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可逆性死亡

文/可大可小
本章字数:4930 交锋txt下载

第四百九十二章 可逆性死亡

朱慕云等余国辉走后,回到了码头的办公室。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李邦藩办公室的电话。只要是局里的事情,他都会第一时间汇报。

“处座,马兴标被姜天明关禁闭了。”朱慕云笑吟吟的说。马兴标的失败,对姜天明来说是打击,但李邦藩却很乐意听到这样的消息。

“我已经听说了。”李邦藩说,他的消息也很灵。作为政保局的副局长,他的情报来源,除了朱慕云外,还有很多。

“可惜,马兴标保护的对象没死,否则的话,有乐子瞧了。”朱慕云幸灾乐祸的说,他是李邦藩这条线的,只要是对手犯了错,哪怕有损政保局的利益,心情也是很愉悦的。

“算没死,姜天明也别想轻松过关。”李邦藩冷冷的说。

朱慕云打电话给李邦藩,除了想向他报告这个消息后,也是想探听虚实。但是,李邦藩的话,并没有透露有用的信息。反倒是,李邦藩的话,有邹志涛没死之意。这让朱慕云很担心,邹志涛的生死,直接决定军统的下一步行动。

目前来说,朱慕云只能确定一件事。军统确实袭击了府长路44号。但邹志涛到底有没有死,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朱慕云综合自己的消息,觉得两种情况,各占一半。但是,军统需要的是,一个肯定的答案。

行动队的人,到六水洲后,余国辉从侧面打听了一下。基本情况,已经摸清了。马兴标之前,应该是看过邹志涛的伤势,如果他没有死,应该第一时间送医院,而不是去追军统的人。

作为政保局行动队的队长,马兴标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邹志涛是他的保护目标,邹志涛有没有死,直接关系到马兴标的责任大小。

但如果邹志涛真的死了?姜天明怎么会把尸体送到陆军医院?朱慕云只懂一些急救知识,这种事情,他无法判断是否会发生。所以,朱慕云想到了韦朝蓬。专业的分析,只能由专业人才来做。

“新陈代谢停止,蛋白质分解,人的呼吸、心跳停止,各种脑反射消失,此为临床死亡。临床死亡的时期为死后58分钟。”韦朝蓬对朱慕云的问话,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他没在现场,自然也无法判断。

“说简单点。我只想知道,人死后,还能否起死回生。”朱慕云皱了皱眉头。

“这种死亡,称为可逆性死亡。机体各组织的新陈代谢,短期内仍然进行着。脑、心、肺等生命重要器官,若没有严重毁坏,还有被救活的可能性。”韦朝蓬缓缓的说。

“可逆性死亡?也是说,还是有可能起死回生的?”朱慕云惊讶的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军统的行动,不算完全成功。以邓湘涛的性格,可能会再次执行暗杀任务。

“当然,但这种可能性较低,还得看是什么情况。如说暑、吊缢、冻伤、溺水,可逆性死亡的情况,会多一些。”韦朝蓬说。

“如果是枪伤呢?”朱慕云问。

“枪伤的话,非常罕见了。因为身体受伤流血,算有生命迹象,如果不能及时止血,或者止血后,没有及时救治的话,会因失血过多,或器官衰竭而亡。”韦朝蓬说,外伤的话,抢救不及时都会死亡,很少会发生可逆性死亡。

当然,谁也不敢说,没有迹发生。只不过,韦朝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而已。

“我知道了。”朱慕云点了点头。

邹志涛是被陆军医院的救护车拉走的,如果真要治疗的话,也会在陆军医院抢救。虽然朱慕云可以进入陆军医院,但像邹志涛这样的病人,他肯定是接触不到的。而且,朱慕云也没打算去接触邹志涛,对他来说,这样做的危险太大。

但如果让大泽谷次郎去打探,显得自然得多。朱慕云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大泽谷次郎应该会在镇南五金厂。可是,当他驾车到局里后,却得知大泽谷次郎去执行任务了。

朱慕云与大泽谷次郎的关系,宪兵小队的人,都要知道的。况且,朱慕云还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他问起大泽谷次郎的去向,被告之,去了陆军医院。

去陆军医院保护邹志涛?这是朱慕云脑子里的第一想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邹志涛必然还在抢救。但是,陆军医院,本身有日本军队驻守,那里防卫森严,国人没有特别关系,根本进不去。所以,陆军医院的安全,还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军统也有可能冒充日本人,混进陆军医院。所以,加强保护是应该的。朱慕云很沮丧,看来邹志涛是个迹。

下班的时候,朱慕云去军统的死信箱看了看,邓湘涛果然给他送来情报:让公鸡确认邹志涛的生死。

锄奸小组在执行完任务后,马撤退了。但是,情报科留了人在44号外面观察,陆军医院的救护车,将邹志涛运走后,邓湘涛马得到了报告。

回到家后,朱慕云还在反复权衡利弊,是否要去趟陆军医院。只要找到大泽谷次郎,一切都迎刃而解。但是,去医院的风险,又很大。一旦跨入陆军医院的大门,他置身危险之。

“三公子,陪我去趟陆军医院。”朱慕云思虑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去陆军医院看看。

“好。”三公子一愣,他现在与朱慕云一样,都有了小汽车,去陆军医院方便得很。

“黄包车呢?”朱慕云走到巷子口,见三公子竟然开着车子出来了,诧异的问。

“我现在哪还有黄包车?”三公子摸了摸身的西服,苦笑着说。

“开车太明显了,还是坐黄包车吧。”朱慕云说。

“黄包车只有车马行才有。”三公子无奈的说。

三公子驾着车,先去了车马行。现在的百里车马行,规模已经扩大了好几倍。朱慕云已经很久没有来了,看着院子里摆着的汽车,还有堆积如山的货物,朱慕云暗暗点了点头。

换了套工装,三公子拉着朱慕云,去了陆军医院。但朱慕云让三公子不要停,先围着陆军医院转一圈再说。最后,朱慕云让三公子,把黄包车停到陆军医院的对面。周围倒是没有政保局的人,但是在门口,他却发现了几名可疑人员。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军统的人。朱慕云没有下车,将黄包车的顶蓬放了下来。朱慕云不知道暗处,是否有政保局的人在观察,他正准备让三公子走的时候,突然见到两个提着保温盒的日本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们边走,还边用日语交流着:“原本可以下班回家了,但却不让回家。”

“算要加班,也应该给饭吃啊,真是的,竟然还要让我们来送饭。”

“或许是临时加班,才让我们送饭吧。”

“你家的那位是急救医生,留在医院倒还可以理解。但我们家的,只是个司机,晚又没有事了,怎么也不让回家呢?”

“听说是特高课的命令,这些秘密警察惹不起。他们不让回家,不回家是。”

“是的,这些秘密警察可以随便抓人,千万不能惹。”

听着这两位妇人的对话,朱慕云心里一动。他轻轻咳嗽一声,让三公子回去。到家后,朱慕云马写了份情报,随后送了出去。朱慕云分析,邹志涛已经死了。现在的一切,都是姜天明为了掩盖事实,而刻意制造的假象。

这个假象,朱慕云差一点相信的。但是,陆军医院门口,那两名妇人的谈话,却暴露了一切。特高课竟然不让救护车的司机,以及参与急救的那名医生回家,显而易见是为了控制消息。

如果邹志涛真没死,怎么会限制救护车人员的行动?欲盖弥彰!朱慕云心里冷冷的说道。

邹志涛确实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他身四枪,在姜天明赶到之前,已经死翘翘了。只是,姜天明为了让迷惑军统,才搞出的这一切。他只是将马兴标的行动组,在六水洲关禁闭。这样的处分,可以说非常轻微。

可以说,在此之前,姜天明的**阵,用得非常好。差一点,骗过了所有人。但是,最后那两名妇女的话,却让他恍然大悟。

滕昊祖一直想跟邓湘涛联系,但是,邓湘涛可以随时找到他,他想与邓湘涛联系,却没有办法。这也是他腹诽的原因,自己好歹也是个副站长,竟然连站长都联系不,还算什么副站长呢。

府长路44号的枪击事件发生后,姜天明马与他取得联系。姜天明让他向邓湘涛传递一个消息:邹志涛正在抢救,已经渡过了生命危险。

“咚,咚咚。”滕昊祖在房间内不停的踱步,突然听到门口一轻两重的声音,他大喜过望,这是邓湘涛发出的暗号。

ps:还有四个小时,双倍月票结束了,请求月票支持。晚小孩有点咳嗽,要去看下医生,加更会晚一点。

/bk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九十一章 失败(求月票) 返回《交锋》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九十三章 尔虞我诈(求月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