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特例

文/可大可小
本章字数:4811 交锋txt下载

推广中储券,特别是前期推广,需要一定的手段。以现在中江实业银行和中储行古星分行的手段,并不足以让中储券迅速取代法币。可是,刚才朱慕云那句: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让他想到了一个推广中储券的办法。

可是,这个办法最终要不要实行,还得请示组织。毕竟,他这是真正的汉奸行为,没有得到组织批准,他是不能助纣为虐的。

孙明华听到朱慕云想的是中储券的事,马上没有了兴趣。他现在的事情,都已经焦头烂额,哪还有心情去理会什么中储券呢?可是,他心里也暗暗佩服,到这个时候了,朱慕云竟然还想着中储券。

正当朱慕云认为,他今天晚上要在城南仓库过夜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局里的通知,让他去开会。朱慕云将仓库的事丢给周志坚,自己开着车子去了镇南五金厂。

朱慕云的车子开进去的时候,看到了宪兵队本清正雄的车子。今天晚上的事情,如果宪兵队不出面,那才怪了呢。

此时的本清正雄和李邦藩,正站在窗户旁聊天。看到朱慕云的车子进来,本清正雄突然问旁边的李邦藩:“朱慕云的表现如何?”

“很不错。其实,晚上的爆炸之前,他打入军统的内线,就提供了一个消息。军统准备了十公斤的炸药,准备再次对机场破坏。当时他没有引起重视,实在该死。”李邦藩羞愧的说,如果自己再谨慎些,或许晚上的意外就能避免。

“刘上书的身份,能否确定?”本清正雄问,他在听了李邦藩的汇报后,也觉得不正常。政保局的行动,一直进行得非常顺利。可为何突然就被军统得逞了呢?要知道,军统面对政保局,不管从哪方面讲,都是没有优势的。

“如果抓到了邓湘涛,他的身份很好确定。可现在,他的尸体都没找到,甚至都不能确定他是否死亡。”李邦藩摇了摇头,他在本清正雄面前,自然不敢隐瞒。

仓库被炸塌,如果刘上书真的死了,也会被埋在里面。要是刘上书死了,倒也不用猜忌这些了。可是刘上书如果没死呢?他不敢再想下去,现在的李邦藩,倒希望刘上书能死在仓库。至少,他的脸上还有一丝尊严。

“井山又是怎么回事?”本清正雄问,古星区的情报处长,竟然会被救走,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难道说,政保局已经成了军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咚咚!”

李邦藩正要说话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随即,朱慕云的声音传了进来:“报告。”

“进来。”李邦藩说,关于井山被营救之事,他还要听孙明华的汇报。

李邦藩从宪兵队回来,只知道井山被救走,孙明华又去了城南的仓库。但具体是如何被救走的,他还不得而知。不管如何,这件事孙明华也脱不了干系。

不管谁担任情报处长,似乎都无法压制住军统。张百朋在的时候是如此,现在孙明华上任后,依然如此。军统明明就是一个地下抗日组织,但为何总能与政保局分庭抗礼呢?

“报告本清课长,报告局座,朱慕云前来汇报工作。”朱慕云恭敬的说。

“说说那边的情况吧。”李邦藩说。

“已经发现了刘上书的尸体,虽然他的脑袋被压扁了,但无论是从穿着,还是仅有的半张脸,都可以断定,就是刘上书无疑。”朱慕云说,他的任务,是把仓库内的人全部找出来。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刘上书。

“他身上是否有枪伤?”李邦藩松了口气,刘上书既然死在仓库,至少说明他对皇军还是忠诚的。

“他身中两枪,全部在胸部的要害。林法医已经验过尸,我们还在清理现场,到时候整理出来后,才能发现爆炸的真正原因。但从目前来看,应该是电控爆炸,我们在现场找到了电线,但没有找到引爆器。”朱慕云说。

“引爆器当然不会留下来,军统计划周密,怎么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呢。”李邦藩说,所有的事情,军统全部计划得非常精密,像这种东西,傻瓜才会留下来。哪怕就是扔到古江里,也比留在现场好。

“局座,刘上书不是军统的人么?怎么可能会被军统杀害呢?”朱慕云好奇的问。但是说完我,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收住嘴,说:“属下多嘴了。”

“没事,这件事连军统都知道了,也没有再保密的必要了。”李邦藩说,如果他到现在还瞒着朱慕云,会让人寒心的。

“不该知道的就不知道,这是规矩。”朱慕云不以为意的说。

“其他事情你可以不知道,但政保局的事情,你还是应该知道的。毕竟,你是我大日本皇军的忠实朋友。”本清正雄在一旁说道。

他的话,像是给了朱慕云一颗定心丸,这也是对朱慕云工作努力的一种肯定。以后,李邦藩如果再有事瞒着他,本清正雄会不高兴的。

“刘上书一开始,确实是军统的人。甚至,他在黄卫军期间,依然是军统的人。可是,在孙明华将他调回政保局后,他的身份被识破了。这一点,孙明华干得不错。随后,孙明华立马任命刘上书为情报处一科科长。刘上书一直由井山联系,就在前天晚上,他们接头的时候,情报处把井山抓了。”李邦藩介绍着说。

“六水洲前天晚上抓来的人,就是井山吧?”朱慕云“恍然大悟”的说。

“不错,井山在六水洲受了伤,又吃坏了肚子,被送到了雅仁医院。结果,今天晚上军统突袭医院,情报处四个人全部被杀,井山杳无音信,至今下落不明。”李邦藩叹息着说。

“怎么能送雅仁医院呢?直接送陆军医院啊。”朱慕云看了本清正雄一眼,很是“着急”的说。虽然李邦藩是日本人,可是,政保局的人想进陆军医院,还是不行的。

“以后,像这种重要的犯人,需要治疗的话,可以直接送陆军医院。”本清正雄说。

“多谢本清课长。”李邦藩忙不迭的说,如果井山能送到陆军医院的话,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在陆军医院,一般中国人是进不去的。就算进去了,里面到处都是日本人,军统的人怎么敢动手?

“只要你们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给你们支持也是应该的。”本清正雄微笑着说。

“局座,刘上书反正时间很短,军统是怎么知道他就叛变了呢?”朱慕云奇怪的问。

“此事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或许是井山被捕后,军统有所察觉吧。”李邦藩说,现在想想,抓井山还是有些仓促了。

而且,抓了井山后,与邓湘涛取得联系的时间,也隔得太远了。按照军统的原则,被捕之后,至少六个小时内不能招供。可是,刘上书与邓湘涛接上头,差不多过了二十四小时,这么长的时间,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这些军统的人,真是死而不僵。局座,来之前我已经给四个缉查科值班室打了电话,明天早上开始,密切注意出城的人。特别是身上有伤的,全部控制起来再说。”朱慕云说。

军统在古星有很多安全屋,还有地下室。井山虽然受了酷刑,但身上的伤还要不了命,只要他能坚持一段时间,政保局这边,很快就会松懈下来。

“看来朱君的工作做得很细致嘛。”本清正雄微笑着说,中国人当中,能提前考虑好这些事情,实在太难得了。

本清正雄之所以来政保局,正是为了主持对军统的抓捕工作。军统炸死、杀死政保局十几人,这个仇必须要报。他们杀了政保局多少人,就一定要加倍报复回来。这是日本人的一惯原则,接下来的几天,古星必定会面临一场血雨腥风。

“只有把这些抗日分子分部抓光,才能实现东亚共荣,才能让古星的治安得到加强。”朱慕云坚定的说。

本清正雄原本对政保局是有怨气的,这么好的机会,原本可以一举将军统古星区消灭,可是最终却一败涂地。他甚至怀疑李邦藩的能力,在宪兵队的时候,李邦藩可是挨了他两记耳光的。

可是,朱慕云的话,让他听得很舒服。政保局有这样的人,一定能把抗日分子消灭的。

“朱君,你是皇军真正的朋友。李局长,你应该庆幸有这样的属下。”本清正雄看了李邦藩一眼,意味深长的说。

“是啊,慕云是我的好帮手。”李邦藩看了朱慕云一眼,欣慰的说。朱慕云溜须拍马的功夫一流,本清正雄原本怒气冲天,但在朱慕云三言两语下,竟然悄然发生了变化。

让政保局的重要犯人去陆军医院治疗,这本身就是一项莫大的荣誉。以前李邦藩也向宪兵队提出过,可是一直没有得到答复。没想到,朱慕云无意中提起此事,本清正雄突然就应承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茫然 返回《交锋》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离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