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上门调查

文/可大可小
本章字数:4994 交锋txt下载

李邦藩的蔑视,让姜天明气得发狂。他想怒吼、他想打人、他想摔东西,他甚至想掏出手枪,对着李邦藩的胸膛,打光弹夹内的所有子弹。

但最后,姜天明还是忍住了。作为一名老谋深算的特务,他很清楚,跟别人发火是没有用的。特别是对李邦藩这样的,原本就想挑衅自己的,就算再发火,也是徒劳无益。如果真的发了火,只会让李邦藩笑话。

“九头山带回来八十四名人质,都在情报处甄别。这些人,可是了局里一百根金条。”姜天明深呼吸了几次,将怒气强行压下去,才缓缓的说。

“这件事我会交给朱慕云去处理,一百根金条自然会还给局里。”李邦藩说,让二处去做这件事,并不擅长。交给朱慕云,他相信必定不会令自己失望。

这八十四名人质,本就是二处带回来的。但甄别的任务,姜天明强行交给了情报处。现在,军统行动小组,已经与古星站接上头,这批人的价值,就只剩下那一百根金条了。但如果这批人交给情报处,这一百根金条,最后还得落到二处头上。

“那你得当心,这些人当中,很多都是普通老百姓。”姜天明冷笑着说,这年头,能有一根金条储蓄的人,还真的不多。

从九头山带回来的八十四人,情报处基本上都做了调查,能拿出十根金条的人,少之又少。而且,那几个人,已经被阳金曲放掉了。朱慕云在九头山能赚钱,凭什么别人就不可以?现在,李邦藩要把人接过去,姜天明正好省事。否则,二处那一百根金条的账,就得情报处去平了。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都有办法,让他们凑足一百根金条。”李邦藩漫不经心的说。

朱慕云接到任务,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只要是李邦藩交待的事情,不管有没有困难,他都会想尽千方百计去完成。况且,处理这种事情,本就是他的拿手好戏嘛。说不定,还能借这次的事情,又发笔小财呢。

可到六水洲后,朱慕云傻眼了。他的记忆力非常好,将人集中起来后,用眼睛一扫,就发现最值钱的那几个人,竟然不见了。一问余国辉,才知道被阳金曲“处理”掉了。可不管如何,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在九头山的时候,你们每个人要十根金条才能回去。但政保局把你们赎回来,现在,只需要五根金条就可以了。”朱慕云大声说道。他的想法很简单,先把能交得起五根金条的人放回去,然后就是四根、三根。一旦凑足了一百根,就能挥泪大甩卖了。

“长官,你们只一百根金条,就将我们赎回来了。为何现在要每人五根金条?是欺负我们不会算数?还是想坑我们的钱?”下面有人突然振振有词的说。政保局是政府部门,解救他们是义务。不要说五根金条,就算一文钱不出,也是可以的。

“如果你们能凑足一百根金条,我马上把你们全部放回去。”朱慕云冷冷的说。

都说一个中国人是龙,一群中国人就成了虫。朱慕云的话一落音,下面就无人愿意接话了。一百根金条,可不是那么好凑的。如果平均到每个人头上,每人最多一根多一点。换成大洋,也不过两百大洋左右。有些人家里硬挤一挤,还是能拿得出来的。但是,五根金条,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出来的。

“政保局不养闲人,如果大家都不愿意出钱,我会安排你们去做工。什么时候把一百根金条赚回来了,什么时候放你们回去。”朱慕云大声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古星的各个工厂都缺工人,让他们干个三五个月,也能把本钱拿回来了。

“政保局是政府机关,怎么能收我们的钱呢?有本事,把土匪剿了。”还是那个声音,愈发的激动了。

“你叫什么名字?”朱慕云寻着声音的方向望去,问。

但这次,却没有了回应。朱慕云走过去,将周围的人群驱散,只剩下十几人。他相信,刚才说话的那人,就在这中间。

“既然敢说,为何不敢承认?”朱慕云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与他目光接触的人,纷纷垂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当朱慕云的目光,望向一位穿着长衫,戴着圆形眼镜的中年男子时,对方并没有回避。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一碰,丝毫没有退让之意。

“刚才说话的人是你吧?”朱慕云走过去,沉声问。

“不错。”

“你叫什么名字?”朱慕云一听他的声音,就知道没找错人。刚才朱慕云就记住了这个声音,只要是朱慕云感兴趣的事物,他可以记一辈子。

“张保国。”中年男子缓缓的说。他原本以为,自己的话,能得到众人响应。只要所有人齐心合力,朱慕云就奈何不了他们。

“职业?”朱慕云问。

“古星三中教师。”张保国马上说。

“我看你不像个教师,倒像个抗日分子。”朱慕云手一挥,马上有两名如狼似虎的警卫,将张保国押了下去。

“你这是诬陷,我不是抗日分子。”张保国脸色一变,但他想反抗,可一个文弱书生,又能岂是警卫的对手?

对这种刺头,朱慕云不会手软。朱慕云之所以将张保国定义为抗日分子,只是想杀一儆百。这些人,经过情报处的甄别,已经不存在什么抗日分子。他之所以把这么一个杀头的罪名,放到张保国身上,只是想立威罢了。

果然,张保国被带走,其他人都是战战兢兢。朱慕云再次重申,明天将安排他们做工。如果有需要出钱的,今天是最后机会。在朱慕云说完之后,马上就有三人举手,他们同意支付五根金条。

见有人肯付钱,朱慕云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只有三个人,但万事开头难。今天三个,明天或许就有五个了呢。

情报处对所有人质,都做了一份档案。而且,有一部分人,还派人去核实过资料。朱慕云将张保国的档案调出来,上面写着,他确实是古星三中的教师,教地理。此次回古星,是回老家奔丧。

“按照所有的留下的通信地址,给他们家发信,让他们拿钱赎人。”朱慕云一时之间,也没有很好办法。这些人的职业,不少都是工人、手工业者,还有一部分是学生和老师。在古星的人,占了八成以上。还有近两成,留的是外地的地址。

“是。”余国辉说,情报处的主要工作,是甄别抗日分子。八十多人,以情报处的人手,根本就忙不过来。等到有情报传过来,军统行动小组,已经与古星站接上头后,甄别工作就停滞下来了。

离开六水洲后,朱慕云去了趟古星三中。张保国的档案,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的目光,给朱慕云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样的目光,不是普通人应该有的。在三中,朱慕云亮明身份,很快就见到了三中的校长黎立群。

“黎校长,张保国是你们学校的教师吗?”朱慕云问,黎立群五十来岁,穿着青色长衫,剃着平头,端坐在那里,腰身挺直。

“是的,他在我们学校教地理。”黎立群不知道朱慕云的来意,回答得很谨慎。

“他在学校吗?”朱慕云问。

“没有,请假回老家奔丧了。”黎立群说。

“奔丧?”朱慕云诧异的说。

“他母亲病故了。”黎立群说。

“得了什么病?”朱慕云问。

“这就没问了,毕竟是人家的**。”黎立群笑了笑。

“他在三中教几个班?一个班多少人?在古星还有没有亲人?”朱慕云问。

“朱长官,请问张老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黎立群紧张的说。

“现在是我问你,请你如实回答问题。”朱慕云冷冷的说。

“对不起,如果你不告诉我实情,我拒绝回答问题。”黎立群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他越想越担心,越想越害怕。政保局可是特务机关,张保国不会是出什么事了。

“黎校长,张保国的问题,涉及国家机密,暂时不方便回答。等事情调查清楚后,会给你一个交待。”朱慕云淡淡的说。

“国家机密?这怎么可能。”黎立群嗤之以鼻的说。

“这么说,黎校长愿为张保国担保?”朱慕云冷笑着说。

“张老师上课的事情,得教导主任才知道。”黎立群与朱慕云对视,但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朱慕云看着年轻,但办事很老练。

朱慕云去了张保国上课的班级,登记了人数,还把学生的名册抄录了一份带走。甚至,他还跟班上的学生交谈了,问起他们对张保国的印象,以及最后一次上课的情况。

黎立群站在窗户口,望着朱慕云走出三中的校门。朱慕云做事太认真,认真的让他害怕。事无巨细,都要问清楚。他相信,张保国应该在朱慕云手里。但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朱慕云问的太详细的,只要张保国哪里回答错了,防线就会被朱慕云攻破。

ps:加更求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五十三章 人之将死 返回《交锋》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五十五章 担忧(求月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