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软肋

文/可大可小
本章字数:4857 交锋txt下载

搜捕军统行动小组,整个政保局全部行动起来了。马兴标的行动队,原本在调查陆冠峰的案子,但在城门没关闭前,行动队必须配合各个检查站和关卡。一处的人员,曾经都是军统古星站过来的,搜捕军统行动小组,他们更有经验。

作为原古星站的行动队长,杜华山也参加了搜捕,他被放在最重要的码头。码头离六水洲很近,如果六水洲有什么事情,坐码头的快船,十分钟就能赶到。但杜华山忧心的,并不是六水洲会出事,而是柏小毛会出事。

对柏小毛拷打了几天,一直没有松口的迹象。柏小毛和唐新,是军统难得的硬骨头。他们至少,都经受住了酷刑。相比一处现在的人,他们已经足够自豪了。虽然是阶下囚,但从精神上,唐新和柏小毛都能蔑视他们。

但今天早上,杜华山听到一个消息,柏小毛在古星的女人,被一处发现了。而且,让孙明华欣喜若狂的是,这个女人,还给柏小毛生了一个儿子,刚满一周岁,非常可爱。

得知这个消息,杜华山心往下沉。军统的家规,日寇未清,不能结婚。柏小毛身为潜伏组长,找个女人掩护身份,是没有问题的。但跟女人假戏真做,还生了儿子,那就有问题了。一旦将那个女人和孩子,带到柏小毛身前,哪怕再坚强的汉子,立刻就会服软。

所以,在女人和孩子被找到之前,军统必须抢先行动,否则的话,柏小毛很快就会加入一处。怪不得早上,孙明华就下了命令,把柏小毛从地牢带到了条件较好的反省院。

重回军统后,杜华山只传递过一次情报,而且,他也没有见到对方。但有件事他很清楚,军统在政保局有人。戒严期间,他回了趟一处,在处里竟然发现了军统的联系暗记。但是,他知道是一回事,却无法联系对方。与军统约定的紧急联系方式,必须去法租界。但他现在,连离开码头都很困难,遑论去法租界了。

至于下班后,杜华山也不能私自行动。孙明华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严令他这段时间,在六水洲值班。从政保局值班,换到六水洲值班,杜华山应该更加安全了。其实,军统已经将暗杀朱慕云的命令取消,杜华山无需再对朱慕云动手了。

“章高俊,在码头干得怎么样?”杜华山自己不能离开,只能另想他法。他知道,朱慕云找了个女朋友,就在法租界的洋行上班。如果能让朱慕云替自己向孙明华告假,孙明华自然不便反对。若是自己请假,孙明华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还行吧,处座,你在旁边休息,这里有我就可以了。”章高俊是杜华山的老部下,还在古星站的时候,章高俊就是杜华山手下的行动组组长。

“朱处长呢?”杜华山问,码头的工作是有时段性的,如果没有客轮的话,出入的人并不多。

“不在。”章高俊摇了摇头,他到码头后,并没有与朱慕云太多接触。毕竟朱慕云很忙,平常没事的话,是不能去办公室打扰的。之所以知道朱慕云的行踪,是因为朱慕云的车子开出去了。

“他就是忙。”杜华山感慨的说。

“长官当然是很忙的。”章高俊微笑着说。

杜华山心念急转,自己该怎么把消息传出去呢?只要柏小毛的女人和儿子一来,恐怕柏小毛就会被拿下。一直到中午,杜华山都没有想到有效的办法,而在吃饭的时候,孙明华已经带着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从码头准备去六水洲。

“处座,这个就是柏小毛的女人?”杜华山知道,一处已经抢先一步。

其实,从杜华山得到消息,孙明华就已经带人行动。就算他能及时把消息通知军统,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这是我送给柏小毛的大礼。”孙明华微笑着说,骨头再硬的男人,面对老婆孩子,想必也会软掉。

杜华山想跟着孙明华去六水洲,但被拒绝了。杜华山现在的任务,是在码头抓捕军统行动小组。虽然行动队与二处,都派人去了九头山,但谁又能保证,军统的行动小组,不会虚晃一枪,突然从码头潜入古星呢?

朱慕云拿着金条,带着一个班的警卫,直奔九头山而去。快到二里牌的时候,朱慕云很想去看看姐姐。但有其他人在,他还是忍住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让人知道有个姐姐,未必就是好事。

在九头山下面的湘凤村,朱慕云见到了张百朋。九头山开价十根金条一个人,他带来的钱不够。如果能在被劫持的人当中,找到军统的行动小组,并且将他们赎回去,很轻松就能立功。

“张处长,李副局长来的时候指示,人由你去挑,价格由我去谈。”朱慕云说,他毕竟与九头山打过交道。上次费利克斯的两百根金条,就是由他去交的。最终,也顺利把费利克斯带了回来。

“没问题。”张百朋说,客轮上的人,都被送到了九头山上。而在山脚,九头山专门设立了一个棚子,负责接待各个地方来交赎金之人。

朱慕云与张百朋一起去了那个棚子,他带来的警卫,早暂时留在湘凤村。九头山口气很狂,所有来交赎金的人,九头山都会保证安全。但是,谁要是敢闹事,或者居心不良,以后就只能埋在九头山了。

还没到棚子,朱慕云就看到了熟人,原好相聚的宋三,正在那里待客。只不过,他没穿跑堂的服饰,腰间合着一条皮带,斜挎着一把驳壳枪,神气十足的站在那里,审视着从外面走进来的人。

见到朱慕云,宋三也是愣住了。在古星的时候,好相聚可没少被朱慕云敲诈。这次朱慕云来了九头山,不把他骨头的油榨出来,他就不姓宋。

“哟,这不是朱长官吗?”宋三走过来,阴阳怪气的说。

“宋三,我有几个朋友,也在那条客轮上。都说九头山办事公正,总不会干那坐地起价之事吧?”朱慕云拱了拱手,对旁边的张百朋轻声说,“这是原来好相聚的伙计”。

“九头山当然办事公正,不像有些人,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宋三脸一扬,傲慢的说。

“人关哪里?我们去看看。”朱慕云说。

“都在山上,想去看可以,先交押金。”宋三把手一伸,说。

“我都到了九头山,还怕跑掉不成?”朱慕云哑然失笑,他知道这是宋三故意为难自己。但是没办法,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十根黄鱼。”宋三得意的说,以前在好相聚的时候,朱慕云趾高气扬,要不是为了掩护身份,他早一枪结果了朱慕云。

朱慕云没有反驳,拿出十根金条交给了宋三。九头山看着不高,但从山脚走上去,差不多要一个多小时。还没到半山腰,朱慕云就累得气喘吁吁。

“不行了,我得休息一下,老张,你先上去。”朱慕云坐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朱长官,要不要背你上去?”宋三冷嘲热讽的说,这点山路就走不动了,最多的时候,他一天上下山,得走十趟。草上飞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好啊,宋兄弟果然体贴。”朱慕云大笑,他还背着一百根金条,早知道的话,全部交给宋三好了。

“背你可以,但得收费。”宋三眼珠一转,不怀好意的说。

“多少?”朱慕云问,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都不算问题。

宋三伸出一根手指,望着朱慕云不说话。

“一块大洋?没问题。”朱慕云当即拿出一块大洋,扔了过去。

宋三没有伸手接,让大洋摔到了脚底下,“一根金条。”

“成交。”朱慕云当即拿出一根金条,塞到宋三手里。

宋三没想到,朱慕云竟然这么爽快,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一根金条,而他只需要把朱慕云背上山就可以了。宋三还在迟疑,但他带来的几个喽喽,已经跃跃欲试。现在已经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山路,虽然陡峭难走,但看在金条的份上,每个人都能成为草上飞。

“宋兄弟,请吧。”朱慕云微笑着说。

看着朱慕云一脸轻松的样子,张百朋只能暗暗苦笑。一根金条,从半山腰到山顶,这样的代价也太大了。而且,张百朋也希望,通过实地考察,可以好好观察一下九头山的地形。皇军几次攻打九头山,都没有成功,或许,他是近年来,第一个走进九头山的日本人。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看在金条的份上,宋三只能背着朱慕云上山。虽然背着朱慕云,但宋三依然健步如飞,不愧是草上飞。

“咦,就到了?”朱慕云见宋三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在一处平地将自己放下了下来,很是诧异问。

“他们就在这个山洞里。”宋三指着前方一处黑漆漆的洞口,外面有十来个端着枪的土匪。

“这就是九头山的山寨?”张百朋也很惊讶,按说,九头山的山寨,应该在山顶上才对。(。。)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二十七章 军火生意 返回《交锋》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二十九章 为难(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