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6 即将失去的恐惧(求月票)

文/金秋流年
狂爱99天,钟少别撩我 本章字数:3408 狂爱99天,钟少别撩我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世无双 劫天运 天命神相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钟离陌没有说话,手指缓慢轻巧地打在扶手上,脸上阴郁,厉行云心内哀叹一声,他这三年来,话是说得越来越少了。

    看来这个话题没有进行的必要,想必他已经知道了,于是,厉行云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严肃,抬眸看向安静不说话身上却投射出一股阴郁的钟离陌“听说,你抓了慕容潇潇!”

    据说他把她关了起来,还有些残忍地对待

    钟离陌依旧不说话,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厉行云,深邃潋滟的眸子静静地落在一处,看似聚焦,却也不知道具体看着什么,饶是一个眼神也没有,压迫感也是十足。

    诶!

    老是这个样子,让厉行云无可奈何。

    “不管怎样,我倒是觉得慕容潇潇不像是会害你的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眼睛!”

    厉行云是学心理学的,他从一个人的眼睛里能看到许多东西,至少,曾今在慕容潇潇的眼睛里看见了对钟离陌深深地眷念和不舍,有复杂,但是却没有仇恨,她应该没有理由害钟离陌。

    提到慕容潇潇,钟离陌敲着扶手的干净修长的手指蓦然顿住,抬眸,细碎的短发下面露出一双透彻人心的眼睛,此刻阴森森地散发出诡谲的光芒,那里面有仇恨有复杂有心痛,占压倒性姿态的是仇恨。

    厉行云一怔,看见这样的钟离陌,他突然哽咽了,说不出话来。

    下一秒,只见钟离陌起身,头也不回地迈着优雅凝重的步伐向外面走去。

    “陌,你至少要把所有的事情查清楚了之后再决定应该怎么做,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闻言,钟离陌眉头轻蹙了一下,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停下脚步,走得那么毅然决然。

    厉行云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到底是被伤得太深了,他追着云深到了美国,还不到两个月再回去,就已经变天了,要不是偶然间遇到,他都不知道钟离陌的消息。

    没有爱哪里来得恨?正是因为以前太过在乎,受到伤害之后整个人才会陡然一变,再也找不到救赎的理由。

    诶!

    “嘭!”

    又是一声巨响。

    缩在床头的慕容潇潇一惊。

    她颤抖了一下唇,双目凝重,暗下决心,略失血色的双唇紧紧地抿着,身旁的双手紧握成拳,等到着暴风雨的来临!这一次,无论如何,她要好好的争取一下。

    可是,门被踢开之后,迟迟没有动静。

    钟离陌抿着唇,点着漆黑的眸子看着那扇被踢开的门,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戾气到底是有多重,但是就是克制不住自己。

    害怕一进去就会忍不住扭断那个女人脖子的冲动。

    慕容潇潇在床头提心吊胆的,房间静谧得好像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砰砰砰的声音。

    良久。

    一位老妇人走了进来,黑色头发,东方面孔,虽然不苟言笑却也能感觉到面容和善,她迈着温婉优雅的步伐走了进来,低眉顺首,恭恭敬敬。

    慕容潇潇深锁的眉头下面一双打量的凤眸静静地看着她。

    “小姐,我是容嫂,请您跟我走吧!”

    声音说不出的温婉,却带着一丝坚定,低垂的眸子虽然没有直视慕容潇潇,但慕容潇潇却感觉到了不容拒绝。

    慕容潇潇一直看着她,既不说话,也不动作。

    直到容嫂抬手邀请或是示意往哪边走时,慕容潇潇抿了下唇,幽幽地看了一眼依旧不苟言笑,面色沉静的容嫂,慢慢地起身。

    一路跟着容嫂,出门之后就上了车。

    她坐在后座,从车子里面看不到外面任何东西,一切都只有任人摆布,她知道,容嫂肯定是钟离陌授意来的。

    刚刚以为钟离陌会进来,慕容潇潇都做好了的准备,可是,进来的居然不是钟离陌。

    慕容潇潇被到了一栋郊区别墅,她进去了,里面除了佣人就没有其他人了,房间很空,很大,却没有人气,周围的一切都死气沉沉的,家里的佣人也不说话,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像一个个哑巴。

    一连过了很多天,钟离陌都没有出现。

    这里看似没有戒备,但是慕容潇潇有观察,其实外面有层层的把手,若是没有放行,就连苍蝇都飞不出去,即使她拼尽全力,也出不去。

    索性,就在这里住下来吧,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钟离陌不可能把自己关一辈子,只要让自己见到他,她就会采取行动。

    钟离陌的车子停在别墅的外面,看着别墅内正在整理着花卉的慕容潇潇,眸色幽深,一些些疑惑也在脑海盘旋。

    厉行云又来找他了,说是发现了一些线索,那些事情有可能与她无关。

    钟离陌在心里嗤笑,哼,无关?要不是亲眼所见,那他也不会相信,可是,当他遍体鳞伤被外婆的人救走时,他还心心念念的人,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去见的人,她回报给了他什么?

    是耻辱,是伤害,是锥心刺骨的痛?

    他亲眼看见贺以盛和慕容潇潇在一起,甚至那些苟且的事都被他撞见,可笑的是,老妈还以为她肚子里的还是是他的,结果呢?她早已经和贺以盛暗通款曲,呵!这样的她,还有什么可值得相信的?当时还有很多隐隐约约的证据显示,钟氏之所以会遭遇灭顶之灾,就是慕容潇潇偷取了文件,还伙同当时的建造合作伙伴李忠诚给了钟氏致命的一击,而度假村项目的撤资,则是让钟氏最后一丝救命稻草覆亡,至此,钟氏一败涂地!

    “啊!”正在专心看着正开得旺盛的野玫瑰时,被人从后面狠狠地拉住胳膊,没有一丝防备,力道之大,捏得她的手臂都快断了似的。

    拧着好看的眉头回眸,带着一丝惊喜,钟离陌终于出现了,只是,心里那一点点的期待被钟离陌那阴鸷冷冽的面容压回了现实。

    慕容潇潇想起来重逢之后,他就一直这样,见面次数不多,每次他来找她必定是狠狠一巴掌打得她晕头转向,鼻青脸肿,之后再头也不回地走掉,整个人身上满满的都是戾气,哪里还有一点贵公子温文尔雅的气质?

    钟离陌很是诧异慕容潇潇眼底那一丝期待和惊喜,虽然很短暂,但是他还是很敏感地捕捉到了,本是像再次拳脚相加的人生生被那点光亮所怔住了。

    慕容潇潇鼓起勇气“钟离陌,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这么久了,她都没有机会问一句。

    从佣人口中了解到,钟离陌在这里住了很久,是自己来了之后才不回家的,但是原因,她不知道,很多事情,她得出去打听之后才知道。

    被她这样一质问,钟离陌心中的怨气和火气又一下子窜了上来。

    狠狠一推,慕容潇潇猛烈地倒进带刺的玫瑰花丛里。

    “嘶!”

    那些锋利的刺尖生生地刺入了慕容潇潇细嫩的皮肤里,瞬间鲜血淋漓,手臂后背,手上都是血迹。

    她痛得抽气,连忙蹙着眉头慌乱地移开刺堆一些,那些沾在刺尖上的血迹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发出光亮。

    钟离陌见慕容潇潇的狼狈样,还有那些血迹,脑海里闪现出钟御倒在血泊中的画面,瞬间心比之前更冷,身侧的手握成拳,猛然上去狠狠捏住慕容潇潇的脖颈,手臂收紧。

    她刚一站起来,身上还有伤,没有力气反抗,他眼中的恨意和怨愤让人心惊,慕容潇潇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离死亡那么近,胸腔里面没有一丝新鲜空气进入,眼眸的视线已经模糊虚幻,凤眸里面黑色的瞳仁已经快被白色占去,整个人的脸色苍白没有任何血色。

    “少爷!电话!”

    容嫂淡定的声音响了起来,虽是没有阻止,但却拉回了钟离陌的理智。

    钟离陌腥红的眸子猛然收缩,感觉到慕容潇潇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弱,不知怎地,他的心里面出现了恐惧恐慌,看着她白面一般的脸色,他赶紧收手,她坠落在地,人已经瘫软,全身没有任何力气。

    钟离陌怔怔地站在原地惊恐地喘着气,垂在身侧的双手还是紧紧握着她脖子的那种僵硬手势,他缓慢地伸出自己的手,僵硬地垂眸,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慕容潇潇,冷哼一声,双手紧握成拳,目光森冷阴鸷,转身离去。

    慕容潇潇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气,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已经模糊的视线慢慢地变得清晰了起来,一抬眸,钟离陌的身影已经远去。

    她急切地想要站起来,钟离陌好不容易来了,她已经要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然,下次又不知是何年何月了,所以,她几乎是拼了仅剩的一点力气想要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