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自损

文/可大可小
本章字数:3367 交锋txt下载

朱慕云本逻辑推理非常强,掌握的信息越多,得到的结果就越准确。罗斌在六水洲上待的好好的,怎么会受伤呢?受了伤不送医院,还要在六水洲治疗。

严格来说,罗斌在六水洲只是借住。他的吃喝拉撒,与余国辉没半毛钱关系。余国辉也确实有生气的理由,说句不好听的,罗斌就算死在六水洲上,也是活该。

一个已经投诚的共党,为何还会受刑呢?是假投诚,还是假受刑?或者是假受伤?

罗斌连“野草”的代号都说了出来,假投诚的可能性不存在。如果是假受伤,就不会找余国辉要药。情报处再怎么样,也不会欺瞒余国辉。不需要,也没必要。作为政保局的警卫队长,余国辉整天在六水洲尽职尽责,瞒着他又有何用呢?

假受刑?目的何在?朱慕云突然想到宋鹏所说的特殊任务,还有孙明华不经意间流出的,对审讯吴渭水十足的把握。“时间没到”,“还没这么快”,这些都是孙明华下意识说出的话,说者无心,可听者有意。

朱慕云脑海中的思路越来越清晰,罗斌原本只是藏在六水洲,躲避中共可能的锄奸。为何在吴渭水到了六水洲上后,就突然从反省院消失,进入了看守所呢?

如果只是掩人耳目,也无需对他用刑吧?就算要用刑,也不用真受伤吧?

如果说,罗斌是假投诚,这一切还有可能说得通。可是,并没有证据表明罗斌是假叛变。从朱慕云的观察来看,罗斌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叛徒,不存在假投诚的可能。

所以,这一切都是说不通的。罗斌的再次受审、再次受刑、真实受伤,都只有一个目的,针对吴渭水。

只有如此,所有的解释才能说得通。想到罗斌对吴渭水可能是熟悉的,朱慕云更加断定,这一切是孙明华精心安排的一个针对吴渭水的圈套。

吴渭水被抓捕后,对敌人肯定是憎恨的。可是,对同是被捕的同志,他是同情的。况且,罗斌对吴渭水以前在鄂东的情况也了解。

搞不好,两人还会在六水洲组建一个地下党小组,准备团结所有被捕的人员,一起对抗当局呢。

这个时候,如果罗斌突然有了一个可以离开的可能,或者吴渭水即将面临枪决,吴渭水会对罗斌有什么样的交待?

这个设定很歹毒,可是,孙明华一定能做得出来。只要能套出吴渭水嘴里的情报,不管什么样卑鄙手段,他都会毫不犹豫。

一切想通之后,朱慕云结合昨天孙明华的种种表现,他相信,除了一些细节之外,大的走向应该不会错。

一想到吴渭水可能会上当,孙明华的阴谋将得逞,朱慕云就心急如焚。同志之间的信任,足以托付生命。一旦吴渭水认定罗斌还是他的同志,一旦吴渭水觉得,罗斌有出去的希望,或者自己即将被处决,肯定会把最重要的机密,让罗斌转告。

有了比较清晰的结论,朱慕云终于可以不用再胡乱猜测。但随之而来的,是无比的担忧,因为此时的朱慕云,什么都做不了。

唯一可以让朱慕云稍稍放心的是,情报处的所有人,都还在六水洲。也就是说,他们的行动,还没有取得最后成功。

可是,今天晚上之后,或许就会改变。

朱慕云心急如焚,但什么都不能做。他只能吩咐余国辉,不要计较这些事情。该做的还是要做好,多交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好。

“朱长官,我这里不是招待所,看在您的面子上,我可以容忍。可是,他们想要的优待也不可能了。”余国辉坚持着说,他在军队的时候,脾气很火爆。到政保局后,已经变得很平和了。

“不要做得太过,毕竟孙处长也在六水洲上。只要让他们知道,你生气了就可以。要是再像上回那样,搞得人都进了医院就不好了。”朱慕云提醒着说。

“放心,顶多吃坏肚子。”余国辉笑着说。他当然不会用很激烈的手段,但是,给他们吃点霉变的粮食,或者在饭菜里加点巴豆什么的,还是可以做到的。

上次情报处的人,在六水洲吃了霉变粮食,结果上吐下泄。原本已经抓到六水洲的军统古星区情报处长井山,因此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结果,井山最终被救走,孙明华的手下损失惨重。

如果此次再给他们吃霉变食物,必定会被怀疑。搞不好,他们没倒霉,余国辉反倒会被挨处分。为了报复别人,而搭上自己的前程,实在没必要。

“如果要吃坏肚子,那就所有人都要一视同仁。”朱慕云若无其事的说。

“那今天晚上这牌,怕是打不成了。”余国辉意味深长的说,朱慕云提醒得没错,如果所有人都出了问题,自然也就不算有问题了。

朱慕云没再说什么了,反正今天晚上,他是没打算吃东西了。可是,当饭菜摆上桌的时候,他又改变了主意。如果不吃点东西,反倒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果不其然,吃过饭后没多久,很快六水洲上的茅厕就不够用了。就连朱慕云和孙明华,也没有幸免。幸好,朱慕云每样东西都只是浅尝辄止,问题还不算大。

“余国辉,这么多人担肚子,是不是中毒了?”朱慕云上了两趟厕所后,不满的问余国辉。

“不会吧,东西都是今天才拉来的。”余国辉说,为了不让人怀疑,他也吃了不少。

“看来六水洲的饭菜,我是无福消受。”孙明华也说道,他准备晚上大杀四方,特意没有喝酒,可是吃了三大碗饭。现在好了,这些东西在肚子内翻江倒海,拉得他连走路都走不动了。

“我让人送点药来,总这么拉不是个事。”朱慕云说。

最后,还是让人送了点黄莲、甘草,煮水服下后,情况才有所好转。但是,这么一折腾,已经快到半夜了。他们的牌局自然没办法继续,时而一人冲向厕所,时而又一个人抱着肚子往外冲,还怎么玩呢。

今天晚上,整个六水洲上的人,包括警卫队、三处,以及关押在看守所中的犯人,全部吃坏了肚子。六水洲上,自然不可能有这么多茅厕,因此,整个六水洲,突然之间变得臭气熏天。

“我看今天晚上早点休息,明天到码头玩算了。”朱慕云提议。

“不行啊,你要是走了,我晚上怎么过?各位,现在就去码头如何?”孙明华说,他是不想再待在六水洲了,甚至,以后都不想再来了。只要一来,就会想到今天晚上的场面。

“明哥,你今天晚上的手气,可还是不怎么样。”朱慕云提醒着说,只有让孙明华多输钱,他才能更好的观察到他的内心。

平常孙明华喜怒不形于色,难得有机会看到他的本性。孙明华与朱慕云等人打牌,也没有那么大的戒心。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想抓到的“野草”,就坐在对面。甚至,在整个政保局,朱慕云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

“正因为手气不好,所以得换地方。或许到了码头,就能转运了。”孙明华笑着说,朱慕云一走,他跟余国辉、程吉路也没什么话说,只能一个人待在房间。输了这么多钱,他怎么能睡得着呢。

“明哥,你特意来六水洲,难道就是为了跟我们搓麻将?今天局座可是说了,玩牌可以,但要适可而止。情报处可以肩负打击抗日分子的重任,你可不能沉迷于玩牌。”朱慕云笑着说。

“事情都安排好了,我就算待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忙。”孙明华说。

“两位是什么意见?”朱慕云望向余国辉和程吉路。

“我随便。”余国辉马上说,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他搞出来的,整个六水洲现在臭不可闻,如果能去码头吹吹风,他也是愿意的。

“我听朱处长的。”程吉路说,朱慕云曾经是他的长官,虽然两人平级,可程吉路对朱慕云还是保持着足够的敬重。至少,在外人面前是如此。

“如果明哥确定,不会影响情报处的工作,那就去码头。”朱慕云说。

“有个屁影响。”孙明华大手一挥,不以为然的说。

“朱处长,能否请你从码头招几人,明天帮我们清理一下卫生。要不然,明天早上我都不想再上来。”余国辉登上船后,对朱慕云说。

刚才一路上,到处都可见排泄物,如果明天还是这样的场面,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警卫队的人都拉得有气无力,明天恐怕也得休息。虽然为了报复情报处,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事情还是少做为好。

“六水洲不是一般的地方,让外人上来不太好。我看你还是找些犯人打扫比较好。”朱慕云想了想,说。

“让犯人打扫更担心出事,如果他们突然跑了,一下子跳进古江怎么办?到时候我哭都找不到地方,朱长官,你可一定要帮帮忙。刚才我看了警卫队的人,个个拉得有气无力,这两天怕是只能休息。”余国辉苦笑着说。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明白 返回《交锋》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负责(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