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危急

文/可大可小
本章字数:3356 交锋txt下载

 朱慕云得知自己在可能接任政保局古星直属组长后,知道很多事情必须提前安排了。比如说经济检查班的事,他担任直属组长后,不可能再让他担任经济检查班的翻译吧。

还有顾德铭的事情,也要加快进展,恒昌源与顾兆鑫已经挂上钩,通过安清漕运团,帮恒昌源运输货物。安清漕运团是帮日军运输军用物资的,民用船只上可以插日本国旗。

还有警察局那边,政保局现在接受南京领导,受宪兵队本部和特务总部节制,可以指挥辖区内的警察局机关。政保局降为直属组后,与警察局如何相处?

如果警察局与直属组是平级,该如何处理这其中的关系?还有宪兵队,现在政保局的顾问是植村岩藏,如果成为直属组后,会不会还设顾问呢?如果设顾问,会不会还是植村岩藏呢?

日本人对特务机关的控制会非常严,绝对不会给中国人太多的自主权。而且,自己担任直属组长后,要“想尽办法”抓捕军统和地下党。如果不破获几个像样的案子,如何在直属组立足?

而朱慕云身为军统古星组的组长,不但不能让军统古星组遭到破坏,还是趁机发展壮大。同时,作为猎手情报小组的小组长,他也得对组织负责。不但要继续在古星隐蔽下去,还得趁机积蓄力量,给组织提供大量物资。

如何处理好这三层关系?朱慕云暂时还没有考虑好。但有个原则,永远也不会改变。党组织永远排在第一位,与军统只是联合抗战。因此,大的原则其实不用考虑,党的利益排在第一位,军统第二,政保局直属组排第三。

但是,如果拿捏其中的分寸,就是一门学问了。既不能让日本人怀疑他是抗日人士,也不能让军统察觉他地下党的身份。总而言之一句话,三方要和平共处。

其实,真想做到和平共处很难。更多的时候,朱慕云需要作出抉择。比如说,直属组发现军统的线索,他是让政保局成功呢,还是让军统失败?如果直属组一点成绩也没有,他这个直属组长的位子,还能坐得稳么?

还有猎手情报小组,家里的条件这么艰难,不管如何,他都得给家里多搞点物资。古星是华中地区的物资中转站,连周边的第五、六、九战区,都要在这里购买物资。这里随便漏一点,就能解决新四军的大问题。

如果能操作得好,所有的一切,都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可是,他并没有意识到,军统突然之间就会面临巨大的危机。如果处理不好,军统古星组将遭受灭顶之灾。

朱慕云对政保局总务处之外的事情,不是很关心。但是,总务处的工作,事无巨细,他都想了解。只是,朱慕云了解的方式,不是听别人的汇报,而是喜欢从各种报表和材料里,寻找自己想要的答案。

有的时候,一些看似不相干的信息,能让他很准确的判断李邦藩的意图。比如说,昨天李邦藩和宋鹏去了趟古沙街,朱慕云就知道了。他从汽车队的汇报材料里,知道李邦藩去了趟古沙街。而诸峰汇报,宋鹏来了趟局里,还跟李邦藩一起出去了一趟。

李邦藩亲自出去,还跟宋鹏一起,朱慕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顿时咯吱了一声。虽然军统和猎手情报小组,在古沙街都没有行动,但李邦藩都出动了,事情肯定非同小可。

朱慕云担心,地下党在古沙街有行动。这个时候,与许值联系,朱慕云都担心来不及。他得通知边明泽,让他马上与古星的其他地下党组织联系。能让李邦藩亲自出面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情。

新四军化整为零,只剩下一个主力旅,其他部队全部地方化。但是,机关还在。边明泽安顿下来后,为猎手情报小组专门架设了一部电台。

然而,边明泽很快回来,我党在古沙街并没有行动,也没有设交通站或者情报站。这让朱慕云很是不解,难道说,这是中统在行动?

朱慕云并不知道,这是戴晓阳的私自行动。他想开家照相馆,能更好的掩蔽。可哪想到,为了开照相馆,就得外出活动,增加抛头露面的次数。

为了以防万一,朱慕云还是给于心玉送了紧急情报,让她转告邓阳春和沈云浩,赶紧自查古星组有没有人在古沙街活动。并且告诉她,李邦藩和宋鹏在古沙街出现,应该是发现了重要人物。

到晚上,朱慕云才收到于心玉回的信息,据查,戴晓阳私自在古沙街开设照相馆。

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朱慕云想杀戴晓阳的心都有。他千叮咛万嘱咐,古星组现在的任务是隐蔽。所有人不但要停止活动,大部分还要求暂时撤出古星。什么时候再回古星,等他的通知。

朱慕云很快就会担任古星直属组长,到时候军统古星组的人,只要不背块军统的牌子在身上,在古星随处可以活动。

朱慕云看到于心玉的情报后,当时很无语。戴晓阳这是要干什么?这个时候在古星开设照相馆,虽然不算很突兀。可是,也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邓阳春收到电报后,让人通知戴晓阳迅速转移。连李邦藩都到了古沙街,戴晓阳还真是有面子。但是,随之而来,肯定是巨大的危险。

“今天晚上怎么心神不宁的?”于心玉难得见朱慕云在家,但却躲在书房抽烟,给朱慕云端了杯茶进来,好奇的问。

今天收到“鹅卵石”的情报,她觉得朱慕云应该知道些什么。毕竟,朱慕云是李邦藩忠实的狗腿子。只要是李邦藩的事情,朱慕云没有不知道。自己潜伏在朱慕云身边,不就是为了有机会获得情报么。

“有吗?”朱慕云将手里的因掐熄,既然于心玉通知了邓阳春,也知道戴晓阳就在古沙街,剩下的事情,应该不用自己操心了。

然而,朱慕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宋鹏在二处郁郁不得志,好不容易发现了戴晓阳的线索,岂能轻易放弃?

“我看你像有心事。”于心玉坐在朱慕云对面,手肘放在桌上,撑起娇媚脸蛋,非常笃定的说。

“再有烦心事,看到美人就没有了。”朱慕云微笑着说,他与于心玉虽然订婚,可是与她依然是发乎情止乎礼。

“听说政保局要撤离古星了?”于心玉问,她在电话局上班,每天能借机听到很多有用的信息。这些信息,相当一部分能转化为有用的情报。

“不错。”朱慕云点了点头,这件事已经不算秘密。他出去办事,相熟的人都会问起这件事。政保局级别不算高,但却是个权力很大的单位。

很多人能不能赚到钱,甚至他们的身家性命,都与政保局有关。政保局撤离古星后,古星的格局必然会发生变化。

“你呢?是走是留?”于心玉问,虽然她是朱慕云的未婚妻,但她与朱慕云之间,还没有讨论过个问题。

“你是愿意跟我走,还是想我留下来?”朱慕云反问。

“我当然不想去其他地方,古星多好。”于心玉说,她对古星的情况很熟悉了,如果去其他地方,又得重新开始。

最重要的是,如果跟着朱慕云去安徽,以后与“鹅卵石”就不会有联系了。她心里,依然有很重的“公鸡”情结。虽然“鹅卵石”一直没与她见面,可她经常会幻想,什么时候“鹅卵石”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于心玉在睡梦中,经常会梦到这个场景。一位英俊的男士,彬彬有礼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应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高高的个子。说话儒雅,最好能在舞厅,邀自己跳支舞。在摇曳的舞步中,突然说出暗号。到时候,她一定会幸福的躺在他的怀中。

“我听从你的命令,坚决留下来。”朱慕云含情脉脉的望着于心玉,笑吟吟的说。于心玉虽然想套问情报,但技巧比以前巧妙得多。

“我又不是你的上司,你听我的命令干什么?”于心玉被朱慕云看得脸上一红,侧过头不再与他对视。

“等以后成了家,你就是我的内当家,当然要听你的了。”朱慕云打趣着说,于心玉娇羞的模样甚是可爱。

“到时再说吧。”于心玉有些慌乱的说。

“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电话局那边的工作,你看是不是可以不去了?女孩子嘛,如果无聊,可以学着插插花,养条小狗,或者打打牌,逛逛街,平时做做头发,买点时髦服装。何必天天去上班呢?好歹我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了,女主人不能总是抛头露面。”朱慕云正色的说。

“这个……,我考虑考虑吧。”于心玉沉吟着说,这件事“鹅卵石”也跟他说过,十几个小组的联络,现在都由她负责。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她根本没时间及时发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惊喜 返回《交锋》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幸好(快捷键 →)