然来到了这个世上,那就应该发挥最大的用处。

    她回想了一下,昨天慕容潇潇问她是否怀孕的时候那略微紧张的神情,还有知道她怀孕后慕容潇潇的震惊,从这些来推断,慕容潇潇有可能不确定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谁的,于是,她就想到了一个试探办法!

    钟离陌一离开,她就站在慕容潇潇的门口来回踱步,准备怎么措辞!

    慕容潇潇倒是有些惊讶,盛放这大病未愈的,不好好休息一大早跑来她的门边做什么?

    现在面对盛放,慕容潇潇心里还是有点怪怪的,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盛放的眼神和行为都跟刚开始的时候她见到的有些不一样,具体哪些地方不一样,还有待考证!

    “你有什么事吗?”她淡淡地看着盛放,无悲无喜,无怨无乐!面色很是寡淡!

    盛放抿了下唇,抬眸,剪水眸子泛着雾气看看慕容潇潇,楚楚可怜的样子“潇潇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什么事?”看着盛放这样的表情,一股不好的预感冲出了胸膛,她敢保证接下来的事情一定会让她不开心,甚至很气愤,但是她还是很好地压制了自己的情绪。

    盛放深呼吸一口气,眯了眯眸,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睁开眼眸,定定地看着慕容潇潇,眼神坚定“潇潇姐,对不起,虽然我的请求对你来说真的很不公平,很是不可理喻,但是我还是想要争取一下,我想要和陌哥哥在一起,你能够离开陌哥哥吗?”

    盛放一口气说完,就紧紧地观察着慕容潇潇的神情。

    慕容潇潇拧了拧眉,知道盛放说的事情肯定不是好事,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无理的要求,要知道,她慕容潇潇才是钟离陌的未婚妻啊!

    即使盛放和钟离陌青梅竹马,也抵不过她才是钟离陌未婚妻这个事实,她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钟离陌会要她而不要自己,或者凭什么觉得她慕容潇潇就会答应她的请求离开!

    凭什么?

    慕容潇潇第一次觉得,盛放其实还是很有心机的!

    看着盛放柔柔弱弱,弱不经风的样子,她不禁怀疑,是不是装的?

    她微微勾唇,略带讽刺“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这个无理的请求?”

    盛放抿了抿唇“我,怀孕了!”

    “我知道”慕容潇潇静静地看着她,冷静地回道!其实心里已经溃不成军,她有预感,盛放会说出一个有力的把柄来说服她,即使不能让她马上离开,也是会狠狠地中伤到她的!她紧紧地捏着自己的手指,不泄漏自己的情绪!她突然害怕听到盛放接下来要说的话!

    “可是,这个孩子是陌哥哥的!我想要生下来!”盛放费了很大的劲儿说出这句话,因为谎言一旦被揭穿,那将会是多么的难堪?

    她在赌,赌钟离陌没有告诉过慕容潇潇她肚子里面孩子的事,在赌慕容潇潇不知道她的孩子是贺以盛的事!

    她心里紧张,一瞬不瞬地盯着慕容潇潇的表情。

    果然,她赌赢了!

    慕容潇潇脸上的怔愣和错愕是不会看错的,即使她掩饰得很好,盛放还是一眼捕捉到了!

    -本章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099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返回《狂爱99天,钟少别撩我》目录 下一章:101烛光晚餐(求月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