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5乖女孩,不要忤逆我

文/金秋流年
狂爱99天,钟少别撩我 本章字数:3388 狂爱99天,钟少别撩我txt下载
推荐阅读:八零小甜妻 我是一具尸体 神仙微信群 恋上邻家大小姐 诡缠人 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盛放的身体颤抖得不行,殊不知,她越这样,贺以盛就越是控制不住自己,这种清纯娇羞的模样真是让人爱不释手,不可自拔,贺以盛贪婪地吮吸着盛放身上的清香,露出微醺的表情,在他的耳垂边吐着暧昧的气息感叹道“真香”。

    感觉到她的颤抖,贺以盛在她小巧圆润的耳垂上吹气,“怎么,你在害怕?”声音带着蛊惑和暧昧。

    盛放心跳不已,脑海里浮现出前面贺以盛对待贺以沁的画面,心里的惊恐已经灼热万分,恍惚地摇着头,“没,没有!”

    “呵,没有就好,乖女孩,我喜欢听话的,不要忤逆我!”随着贺以盛话语的落下,两人的身子慢慢地靠向床边。

    一瞬间的功夫,盛放就被剥了壳,光溜溜的,完美地呈现在贺以盛的面前。

    她的眼眸不知放在何处,但是,不敢看向贺以盛那锐利能够透彻人心的一双寒谭,整间屋子黑漆漆的,盛放喜欢这种全数黑暗的感觉,她不想要开灯,灯光越亮,越是昭示出自己的不堪,在黑暗中,好像才能找到一点点救赎。

    许是今天打败钟离陌,贺以盛心情极好,竟是第一次在做事的时候说了这么多话,而盛放因为做了亏心事,所以不敢啃声,甚是乖巧柔顺,当然那种乖巧柔顺只是在贺以盛看来,她自己只是不愿意不敢或是不知道怎么反抗而已。

    “嗯,舒服吗?”

    “这样子深不深,嗯?”贺以盛狠狠一撞,薄唇微微勾起来,紧紧地盯着盛放潮红的面孔,大掌抚摸着她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身下也是不停地运动着。

    “嗯,乖女孩,叫出来,我喜欢听你叫!”贺以盛破天荒地温柔地哄着骗着盛放,每一次亲吻都是轻柔细腻,温柔之极,每一次进去都是竭尽全力,似要到达最深处。

    “乖女孩,不要想着我四弟了,他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呵呵!”

    贺以盛一边舒服地叹谓一边浮现出钟离陌绝望的面孔,真是解气,一个二个不是都喜欢钟离陌吗?看现在,一无所有的钟离陌还有谁都愿意靠近?哼!

    盛放双眸震颤着,双手紧紧地揪着床单,额头上满是细汗,脸蛋上也是潮红,眉头紧紧地蹙着,难道陌哥哥还是没有逃过贺以盛的毒掌吗?

    “我那风流倜傥的四弟如今好日子也到头了,呵呵,不久就要进去吃二三三了!”贺以盛说着,眼眸之中露出邪恶的歼笑,让人心惊不已!

    盛放心乱如麻,不愿意再听,破天荒地伸手搂住了贺以盛的脖子,凑上了自己的嘴唇,把自己的身体往贺以盛身上贴。om

    贺以盛挑眉,大受鼓舞,更加卖力。

    “真乖,宝贝儿,让我狠狠地疼爱你”

    大床在黑暗中摇曳,久久不曾停歇,咯吱咯吱的响声经久不息,让人面红心跳,把整间森冷的屋子都弄得灼热了起来!

    光阴如梭,时光飞逝!

    转眼,三年时间已过!

    三年前,国内最大的综合性企业钟氏一夕易主,钟氏的董事长钟御跳楼,妻子不知所踪,儿子进了监狱,众人还来不及感叹世事无常,瞬息万变。盛世国际力挽狂澜,一把拿下摇摇欲坠人心惶惶的钟氏,整合两个独立却又有所交叉的集团,至此,盛世国际已经成了国内最大最雄厚的综合性企业,辐射全世界,贺以盛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霸主,三年来过得风生水起!

    看着电视上侃侃而谈,意气风发的贺以盛,“啪!”一声,遥控器摔落在地!碎成无数块,电池滚落到一边,可见那力气是用了多大!

    许久没露面,因为经济罪被关入监狱的钟离陌竟活生生地出现在了电视机前。

    三年的沉淀,让原本稚气未脱的钟离陌变成了暗夜修罗,他的双眸阴鸷,整个人散发出浓烈的仇恨因子,冒着嗜血的杀意眯着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电视机里那道貌岸然的男子!双拳捏得咯吱咯吱的响。

    贺以盛,这辈子,我钟离陌与你誓不两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抬眸,左边的隔板上,入眼的是一张全家福,钟御眉目和善,长相方正不阿,芳华慈眉善目,依偎在钟御的怀里娇羞不已,而钟离陌坐在父母的前面,小小的眼眸神采奕奕,满是幸福!

    而如今,他没有了老爸,没有了老妈,没有了家,连祖国都回不去!

    霍然起身,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地睁开眼眸,一双本该眸光灼灼的桃花眼已经失去了温度,寒得吓人。

    捋了捋名贵的西服,起身,迈开长腿。

    “啪!”

    一脚踢开紧闭的房门。

    里面的女子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双腿,头埋在里面。

    已经消失三年的慕容潇潇,就在上个月被在美国的钟离陌遇到,之后就被掳到了这里,关着,收去所有的通讯工具,断去了她与外界的任何联系。

    钟离陌积攒了三年的怨气在看见慕容潇潇的那一刻越发的浓烈,自己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在受着痛苦不堪的折磨,而她居然笑靥如花,惷光灿烂。

    哼!他决不允许自己的仇人逍遥快活!是时候了,三年的蛰伏,是该出手了,那不共戴天的仇恨他要亲手去报。

    他恨!

    三年前,有个陌生的女人告诉他事情的缘由,他不信,他不信慕容潇潇那么刚正不阿的人会背叛他,甚至不是背叛,而是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接近他!他甚至怀疑,她不顾自己的性命推开他自己迎上卡车那很致命的一击也是蓄意而为所有的一切,他都想要编着借口来相信她,但是,他还是失望了!

    那一次,被外婆的人找到,逼着自己赶快乘着直升机走,但是,他不甘心,非要去看一眼贺以盛和慕容潇潇搅合在一起的罪证,于是,他偷偷地躲在了贺以盛的家里,却看见了那么不堪的一幕,让他的世界瞬间天崩地裂,从此,钟离陌的心便天寒地冻,寒彻骨!

    再一次遇见,呵!真是老天开眼,他还没准备回去找那些人算账,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自己偏要撞上来,那就怪不得他不客气了!

    听见声响,慕容潇潇缓缓地抬眸。

    钟离陌那狠戾嗜血的表情,像一把淬毒的利剑深深地刺伤了她。

    她不懂,三年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原本那么阳光开朗风流倜傥的钟离陌变成了这种样子,那森冷的眼神让人心悸。

    她紧紧地抿着唇,看着越来越靠近的钟离陌。

    周围阴冷的气息越来越重。

    “啪!”

    一个巴掌,让本就身手不凡的慕容潇潇硬生生地摔倒在了地上,撞在一边的墙面上,头晕目眩。

    她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只顾着看着钟离陌那带着渗入骨子里的恨意的眸子,竟不知何时钟离陌出手,那动作之快,力度之大,让慕容潇潇心惊不已。

    好一会儿,她才缓过神来,嘴角已经渗出来浓郁的鲜血,白希的脸上印着深深的五指印!忍住好像已经脱臼的脖子,缓缓地转头,看向钟离陌。

    只见钟离陌阴冷地扫视她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出去。

    然后是佣人用链子锁门的声音。

    慕容潇潇心里委屈,薄唇轻颤,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年前,远远地看着钟离陌和真正的慕容潇潇相处和谐,融洽不已,料想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于是,就掐断了自己的一切念想,再不与国内联系,而姐姐会履行承诺,无条件地支持自己做自己想要的事情,所以,三年来,对他们的事情一无所知。

    可是,谁来告诉她,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离陌把她抓来,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小屋里,除了一日三餐的清粥馒头之外,门都的是紧紧地闭着的,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而钟离陌也来,不过,三天两头,哪天想起了就给她一巴掌,都不给请医生,她的脸左边肿了右边肿,每次都来不及问这到底是为什么,钟离陌就又走了!

    美丽的凤眸此刻有些深邃,慕容潇潇暗自下决心,下次,一定要弄清楚为什么。

    厉行云来到钟离陌此刻的住处,两人相对而坐!

    “陌!”

    “盛世国际已经在美国建立了大型的分公司!”

    钟离陌眼眸深邃,细碎的发丝遮在眼前,整个人渡上了一层神秘感!

    厉行云看着这三年来一点一点变化的钟离陌,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担心和感慨,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在他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为了追云深而丝毫没有帮助到他,厉行云心里始终有愧,但是,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钟离陌成为复仇的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