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4磨人的小妖精

文/金秋流年
狂爱99天,钟少别撩我 本章字数:3409 狂爱99天,钟少别撩我txt下载
推荐阅读:恋上邻家大小姐 诡缠人 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神仙微信群 前对头
钟离陌赶到钟氏的时候,钟氏的大楼外面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各式各样的人,拉着横幅,举着抗议的旗子,对着钟氏大喊,脏话不堪入耳,甚至有人披麻戴孝,哭天抢地,场面甚是嘈杂!

    钟离陌急急忙忙付了钱下车,想要挤进人群里面去,但是无奈人太多,又几乎都是常年在工地上待的民工,力气大,人也蛮横,根本动不得丝毫。om

    “把我的爸爸还给我,还给我???”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喊声,悲痛欲绝。

    “还我们血汗钱,还我们的兄弟???”农民工举着铁锹,头上围着白布巾,满脸的愤怒,嘶吼得青筋毕露。

    “呜呜,呜呜,你就这么去了,我怎么办啊?呜呜???”妇人抱着小孩儿,被保护在中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伤心难耐,几乎快要昏厥。

    “??????”

    身边的一切过于嘈杂,吵得钟离陌根本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天旋地转,感觉像是置身在一片幽怨的地狱之中,哭泣声,咒骂声???指指点点,前面如果不是警察拉着护栏拦住,这百十号义愤填膺的大汉大抵已经冲了进去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钟离陌的眼睛里面写满了深深的忧虑和疑惑,怎么会?就一晚上的时间怎么就会天昏地暗,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贺以盛,究竟使了什么手段?

    正在钟离陌冥思苦想,绞尽脑汁的时候,人群有开始慌乱闹哄哄了,警察们加大了防守力度,紧紧地围着钟氏的大楼。

    “嘭!”

    一声巨响,让全场就着0.5秒的寂静,随即便是惊叫声,恐惧声,众人皆是讳莫如深地看着从钟氏高楼上坠落的人,惶恐不安,唯恐沾了晦气。

    钟离陌终于挤进了人群,却在看到地上的人时整个人当即当机,他瞪大了眼眸,紧紧地盯着地上的人一瞬不瞬地看着。

    上面掉下来的人面目全非,鲜血横流,倒影出大楼的影子,他的头朝下,眼睛大大的睁着,死不瞑目!

    但是钟离陌知道,那是谁?

    钟离陌的脚仿若是被灌铅了一样,千金重压着,不能移动一寸。他苍白着一张脸,心内颤抖地看着那个背影,双手紧握成拳,骨节分明,青筋暴露,薄唇没有丝毫血色,紧紧地抿着,一动也不动,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注视着那具躯体。om

    直到有救护车的声音响起,钟离陌才呆呆地回了神,神情茫然地呢喃了一声“爸!”

    “这不可能,不可能”老爸是那么乐观向上的一个人,怎么会跳楼,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钟离陌颤抖着双手双唇,难以置信,被人推搡来推搡去,但身子不管怎么晃动,脚步都没有挪动一寸,眸光也始终落在那俱躯体上。

    钟离陌愣神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看见有人上前检查钟御的身体,钟离陌终于苏醒过来,攥紧了手,双唇颤抖“爸!”躺在地上满身是血的人是他的老爸,从小敬重的老爸。

    钟离陌抬脚,起身,“爸!”钟离陌撕心裂肺的大吼了一声,眼眸之后已经满是雾气,堂堂七尺男儿,这会儿眼泪也绷不住了,视线有些模糊。

    “爸!”钟离陌再次大吼一声,就要冲出去!

    万分紧急的时刻,有人可以推搡了一把,钟离陌被狠狠地砸倒在地,眼神有些怔愣得厉害,久久回不过神来。

    感觉到有人紧紧地捏住了自己的大掌,钟离陌茫然地抬眸,看着眼前的人。

    “钟少,别去钟氏,有危险,去美国,找你的外祖母!”

    一个打扮得像普通妇女模样的女子眼眸里面挂着浓浓的担忧看向钟离陌,急切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塞了一张纸条到钟离陌的手里,之后,便抿着唇四处打量了一番,像是在躲避什么东西,还好四周都是来维权对钟氏发难的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珍重!留得青山在!”女子打量了周围一番,便挤进了人群,离去。

    钟离陌伸出手掌,看了看手里的纸条,紧抿着唇!

    从地上站起来,那跳楼的钟御已经被警察控制起来了,此刻已经有护士抬着担架去往救护车。

    “爸!”

    “爸!”

    老爸,不要,不要离开我,小陌需要你!

    脑海里闪过以前钟御陪着自己看书写作业,教自己踢足球的幸福画面,七尺男儿如今也是脆弱得像个小孩,眼巴巴地看着钟御被带走。

    钟离陌冲出去“爸,爸!”怎奈,被警察控制住,完全不能动弹。

    “爸!”

    钟离陌咆哮嘶吼,挣扎着,却被警察狠狠地一拳打去,摔倒在地,饶是如此,他还是苦苦地挣扎,满脸痛苦之色,眼睁睁地看着钟御被抬上了救护车,他却不能近身,撕心裂肺地嘶吼了起来。

    贺以盛远远地看着钟离陌痛苦不堪,嘴角勾起了残忍的笑容,他慢慢地上前,压制钟离陌的人纷纷让开,只留下钟离陌一人。

    贺以盛居高临下地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钟离陌,慢慢地屈膝半蹲下去,“怎么样?承认你斗不过我吧!”

    钟离陌腥红的眸子狠狠地剜着贺以盛,抬手就朝着贺以盛那张可恶的嘴脸挥了过去,只可惜,在还有一厘米的地方被贺以盛紧紧地握住,贺以盛挑眉“年轻人,不要这么气盛”

    “你知不知道,你所珍视的人是我的”

    贺以盛勾着唇邪笑地看着怒气横生的钟离陌,用嘴型吐出了四个字!

    钟离陌一看,顿时心脏又是被狠狠一击,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贺以盛轻笑,“如今钟氏也不是你的了,你知不知道你爸爸有个私生子,呵呵,钟氏的一切都是他的,而你???”

    钟离陌闻言,便激动地上前撕扯着贺以盛,但是还没碰到贺以盛便被人拉开,他额间的青筋毕露,双手狠狠地攥住,胸腔里面盛载着无限的怒火,得不到宣泄。

    ??????

    郊外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

    高墙林立,包围得没有一丝缝隙,从上往下,远远地看去,就是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面枝繁叶茂,鲜花流水,亭台楼阁,美不胜收,而那堵环墙之外,却是荒无人烟,山草凋敝,只有一条通道城市的干净通道。

    高大威严的石门,似有千金重,紧紧地闭着,连只苍蝇也飞不进。

    门前两对威猛的石狮庄严地守卫着这栋建筑。

    一辆纯黑色的限量版豪车稳稳地停下,石门像是有感应一般,缓缓地打开,里面奔出泊车小弟点头哈腰地扬着讨好的笑脸上前,这可是他们的财主啊!

    贺以盛像是帝王一般偶尔临幸这里。

    鹅卵石铺制的小路蜿蜒而上,直到别墅内部。

    盛放在一间只有一个窗户的小屋内坐立不安。

    她偷偷地求人去给钟离陌送信,也不知结果怎么样了?

    说来也巧,那个女佣刚好认识钟离陌,央不住盛放以死相逼的请求,无奈之下偷偷地跑了出去。

    听见外面那铿锵有力的走路声,盛放的心脏一跳一跳地都要到嗓子眼儿了!

    本来芳华是要把她送回美国,怎奈,半路被贺以盛截了过去!关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贺以盛偶尔会来一次,但是每来一次,盛放就得小死一次,贺以盛那个人渣,简直是把她往死里弄,她不想让贺以盛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所以一直强忍着没啃声,本身身体比较瘦弱,也不显怀,倒是不怎么明显,只是,一次一次地撞击小孩也难以承受,盛放像是报复贺以盛一般,就是不说,等着贺以盛自己把孩子弄死,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肚子里的孩子这么顽强,被狠狠弄了好几次都没有滑掉,不怪她狠心,是因为她的一生都被贺以盛毁了,这辈子跟贺以盛不共戴天,见不得贺以盛好!

    “嘎吱!”

    木门被推开的声音!

    盛放紧紧地攥着衣衫,努力让自己镇定一点,喉咙吞了吞口水,那悠闲慢腾腾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她,每一次都像一把锯刀一样凌迟着她的心。

    “啊!”脑袋里面还是慌乱地胡思乱想,猛地被人从后面紧紧抱住。

    贺以盛紧紧地搂着盛放的身子,大掌在全身游移,看着盛放小巧的耳垂,震颤的睫羽,吹弹可破的肌肤,简直爱不释手。

    娇羞的小摸样真是磨人得紧,每次一沾上,就要往死里要。

    一条简简单单的素色连衣裙,把她的身材勾勒得恰到好处,圆领的设计,露出美丽诱人的蝴蝶骨,雪白的肌肤投射出一股清纯的味道,这么年轻的身体真是让人着迷。

    迷离的眼眸带着色?情的眸光打量着那一双钰腿,魔爪慢慢地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