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3我说了,你斗不过我的

文/金秋流年
狂爱99天,钟少别撩我 本章字数:3495 狂爱99天,钟少别撩我txt下载
推荐阅读: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绝世无双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宋时行
贺以沁觉得自己已经快不行了。

    贺以沁几乎花光了所剩的最后一点力气,紧紧地握住了钟离陌的手臂“陌,陌哥哥,你,你听我,听我说,贺以盛,他不是我哥哥,他是禽兽,你要去救盛放,要小心贺以盛,还有,他和,和,慕,慕,”

    “呕!”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贺以沁的眸子已经半睁不开了!

    最后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几乎染满了全身。

    “沁儿,沁儿,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钟离陌惊慌不已,如今看着沁儿,心里着实难受。

    贺以沁最后一句话还是没有说出来就咽气了。

    钟离陌看贺以沁闭上了眼睛,猛烈地摇晃“沁儿,醒醒,沁儿,不要睡,不要睡”可是,不管怎么样,贺以沁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钟离陌抱着贺以沁,不自觉地眼睛里面就蓄满了雾气和悲伤。

    钟离陌还没有缓过神来,就听见了一阵警报声。

    一抬眸,就看见了从小道上面鱼贯而入的警车,团团包围住了钟离陌银黑色的宾利。

    钟离陌眼眸深幽,讳莫如深地看着匆匆从警车上下来的警察些。

    “扣扣!”

    为首的警察面无表情地敲了敲钟离陌的车窗。

    车窗缓缓而下,露出钟离陌那张苍白铁青的侧脸,完美的弧线紧绷着,全身充满着肃杀的气氛,他面色森冷地转眸,沉声道“什么事?”一般人可不敢来找他钟离陌的麻烦,今天这些警察很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再想想沁儿说的小心贺以盛,那不用猜就知道,这一切是谁的杰作。

    警察面无表情,拿出警员证,“不好意思,钟离陌先生,有人举报你强··歼··杀·人罪,请您跟我我们回去做调查!”

    钟离陌嗤笑一声,贺以盛莫不是脑袋秀逗了,这种智商?不知道要定罪的话得各方面证据齐全吗?

    他什么都没干,法医一验证,什么都明了了,这个能够定他的罪吗?

    但是,钟离陌还是拧了拧眉,贺以沁在他的车中咽气,怎么看都对他不利,薄唇紧紧地抿了抿,捏着方向盘的手攥紧了些。

    为首的警察手一扬,立马有人打开了车门,车里的贺以沁立马就被发现。

    “报告,车里有一个女人,已经没有气息了!”

    闻言,为首的警察看向钟离陌“钟离陌先生,请配合我们进行调查!”

    最后钟离陌还是跟着警察去了警局。

    贺以沁也被警察带回去让法医做检查。

    这是钟离陌第二次进警察局了。

    铁门里面,简简单单的摆设,钟离陌僵硬着全身直立地坐在木板床上,脸色铁青,薄唇紧紧地抿着,眼眸里面墨黑深不见底。

    现在的钟离陌已经不像初次进派出所那样不淡定了,现在,他也学会了隐忍。

    他知道,钟御和芳华会来保他出去,而且自己什么都没有做,法医的结果一出来,就明了了,只是,贺以沁确确实实是死在自己车上的,这件事,自己怎么也洗不清嫌疑,好在浅谈别墅的周围都有监控,把监控一调出来,应该就能知道贺以沁找上他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甚至,钟离陌怀疑,那么伤重的贺以沁根本不可能自己来到浅谈别墅,那根本就是有人蓄意而为。

    贺以盛!

    哼,一定是他!

    钟离陌的眸子里面充斥着血丝,一切来得太快,他根本来不及消化,可笑自己还必须坐在这么破牢房里面等待着审判。

    钟离陌本来以为,最多两个小时钟御和芳华就会赶过来,可是,没想到,足足半天了,都还没有人过来保释他,渐渐地,他的心开始往下沉。

    蓦然,他抬眸,脑海里闪过不好的想法!

    这个贺以盛,此举不是为了把他弄进监狱吧!毕竟罪证不够,那,为什么,来这么一出?难道···

    越想,钟离陌的心越往下沉,希望,一切不要向他害怕的方向走···

    果不其然,到晚上的时候还是没有人过来保释钟离陌,不仅钟家父母没有过来,就连一个佣人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钟离陌坐在草席垫子上整整立了一夜,一宿没有阖眼,整个人身上发出森冷肃杀的因子,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到了第二天中午,狱警来打开了铁门,“钟离陌,你可以走了!”

    他知道,他会没事。

    因为,警察来的时候说的是强·歼·杀·人罪,他并没有做,一验变知,自从潇潇出车祸后,他就再没有和哪个女人尚过床!

    不对,潇潇呢?潇潇去哪儿了?

    钟离陌一边往外面走,一边紧紧地攥住了拳,潇潇已经失踪了两天了,该不是···

    有些后果他不敢往下面想,可是一颗心还是止不住颤抖。

    钟离陌出了警察局,抬眸,刺眼的太阳光让他微微眯了眯眼,这一次,他很冷静,在心里做着无数个猜想,尽力摸透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他垂眸,抿了抿唇,招手打了的士回家。

    不管什么时候,洁癖总是不变的,处理那些事情之前,先要回去洗澡换衣服!

    浅滩别墅还没到,钟离陌就已经闻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

    四处荒凉不已,景象萧条!

    远远地望去,浅谈别墅一片死寂。

    本是雪白的墙面此刻已经被黑墨泼得面目全非,大大的玻璃窗被砸得粉碎,上好布料的窗帘左一片右一片,没有一张完整的···

    门卫室已经人去楼空,那本是阻拦外面车辆的栏杆此时也是四五分裂,东倒西歪···

    在的士车上的钟离陌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坐垫,强压住自己内心的火焰。

    一双眼眸里面满是沉痛和愤怒。

    他下了的士,远远地望去···

    本是热闹的浅谈别墅,此时被贴上了大大的封条,空无一人。

    “啪!”

    一颗鸡蛋狠狠地砸中了钟离陌的头,蛋清蛋黄糊了一头。

    钟离陌攥紧了手,眯了眯眸,尔后,慢慢地睁开眼睛,缓慢地伸向刚才被砸中的地方,抹去脏兮兮的东西。

    他锐利地眼眸向左边望去,眼眸犀利,只见一个小工模样的人怒目嗔视着他,好似有天大的仇恨,不自觉地,钟离陌眼眸的犀利就已经消散了一大半,何必跟他们计较,这些人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枪子罢了,他抿了抿唇,回眸,不准备做什么。

    “啪!”又是一颗鸡蛋。

    “啪,啪··”

    接二连三的,鸡蛋大白菜胡萝卜···尽数往钟离陌身上招呼过来。

    “就是他,就是钟氏,他们欠我们工钱,害死了我们的工友!”

    “大家一起来砸他呀!”

    “砸啊,砸啊!”

    “······”

    突然从隐密处涌现出好多民工样子的人,多数都是讨薪的,打抱不平的,但也不乏浑水摸鱼,想要趁机捞一把的人!

    钟离陌攥紧了手又松开,如此反复了好多次,都没有反抗···他知道,和这些人置气并没有什么用!

    远远地,贺以盛噙着胜利者的微笑看着钟离陌。

    钟离陌一睁眼就看见了冠冕堂皇的贺以盛。

    “四弟,如果你乖乖交出钟氏的股份,或许你的日子可以安稳点!”贺以盛慢慢靠近一身狼狈的钟离陌,在他的耳边低语。

    钟离陌身侧的手已经青筋暴露,骨节分明,摩拳擦掌,好似下一秒,就有把贺以盛撕碎的冲动,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钟离陌怒目讽笑地抬眸看向贺以盛那张不可一世的嘴脸,“你休想!”钟氏是他钟离陌的,是钟家的,别的人休想染指。

    贺以盛毫不在意,拍了拍钟离陌的肩膀“四弟呀,听哥一句劝,乖乖交出来的,不然,会连累更多的人的”。

    钟离陌双拳狠狠地握住。

    “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的好,你斗不过我的!”贺以盛噙着自信的邪笑,几分蔑视地看着钟离陌。

    “没到最后,输赢永远不可妄下断论!”钟离陌阴鸷地眼眸紧紧地盯着贺以盛,如果眼神能杀人,贺以盛估计此时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哈哈,四弟还是这么不知天高地厚,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我们就走着瞧吧!只是,到时候可别想不开啊,哈哈!”

    贺以盛挑眉,笑着说道。

    钟离陌看着贺以盛那逐渐远去的身影,心里逐渐升了一丝恐慌。

    刚才贺以盛那么贴近他,他好像闻到了一股香味,而那股香味,钟离陌只在慕容潇潇身上闻到过。

    事情紧急,钟离陌顾不得那么多,现在应该赶到钟氏要紧,得看看是什么情况!到底是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