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 商议

文/可大可小
本章字数:5122 交锋txt下载

聂大辉觉得,韩之风与朱慕云接触,是胆小如鼠的行为。九头山做事,历来就是讲究痛快淋漓。像韩之风这么婆婆妈妈,怎么办大事?

再者说了,自己是三当家,巴卫煌是二当家。刚才他和巴卫煌,已经取得一致意见,同意对朱慕云动手。可韩之风明确反对,这让聂大辉,心里特别不舒服。

“巴哥,老四眼里只有大当家的,根本没把你我放在眼里啊。”聂大辉等韩之风走后,在巴卫煌面前抱怨着说。

“老三,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巴卫煌马上制止着说。

“你看看他,还有一点四当家的样子么?原来的魄力,也不知道飞到哪去了。”聂大辉脸上露出不悦之情。

“他毕竟在城里,待过一段时间。与朱慕云,也有过几次接触,比我们更了解朱慕云的为人。”巴卫煌安抚着说。

朱慕云与九头山的合作,就算是他和聂大辉,也不甚清楚。但是,巴卫煌却知道,朱加和与朱慕云之间,似乎有某种默契。要不然,韩之风以一张欠条,是不可能将聂大辉捞了出来的。

或许,这其中,确实有隐情。

“巴哥,你不是也赞同,对朱慕云动手么?怎么又同意老四去探口风了?”聂大辉不满的说。

他觉得,自己被孤立起来了,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在六水洲和二处,他差点就暴露了。要不是机灵,肯定逃不出来。回来之后,凳子还没坐热,朱慕云的人,又跟了过来。

这让他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原本,被政保局抓到六水洲,已经让他颜面尽失。堂堂九头山的三当家,被政保局的特务,呼来喝去的,是对他的耻辱。他提出,要对朱慕云动手,巴卫煌刚开始,也是同意的。

但韩之风在劝了几句后,巴卫煌就不再表态,这让他很是不满。自己才是受害者,回来后,不但没人安慰,反而差点再度被抓,这口气如果咽下去了,还能是九头山的人么?

“老三,咱们不能意气用事。我知道,你这次受了委屈。如果查明,朱慕云真是拿咱们当猴耍,二哥一定替你出气。”巴卫煌安慰着说。

其实,他已经发现,事情有些不对。朱慕云的人,虽然大张旗鼓的来抓人。但是,动静也闹得太大了些。不要说他们早有防备,就算是没有戒备,也会惊动的。

朱慕云的人走后,跟着又来了一批人。这也很奇怪,与常理不符。会不会是因为,后面的这拨人,朱慕云才派人来抓呢。

因为有所疑惑,巴卫煌才同意,让韩之风接触朱慕云。如果朱慕云真是,要对九头山不仁,到时候再动手也不迟。或许,朱慕云有难言之隐。

“你就是不帮我。”聂大辉不满的说。

在六水洲上的时候,他可是听别人说了,野山被当街砍死,那些被当成嫌犯的人,都很佩服呢。其中有人,甚至还大声说出,想结交杀日本人的英雄呢。

聂大辉很想,成为被众人敬仰的英雄。可惜,他虽有杀野山之心,可野山之死,与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真正的英雄,在外面逍遥快活,他没动手,却被抓了起来。当时的感觉,真是很沮丧。现在,又被朱慕云戏弄,他心里升腾了一股无名的邪火。

“等老四回来再说吧,咱们来这里是干什么?走,叫个姑娘,等会什么烦恼,全部都会忘记。”巴卫煌笑着说。

九头山可没什么女眷,绝大部分人,都需要自行解决生理需求。而进城,来长相伊,成为他们最愿意的一种方式。

韩之风回来后,先去见了巴卫煌。这段时间,街上盘查得,实在太严了。他的安居证,也是湘凤村的。只要查到,必定会跟聂大辉一样,被送到六水洲。

而且,朱慕云身份敏感,时而在法租界,时而在码头,想要碰到朱慕云,还得靠运气。

“怎么样?朱慕云是怎么说的?”巴卫煌问。

“没见到人,街上盘查得太紧。好不容易到了法租界,也没见到朱慕云。”韩之风遗憾的说。

“那今天晚上,直接去见朱慕云。”巴卫煌坚定的说。他已经听出,聂大辉心有怨气。他与聂大辉,是兄弟。不管今天之事,是否有隐情,都要当面问个清楚。

“街上到处都是特务,如果被发现,咱们可难得出去了。”韩之风担忧的说。

“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行动。否则,早晚有一天,会查到这里。”巴卫煌缓缓的说。

就算朱慕云真有难言之隐,敲打一下他,也是可以的。要不然,以后朱慕云,真会骑到九头山拉屎拉尿。

“可是”韩之风还想说什么,但巴卫煌已经打断了他。

“你也得考虑一下老三的情绪。”巴卫煌说,朱慕云背信弃义在先,惩戒一番,也是理所当然的。

“朱慕云对咱们,还算仁义。”韩之风中肯的说。当然,他所说的仁义,是指一直以来,朱慕云对九头山的照顾。

“听其言观其行,今天朱慕云的做法,与仁义可没半点关系。”巴卫煌缓缓的说。

“好吧。”韩之风无奈的说,但他又补充了一句:“咱们可不能伤了朱慕云。”

“我只能保证,不杀他。”巴卫煌淡淡的说,聂大辉心里很不痛快,当然要找个人发泄。除了长相伊的姑娘,有帮他泄火外,将朱慕云痛殴一顿,也应该是剂良方。

朱慕云可没想到,自己的行为,让聂大辉火冒三丈。可是,他这样做,是没办法跟人解释的。就算韩之风找到他,朱慕云也不会解释。这种事,如果承认了,那就是落了把柄在别人手里。

下午,朱慕云接到尹有海的通知,让他回政保局开会。除了研究抓捕野山凶手的案子,同时,还有军统的案子。因为,从各方传回来的情报,均显示,军统在最近,确实准备暗杀武尚天。

自从阿大和阿二,先后死了后,武尚天在政保局,难得露一回脸。就算是对三处的工作,他也不怎么热心了。至于二处,武尚天似乎忘记,他这个副局长,主管的就是二处和三处的工作。

政保局一般的会议,武尚天都不会参加的。可是,今天的会议,他却来了。而且,宪兵分队的小野次郎,穿着一身军服,也参加了今天的会议。

“小野队长,你怎么也来了?”朱慕云惊讶的问。

“消息军统分子,是我们共同的责任。无论是宪兵分队,还是政保局,要精诚团结。只有合作,才能发挥我们的优势。”小野次郎说。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形成一股合力。就像绳子一样,拧成一股绳,才能更有力量。”朱慕云将自己的理解,说了出来。

“你的说法很准确,就是这样的。”小野次郎赞许着说。

小野次郎之所以参加这个会议,是因为,被邓湘涛派到管沙岭的马兴标,终于传回消息了。自从马兴标去了管沙岭后,他与马兴标的联系,几乎全部断了。

马兴标在管沙岭,是担任军统训练班的教官。他是老军统,临训班的正式学员。而且,在政保局,还担任过行动队的队长。既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又有真正的实践经验。由他担任教官,也是很合适的。

管沙岭训练班的学员,毕业之后,马兴标才有机会,与小野次郎联系。他传出的第一个情报,就是军统准备暗杀武尚天。

之所以没有选择李邦藩这个正主,是因为武尚天在上海,残杀过不少军统的人。他到了古星,正是邓湘涛,替上海同仁报仇的好机会。

除了马兴标的情报,史希侠的内线,也再次传递出情报。加上,上次三处转给情报处的那名内线,最后一次传出的情报,都显示军统的这次行动,是确有其事。

其中,马兴标的情报,最为准确。他告诉小野次郎,军统制订了四个行动方案。准备每个方案,都安排一组人。他虽是训练班的教官,可能,对具体的具体方案,也不是很清楚。

会议决定,让武尚天住到六水洲。然而,武尚天却不同意。他觉得,住到六水洲,是缩头乌龟的表现。如果军统想暗杀自己,就躲到六水洲,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我就住在显正街,军统只要敢来,我让他们有来无回。”武尚天坚持着说。

“武副局长,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你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李邦藩不满的说。

虽然政保局在军统,有好几名内线,可是,谁也无法保证,军统会启用哪套行动方案。一旦武尚天有所闪失,他负不起这个责任。

“我愿意以我为诱饵,将军统的人引出来,来个一网打尽。”武尚天缓缓的说,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话中的意思,却是毋庸置疑。

虽然他身边的阿大和阿二,一个被诬陷为地下党,一个被诬陷为军统,但他很清楚,这都是敌人的圈套。

敌人越是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就越坚定了,他打击抗日分子的信心。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百三十章 选择目标 返回《交锋》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三十二章 高度怀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